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杀青(求推荐)
    ps:求一下推荐票!大家支持一下!

    《雨夜屠夫》拍摄不停。

    邵大妹戏份不重,几场戏下来尽管进步依旧不大,态度却十分端正。

    她戏份结束,本可以离组,却偏偏选择留在剧组帮忙。

    肥成、罗东俩人的表演倒比邵大妹自然一些。肥成这家伙演这种插科打诨、贱贱的人物得心应手,根本就是本性演出。

    随着拍摄深入,整个剧组也渐入状态。

    表演中,不论是施暴戏,还是切割尸体的戏份,梁镓辉都展现了自己影帝的实力与张力。现场工作人员在看梁镓辉演戏的时候,都会产生一种头皮发麻、脊梁骨发凉的感觉。

    梁镓辉把林过云这个人物演的入木三分,够癫、够斯文、够变-态。

    白天,开计程车时,他斯文沉默,彬彬有礼。一副黑框眼镜,白色衬衫,乖的像学生。

    ***犯罪的时候,他又整个人癫狂到极点,眼神都充斥着疯狂,撕碎衣服,好似看待宰羔羊。

    那种欲-望、吊诡、疯癫,透过镜头都让人倒吸凉气。

    当他抱着睁眼死去的女尸,趴在尸体上,一边叉,一边狂笑的时候,变-态到让人心麻恐惧。

    把女尸放在房间中梳妆打扮,自言自语的对话,然后突然间又暴怒,暴起的拿着锤子猛砸,砸倒血肉模糊,却突然冷静下来,微笑的望着周围的残尸断骸,录像、拍照。

    有一场戏,梁镓辉坐在监狱的操场上,独自望着太阳,特写中,他鬼魅的笑容让现场工作人员有一种心底冒凉气的惊悚。

    任凭阳光火辣,却依旧难暖人心。

    梁镓辉把这种鬼蜮魑魅的人物演绎的就算是太阳暴晒下都难掩其心思之复杂。

    这场戏,比吴孝祖想象的还要精彩。绝对的人挺戏。一个演员的气场覆盖了导演的领域。

    因此,在拍摄这场戏的时候,吴孝祖很干脆的给了梁镓辉自主的表演空间。这样一来,演出来的效果反而比剧本设定更加精彩。

    “卡!”

    随着一声“杀青”,现场工作人员如释重负,一瞬间,疲惫感就袭上身体。

    “大家辛苦了!今晚孖家酒楼,吴导请大家放松——”肥成扯着嗓子张罗,现场一片附和。

    拍摄杀青,吴孝祖也松了一口气。见到梁镓辉走过来,挤出笑脸,真诚感谢,“辛苦了,家辉哥。”

    “哇,你这样客气,我全身发麻。”

    两人哈哈一笑,顺势坐在地上,看着工作人员忙碌收工。

    “怎样,第一次当导演感想几多?”

    “一个字:累。现在我就想洗个热水澡,睡他个一天一夜。”吴孝祖指了指自己的眼圈,“十几天,每天只睡几个小时,工作强度大。拍完回去澡都来不及洗,倒头就睡。备受煎熬,让人崩溃。”

    “呵呵……”梁镓辉笑容灿烂,自己点了一颗烟。

    “喂,你有没有人性?自己抽烟不知递旁人一根?”吴孝祖揶揄抗议。

    梁镓辉翻了个白眼,不情愿的递过一支烟,“大导演,你好意思讲这个?拍摄十几天,你蹭了十几天。麻烦下次能不能让我蹭一蹭你的烟啊?看你抽我烟,我心都疼。”

    吴孝祖脸一红,闭嘴不提。

    “长腿妹来了。”

    梁镓辉努努嘴示意不远处的高挑倩影,偏过头调侃道,“没看出来,你比我还会泡妞,这几日,长腿妹比邵大妹来的还勤。”

    “挑,我不是为了弥补你演戏吓到她的过错?”

    “你让我吓得。你没喊停。”

    “我导演啊!对戏的是你啊!”

    “戚,导演了不起?我金像影帝我骄傲了吗?”

    凸!

    吴孝祖强忍着拂袖离开的冲动,竖起一根中指。

    太伤自尊!

