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旋转跳跃秀一脸
    看着转移话题的梁镓辉,吴孝祖心中多少有些感慨。

    当年。

    李翰祥导演引梁镓辉正式进入电影行,他初出茅庐既迸发出无限的演绎张力。

    尽管成亦“咸丰”,败也“咸丰”。但这部戏真正使他明白一个演员的立身之本,也让他对演员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演员!

    每一部戏,并不是刻意去表演,而是要去体验角色,融入角色,体验不同的人生,享受这个过程。这也成了他日后的表演基础。

    当年,梁镓辉港理工念书期间,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参加了校内的戏剧社。这段经历促使他对表演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因此,大学毕业后他选择了考入翡翠台的艺员训练班,一年时间的表演训练让他对于演戏越来越热爱。

    训练班毕业,初出茅庐的他爆发出无限热情与努力。

    当年tvb艺员楼道中有通告板,上边贴着通告单。

    他同刘德铧成为跑龙套最多,贴单最多的艺员。

    但同人不同命,刘德铧被tvb当亲儿子一样力捧,出演男主角的时候,梁镓辉依旧还只能在一旁跑龙套。

    甚至因为拍戏过于较真,被导演赶出剧组,艺员部也顺势解除了他的艺员合同,踢他出tvb。

    命运总是开玩笑,他正在为了生计奔波,写专栏、当模特不断想办法养活自己的时候。

    却突然遇到了他的伯乐,更是他一生的贵人。一个对他来说,亦师亦父的男人。

    师父李翰祥。

    1983年,25岁的他,刚刚被tvb赶出门,就被大导演李翰祥选中,担任男主角。这走狗屎运走的简直就是不用踩,直接就掉他头上一样。

    这事一出,惊到他一众训练班的同学都目瞪口呆。

    可谓是,“梁抢戏”下海一小步,港岛电影迈了一大步。

    害的许多同学都打电话给他。

    机遇!运气,不知让多少人羡慕。

    以至于梁镓辉自己都觉得自己真的是时来运转,否极泰来。完全奔着人生赢家的道路在前进。

    功夫不负有心人。

    1984年,第三届金像奖上,他击败诸多强敌,一举荣登影帝宝座,让他顷刻间成为了香江影坛新人王。

    当夜闪亮港岛,荣耀影坛。

    锦绣前程就在眼前,名声财富束手可得。

    但依然是那句话,人生的大起大落永远都无法预测。

    在他登上演绎生涯第一个巅峰,即将开始人生新篇章的时刻,一场毁灭性的打击猝不及防的袭来。

    封杀!

    湾湾文化部门祭起封杀大旗。

    一边是写悔过书,选择卑躬屈膝,求得他人给予的残喘生机,继续他的演戏梦想,延续他刚刚开始的表演生涯。

    一边是收起奖杯,挺直胸膛,转身离开舞台,像一只被赶出狼群的野狼一样默默走开,行走在自己坎坷孤独的荒野之中。

    聪明人会妥协,笨蛋头破血流。

    梁镓辉笑笑,对传话的朋友讲:骨头太硬,跪不下去。

    从此,香江影坛少了一位潜力巨大风光无限的金像影帝,而铜锣湾夜市多了一个满身市井气息却保持笑容的精明商贩。

    后世,很多人知晓他经历颠簸流离后还能够东山再起。

    但身为当事人,梁镓辉有这样大胆的选择,需要多大的勇气?

    事情不发生在自己身上,只会当做故事和谈资。

    但真的有这样选择的时候。骨气与前程两者选择,你问问自己?

    傻-子才选择骨气。

    但我们往往会佩服这样的傻-瓜。或者,我们心中都曾经住着这样一个傻-瓜,只是随着时间的打磨,傻里傻气的它被现实击败,所以我们谄媚的跪下,跪舔“现实”的脚丫。

    曾经的那些天真扔在无人知道的身后,再也不许自己去提。不能去提!不愿去提!不敢去提!理想终归被现实欺凌后,消失殆尽。

    “一个人住在这城市,

    为了填饱肚子就已精疲力竭,

    还谈什么理想?”

    问一句:理想你今年几岁?

    答:现实是你爸你-妈。

    ……

    “演员,就该演戏。学人家做生意。你在威,威过李超人?难道你这个影帝忘了演戏的感觉?”吴孝祖咄咄讲道。

    “哇?激我?先讲好我不是做在生意,我是在做手艺。卖手镯比拍电影还赚钱!难道影帝不用生活?戚——”

    梁镓辉咬着吸管,不屑冷斜吴孝祖一眼,“你讲演戏吊。好啊!15张大金牛,15天档期给你,随便你拍什么。我这个影帝,只收你15000块,是不是很划算?

    想送钱给我,我当然不嫌钞票烫手。事先说好,开工不开工,钱都不能少。先收钱才开工,钱到人到!拍完之后,我管你扑街还是跳海,酬金一律不退。怎么样?你敢不敢?”梁镓辉讥讽反问。

    噔!

    一捆港币卷着扔在桌上,相当扎眼。

    啪!

    一个牛皮纸袋被拍在港币旁边。

    吴孝祖轻轻拍拍裤子,目光淡定的看着面前表情定格的梁镓辉。对方完全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

    “这一捆钱是1万块。这个里边是剧本和我的联系方式。合同稍后再补。噢……对了。”

    吴孝祖拿出钱包双指夹出一张百元钞票,压在汽水瓶下,“这三支汽水我请,剩下的钱,还能请你食宵夜。”

    “好了,现在我讲完,轮到你。”双手轻扶桌,拿起汽水吸了一口,哇哦,透心凉,心飞扬。

    吧嗒——

    吸管掉在地上,梁镓辉这才回过神,慌忙神乱地擦了一下口水,抬起手欲言又止。

    “你……”

    “没错,我就是搵你拍戏。”

    “你……”

    “我知道你被封杀,我不怕。我这部片子不着急去湾湾上映,不用看他们脸色。”

    “你……”

    “我不发瘟,很认真。”吴孝祖一摊手,“有问题一起提。别嗯嗯唧唧的,很不符合你影帝的身份。你接着说——”手一翻,示意对方继续说。

    “我……”

    梁镓辉习惯性停顿,等了一会发现吴孝祖无辜脸望着他,差点噎到。

    “靠!你等下!”话音刚落,梁镓辉转身跑到女友江嘉华身旁,疯掉一样一把抱住发懵的女友。

    激动舌-口勿!

    旋转、跳跃,我闭上了眼……吴孝祖瞬间被秀一脸。

    现场看人家kiss,默默等待,不能走开。

    这感觉就像:

    一路的芳香,还有婆娑轻波;

    转了念的想那些是-非-因-果;

    一路的芳香,让我不停琢磨;

    yo yo baby e on

    是谁在唱歌,温暖了寂寞……接!

    总之,如果有一种颜色代表此刻的心情,那一定是原谅梁镓辉的颜色。

    望着两公婆玩巴黎铁塔旋转式,吴导演扎心的用力咬吸管,吸出了一股孤寂的味道。

    ps: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推荐票!诚挚求推荐票,求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