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勾女我就钟意,泻火就不屑
    ps:求推荐票与收藏!

    门被推开,一阵冷风夹杂着雨水刮了进来。

    “哇哦!江湖大合唱?还是要拍《英雄本色2》?玩兄弟情深吗?”

    一名男子领着一胖一瘦两个跟班走进屋,身后跟班打着伞,他手中抓着一把瓜子,嗑的很欢乐。

    看到吴孝祖一行人的时候,脸上露出几许戏虐之色。

    “祖哥,出来也不打个招呼,不然,一定封个大红包祝贺你。”

    说完,十分欠扁对着身后的两名跟班指了指吴孝祖。“知不知祖哥?大佬祖、字头红棍,当年一个打十几个!被人叫铜锣湾猛虎!不过现在吗……”

    “呸!”

    男子吐瓜子皮在地上,随手拽过一把椅子,冷笑的坐在吴孝祖面前,讥讽之色显露言表。

    “挑那星!”

    肥成恼怒的拎起酒瓶。

    “小朋友,脾气不要这般冲。”

    砰的一下,一把“点三八”和警员证猛拍在木桌上,身子顺势前倾压过去,冲其挑了挑眉毛,“怎样?想袭警?”

    “阿sir讲玩笑,我们良好市民的嘛,哪个有胆袭警?大圈仔都没有这样张扬啦。他发鸡盲,有眼不识真神。”

    按住肥成的胳膊,吴孝祖瞥了眼桌子上的“点三八”和警官证,轻轻一笑,“钱sir是吗?什么事来找我?用不到动警枪这样夸张吧?要不要我掏出身份证来给你验?”

    “当然不用——祖哥你讲是良好市民,我当然信你。”

    钱家豪满面笑意,凑到吴孝祖耳边,“祖哥你名声比港督都响,你也知今晚风大雨大,连警务处长都坐班加钟,我们这些当差的自然没办法下班喽。我只好过来亲自拜会一下你了。”

    “食火锅也犯法呀?”肥成不忿地一瞪眼。

    钱家豪没回应,笑眯眯的看向吴孝祖,“那祖哥你欢不欢迎?”一边说,也不等吴孝祖回答,大咧咧的拿过筷子,随意用手一撸,招呼服务员又上了几盘牛肉,大肆朵颐。

    此时,他身后的瘦脸便衣警-察则掏出一沓资料,声冷面瘫的冷笑一声。

    “罗东,绰号杀手东,1964年出生,22岁。前和胜红棍,13岁跟随大佬吴孝祖入大头邱门下,15岁进感化院,16岁…疑是组织、参与三合会多项犯罪活动。参与多起……”

    “李莉成,人称肥仔成,22岁,三合会帮会成员,疑是参与三合会组织及犯罪活动……”

    “苏黎耀,22岁,绰号牙擦苏……”

    唰!

    瘦脸便衣冷哼一声,三份资料甩到桌子上,散落一地,“要不要我继续念给你们听?良好市民?挑!你不如去吃-屎吧。”

    “钱sir,你伙计火气不小。”吴孝祖慢条细礼拿起桌子上的纸,笑着在手中摆-弄。

    “火气大不大,当然看祖哥你喽。不知祖哥肯不肯赏脸?”

    钱家豪头也不抬,继续吸噜着肉片、

    “安安稳稳呢,就你好我好大家好,自然不会有什么火气。反之……嘿嘿。”不言而喻。

    吴孝祖看着面前依旧埋着头吃着火锅的钱家豪。心中暗暗一叹。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一入江湖身不由己。

    犯了错的人,所有人都用有色眼光看你,想改都很难。自己这个过气江湖大佬出狱,差佬都排队过来打招呼。

    真把我当钢铁侠吗?你们这群美国队长一个个过来轮番敲打?

    吴孝祖拿起自己折成的纸船,十分满意。摆正船头,安稳的把纸船放到火锅汤内。

    “勾女我就钟意,帮人泻火我就不懂,不如钱sir你带着伙计去钵兰街转转,泻火泻到腿软都说不定。”

    “扑街!你知不知道你在同谁讲话?!!”胖脸便衣伸手指大骂。

    “怎样?差佬了不起啊?”肥成不屑硬怼,直视差佬。罗东、苏黎耀两人也站起身,冷冷看着三个差佬。

    眼看着纸船被沸水煮散,污染了一锅汤。钱家豪筷子定格。

    啪!

