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求人如吞三尺剑,靠人如上九重天
    ps: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九月院线排片爆满。”

    “没院线、影院肯排片给《雨夜屠夫》。”

    “我们要推迟上映才好!”

    哗!

    心刚飞扬,立刻透心凉。

    傻眼总是在九月,消息是欲哭的愁。深秋蔫坏的垂柳,敲打着我们的头。

    吴孝祖抿嘴没说话,其他人则脑袋发懵,面面相觑。

    “三大不上档,其余七七八八的小戏院怎样?”肥成不死心,期待的望着江嘉华。

    众所周知,港岛三大院线,德宝、嘉禾、金公主。就算三大没机会,其他戏院也不少。三大厉害的是他们的发行渠道包含整个东南亚、日韩、湾湾及欧美。在本土,除他们外,还有一些院线及戏院。

    比如今年“少林寺”ip延伸的电影《南北少林》,就是邵氏旗下大都会影业制作,银都机构负责发行上映的影片。

    港岛票房依旧高达2000多万,本土宣发实力可见一斑?

    此刻,港岛很多小公司除了靠着三大院线发行外,也会在各个零散戏院中上档。大家也都是这种玩法。

    但江嘉华的沉默,让众人的心瞬间跌到谷底。

    “九月淡季,点会没有戏院肯上档呢?”梁镓辉疑惑道。

    “嘉禾、金公主和德宝优先放映他们的卫星公司作品,本身没多少资源留给外边,再加上八月暑期档太热,小公司全都避其锋芒。一窝蜂赶到了9月档来上映。现在市场上竞争激烈。我找了一些朋友,都无能为力。”江嘉华叹道。

    港岛电影行业本身就发展畸形,小公司多是拍完片才去寻求发行。毕竟此刻的电影市场很热,不必担心没机会上档。

    但谁想到这暑期档三大一口汤都不给他们留?各种续集纷纷炸出来!最后还冒出《英雄本色》通杀!

    连嘉禾的僵尸片都折戟沉沙!这些小公司只能眼巴巴等三大分食给他们。9月一来,疯抢似的上档……

    “我自己坐会。”

    吴孝祖沉默不语,见众人关心的目光,抬抬手,表示自己没事。

    江嘉华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梁镓辉则冲她摇了摇头,一伙人都走出了观片室。只留吴孝祖一人坐在椅子上,盯着面前的黑幕出神。

    “推迟…”

    吴孝祖摇了摇头。不能推迟。一旦推迟上映,注定影片上映就变得遥遥无期。心血、钱财都付之一炬。

    所以,摆在吴孝祖的只有一条路——影片上档!

    “冇选择。”

    吴孝祖润了润自己干裂的嘴唇,目光自嘲,“最讨厌没的选择了。”

    起身,淡然随意的掸掸裤子上的烟灰,眼一凝,看到一个明显的烫洞出现在裤子上,格外突兀。显然,他并没有表现的那样淡定。

    ……

    龙城冰室。

    “祖哥!”

    肥成、罗东几人站起身,担忧的看着推门走出来的吴孝祖,却发现大佬竟然一脸微笑。

    这两天,为了排片,吴孝祖亲自上阵,一家戏院一家戏院的游说,只求影片能够上映。

    最开始,他们是想求得档期承诺,随着越来越失望,他们把目标定在“午夜场”,试映、点映上。只求能够让《雨夜屠夫》有一个能够试映的机会!

    “不好意思,现在档期很满。”戏院经理抱歉的推迟掉吴孝祖的请求。

    “冇档期!”

    “抱歉,不需要!”

    “冇空没空!你去别家睇下吧!”

    “试映?唔好意思。”

    “你去寻别人吧!扑街——”

    三天时间,吴孝祖四人拿着合作协议奔波在港岛街头巷尾。

    流汗流到衣服画地图,三天时间,他们四人听到了这辈子加起来还多的拒绝。拒绝方式五花八门。

    让四人真的感受到什么叫“寒冬嚼冰,夏日咽火。”冰冻寒心,火球烫喉。

    三天下来,三人嗓子肿到针扎一样痛。口干舌燥的游说,更多的还是急火攻心,着急上火。

    吴孝祖自认自己是聪明人,认为自己有远超30几年的阅历及眼光,在港岛自然会如鱼得水。

    抱着一种通关打游戏,然后收集女明星的想法看待问题,但第一部电影的上映这个现实问题就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扇完左脸扇右脸。

    他出狱后点将一般的找来梁镓辉。平日里不正经的调戏女演员,皆出自那颗躁动的心。他想游戏人间,却先被现实游戏。

    三人陪着吴孝祖一起去求人,却半点进展没有。

    今天晚上一回来,吴孝祖就进了房间,闭门不出。让三人担忧不已,见他出来,纷纷站了起来。

    “宵夜食火锅怎样?”

