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人渣导演安何在?可识人间王仙仙!
    ps: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影片进度加快,原本预计要15天,现在看来10天就能收工了。

    这种港岛速度真心吓人。

    导演癫、演员疯、主创瘟,工作人员只能咬牙拼。

    原本轧戏的几只老油条还想划水,可吴孝祖的狠与癫确实惊到他们了。

    在瞧到李钊基这个出名的片场老油子都低眉顺眼。这些家伙瞬时不敢造次。

    这期间有社团来片场收“场地费”,态度极为嚣张。但一个电话,随便给了几百块茶水钱,竟然就再没古惑仔来捣乱。

    哇!这些家伙更老实了,全当吴孝祖是社团大佬了。罩得住!

    ……

    “辉哥,基哥,照相馆的光线偏暗,一会你俩走戏的时候注意一下光线。你们对手戏的时候不要最初就面对面,侧一下-身子……”

    吴孝祖一边讲戏,一边自己给演员演示。

    “林过云来这边取照片,发现了警察埋伏,这里会有精彩的对手戏。尤其是基哥,你不要太浮夸。”

    梁镓辉的表演吴孝祖不担心,但他很怕两人的对手戏,肥佬基再次被被爆到连跑尸的时间都不剩。

    没有比较,就没有杀害。几场对手戏下来,梁镓辉次次把肥佬基爆成渣。之前还好说,但这次是林过云被捕的镜头,再被爆,林过云这角色是精彩了,但影片就毁了。

    如果真到那时候,只能让刘玮强拍摄的时候弱化一下梁镓辉的表演镜头了。但这又绝非吴孝祖所愿。

    “道具准备的如何?”

    吴孝祖在仔细的检查道具,不远处的片场突然传来一阵争吵。

    剧组工作人员跑过来汇报说,有人在剧组闹事。

    ……

    “当导演也要考虑演员身体吧?你这样拍摄是不是有些冷血无情?”

    远远望去,一名长发飘飘,身材高挑的女孩气鼓鼓的站在黎叔身后,叉腰痛骂。

    “演员不是人吗?阿红都喊了停,为什么还要继续?知不知回去之后她身子一身淤青?手擦破了,脚崴了,哭的稀里哗啦?

    难道你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吗?一个大男的就会欺负女孩子,我见多了你这种人渣导演。别以为我们女孩子都好欺负——”

    横眉凝脂,脸若冰霜,黑发披肩不改“硬妹”本色。

    绝世佳人硬怼蔫吧小老头,场面很诡异。

    “……”

    一时间现场鸦雀无声。

    蹊跷的场景让冲在最前边的肥成张张嘴不知所谓。遇事从不后退的罗东直接拉住一脸迷茫的邵大妹,示意她别插话。

    剧组十几号人“万马齐喑”,皆目瞪口呆看着狼狈的黎叔被骂,然后偷瞥了一眼赶过来的正牌导演,却发现吴导演脸色不变,大义凛然的站在队伍里,努力把自己当成吃瓜群众。

    “小姑娘,我……”

    “哼!你就是人渣!”

    “不是,我不…”

    “哎呀?你还狡辩?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有一点担当?原本我还以为你身为电影导演,就算做出了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最起码还会坦荡承认下来,现在看看……”

    黎叔一脸无辜。自己坐在捡拾器这里整理拍摄好的素材,突然一场无妄之灾就砸在头上。我找谁惹谁了?

    吴孝祖看着背向自己的女子,问道:“小姐,你是高丽红小姐的朋友?”

    王祖苋闻声,转过头,入眼就看到了一张印象颇深的讨厌嘴脸。

    “是你!!”

    王祖苋这个气啊!

    没想到今天“气不单行”,不但有人渣导演需要怼,还碰到这个没有音乐审美的计程车司机。

    环视四周,王祖苋小声用国语嘀咕了一句:“藏污纳垢!”

    “原来是你啊,这是怎么一回事?对了,还不知道小姐你怎么称呼?”吴孝祖明知故问。

    “本小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王祖……你就叫我王小姐吧。”关键时刻,王祖苋还没傻到报出全名。可能她也感到有些不妥,努力用头发遮挡面容。

    同许关杰拍完《打工皇帝》后,王仙仙童鞋还是有一丁点名气的。嗯,一盏很有希望的明日之星。她自我评语。

    “王小姐是吧?你这是?”

