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活好条正,市井影帝
    仲夏酷暑难耐,港人晚上喜欢走出人均不足几平方的房间,出来纳凉。这也带动了香江夜市的繁荣。

    叫卖声、吆喝声此起彼伏。新潮的摊位上会摆放着录音机放“迪斯科”吸引顾客。

    铜锣湾夜市,人推人攘,拥挤而又热闹。

    云吞摊。

    吴孝祖埋头食云吞面,不去理睬三张幽怨的脸。

    “大佬,那边就是你让找的人。”

    罗东眼睛示意一下不远处百货公司门前的摊位。

    “20块已经卖血啦,再低,我不如跳海!最低18块,1818,一定发。我替你包好。”

    “这条55块,什么?18块那种是穷人戴的嘛,老板你这样威,当然要戴这种上等进口澳洲牛皮意大利米兰高级货。”

    “哇!靓女你眼光好到爆……25块!走好——”

    摊主身形瘦高,留着长毛头,茶色蛤蟆镜挂在鼻梁上,目光中闪烁着狡黠与市侩。花衬衫,喇叭腿牛仔裤,挎着腰包。

    完全一副奸商装扮。

    不断有客人光顾摊位,生意不错。

    这位摊贩总能八面玲珑的照顾到每一位顾客,也足够精明。同一款的手工牛皮手镯,他对3个顾客卖出3个价格。

    趁着空闲,男子美滋滋接过女友手中的凉茶,灌了一口。色迷迷的朝女友嘟嘟嘴,见女友害羞,这货更来劲的同女友聊骚起来。

    不一会,女友就用小拳拳锤他胸口……两人那甜蜜劲格外膈应人。

    “咳咳。”

    吴孝祖站在摊位前几分钟,猝不及防被喂了一嘴狗粮。十万点暴击伤害!

    “咳咳……咳咳……”

    长毛男被女友推了几下,这才不情愿的转过身。看着呛到脸红的吴孝祖,一脸嫌弃,“喂,你如果要吐血?介不介意我把摊位挪远一些?这些东西很贵的。”

    “你如果被扁,我不介意多踹两脚。”吴孝祖脸一黑,“以前你好歹也是影帝,要不要这样市侩?”

    “你也讲了,我以前是影帝的嘛。现在只是牛皮手镯大亨,当然先顾生意。”男子挑了一眼吴孝祖,“导演?”虽是疑问,语气却很笃定。

    “哪个介绍你来的?这个人一定是故意想让你扑街。回去同你监制讲,我叫梁镓辉,湾湾封杀的那个梁镓辉呀。扑街,什么都不懂就出来学人家搵演员……”

    梁镓辉嘲讽脸,甩了甩头发,揶揄,“靓仔,如果买手镯,我就欢迎,找我谈天就闪一边。我不比你这种富家少爷,我要挣钱食饭。”

    吴孝祖看着天性乐观,潇洒写意的梁镓辉,嘴角一笑。果然是《鲈鱼有约》里怼的鲈鱼尴尬的家伙。

    随手拿起摊位上的牛皮手镯,一怔,又看了看其他诸如牛皮项圈、项链。竟然还真是手工制成的饰品,这家伙没吹水。

    “这些都是我和我女友亲手做的,工艺品识不识!喜欢哪个,送你。当你来这边看我的路费。省的你回去被人家笑。”梁镓辉撇了撇嘴。把吴孝祖当做“羊咕”。

    “全部包起来。”吴孝祖认真道。

    “……”

    梁镓辉一个踉跄,恶狠狠剜了一眼,提高声音,吼道:“挑!你耍我?”

    唰!

    “阿花,给这位先生把手镯、项圈都包起来。看看还有什么值钱东西,一起包起来。”

    看着眼前明晃晃的一张大牛,他的脸瞬间转变。

    对于吴孝祖揶揄的目光,没有一丝尴尬。厚脸皮模样完全对得起他昔日训练班被轰出去的传闻。

    “老板这样爽快,不如一起喝支汽水?我请!”

    “……”

    ……

    梁镓辉搂着女友江嘉华的肩膀,甜蜜说笑,不顾跟在身后的吴孝祖是不是被秀一脸。

    落座,要了三支汽水。

    “老板,怎么称呼?”

    吴孝祖翻个白眼,要不要这样市侩现实!收了钱才问客人名字。出来玩就不谈感情的吗?

    “吴孝祖。称我阿祖吧。”

    “祖哥有什么好关照的?我家里实际还有一些项圈手势,不如便宜点……”梁镓辉舔-着脸双手直搓,直勾勾盯着吴孝祖。她身旁的女友江嘉华也一笑,配合的点头。

    不如你妹啊!你这公婆俩真把我当凯子。薅羊毛真打算可一只薅?

    寻个角落,江嘉华明事理地选择坐在不远处的一张台,把空间留给两个男人。

    “家辉哥,我搵你来拍戏的……”吴孝祖开门见山道。

    “祖哥,要不要稍晚一些去食宵夜?我请你去福临门食顶级老鼠斑,或者五尺长的澳洲龙虾好不好?然后开一支10年的波尔图佐餐?”梁镓辉笑着打断。

    “你发瘟?”吴孝祖怪异道。

    “对啊,祖哥你同我讲笑话,我也当你发瘟。”梁镓辉手一摊道。

    吴孝祖笑道:“你当我耍你?”

    “当然没有。我当你花钱找我陪你谈天。”梁镓辉耸了耸肩膀,“钱难赚,屎难食。有人愿意花钱包我谈天,我当然愿意。诺,我女人等我赚钱娶她。”说着指了指不远处温婉如玉的女友。

    “不介意谈点以前的事吧?”吴孝祖问。

    “你随意呀。你出钱,别说聊天,谈情说爱都可以。只要晚上不让我出台就好。”梁镓辉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我倒没什么,我怕我女友不愿意。”

    递给对方一支烟。两个烟枪开始喷云吐雾,各种乱聊,谁也不知,两个大男人也能聊的这样八卦。

    不一会就聊到了《火烧圆明园》及《垂帘听政》这两部电影。不知何故,《火龙》这部原本该上映的电影,竟然还未上映。

    “现在的你一点看不出咸丰的影子。”吴孝祖吐一口烟,竖起拇指,“好演员。”

    “好演员?靠!糗我?你应该叫我扑街演员才好。港岛上万从事电影工作的人,你见哪个被湾湾封杀?在你之前,不是没有导演来找我,但第二天都没消息。

    别人逛夜市对我讲,你长得好像那个谁……”梁镓辉自嘲道,“我说就是我,我就是梁镓辉,来来,看看我的工艺品。”

    “后悔过吗?”

    梁镓辉白了吴孝祖一眼,“有没有人告诉你,你这人讲话特招人嫌?”

    “有,钵兰街的妹头都话我好讨厌。”吴孝祖认真脸,“不过每次又都话我好帅。我也这样认为。你觉得得呢?”

    梁镓辉一脸忌惮,椅子挪开一边。

    “我有马子,不钟意男人!大不了我把大牛还你。恕我不能弯腰撅-臀事权贵,使我菊-花伤又残!”

    “……囧……”

    你妹!小心我李白青莲剑歌突突死你!

    ps:推荐票一投,好运自然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