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电影开工(下)
    ps:求一下推荐票与收藏,没收藏的请收藏一下。

    “大家静一静,我们马上开机,灯光、摄像、道具准备,演员入场,场务准备。各单位听我口令。”

    黎叔拿着喇叭扯嗓子喊。他每喊一个单位,相关负责人都一一回答。

    “爱克什——”

    随着场务打板,摄像机继续转动,正式开拍。剧组人员也都安静的看着拍摄。

    吴孝祖坐在捡拾器后边,紧盯着眼前入场的演员。

    第一场戏拍摄的就是警方根据市民报案,在城门河中发现被肢解的残肢断脚。警察出现场办案的场景。

    肥成、罗东、苏黎耀三人入场,身后跟着一脸紧张的邵美戚。四人扮演的正是办案差佬。

    “妹头,把断手断脚捡回来!”

    “为什么要我?”

    “全组就你是新人,难道让我们去?要不等李组长来,让他去捡?”肥成手一摊,捂着鼻子远离不远处的残肢断脚。这些道具都是从tvb租来的,倒也像模像样。

    吴孝祖坐在椅子上,看着罗东、肥成和阿耀三人扮演的探员对着邵美戚扮演的女警训斥,而邵大妹扮演的妹头蹑手蹑脚,紧张兮兮的去拾骸骨。

    还不错。

    紧张兮兮的邵大妹表现的还挺出乎吴孝祖意料,没想到演的还蛮到位。殊不知这正是此刻邵大妹的心情。算是本色演出。

    紧接着,吴孝祖示意邱立涛,让其他演员进场。

    “李sir。”

    李钊基穿着黑西装,凶神恶煞,一咧嘴,像江湖大佬多过差佬。胳膊紧紧的搂着一名浓妆艳抹穿着包臀裙的长发女郎,潇洒的如来收数的一般走进镜头。

    凶神恶煞、满脸横肉的差佬探长却是片中的好人,斯斯文文、俊朗清秀的梁镓辉却是坏蛋。

    恶人与好人,很奇怪的对峙有没有?

    凶狠是善,斯文却恶,扑朔迷离的善恶之分,本就意味深长。不去提人性的内涵,这样的设定本身就很有趣。

    好比钟馗,面目凶恶却荡平世间不平。

    反之,大奸大恶倒是忠厚老实模样居多。有没有很黑色幽默?

    人总喜欢看封面先入为主,反而不去细读里边的内容。

    至于旁边那个性感风骚的女郎,花钱雇的野模,官方称呼夜总会公关。俗称“收费炮台”。

    李钊基扮演风流凶恶组长,影片中属于差佬这边的逻辑和解释担当,肥成负责插科打诨,幽默担当,阿东穿着紧身背心,耍酷、动作担当。阿耀则是带着黑框眼镜,唯唯诺诺,一副被欺负担当。

    邵美戚?

    打酱油担当。

    卖力演出的邵大妹,还不知道自己在导演眼中从自以为的花瓶担当,沦落到了酱油担当。知道的话,邵大妹也许会哭晕在厕所。

    这场戏很简单,主要就是他们发现碎尸现场,戏份不多。

    刘玮强提着摄像机跟拍,一切都很流畅。

    好莱坞电影肩抗与手提比较多,而华语电影则习惯用滑轨。看华语电影运动镜头很平稳,但缺乏运动感,四平八稳,镜头缺少呼吸节奏,很死板刻意。

    好莱坞镜头则不一样,虽然有些晃动,但画面多了生气,更符合运动规律。

    归其原因主要是好莱坞采用斯坦尼康来拍摄,在数字摄像机没出现前,港台加内地电影圈能熟练操作斯坦尼康拍摄的摄影师不出两只手。

    胶片拷贝摄像机笨重、巨大、操作复杂,镜头感难以掌控。斯坦尼康也非常难操作。

    不像后世,斯坦尼康轻巧使用,几千块就能买一个,按上单反就能玩运动拍摄,甚至老谋子都玩上单反了。

    “停!”

    吴孝祖与邱立涛蒙上布趴进去看监视器,将刚刚拍摄的镜头调出,认真仔细看一遍,看完后按下暂停又看一遍。

    “去看一眼摄像和收音”

    邱立涛点点头,同吴孝祖一起走向金属胶片摄像机。

    电影拍摄,监视器的镜头很小,清晰度只有荧幕的几十分之一。颜色准确度可以忽略不计,只能隐约看到表演和构图,有一个亮白线框的就是构图。

    影像很不清晰,所以要用布遮挡住光线,观看起来很费劲。

    这时候就需要导演去看摄像机外挂。

    刘玮强掌机,旁边他的助理钱文奇负责焦点,焦点是拍摄胶片技术上最重要一环,很容易软。

    摄像机的画面更清晰,构图更完整,观看过后,表演、摄像、光比都没问题,吴孝祖又问了问收音师,这才松了一口气。

    剧组开拍第一个镜头,容不得马虎,也不怪他紧张。

    刘玮强的技术很高,虽然没斯坦尼康,但镜头很稳,不呲。而更让吴孝祖惊喜的还不止刘玮强。毕竟他有后世盛名背书。

    最惊艳的是灯光师邹林。年龄不大,却非常精准的控制了光量和光比,让吴孝祖有一种捡到宝的感脚。

    灯光师的重要性不输摄像。灯光组属于开工最早,收工最晚的组,同摄像一样,每一次安装、布置都需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有了刘玮强与邹林这两位技术大拿,剧组配合顺畅不少。

    拍了一会片,刘玮强身旁那个助理兼换片员的钱文奇给所有人展示了一把摄影助理的基本功——换胶片。

    先拿出暗袋,把拍摄好的熟片换进金属片盒,并用胶带封存好,这过程漏一点光,之前所有人就全白忙了。

    成果在钱文奇手上,却分毫不乱,整个过程不超过20秒。再把生片圈入摄像机,不浪费一尺。换片好似变魔术。

    “靠,阿奇你这一手一定要教我,帅到没朋友。”

    已经了解了一些拍摄常识,并且对拍摄很感兴趣的肥成看到这一幕,双眼冒光,怪叫连连。

    别说他,就连吴导演对这个跟在刘玮强身后的摄像助理都颇为惊讶,腮帮强手下果然无弱兵。

    这一手很吃功夫,没下过苦功不会这样利落。

    ……

    刘玮强手持摄像机,镜头拍摄到一双皮鞋。

    慢慢从特写拉回中景镜头,一个背影呈现出来,头顶昏黄的灯光不断摇晃。

    “咔!”

    吴孝祖招手叫过来邱立涛、黎叔和刘玮强几人,凑在一起对着捡拾器指指点点。

    “镜头景深很到位,但特写转化为中景的这个镜头太唐突。”

    “分开拍摄怎么样?”

    “这里选择长镜头更能营造气氛。”

    “要不要用吊臂试一下?”

    几个人讨论一会,吴孝祖把自己的创作意图说给也讲给众人,交换一下各自的想法,这才重新开始。电影本身就是妥协于合作的艺术,需要整个团队合作。

    一天的拍摄,如果按照后世的方式,那么可能也拍摄几组镜头。

    但香江讲究的就是效率。

    不单单演员在不同剧组轧戏串场,幕后工作人员也是赶场,这就要求效率必须要提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