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我讲你听,孙悟空三打白骨精
    黄大仙区慈云山,福音堂。

    “难道…大佬改念耶稣?”

    肥仔成身子靠在计程车,卷发系在脑后,无趣的打量着对面的福音堂,“大佬不会想来这边让教友捐款拍戏吧?

    我只知这边童党多、道友多、穷鬼多、字花档多!这边筹钱,恐怕很难。哎…不如买罐菜籽油,街边搓鱼丸。”

    “肥仔,这边虔诚信仰多,你知不知嘅?”

    一名个子不高,穿一身黑色长袍,带着金丝眼镜的牧师渡步走近,满脸笑意。

    “你系边个?大热天穿长袍,学人家扮虔诚?”肥成翻起白眼,“信仰多?信仰多有吊用?耶稣能给我钱吗?不如你就让耶稣先给我个一两百万花花。”

    “耶稣什么都能赐予你,只要你虔诚。”

    神父装扮的男子也不生气,胸前画了个十字,“主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在。阿门——”

    “挑!”

    肥成不屑竖起中指,指了指不远处的十字架,“稣哥这牛b,还不是让人给钉板上了?打的和破b似得。裤裆布都被砍稀碎。”

    “……”

    神父嘴角抽-搐,挑你老母的,你这死肥仔都什么形容词!

    谁被钉板上了!谁被打的像破b了?

    “我告诉你,你信的大佬在港岛这片天上够呛管用,不如信佛主,你看我烫着发型就是和佛主学的。美利坚黑叔叔们都信佛主!引领烫发新潮流。改信孙悟空也好,大圣有金箍棒,可长可短,吊不吊?要不要我介绍孙大圣给你认识?”

    “……”

    干-你-娘!佛主牛b!佛主牛b让人烫满头大泡!

    还信孙悟空,我信你老豆!

    孙悟空穿豹纹,你为什么不学?

    要不是自己这十几年修身养性,真一刀劈死这死肥仔!

    神父脸色阴晴不定,肥成则逼叨叨一顿宣讲《西游记》,正讲到了‘孙悟空三啪白骨精’的时候——

    ……

    “华叔——”

    吴孝祖从福音堂走出来,见到神父,笑着上前拥抱。这让肥成后边的话连忙咽回去。

    “东哥,阿耀,大佬是不是真改信耶稣了?”肥成好奇问。

    走过来的罗东与苏黎耀耸了耸肩。

    “这是华叔。”

    吴孝祖把身旁三兄弟招手过来介绍给神父。介绍到肥成的时候,神父眯眼阴笑。

    笑声吓得肥成合不拢腿。

    “这肥仔很不错,好入我眼。记得今后让他常来我这边做礼拜。我好好招待他。”

    “没问题,华叔你乐意,我让他日日来这边都无所谓。”吴孝祖笑道。

    “好啊,我等他。”华叔瞥了一眼肥成,笑容格外灿烂。

    肥成脸色瞬间煞白,瞥了一眼十字架,全身一哆嗦。

    ……

    看着吴孝祖同神父走进福音堂,落在身后的肥成这才如释重负,松了口气。

    “这老j8灯…咳…老牧师是哪个?大佬这样恭恭敬敬的,牧师如今很了不起?”

    “牧师没什么了不起,了不起的是做牧师的人。”罗东提声道。

    “喂,什么意思?这家伙很吊吗?讲清楚啊。”肥成急切追问。

    “何止吊,而且是大吊,吊到没朋友的那种。他道上叫陈华,绰号茅趸华,真名陈慎之。知不知以往大名鼎鼎的慈云山十三太保?他是当时的首领。听祖哥讲,就连邱哥,当年都递过拜帖,这位华叔系号码帮叔伯辈大佬。”

    苏黎耀拍了拍肥成的肩膀,指了指福音堂,“人家现在从事福音戒毒。有份提港岛十大杰出青年,你讲厉不厉害?”

    肥成目瞪口呆的看着福音堂,咽了咽口水。想着现在改信耶稣,来不来得及。

    不是讲人老屁-股松,干啥啥不中吗?

    为何社会这复杂?牧师这样吊!

    “挑你老母!江湖大佬现在这样吊?混牧师都能提名港岛十大杰出青年?难道后年社团坐馆也出来当港督?

    要不要这样夸张?信耶稣?骗耶稣还差不多。”嘴上抱怨,心中却暗暗叫苦。

    自己刚刚是不是辱骂稣哥了?

    恩,明显损了。

    是不是劝人信孙悟空了?