    钱家豪脸色阴晴不定,冷冷的扫向吴孝祖,牙缝中挤出阴鹫冰冷的声音:“不要给脸不要脸!我想喝汤,没人敢不给。”

    吴孝祖收起笑脸,指了指桌上的左轮手枪和证件,说道:“你也不要认为我会怕这个。想喝汤,可以啊!自己去煮一锅好了,我的汤不欢迎别人乱插手,我就知香江是**治的。老廉的电话要不要我背给你听?”

    “艹!拿廉署唬我?好啊!想玩是吧?我陪你玩——”

    钱家豪冷冷一哼,朝着身后两名警员招手,手指点着吴孝祖四人道:“我怀疑这四个扑街非法集会,从事三合会违法活动,带他们回o记过夜,请祖哥尝一尝我们o记的咖啡!”

    “好啊,听说下雨天喝咖啡更搭。好多年没喝o记的咖啡了,不知道还够不够正宗?”说完不管钱家豪阴沉冰冷的脸,用纸巾擦了擦嘴,笑着招手店员,“麻烦,买单。”

    “我来买买…单,伙计,把账单拿过来我看下。”苏黎耀抢着去买单。

    “记得钱sir点的肉拿给他报账。”吴孝祖微笑看向钱家豪:“不然廉署说我行贿我怕我担不起,你说呢,钱sir?”

    “哼!”

    钱家豪冷冷一哼,拿起枪,朝着两个跟班招招手,率先走了出去。目光中充满阴毒桀意。

    “走吧,难道要阿sir给你们撑伞吗?”胖脸警员推攘道。

    “阿sir,香江是讲人权的!这么大雨,容易感冒。你推这样大力,我怕摔倒你付不起医疗费。”肥成歪着头大声说。

    “挑!黑-社-会和我**律?”

    “阿sir,别乱说话啊,小心我告你诽谤。”肥成不满喊道。

    “死肥仔,记住你一会你进了o记还这么嚣张。”

    “o记好啊,不知有没有警花招呼我们?”

    “艹!”两名差佬脸一黑大骂。还警花,你拿o记当钵兰街吗?

    “走吧。一切听我,不要冲动。”吴孝祖拉过肥成,叮嘱:“小心点。”

    苏黎耀买完单,趁着没人注意,偷偷对阿东与肥成嘀咕几句。两人听后脸色不变,微微眨了眨眼。

    就这般,出狱不足5个小时的祖哥又被拉到了o记。

    ……

    警署审讯室。

    白炽灯照的室内亮如白昼。

    看着喝了一口咖啡皱起眉的吴孝祖,钱家豪阴笑的走到吴孝祖身边,俯视的眼中尽是嘲弄。

    “怎么样,我们o记的咖啡合不合祖哥你的意?我特意叫人加了十几颗糖给你。让你漱漱嘴,省的嘴臭。好久不饮o记的咖啡,还喜不喜欢?”

    “咖啡我就钟意,你这人我就很讨厌。”吴孝祖道。

    “哼!我查过你的案子,当年你运气好,没有一下子被钉死,我不信你运气一直会这么好。你让我火气很大,只好撒你身上了。这样讲,祖哥你觉得是不是很公平?

    不让我安心喝汤,那我就掀桌子,让你们这群杂碎汤都喝不到。真以为你和胜大佬就吊上天吗?”钱家豪冷冷一笑。

    ……

    旺角茶楼。

    烟雾缭绕,角落里却摆着一张八仙桌,桌上烫着火锅。

    “今夜风雨大,你们都小心点。晚上就不要回去了,我安排房间给你们。”正座上,穿着对襟唐装的肥胖老人从火锅里夹出一片肉在白水里涮了涮。

    “肥伯,用不到这样小心吧?”满脸横肉的中年男子不满意嚷道。

    “火熊,话不是这样讲,今晚港岛不太平,肥伯也是为咱们好。不管点样,今晚同咱们和胜没联系最好。”肥胖老人身旁一名端着紫砂壶的儒雅男人指了指窗外,暗有所指道:“江湖大风暴嘅!”

    “玩作壁上观?不要被人当墙头草,第一波就来拔你的旗。”坐在对面的光头斜了一眼儒雅男子,阴阳怪气道:“小心引火烧身!乐哥——”

    “我就怕火不够大,被雨水浇灭。”儒雅气质的乐哥冷冷一哼。

    “咳—”

    肥伯淡定的用手绢擦了擦嘴,他一咳嗽,三人也停止了争吵。

    “和胜这支旗就摆在这,不会倒。今晚谁来捋虎须,我们就攥紧拳头钉死他。我知道你们的心思。但,和胜不能乱——”肥伯扫视众人虎威犹在。

    “你们明白我的意思?”

