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胶片电影,四十万
    “真要开片啊?”

    不但肥成诧异,其余两个货也同样瞪眼。

    电影。

    胶片电影。

    没错,这时候的电影与后世的数字电影拍摄完全不同。

    后世,你拿着一个5d mark 2单反就能完成除了高速拍摄的所有的拍摄任务。甚至5dmark4出现后直接可以连接手机,用手机当监视器,什么镜头都无所谓。拍电影海报比数字摄像机还清晰。

    可现在不一样。

    胶片电影门槛太高!多高?几层楼那么高!

    器材限制、胶片限制、技术复杂,都要这行无比苛刻,行业择人!

    所以,对于一般人来讲,拍电影的工作真的属于非常高大上的谋生手段,真正的技术工种。

    很多人以为重生就能拍摄电影?

    实际这就和重生写剧本卖钱搞什么对赌协议一样扯淡。

    《功夫》包租婆骂裁缝那句话送给这些人正合适:

    一日是兔子,终生是兔子。套条白短裤也掩盖不了你里边穿的红内-裤,白里透红!

    胶片电影的摄像机巨大,操作极其复杂,且使用繁琐。

    各个镜头怎么切,机位如何埋,场景如何处理,根据环境、剧本、角色心理、光线来处理镜头。这些,属于拿钱吃饭的手艺。

    胶片时代,一个摄像助理都见功夫。

    后世电影学院摄影系,上来基本功训练先是换几个月胶片。

    胶片盒1000尺一盒,摄影机上的则是400尺一盒,需要规定的35秒内,黑暗中盲换下胶片,往里再导入400尺,快速一喷镜头,然后e on action(开始拍摄)。

    胶片当然不能见光,一曝光就废了。

    一部电影,一共多少尺胶片?

    按一部电影90分钟算,也就是5400秒,摄像机每秒24帧。电影都选择35mm 拷贝,大约2000-3000左右,一盘掐头去尾,能拍4分钟。

    不算冲洗、拷贝费用,这就是4.5万-6.5万左右,废片率用非常牛叉,降到最低的3:1,大约要15万-20万。

    你废一盘,你说导演和摄像师傅会不会上来就是一脚。

    想吃盒饭?吃-屎你都要可凉的吃。

    这个时代的港岛电影拍摄速度快,不单单是后世说的一些因素。胶片太贵,浪费不起也是其中一条原因。

    前一世,小鲜肉们演技不过关?ok!无非多费点功夫。抠图?ok!念12345?ok!总之多拍几条好了,反正数字拍摄。只要有时间,导演无所谓。

    这时候不行,导演不会重拍。拍不好就挨骂。刘德铧轧戏三部戏拍摄,一天被骂十几回,抱着经纪人哭。下次拍摄,摔的全身酸疼、胳膊淤青都不敢动,直到导演喊卡才敢挪动一下。

    此时的港岛电影圈,片比能达到1:5就属于良心超级大制作。比如李翰祥去内地拍片,把中影厂都惊到了,这t-m-d绝壁大投资、大卡司!一群中影厂、北影厂、青影厂的全都跑过去参观。

    第一学人家大导演如何拍,第二看看土豪用胶片的盛景。

    这是真事!

    所以,这时候让你拍摄十个月你也拍不了,没那么多胶片。当然,你要是叫王佳卫那另当别论。

    墨镜王拍摄片比把投资商坑死那是真坑死。

    一部《东邪西毒》他拍多久?三年半!

    演员虐的死去活来不说,投资商更是差点跳楼,就差雇人去砍死这个扑街。不是刘振伟这些朋友撑他,墨镜王可能变铁拐老王了。

    一部电影,胶片钱就花上千万,只能说王佳卫不是在拍片,真的是一捆一捆的烧钞票玩艺术。

    就因为此时拍电影不像数字电影那么简单,所以吴孝祖的话确实有些惊骇世俗。。

    “有问题吗?”

    “没有。”罗东眨眨眼。

    “我有。”肥成举起手后挠了挠头,“我们谁懂拍片?”

