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点台出台,捕条大鱼
    ps:求推荐票,求收藏!

    邵氏,清水湾片场。

    “阿祖,我同你讲,我介绍的人一定包你钟意。这一片你可以打听打听,谁有胆不给我几分薄面。”

    满脸凹坑,凶神恶煞的肥佬基吐沫乱飞的对身旁身材健壮,帅气俊朗的男人吹水,吐沫星子乱飞。

    “从导演到茶水,我都摆平。我大佬吩咐的事你安心就好。别说副导演,就算是找大导演都没问题。邵氏不少大导演我都很熟。”

    “自从邵氏减少拍片,这一块就成了全港电影拍摄的基地。看那边,德宝公司开片。哇,那是冼生,三毛洪金寳和潮州佬岑健勋在德宝都没他威。”

    顺着望过去,德宝影业在拍戏。

    冼杞燃。

    典型圈外无人识,圈内吓死人那种。现在正是德宝的掌舵手。德宝电影公司潘迪盛的心腹。

    “哇!看没看到,那就是二友公司的剧组,矮仔伟识不识?他是导演,这一次应该是帮陈侑拍片。

    在新艺城的时候,矮仔伟还是马仔,如今坐平治吸雪茄。

    几日前在大富豪酒家开几千块一支的香槟,浇在女人身上玩湿身,夜夜笙歌,香槟都浇不灭欲-火。没人性,戚!”

    他口中的矮仔伟正是曾志玮。

    嘴上说着别人没人性,眼中却满是羡慕。

    娱乐圈从始至终一直这尿性,30年过后,一群家伙摇身一变,竟然成了行业楷模,大放厥词的同观众和后辈讲道德人品,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你老爷车没力气了,开始谈遵守规定不能开快车,你丫飙车的时候踩的比谁都狠。

    李钊基是不是如他讲的一样在这一片罩得住,吴孝祖不知道。

    但他的人脉确实很广,对于电影圈的勾当也十分清楚。

    一路上不断同吴孝祖八卦一些圈内人的小恶意。

    某芝偷人的八卦,某红姑夜宿酒店会男友,某阿姐打压新人吃嫩草,某嘟包养小白脸,某港姐陪高层睡被原配追着中环打……

    吴孝祖走在片场,有一种逛窑-子的感觉。

    在肥佬基恶狠狠的揣测中,所有女星都和导演有一腿,同灯光师有一腿,同摄像师有一腿,同男主角有一腿,同卖盒饭的有一腿。

    总之,肥佬基这家伙只敢隔着100米,同片场那些导演、明星,肆意练胆!

    嘴炮功力比他脸还扭曲。比听相声还三翻四抖,比听坑王还他喵有扣子。

    绝对人才!

    一上午,吴孝祖就见识到了什么叫港岛电影黄金时代。

    清水湾片场,大大小小几十个剧组,男厕所都要排队,吓死人。

    为了早日筹组拍片,吴孝祖不但许诺给肥佬基一份工开,并封了一张大金牛(1000块)做“茶水费”,顿时让其脸如菊-花,卖膀子干活。

    所以说讲什么大佬人情全是虚的,大牛显然比大佬好使。

    ……

    “肥佬基!”

    “傻强?”

    梳着三七分头型,戴着眼镜,黑瘦黑瘦的刘玮强欣喜的与肥佬基打招呼。

    “基哥你这样有闲来片场这一片转?”

    刘玮镪大声打趣老友,“我听人讲你最近去福音堂,不会因为没工开,准备去当神父吧?”

    “靠!哪个扑街糗我?我会没工开?知不知我身旁这位靓仔是哪个?”李钊基一脸不忿。

    趁着吴孝祖没注意,凑到刘玮镪身边,低声:“傻强,最近有没有档期?”

    指了指跟上来的吴孝祖,“这位吴生准备开片,正缺摄像师,不如你来帮忙。”又补充强调:“他出手很大方。”

    刘玮镪一怔,目光望向高大帅气的吴孝祖。见到刘玮镪望过来,吴孝祖饶有兴致的递上一支烟。

    “我最近正好有电影拍,有没有兴趣掌镜当摄影师?”

    吴孝祖笑容灿烂。看到刘玮强,心中一乐。

    没想到,绕了一上午没什么收获,离开前却碰到一条大鱼。颇有一种意外惊喜的激动感觉。

    咳咳,请原谅一名电影人,初见行业大拿,尤其是小鲜肉时期的他们时,那种跃跃欲试,想拎过来合作的冲动。

    这种感觉,好比亲自调-教雷布斯讲英语;亲身感受大幂幂的的上嘴唇;亲手扣出糖糖演戏时嘴里的口香糖!然后反手塞一副假牙给她。

    总之,这是一种只有懂得人才明白的爽梗。

    试想一下,第一部电影,摄影师赫然是刘玮镪,那种感觉……滋,有没有百科的既视感?

    刘玮镪小心翼翼问,“吴生打算什么时间开拍?”

    他现在可不是后世的电影界大拿。此时的香江,摄影届大拿多如过江之鲫,且各个都有扛鼎实力。

    第一届金像奖得主,行业师爷级人物黄月泰;新艺城金牌摄像黄中标;现徐可御用掌镜黄永恒;摄像大拿潘蘅生,大师级铁手钟志纹;麦党雄爱将古国桦、汤宝三;龙哥钦点专用摄影张耀组;刘玮镪的师傅敖志珺;还有林哑杜、黎萃名、李子恒、鲍德囍、陈乐怡、邵元智……

    这些行业大拿换做明星咖位来看,都算得上一线,乃至顶级了。换做夜总会,那就是头牌。

    相比而言,面前黑瘦眼凸,拥有韦德式腮帮的刘玮镪,只是刚刚出师,微不足道的粉-嫩小新人。吴孝祖没琢磨,自己讲人家是粉嫩,自己似乎还不如人家资历老…

    吴孝祖想了想“应该会在8月末拍摄。不知道,阿强你有没有档期?”

    “有!”刘玮镪急忙应下,又有些忐忑,“你确定由我掌镜?”

    刘玮镪入行多年,最初只是一名摄像组小工,从移动组小工到胶片员、摄影学徒、摄影助理,最近这才有机会告别摄像助理的身份,开始担任第二组摄像师、第二摄像指导等职务。

    能够独立掌镜,是他多年的心愿。

    “放心,我讲的话一向算数。”吴孝祖指了一下一旁的肥佬基,“基哥是策划,过几日我话基哥递剧本和故事板拿给你看,然后同你一起去勘景,画故事版,这样ok?”吴孝祖脸不红心不跳忽悠。

    他的话让一旁的李钊基脸上一喜,忍不住的挺了挺胸膛。一双小眼睛都格外有神。

    刘玮强连忙点头:“okok!”

    “到时候需要一些摄影设备还要你来列出明细。”

    “没问题,如果需要什么设备租不到,我可以找我师傅帮忙。”刘玮强忙点头。

    吴孝祖更满意了。

    师傅敖志珺,师公黄月泰,这人脉没话说。

    点台点到个活好潜力大的萌新,然后你还发现这个萌新身后还有一群资深技术咖。

    这叫不叫搂草打兔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