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不疯魔,不成活(求收藏)
    ps: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action——”

    大雨瓢泼,灯光昏暗。鼓风机吹着风,铁片配出电闪雷鸣的声音,现场全然暴风雨夜的效果。

    计程车幽暗昏黄的灯光在雨水中发散,后座上,躺着一位醉酒后衣着暴露性感的高挑女郎,长相偏混血儿,高鼻大眼,面容美艳,身材凹凸。黑-丝-袜包裹的长腿透过打光更加诱人。

    摄像组的镜头拍摄着计程车司机背影,前边司机伸出修长而又发白的手指,在车窗上轻轻一擦,动作缓慢,镜头特写。

    “你因人的罪恶,惩罚她时,叫她的笑容从此消失!”

    声音悠长,充满冷意似的超脱,这一段所属于《圣经》中关于罪恶、救赎的描写。

    一本破旧的《圣经》出现在镜头上,镜头中只有特写嘴巴在念词动作。

    气氛幽冷,光线昏暗。

    肥成撑着伞,遮挡着摄像机与摄像师,他自己暴露在雨水中。

    雨水淌下,打湿全身,却不敢动。

    因为身材肥胖,雨衣穿不下,只好直落落的被水灌下。午夜时分,冰水浇身,周围的人都能看到他脸色刷白的紧-咬着牙齿,身子却不住的打颤。

    吴孝祖没出声。不是吴孝祖心狠,如果喊停,也许梁镓辉这么多天的酝酿就全都功亏一篑。

    经费有限,吴孝祖耽搁不起。所以,他只能咬碎了牙根不松口。

    镜头下,醉酒女睁开眼,发现情况不对,下车狼狈逃窜。

    梁镓辉准备下车,先是慢条细礼的脱下皮鞋,把皮鞋规规整整的放在座位上,然后一双赤-裸的脚出现在镜头前,不紧不慢的朝着醉酒舞女走去。、

    镜头中没有梁镓辉的脸,但念《圣经》的声音却连绵不断。

    一双脚,赤-裸踏在水中,泥泞不堪。

    “不要过来!啊!!救命!呜呜呜呜——”

    扮演夜总会舞女陈小兰的美艳女郎看着逼近自己的梁镓辉,恐惧的全身发抖,脚下一绊,踉跄的摔在泥泞中。

    明显是真摔!

    一下子倒在了水泊中,呛的咳嗽。狼狈不堪。

    “我们每个人都是羔羊,上帝是牧羊人。羔羊最终要回归上帝的怀抱。”

    梁镓辉蹲下-身,雨水打湿他的脸,黑框眼镜后边的眼睛微扩,有一种肆虐的快-感。

    修长的手指掏出手绢,好似抚摸宠物一样轻轻擦拭着女演员的脸。

    女演员脸色发白,眼球扩散,惊悚颤抖,不断闪躲。

    梁家辉用指甲轻刮对方脸颊,沙沙的声音格外瘆人。吓得女演员寒颤惊叫。

    “救命啊!!我不演了!!导演!!”

    她真的被梁镓辉吓到了。

    那张癫狂而又带着平静的神态,让她整个人都忘记了台词,不断惊叫。

    一步步的后退,一下又一下的摔倒在水泊中,湿漉漉秀发下的俏脸摔肿了,呛水让她有一种直面死亡的恐惧。

    女演员想要逃出镜头范围,现场工作人员都不忍心的转过头看向吴孝祖。

    这应该算是拍摄事故,正常情况应该暂停拍摄。可……

    “不要停。”冷冷的声音好似九幽之下的冷酷阎王。吴孝祖直勾勾盯着现场的表演,冷的让人不敢直视。

    工作人员不忍心的偏过头。

    梁镓辉一步一步的逼近女演员。

    哭声变得声嘶力竭,渐渐声音变小。

    一个不喊停,一个不停演。

    梁镓辉癫狂的笑让人看了心里发冷,但吴孝祖那不为所动的冷酷姿态更让人颤抖。

    这一导演,一演员都发瘟!