    “拍片很难吗?”

    肥成与苏黎耀两人头若捣蒜。罗东也看向吴孝祖,一脸懵逼,冷峻的脸上一副我虽然念书少,但你别骗我的神情。

    “当然喽!你看周闰发拿枪啪啪啪的,好高级的。现在最靓的就是他了,比许关杰还火。”

    《英雄本色》拉开了香港电影真正的黄金序幕。不得不服白鸽吴,造出一部封(zhuang)神()神作。

    “拍片耗资巨大,似乎咱们也没钱吧。”苏黎耀尴尬提醒,“除了店里开支的2000块,我身上还有一张大金牛,一张大牛,一共1500块……”(大金牛是1000面值,大牛是500面值。)

    “我的全部家当都在这——”罗东取来钱包,打开一倒,差不多六百块。

    看着两人都拿出家底,一旁的肥成目光却开始躲闪。他平时除了在店里帮忙外,还时不时开的士赚外快。

    但——

    一言难尽。

    抵不过三人目光,肥成扭扭捏捏的翻开口袋。

    叮当,几枚硬币掉出来。

    蜜-汁尴尬!何止一个囧字形容,这简直——囧昆。

    “你咋没穷死?”罗东狠狠剜了肥成一眼,扭头对吴孝祖讲:“祖哥,如果急需钱,我可以去搞来一些。”

    吴孝祖摆摆手,指了指肥成,“去帮我把包拎过来。”

    打开包,几件换洗衣服,一块金表,然后掏出一张渣打银行存折,又翻出一张汇丰银行本票。

    看得三人一愣。

    掀开存单和本票,上面的金额晃眼。

    存单二十七万,本票十五万。

    “现在港英政府变福利院,蹲监狱都有钱捞嘅?”肥成双眼不可思议的盯着吴孝祖,“大佬,要不要这样夸张?你这样炫富,让我很没面子。”

    罗东与苏黎耀也同样震惊。

    吴孝祖笑了笑,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头,“早就同你们讲,现在都讲食脑的嘛。”说完,笑着解释。

    “我在狱中帮着阿sir们向警务处和福利署申请福利,关系处的很好。让休班的阿sir帮着捎带一些香烟、海报、食品和一些轻度违禁品。你们知道的,那个地方,香烟就是粮草喽。能搞到商品已经有得赚了。

    平时为了应付巡检检查,我就叫他们把香烟和一些违禁品存在我这里,我这里不但安全,还给一点利息。

    然后我又把这些物品高利息周转给需要的人,一来二去,很容易赚一些生活费。

    无非是分给阿sir们一些,吃独食在里边行不通。

    要知道铜锣湾惩教暑尽管不关押重刑犯,但有钱佬会关在这里,他们不缺钱,却缺一切违规物品。如果想安安稳稳、舒舒服服的享受这些,免不了出高价找我疏通。就算是最普通的商品,一支烟都值20元港币,还觉得这些钱多吗?”

    三人面面相觑,难以置信。

    “哇!大佬,这简直比高利贷还好赚。”肥成激动大叫。

    “我更习惯称它为监狱银行咯。”吴孝祖耸了耸肩,装-逼如风,常伴吾身。

    后世人的最大优势就是高屋建瓯的行事方式和眼光。

    这生意在监狱里不是没人模仿,但都不用吴孝祖结交善缘的这帮阿sir们出面,吴孝祖几招就分分钟玩死那些古惑仔同行。

    行里有个词叫挤兑。不是很高明,但很管用。

    更不用提阿sir们因为吴孝祖帮他们申请福利,都很关照他。旁人要玩,保准被整的很惨。多少关节,多少人拿钱,你敢胡乱伸手?

    断阿sir们财路,如奸人妻女。

    所以当初进入祠堂,吴孝祖第一个想法就是同阿sir们打好关系。

    因为,再懂食脑,也比不过有人罩!

    ps:求各位大佬罩!求推荐票、收藏!求包养这颗小幼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