    王祖苋哼了一声,指着黎叔,道:“这个导演,为了拍摄电影,不顾演员生死。冷血无情。演员受伤都不喊停,喊救命都不救,你们说是不是人渣?”说到这,看了眼吴孝祖。

    “看你应该也是来客串演出的演员吧?我劝你还是回去开你的计程车吧。这个导演没有人性。小心最后薪水都拿不到。”

    “咳咳……”周围人都急忙咳嗽。

    黎叔幽怨的看向吴孝祖,等待吴孝祖接锅。

    吴导演愣装作没看见,压低声音道,“王小姐,你说的有些道理。但你也影响了拍摄,小心这个人渣导演报警。反正你也骂过了。不如放他一马。”

    看着王祖苋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吴孝祖知道这个耿直台妹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想到了后果。

    耿直大妞虽然耿直,但不傻!

    听了吴孝祖的分析,又看到对方帮自己找台阶下,装作不情不愿的被吴孝祖拉走。

    牵手+1。

    留下现场一众吃瓜群众目瞪口呆。

    黎叔看着临走前还泼自己一身脏水的吴孝祖,一口老血喷出。这锅吴孝祖没接不说,临走前不厚道的还又踩了一脚。

    “祖哥不要脸的样子,颇有当年的风范。”肥成咂摸咂摸嘴嘀咕。

    罗东点点头,罕见的没反驳。

    “这个…好像这个王小姐骂错人了吧?”努力把自己装作一只狗的邵大妹疑惑问道。

    众人齐刷刷的望向邵大妹。

    “我……我有……说错什么吗?”

    “去背台词吧。”梁镓辉拍了拍邵大妹肩膀,又转头吩咐肥成,“记得晚上买点猪心煲汤。”

    肥成看看还一脸不解的邵大妹,深以为然。

    ……

    清风拂面,吹起一丝痒。

    白色雪纺衫,搭配着浅蓝色高腰牛仔裤,配上一双白球鞋。衬托的王祖苋两条美腿又直又长。

    酥-胸以下全是腿。

    年轻的王仙仙腿长貌美,媚态动人,充满元气,似乎从她这里开始,湾湾就有了培育美腿女星的传统美德。

    “今天害你丢了工作,你要还想要跑龙套的话,可以call我。诺,这是我公寓的号码。”

    傲娇台妹似乎觉得过意不去,从书包里掏出纸和笔写了一个便利签给吴孝祖。心中认定讨厌的计程车司机吴孝祖是一名兼职龙套。

    “好。”

    吴孝祖接过便签笑着点点头。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告别前,王祖苋似乎才想起来问吴孝祖姓名,最后记住的名字是:吴先生。

    好吧,王仙仙童鞋这敷衍的样子纯属出于客气。

    两人挥手告别,吴孝祖脑子里还残留着那两条笔直的修长大腿和一挺一挺的饱满翘-臀。条好貌美,绝佳炮架。

    有一种炮台,腿长臀翘,腰软胸挺,炮声妙,喵喵喵……狂野的甩起秀发……

    微风轻吹我裤裆,

    什么硬邦邦。

    没有炮台的陪伴,

    心里头闷慌慌……

    吴孝祖吹着《外婆的泊湖湾》曲调的口哨,心情格外美妙。

    那句话怎么讲的?

    秋天到了,又到了动物渴望交-配的季节。这话没瑕疵。

    ……

    乘车离开的王祖贤依在计程车后窗。长长的秀发被风一吹,捎起几缕青丝。胭脂雪颈下锁骨迷人,嫩白俏脸上的红唇嘟起,伴随着收音机的歌曲吹起口哨。

    “拥着你,当初温馨再涌现

    心里边,童年稚气梦未污染

    今日我,与你又试肩并肩

    当年情,此刻是添上新鲜

    一望你,眼里温馨已通电……”

    好巧,又是那首《当年情》。张国栄真火。

    王祖苋一笑,帮闺蜜骂一顿人渣导演,只觉得神清气爽。

    原本某个身影已经抛之脑后,但音乐一响,哼了哼。

    这个司机比那个倒八辈子霉不懂欣赏没艺术细胞的司机强多了。

    美眼又瞥了一眼前方端正开车的胡茬大叔,额,就是长的没那个司机帅。

    咦,那个司机姓什么来着?算了,无所谓!哦,好像姓吴!似乎,吴记的汤包好久没食了,要不要喊阿红一起食汤包?

    某个还在暗自心美的吴姓导演不知道,对于一个吃货来讲,美食比帅哥更重要。

    话说,帅哥能吃吗?有灌汤包汁儿多吗?

    小姑娘不知道男人也是水做的。男人,就是海绵里的水,挤阿挤,就创造一个民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