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龙城夜话,初次交锋
    ps:求推荐票,求收藏!

    铜锣湾港铁天后站附近的茶餐厅——龙城冰室。

    茶餐厅上下共三层,一楼是餐厅、厨房,二楼是餐厅、洗手间和杂物间。三楼是住处,不对外。

    这间茶餐厅是兄弟四人为数不多的私人产业。也幸好有这么一间茶餐厅傍身。

    一楼茶餐厅,烟雾缭绕。

    “叼他老母!这帮条子属狗的吗?”肥成恶狠狠捻灭烟蒂,“钱家豪这混蛋竟然借机搞咱们!下次别让我抓住机会,不然揍到他老母都不识他!”

    “也许他全家死光也说不定。”罗东缓缓道,“无父无母,你找谁当他老母?”

    “靠,你狠过我。”

    “没办法,胜义选话事人,傻彪和大-b谈不拢,两支人马早就摆开,今晚一定会开打。

    号码帮大佬的电影公司刚拍完的电影胶片被抢走,据说是潮州帮做的。号码帮为了报复,直接铲了他们码头上的一批货。

    现在潮州帮与号码帮互不相让,闹得满城风雨。想来不会善罢甘休。甚至新安……”

    苏黎耀摇了摇头,“大佬原那混蛋过档后搞风搞雨,与拿渣争的头破血流,之前互往对方场子里扔煤气罐欣赏烟花,癫到不行。

    差佬都坐不住跑出来清场。今晚这么好的机会,不信他俩不搞事!恐怕又会是一场江湖大风暴。”

    “外边有狗。”

    罗东望着街角一辆黑色佳美轿车,冷目一眯。

    “那不是更好,有狗给站岗放哨。”

    吴孝祖围着围裙,从厨房端出面条。吃火锅被钱家豪打扰,只能下几碗面填肚子。

    “挑他老母!这帮扑街一点长进都没有,当咱们是盲的?丁点儿技术含量都不讲,早晚被人当刀用,死都不知道怎么死。”肥成叼着烟,撇嘴。

    几人坐在餐桌上吃面的时候,外边的风雨越来越大。借着暴风雨,整个街面打成一团乱麻。血流成河可能夸张,但血染长街处处都是。

    有人疯狂报复,有人趁机闹事,也有人浑水摸鱼、隔岸观火!总之,热闹的不得了!

    狂风暴雨中几辆车行驶而来,停在路旁。

    “乐哥,那边是条子的车。”一名小弟看向儒雅男人,“怎么办?”

    “那就让他走开。”儒雅男淡淡道。

    不一会。

    警车内突然想起电台呼叫声,说不远处有古惑仔闹事,让天后站附近的警员前去支援。

    ……

    “还有没有人食面条?”吴孝祖话音刚落。卡啦一声——卷帘门突然被拉开。

    “我想食。”

    一名儒雅男子走了进来。

    看到来人,吃面的肥成、罗东、苏黎耀三人动作一顿,对视一眼提起警惕。

    “怎么,不欢迎?”

    儒雅男子大马金刀的往小弟抻过来的椅子上一坐,手中撵着手串,审视四人,忽如一笑,“阿祖,别来无恙!”

    吴孝祖眉头一皱,随手把围裙一摘。

    “呵,风大雨大,乐哥真有闲。”说着拍了拍头,恍然,“我说今天条子为何跟死了亲-娘一样,专盯这我的牌糊。感情有乐哥你支招。”

    他才不相信今天钱家豪真的会无缘无故来敲打自己。至于到底是不是乐哥安排,有关系吗?

    “什么条子?阿祖你讲笑。今晚狂风暴雨。肥伯知你放监,特意叮嘱我来关心一下。怎么,什么时候回社团?”乐哥真挚笑容挂满脸。

    “打住。我当年自首,摆支脱离社团,你当说笑吗?还是你乐哥自认为长得靓,我要去社团追求你?可惜,我不钟意你这口。”

    吴孝祖目光锐利,冷冷道:“我同贵社团没联系,我细佬四年也没麻烦过贵社团一件事。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不要试探我。我吴孝祖既然当初作出这样决定,就一定会信守承诺。天高地远,相忘江湖。如果你来餐厅吃饭,我欢迎。如果谈别的,不送——”

    “靠,你个扑街什么态度?”乐哥身后的马仔指着吴孝祖呛声。

    乐哥冷声一哼,装腔作势骂道:“这里哪里有你讲话的份,掌嘴!”

    “不劳驾!”