    十几天拍摄生活,吴孝祖对导演工作越发得心应手。也很庆幸第一部戏请来了梁镓辉这对公婆。

    梁镓辉奉献了顶级的演出。江嘉华则在剧组资金有限的情况下,凭着严苛的把控和调配,硬生生让电影顺利拍摄完成,且没有超支。

    ……

    孖家酒楼,吴孝祖摆了两桌。

    十几号人围桌喝酒吹水,现场十分热闹。

    “吴导,我敬你一杯!祝票房大卖!”

    “祖哥我也敬你,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什么有今日今朝,应该叫,洞房花烛夜!你们说对不对?”

    “哈哈……”

    现场一片大笑。

    剧组的工作人员本就都是底层讨生活的粗汉,讲起浑话来更是无边无际。一个个轮番过来敬酒,倒把坐在一旁的高丽红弄得娇羞脸红。

    吴孝祖来者不拒,看着眼前这些工作人员大拍胸脯同自己吹水,毫不在意。尽管他清楚,曲终人散,众人不见得对这部电影有多深的感情。

    但毕竟共同在一个战壕里努力过,总之有一份情谊在。

    对于剧组的工作人员来说,这不过就是一份十几天的工作,喝完散伙酒,除了初次拍摄的肥成几人,没人还会沉浸在什么“缅怀”、“不舍”的情绪之中。

    每个人领了工钱,劳燕分飞,明天依旧要去开工,依旧要养家糊口。

    生活不止有诗和远方,还有眼前的苟且,家中的父母老婆和孩子。开工挣钱,整日忙碌,为生活而奔波,这才是普通人的日常写照。

    “导演我敬你。”

    邵大妹鼓起勇气举起酒杯,大声道,“我知道我这个人很笨。这次拍摄你教会我很多。不止是拍戏的方法,更是做人的道理。谢谢你祖哥,你是个好导演!”

    说完,一仰脖一杯白酒灌了下去,脸唰的就红了,迷迷糊糊的栽倒在罗东怀里,不省人事。弄得众人齐愣。

    “把自己灌醉,给别人机会!?”

    肥成口无遮拦调笑道,“东哥,你要把握住机会啊!我认识附近酒店的经理,要不要给你打个八折?”

    罗东搂着酒醉不醒的邵大妹,冷酷的瞪了肥成一眼,然后挑了挑眼眉,轻轻一咳。

    “?”

    肥成一怔,恍然的比划个ok。站起身,掏出一沓小雨伞塞到罗东手中,挤眉弄眼,“原本是为了今晚去钵兰街准备的,现在全给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挑!”罗东腾出一只手竖起中指,没好气道,“我向你要车钥匙啊!扑街!我送大妹回家而已。”随手把小雨伞塞进裤兜。

    “嘴上说着不愿意,动作却很诚实!”肥成瘪嘴,语气酸酸鄙夷,“虚伪!”

    “虚伪!”小胖子又强调一次,这次目光扫到高丽红与吴孝祖脸上。

    吴导演很正经的伸出手,在高丽红光滑大长腿上摸了摸,语重心长板起脸,“下次晚上可不要穿这么少。你看,大腿都冻出鸡皮疙瘩了。”一脸关心,格外认真。

    高丽红娇艳俏脸一红,心尖上荡起小水波,旋成一团水窝,顺着脊梁骨下滑。脚趾头则划过一丝火星,顺着长腿上升。喉间轻轻一嗯,全身紧绷,水火似乎要交融。

    没等她再多想,那只大手却突然离开。

    吴孝祖站起身,举杯过顶,高声喊道:“祝《雨夜屠夫》票房大卖!”。

    “票房大卖!”

    “飘红!”

    现场一片热烈回应。

    杀青结束,高丽红脸色通红的坐在计程车上。

    “好梦。”

    吴孝祖轻轻带上车门,对着前边开车的罗东嘱咐慢开。不带一丝烟火气转身离开。

    只留车后排一个迷茫,一个忐忑的两女各自荡着小心思。

    劭美戚幽怨的瞥了一眼罗东。

    高丽红失落的瞥了一眼罗东。

    齐齐一叹。

    美人同相叹,情之不相同。

    我叹我的郎,榆木脑袋不开窍。

    她叹她的攻,不知抖妹心儿殇。

    小妹妹念我滴郎哟!哟哟!念滴那心儿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