    吴孝祖笑看三人诧异的表情,不禁皱眉疑问,“怎样?不想食?”

    “大佬,大家都没胃口。戏上不了档,谁吃得下。”肥成哭丧着脸叫嚷。

    “你讲你竞选港督我就信,你讲没胃口……”没等吴孝祖说完,三人的肚子全都咕咕咕的叫起来,不禁大笑指着肥成,“呐,你讲过,嘴上说不要,身体却骗不了人。闪人啦……”

    ……

    同样的人,同样的铜锣湾,同样的潮汕火锅,心情却不相同。

    火锅内的骨汤不断翻滚,好比此刻心情。

    “知不知潮汕火锅在这条街为什么这样受欢迎?”吴孝祖嚼着肉问道。

    “味道赞咯。”肥成拿着手巾擦汗,见吴孝祖不置可否,又咧嘴扯道,“总不会是因为这里老板长得靓吧?”

    吴孝祖笑笑,指着不远处的牌匾,“因为名头够响。”顿了下,又说道,“知不知为何没人肯排片给我们?”

    三人一怔,肥成盯着牌子,试探道,“我们名头小?”

    吴孝祖微微一笑,继续食肉。

    苏黎耀若有所思,低声道,“大佬,那要不要我再打个电话给华叔……”

    “老人家不要睡觉吗?”

    吴孝祖摆摆手,语重心长道,“做生意不是乖崽过家家,搬家长这种事不管用的。还有,你讲华叔面子大,还是钞票面子大?”

    “华叔……”肥成昧着良心讲完就见三人都望向自己,苦闷的一摊手,“你们不要看白痴一样睇我好不好?我不过是怕大家太过压抑,讲个笑话给你们……”

    “扑街。以为大家都同你一样痴线?”罗东骂道,“讲笑话?食屎吧你!”

    “靠!”肥成竖了根中指。

    “世上有两难。”吴孝祖放下筷子,指了指天,“登天难,求人更难。”环视四周,笑道,“华叔面子撑不住我们,还是让他安稳的去拜耶稣,竞选港岛十大青年好了。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来搞定。”

    “大佬!”

    罗东放下筷子,目光直视,激动道,“不如我去搵兄弟摆龙门给那些戏院老板,不信他们不答应。如果他们这样还讲没档期,那我就真赞他们一句犀利。一定天天捧他们场!”

    哒哒哒。

    吴孝祖手指敲着木桌,应都没应罗东的话。

    罗东激动的神色也缓和下去,了解了大佬的心思。对于社团的手段也不再提。他也是一时心急这才会讲出这段话。

    这段时间,大佬出狱、差佬上门、社团上门让他心气本就不平。形势比人强,他也赞同大佬的意思。

    大佬拿出钱来开拍电影,让他对拍戏也入了迷。看着成片、看到戏中自己扮演的角色,他同样很有成就感。但就在最欣喜的时候,却被迎头泼了一盆凉水。期望与现实的比较让罗东烦闷恼怒。可吴孝祖的态度也让他冷静下来,明白大佬的底线是什么。

    “大佬……”罗东欲言又止。

    吴孝祖伸手压住他的话,嘴角一笑,“我明白。前几日我去了港岛戏院工商会,会长叫蒋祖怡。全港戏院都在这个协会之中。”

    吴孝祖分烟给三人,伏身让苏黎耀帮点燃烟,吐了口烟雾,“明天,探一下蒋老板的底。”

    “好!”

    “安心大佬,一定把他家祖宗三代的信息都刮出来给你。”肥成拍着胸脯保证。

    三人精神一振,他们就怕没办法,任有一丝机会,他们都会去努力抓住。当年随着吴孝祖从观塘走出,每一次出头都要拿命出来搏。

    古惑仔,最缺的不是拼劲,而是机会。只要见到机会,哪怕用命来搏,在所不辞。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骨子里,吴孝祖自认是一个实用主义者。拍电影,本就是为了赚钱,现在不能赚钱,他不会接受!

    这种人,常出混蛋。而混蛋这种生物,常常为了达到目的,会选择不择手段,哪怕一丝可能,他也不会放弃。

    混社团,拼的是胆。胆大就能包天。

    搵生意,讲的是脑。食脑才会赚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