    突然,黑影一闪,嘎巴一声,然后这个多话的小弟整个人就悲惨的摔在桌子上,痛嚎乱叫。罗东拍了拍裤腿,冷冷环视对面几人,对方忌惮的没敢多动。最后他目光定格在乐哥脸上。

    “乐哥,我大佬讲的话,你听没听懂?我叫你一声乐哥,不是因为你真是乐哥,而是因为我大佬在这里,我不想骂人,更不想动手。你懂吗,乐哥——”

    儒雅气质的乐哥面色阴晴不定,捻串珠的速度加快。

    吴孝祖伏过身子,四目相对,“不管你信不信,你当我真的也好,假的也好。我对社团事情没兴趣。”

    “好。看在四年苦窑的面子上,我信你阿祖想要捞正行。井水不犯河水最好。你想去捞正行,我没理由做恶人。”

    乐哥眼神冷静了下来,目光闪烁。站起身,大步离开。

    望着车外消失的车队,吴孝祖心中一叹。

    ……

    三楼卧室。

    “祖哥?”罗东关心的拍了拍吴孝祖的肩膀。

    吴孝祖摇摇头,挤出微笑,看向三位弟兄,“社团我不参合。但,当年小细佬、阿金、飞仔他们开口称我一声大佬,我不能不管他们的家人。”

    “想要照顾好兄弟们的家人,钱财是关键。”苏黎耀担忧问道,“可,现在捞正行搵钱很难!”

    罗东皱眉思虑,也摇摇头,想不出头绪。

    人死了,灯不能灭。

    自己这些活着的人自然要照顾好他们的家人。总之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捞钱!

    “小东东,你这身材当然去站街咯,我保你会成为头牌。”肥成见气氛有些沉重,连连插科打诨。

    一边调笑,一边手贱贱的在罗东赤-裸的胸上摸了一把,“哇,弹-性不错,富婆师奶们一定钟意你……哎哟哎哟……东哥,我错了……啊——”

    罗东冷冷的一哼,一把扣住肥成的手指,用力一撅,瞬间屋内升起惨嚎声。

    “谁站街?”

    “我站街,我站街——”

    肥成揉着自己的手,不忿嘟囔:“卖屁-股有什么不好?你们可不要小看它!我这臀霸,不知道多招师奶钟意。说不得关照关照兄弟几个,让你们尝尝鲜……啊!”

    没等他用语言掰弯思想,罗东凌空一脚把其从沙发上踹到一边,然后世界就安静了。

    “店里现在还有2000多块。不过我可以去找我老表借一些钱,他做律师有得赚,借十万块应该冇问题。”苏黎耀道。

    “哇,做状师这样好赚?”肥成张大嘴,一脸惊讶。

    “律师食脑得嘛。当然好赚了。”苏黎耀指了指脑袋揶揄道:“比你站街要有得赚。”

    “戚——”肥成小声抱怨:“食脑竟然比卖屁-股还赚钱,有没有天理?挑!”

    吴孝祖捏着烟盒砸在肥成头上,笑骂,“扑街!现在咱们谈正事,现在最好赚钱的是什么?”

    “开片喽,只要搵来几个明星,挂出名头就能卖钱。李嘉城都冇这样好赚。号码帮那位卖粉发家的蔡生都搵人来拍电影。又好搵水又有排面。现在出入都是派对,女明星从九龙睡到新界。”苏黎耀随口道。

    “对对对,《英雄本色》票房快2000万!他妈炸了!老天爷盲的,咱们起早贪黑赚这么少。这群明星摆几个姿势就几千万,靠!女明星更夸张,大腿一掰就有大水喉扔钱,技术练的比凤姐还娴熟。”肥成一脸不忿。

    “这么有得赚,那咱们拍电影喽。”吴孝祖身子往后一靠,双眼充满笑意。

    上一世,吴孝祖毕业于传媒专业,然后无耻的跻身去人民教师的队伍之中,化身为民办艺术院校的一名大帅比教师。

    咳咳,关键词就是大帅比。

    平日里除了指导教学外,还兼职写写影评、做一做软推,闲暇和伙伴正准备组团忽悠土豪投资拍摄网红大电影。真算起来,他属于半个文艺工作者。

    重生前,他正与艺术院校那个奶大腿长活又好的备用炮台滚在酒店的床-上迎接七夕。说好了先咬然后*****……可惜,锄湿未解身先死!

    香江著名电影人文骏说过:这是香江电影最好的年代,也是香江电影最坏的年代,黑-帮都赶着进场搵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