    直到这一镜头拍摄完成,吴孝祖才喊停。

    女演员倒在泥潭里的身子缩在一起,颤颤发抖,整个人都失去了力气,颤栗抖动。

    邵大妹、江嘉华狠瞪了吴孝祖一眼,跑过去搀扶那名狼狈不堪的女演员。

    吴孝祖喉咙动了动,继续冷着脸。旁边苏黎耀看了他一眼,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干毛巾、姜汤送过去。

    转过头,正见到罗东与肥成两人冻得全身僵冷,脸色发青。捂着棉袄,捧着姜汤取暖。

    “祖哥,镜头可不可以?”肥成咧嘴笑。

    “很赞。”吴孝祖硬挤出笑,竖个大拇指。

    “哇!祖哥,你别告诉我你感动到流马尿?为了补偿我,你是不是可以少让我做点工,让阿东他们多干一点活啊?”肥成插科打诨。

    吴孝祖笑骂:“扑街!”

    正在这时候,刚刚惊吓过度的那个身材高挑的女演员拖着崴了的脚,蓬头垢面的走了过来。

    “啪!”

    一巴掌扇在吴孝祖脸上。

    现场一片寂静。

    看着眼前这个眼眶红红,嘴唇发青的女人,吴孝祖装b问道:“打完了没?”。日常装b第一式,以退为进!

    “啪!”

    女演员脸色发白狠狠的瞪着眼,声音颤抖道,“你听没听到我喊停?我是真的摔倒!脚崴,脸划破了!我呛水啊!我差点吓死你知不知?”

    “打完了没?”

    如果一个b没装完,请不要停,不然别人很容易拆穿你。记住,装b如风,常伴吾身。挨巴掌装b套路集大成者稣哥说过,如果她打了你的左脸,请把右脸也奉上。

    “你就是一个混蛋!没人性的人渣!”

    女演员崩溃,哭着蹲在地上,双肩颤抖,声嘶力竭。

    这时,吴孝祖脱-下外套,动作轻缓的把衣服披在女演员身上,见对方依旧哭泣,也跟着蹲下来。

    女人偏过头。

    吴孝祖掰过来。

    女人强硬偏到一边。

    再用力掰过来。

    每掰一次,女人就觉得心里委屈一次,眼泪扑刷刷的往下掉。力气大不过吴孝祖,脸都被捏的生疼。

    “你觉得很委屈?”日常装b第二式,反客为主!

    吴孝祖双手捏着女孩的下巴,指着不远处的所有工作人员,“那他们一样淋雨,一样工作。这里是片场,不是歌舞厅。你是个演员,不是歌女,没人捧你。你摔倒了,我喊停,那他们的工作成果谁负责?”

    “我知道你恐惧,也知道你摔倒。但,如果因为你一个人,我就否决掉其他人的努力,你觉得公平吗?”

    “你作为演员,要入戏。瞧一下家辉哥。我是导演,同样要做好本职工作。我们都一样。我知你委屈,但还是希望你理解……”

    女孩睁着婆娑泪眼望着面前冷峻强硬的男人,脑子有点懵。冷艳的脸庞上满是迷茫。

    难道我做错了?

    “你是个漂亮的好姑娘。应该懂得这些。如果你还生气,可以再扇我两巴掌出气,我不怪你。但现在,你要乖乖的去擦药,好好休息。养好力气才能扇我,对吗?”说着,吴孝祖大手在俏丽脸庞上轻轻抚摸,帮其拭去泥泞,格外温柔。

    装b三连终结技,欲擒故纵,软硬兼施。

    两人目光恰似一对,吴孝祖锐利的目光柔和了下来。女子脸一红,迷迷糊糊嘴一嗯。任凭吴孝祖揩油,她

    此刻的脑袋都有点懵,总觉得对方说得对。

    果然是自己太娇贵!

    “……”

    肥成目瞪口呆的咽了下口水,碰了碰身旁面瘫脸罗东,“大佬这算是假公济私在撩妹吗?”

    罗东偷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劭美戚,极为肯定的摇摇头,“撩妹当然不算假公济私。”

    “挑!”小胖哥竖起中指。当我眼盲,你们这些家伙果然jj决定脑袋。

    看着吴孝祖公主抱的把女演员抱到一边去休息,现场工作人员感觉一切都不那么真实。

    艹艹艹艹艹艹艹!

    很多人觉得自己哔了狗!然后狗一翻身,反过来对他汪汪,“来啊,快活吧。反正有大把时光……”

    吴孝祖转身扫视周围,原本看热闹的工作人员顿时吓得散开。

    “还不去打盆热水,把止疼药膏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