    横肉男与光头佬虽然不服,但也不得不点头称是。一旁的儒雅乐哥也笑了笑示意明白。看到三人点头,肥伯起身上楼。

    肥伯走上楼梯似乎想起什么,瞥着阿乐,低哑咳了咳:“阿祖放监了。”

    儒雅气质的乐哥一怔,低下头。

    “我知道了肥伯。”

    肥伯拄着拐棍,旁边保镖搀扶着他挪上楼。

    …………

    审讯室。

    吴孝祖扬起嘴角,抬起头冲着钱家豪笑了笑:“爱笑的男人运气一向不会太差。我当年犯了错,也受到了惩罚。改掉错误,重新做人,这是法官大人讲的喽。我倒是觉得我运气好似一直都不错。如果你觉得我有错,不如找法官去讲?”

    “是吗?那现在呢?”

    钱嘉豪突然拨倒杯子,咖啡杯一倒,整杯咖啡洒在吴孝祖身上。

    “看来你运气并不好……”

    “有没有人去廉政公署告你浪费公款?钱sir!”吴孝祖脸色平静的用手擦了擦咖啡,“如果没人的话,介不介意我去廉署讲你浪费纳税人的钱呢?”

    “真以为拿廉署就吓到我?”

    “当然没有,只是怕你浪费纳税人的钱,你也知道,现在搵钱很难的——阿sir!”吴孝祖摊了摊手,满脸无辜。

    正当两人言辞交锋的时候,忽然传来敲门声。

    “不好意思,我是这位罗先生的律师。”门被打开,一名西装笔挺的男人走了进来,正好看到吴孝祖满身咖啡的狼狈样子,面色严肃地看向钱家豪。

    “长官,我现在保留吴生起诉你的权利,你未出示证据,不按警务流程把罗先生带回警署,同时审问期间出现侮辱行为,违反了警务条例,我的当事人有权起诉你。”

    “看来我的运气不算差。你说是吗,钱sir?”吴孝祖看了眼脸色阴沉的钱嘉伟,对律师问道,“我现在可以离开这里吗?”

    “当然,他们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扣留、提审,都属于违反香港的法治精神。如果在审讯过程中罗先生你觉得自己受到了任何不公正的对待,我可以帮你在24小时内起诉这位阿sir。”律师道。

    “不好意思钱sir,今晚看来我能回家过夜了。”吴孝祖站起身,手按在钱嘉伟肩膀上,附耳道,“忘了告诉你,我这辈子最讨厌别人给我做决定。”

    “还有俯视和别人讲话真的没礼貌,洒人家一身咖啡更加没礼貌。”

    说着,满是咖啡的手在钱嘉伟衣服上蹭了蹭,目光从始到终一直与钱嘉伟对视,双方都死盯对方,厉色闪烁。

    “对了钱sir,廉署电话多少?”

    “吴孝祖,你别太嚣张。”

    钱嘉伟眼中充斥阴毒寒意,“下次你不会这么好运。今我会一直盯死你。送你回祠堂!”

    吴孝祖掸了掸衣服,冷酷一哼,“忘了同你讲,下次喝咖啡不要喊我,我没时间。”

    ……

    吴孝祖跟着律师走出警局,有些好奇的看着身旁这位戴着金丝眼镜的律师疑惑问道,“请问先生怎么称呼?”

    “祖哥!这位是我之前在英国念书的表哥。他在律师楼工作。”苏黎耀迎了上来,先给吴孝祖解释一下,又连忙介绍,“这位是我大佬吴孝祖,祖哥!”

    “郑钟健,话我麦克就好了。”一副标准精英打扮的麦克深情冷淡。“我刚洗漱完,就接到了火锅店的电讯,称一位苏先生让他打电话给我,告诉我来警署领人。”

    “阿耀在付账的时候,给了伙计小费,把电话写在了账单上。”罗东抱着胳膊走了过来。

    “大佬,你别看我,还不是阿耀这家伙告诉我作假!人人都话我是奸人成,我才知道阿耀这家伙才最阴损!”肥成捂着头呲牙咧嘴痛哼:“告诉我进审讯室前撞一下,如果他们要是搞事,我就话他们严刑逼供殴打犯人。”

    “非法审讯,最高可以追究他法律责任,让他脱掉警服。”麦克道。

    吴孝祖惊喜的看了眼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苏黎耀,这家伙懂食脑。

    “看来钱sir真有麻烦了。”

    吴孝祖回头望向楼上的窗户,嘴角一翘,伸出手指做出手枪形状,连开三枪。

    差佬?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