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入戏(求推荐票)
    梁镓辉坐在剧组一旁,独自一人,嘴角挂着让人看着瘆人浅笑,手中握着一本破旧的《圣经》。

    为了演好林过云,梁镓辉在拍摄之前做足功课。

    研究人物性格和案情本身不提,还会撰写人物小传、设计人物的生活习惯、小动作。

    晚上,借肥成的计程车去体验司机载客的情况。一通宵的忙碌后,天不亮又赶到屠宰场。

    为了寻找变-态杀手的那种“血腥”,他忍着恶心亲自宰猪切鸡,又拿相机拍照。差点被屠户们当神经病送往大青山。

    尽管他此刻还未达到千人千面的表演层次。更不要提自己的表演理论。但他肯吃苦,肯用功夫。

    当初演咸丰,不仅借来无数关于咸丰的书籍,渗析了解。

    更是吃住都在大殿,平日扮作咸丰,代入咸丰的身份,穿着古装、讲着古语在故宫转悠。差点被帝都**警抓走。

    后世,港岛体验派代表人物一个他,一个就是哥哥张国栄。

    所以,当他走出屠宰场的时候,褪去了铜锣湾小贩的市侩精明,成了一个气质深沉,淡漠内敛又脾气怪异的计程车司机。

    很多明星是老天爷赏饭吃,但他是同老天爷抢饭吃。

    本为新科影帝,却被重重一锤砸倒在地。

    去餐厅吃饭,要靠女友提前打招呼悄悄付一半餐费,被服务生调侃“梁五折”。

    人家拍拖讲究花前月下,女友却只能陪他起早贪黑。

    人生的大起大落,旁人的冷嘲热讽,周遭的世态炎凉,左右的人情冷暖。

    这种经历与折磨,对一个演员来说,要么折戟沉沙、自甘堕落,要么,浴火重生。这段经历,同样宝贵。

    国学大师、文艺理论家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人生“境界”分析。

    认为成大事业者、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为第一重。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

    最后,“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王墨镜后来在《一代宗师》总结的三-点:“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还有山水三境界之说,皆有殊途同归的道理。

    在艺术表演中,梁镓辉此时的阶段可称为“不疯魔,不成活!”

    梁镓辉默默的看着不远处正在搭建场景的工作人员,整个人的肩膀缩着,背微微娄曲,嘴角微弯含笑,目光涣着异样的诡吊。

    留着板寸、戴着黑框眼镜,原本平静斯文的模样,但不知为何,工作人员每当看到他笑,头皮发麻,尽量绕开他走。

    “辉哥,没问题吧?”吴孝祖与江嘉华谈完预算,转头看可看梁镓辉。

    梁镓辉收起慎人的含笑,摇摇头,“安心,没问题。”

    “阿辉……”

    江嘉华欲言又止,却咽下后面的话,露出一抹鼓励的微笑。

    她明白男友为了这个角色这些天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一个演员,最精彩的一面就该展现在舞台上。

    绯闻也好、炒作也好,在红,在火,你只能叫做明星,不配称为演员。

    演员,最重要的还是要靠作品说话,用角色来给自己背书。

    章小姐海滩照、泼墨门、诈捐门一系列负面新闻,可以说让国际章陷入演绎生涯最低谷,成为无数网友抨击辱骂及鞭挞的小丑。

    这要是一般明星,让其在娱乐圈绝迹也不为过。

    但,国际章三年时光,打磨出一个“宫二小姐”,打了一个翻身仗。

    真正做到了“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何其漂亮?打的漂亮,演的更漂亮!

    梁镓辉,昔日的金像影帝,重回舞台。用自己的努力给剧组的所有人都看到了一位真正演员的职业素养。

    ……

    邵美戚几场戏下来从没见过导演对自己严厉批评,让她安心的同时也恢复了不少小自信。

    自己可是艺员训练班出身的演员,比那些某胖子、某面瘫男、某瘦弱男强了不止凡几。怪不得导演经常骂他们,不骂自己!

    梁镓辉她是认识的。但仅限于知道是自己的tvb训练班的师兄,同时还是金像影帝。同刘德铧还是同期同学。可惜时运不济,华仔已成了家喻户晓的明星。这个梁镓辉却过气无人知,根本无法比较。

    但今天看到梁镓辉试戏的时候,她怔住了

    梁镓辉脖子微微一送,双肩一缩,坐在计程车上的那一刹那,整个人气质都为之一变。

    她看过剧本,这就分明就是计程车司机林过云,哪有一丝梁镓辉的影子?

    片场。

    吴孝祖脸黑冲着爬上房顶的罗东大吼:“阿东,压力水枪准备的怎么样?”

    “不行!压力不够!”罗东满头大汗的站在房顶不断摆手大喊,“需要加压——”

    “阿成,你把胶片放下,你去加压!”吴孝祖怒瞪,“水压再不够,我就把你扔在水车里增压!”

    一旁的肥成放下胶片,哭丧着脸连忙跑过去帮忙,这家伙为了省钱,少买了压力阀。

    天慢慢暗了下来,拍摄现场依旧乱成一团。

    突然,瓢泼大雨当空洒落。

    “水压够了!大佬,水压够了!”

    站在房顶上浑身淌水却浑然不知的罗东大喊大笑,平时冷酷的脸也变得兴奋异常,全然不顾自己已经被水浇成了落汤鸡。入秋的夜,早已凉了。但罗东却没感觉,高兴的像个孩子。

    “扑街,还不快穿上雨衣。”吴孝祖大骂。

    三个兄弟这些天吃住在剧组。因为什么都不懂,只能跟在人家屁-股后边学习。看着他们干着最累最脏的活计,吴孝祖有时也反思,自己是不是做的太过分?

    可是,如果不这样操练,他们如何能在剧组立足?如何能够学到一技傍身?吴孝祖最后也只能狠下了心。

    每次最脏最累的工作都交给三个兄弟。

    他们成为了剧组的场工,装卸道具的身影中有他们,搬机器、抬胶片的时候也有他们,杂活累活也是他们。很累,但很值得。

    肥成混上了胶片员,跟着刘玮强、钱文奇身后学着鼓捣摄像机。阿耀对于黎叔的工作很好奇,阿东也混到了灯爷身边做工。众人都看到了他们的付出,平时也会教上一两手。

    每个人都在努力,吴孝祖自然不例外。

    “机位准备、灯光准备、道具雨水准备、龙套们各就各位,女演员准备好、闲杂人员出镜,现场保持安静。”黎叔这个副导演有条不絮一一喊话。

    随着吴孝祖一挥手,黎叔拿着场记板正式打板——

    ps:求收藏和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