    也讲了。

    还讲孙悟空推白骨精玩啪啪啪呢。金箍棒都讲出十六般操作了。

    肥成越想越怕,哭丧着脸,行尸走肉一般跟进了福音堂。他特想抓住大佬吴孝祖喊一句:大佬,不要放弃我。我觉得我还可以在抢救一下。

    胸前画个十字,佛主保佑,愿天堂没有伤害。

    ……

    福音堂。

    风扇晃悠着转,罗东三人散坐在一排排的长椅上。

    “阿祖,三年多没见,越来越靓了。记得上次碰面,还是我去惩教所传福音,帮助狱友戒毒的时候。你那时可没这样精神。”陈慎之递茶给吴孝祖,很看好这个后生仔。

    陈慎之出身慈云山,年轻时就已经是慈云寺十三太保首领。六七十年代在古惑仔中鼎鼎有名。

    号码帮属于叔伯辈大佬。当年为数不多能在九龙城寨吃得开的人物。

    70年代洗手退出江湖,改信耶稣,开始从事福音戒毒、戒赌,当义工、传福音。

    为此,有消息称国际青年商会港岛总会,想拿出港岛十大杰出青年的提名给他,做为表彰。

    “是啊,华叔。当初不是你帮忙,我也没法帮那些差佬打报告给福利署和保安局。”

    当初吴孝祖就是因为有这位叔伯辈的华叔帮忙,才能够与保安局、福利署和警务处写信沟通,帮狱警们谋到福利,既而能够在里边混得开。

    不然哪个认识他吴孝祖是哪座坟头的孤魂野鬼?恐怕他连入哪座山头,拜哪座庙都搞不清。更别提帮差佬忙了。

    陈慎之闻言笑着摆了摆手。

    “你懂得食脑,心又细。那么多人,只有你知道想这种主意。其他人讨好差佬只会行贿,你这才是一劳永逸。手段高明。”

    “只是不想继续当矮骡子。当年入监,心中不止一次恼悔。

    我还迷茫了好长时间,直到华叔你来惩教署传福音,听了你的亲身经历,我才真的确认自己的选择没有错。”吴孝祖感谢道。

    “你这样想最好。”陈慎之微微一笑,颇为欣慰,“对了,你电话中讲,准备投资拍戏?”

    “电影好搵水。所以想试一试!

    我也是听宽伯他们提起华叔你在电影圈人脉很广,所以想请华叔帮忙!

    这次来,也是求你帮忙介绍几位专业人士给我。不怕华叔你笑,我现在两眼一盲,对圈子都没门路!

    不接融圈子,拍片搵水就等同讲笑话,不撒水被骗,就谢天谢地了。”

    “你讲真的?”

    华叔认真看了眼吴孝祖,“当年阿邱那么多马仔,看来,就属阿祖你最懂食脑。

    既然你想拍戏走正行,我当然乐意帮忙。电影圈我也认识几多朋友,稍后介绍给你认识。

    实际你讲的很对,要想拍片搵水,最重要的就是融入圈子。这同做生意一个道理。

    做生意,看似繁花似锦,实际步步深渊。每个行业都有圈子,这些圈子水很深。不知道淹死了多少自认为水性好的人。做任何一个行当,最重要是有人领进门。

    我有一个细佬最近这些年一直在影视圈混饭吃,虽然没什么名气,但各方面规矩却都很清楚。我介绍他给你认识。让他照料一下。”

    “谢谢华叔。”吴孝祖连忙起身感谢。

    电影圈。

    从来都没那样好进。

    如果想蹚水搵钱,需要有人帮助。

    陈慎之一番话,省去吴孝祖很多麻烦。

    这个圈子,从来不只是几个导演,几家公司老总就组成了。

    圈子代表的是所有端这碗饭、靠着这个圈子吃饭人组成的利益结合体。

    这同混社团一样,去别的字头地混饭吃,最重要的是要先拜码头。

    王京在邵氏应该算是地固根深、人脉够广了。

    但就是他在为邵氏拍摄《千王斗千霸》的时候,被灯爷、场务们联合起来,欺负的只能请出他老爸王天霖这尊大神。

    他老豆来剧组坐镇三天,这才稳住场面,让他能够顺利完成拍摄。

    王京如此,何况一个新人?

    多少富佬蹚水,最后死的比赵四他爹还惨?况且吴孝祖还没钱砸!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拿支枪顶着电影圈的脑袋,大肆圈钱。这一时很威,但最后都粉身碎骨,无一例外。

    “唔要和我客气。我同你大佬斩鸡头烧黄纸,尽管后来他过档和胜,可我们多年感情还在。当年他的遇害,我也是痛心疾首。事后知道也是悔之晚矣。

    如果真的预料到,当年说什么都要劝他同我一起洗手信教。虽然我不提倡打打杀杀,但你能够为他出头,我很感动……如果我多坚持,说不得……”

    陈慎之摘下眼镜,微微一叹,气氛一时沉重许多。

    “邱哥当年同我讲,古惑仔的宿命不是进牢房,就是被人砍死。怨不得华叔你。”

    “算了算了,不提他。只怪他衰!不过阿祖,你放监后能够彻底远离社团,这一点我很欣慰。你也算我子侄辈,以后遇到什么麻烦同我讲,我茅趸华这块招牌还能遮几许风挡几多雨,撑你冇问题。”

    这一刻,矮小瘦弱文质彬彬的神父颇有几分当年社团大佬的峥嵘。

    显然,华叔知道不少吴孝祖的事。话里暗有所指。

    吴孝祖大笑吹捧:“谁不知华叔你雄心不老。威风八面。”

    “哈哈,雄心依旧在,但威是威不起来。想威只能食威哥。”

    ps:推荐票,收藏走一波。咱们要猥琐发育不能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