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一声兄弟,一辈子皆手足
    1986年8月18日,风雨中放监。

    大雨滂沱,电闪雷鸣。

    吴孝祖举着一顶黑伞跨出关押了自己四年的大铁门。

    瓢泼大雨中,突然三道人影从对面计程车中手忙脚乱的冲下车,任凭雨水淋湿,全然不顾,个个激动大吼大叫的朝着吴孝祖奔来。

    “大佬!”

    “祖哥!”

    “祖…祖哥——”

    三个人激动的扑向吴孝祖,抱成一团。吴孝祖手中的雨伞也撇到一旁。

    目目相觑,兄弟四人哈哈一笑。

    “扑街!”

    吴孝祖拳头在三人胸口分别怼了一下,笑骂道:“三个混蛋,湿乎乎的就来抱我!还不赶紧上车!”说完率先顶着雨跑向计程车。

    “哇!大佬你好狡猾!”

    三人一愣,这才发现各自早就变成了落汤鸡,连忙追过去。

    “祖哥,包我帮你放后背箱。”

    “快上车,咱们先去做个马杀鸡,我同你讲,我知道钵兰街有一家店的马杀鸡会让你起飞——”

    “对对…对,上车,给祖……祖哥接…接风。”

    望着三个大男人喜极而泣,激动万分的模样,兄弟之情溢于言表。

    那一年,四人焚香插炉,口念洪门三十六誓,从此刀山火海不敢不从,金钱利益不改初衷。同患难,更能同富贵。

    一声兄弟,一辈子皆手足。

    我吴孝祖!

    我罗东!

    我李莉成!

    我苏黎耀!

    在此立誓——

    第一誓,自入洪门之后,尔父母即我之父母,尔兄弟姊妹即我之兄弟姊妹,尔妻……如有背誓,吾雷诛灭。

    今日结为异姓兄弟,皇天后土,当可证鉴。

    四个人肝胆相照。

    你能替我挡刀,我愿为你赴义。

    一个头磕地上,生死不弃。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男人的兄弟情,从来如此!

    ……

    铜锣湾,金玉满楼洗浴。

    桑拿浴池,水雾升腾,满身肥肉的肥仔成手里拎着葱绿的柚子叶,时不时在吴孝祖身上掸两下,口里神神叨叨念着去晦词。

    “漫天晦气全消除,大富大贵不忧愁,左路神仙保平安,右路佛爷护康健。”

    “保佑大佬肾要好,还能一夜七次郎。干的女人嗷嗷叫,大腿抽筋难下床!”

    “扑街——”

    吴孝祖瓤起一瓢水扬过去,笑骂:“你大佬我一夜十三次都没问题。”

    “那是那是,当年谁人不知祖哥你枪挑一条街,棍扫一大片,枪枪刺红,棍棍冒浆,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金枪不倒强腰翘-臀疯狂马达根本停不下来累的女孩腿抽筋无敌霸王是也!我不是怕你这四年一直单身,忘了怎么开炮嘛……”说着,肥成凑到吴孝祖背后,谄媚献笑:“大佬,要不要我帮你擦肥皂?”

    凸!

    吴孝祖直接送了个中指,赤-裸裸的从水池中站起身,不予回应。

    水花四溅,水珠顺着肌肉丝丝滑落。只见后背上盘着一条刺青大龙,麟片分明,双目如炬,威严狰狞,充满霸气。

    183cm的身高,肩宽腰窄,肌肉不夸张,却有刀削斧砍般的流线,公狗腰下臀-部紧绷,两条大长腿立在那如同两支标杆。

    吴孝祖拽了一条浴巾,顺势裹在腰间,遮住了“男人看了很悲伤,女人看了想被上”资本,朝着按摩房走去。

    “大佬,等下我……”肥成急忙喊道。

    他一出-水池,澡池中的水平面瞬间下降一大截。

    显然,这是一个,一人镇压住整间澡池子的男子,额,肥男子。

    ……

    啪啪啪!

    啪啪!

    啪啪啪啪!

    拍打声掺杂着轻哼,**拍打的声响格外响亮。

    按摩房内,一名按摩老师傅站在床边,熟络的手法按的吴孝祖舒筋活骨。

    澡堂子泡个热澡,然后找一个手法好的按摩师傅捏一捏敲一敲,从外爽到内,从脚底板爽到头皮发麻。

    敲完,罗东挥手让四个按摩的老师傅离开。

    “这边敲背师傅最正宗。”肥成笑着翻身拿了一包烟分给三人,“每次捏的我都欲-仙-欲死。就是每次捏完,夜里都憋不住要起夜。”

    “半夜起夜,纯属於肾不好,按摩不背这个锅!”罗东耿直补刀。

    “艹!你讲我肾不好?”

    肥成瞬时如一只被踩了尾巴炸毛的肥猫,红着脖子辩解:“我同你讲,老子外号金刚石!懂不懂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的意思?你可以讲我不够靓!说我肾不好,我打死都不认!”

    “硬的那叫肾结石!”罗东蔑视的看了肥成一眼,“多喝水,跳跳楼梯,没准结石能排出来。”

    凸凸!

    肥成用力的朝着罗东竖起中指。

    “哈哈,成成哥…我识不少男科医生,要要…要不要我介绍给你认识?”苏黎耀大笑着拍了拍自己瘦的明显的排骨胸口,两排肋骨根根明显,“保保……保证让你药到病除!生龙活虎!”

    “滚蛋!!老子用找医生?!”

    肥成脸色尴尬的胖手揉了揉裤裆,心有余悸。暗想着是不是回去真找几根狗鞭补一补。夜生活太丰富,营养明显跟不上。

    “哎呀,想想时间真快,忘了第一次来的是什么时间了,只记得第一次来是跟着邱哥一起。”肥成连忙转移这个关于自己肾结石和肾虚的话题。

    “76年。”罗东笃定道。

    “哇,这样一讲,十年咯?”肥成惊讶的瞪圆眼珠,不敢相信已经有这么长时间。

    “十年,邱哥。”

    吴孝祖吐出一个烟圈,看向苏黎耀,问道:“大嫂她们现在点样?”

    “当……当年祖哥你安排邱嫂和孩子远赴澳洲,这些年过年过节,我都会写信问候,大嫂她她…她们过得很安逸。邱嫂和孩子在那边算得上生活无忧。”苏黎耀扶了扶眼镜认真回答。

    吴孝祖点点头。

    当年事发突然,事态惨烈,大佬邱哥被仇家陷害。自己急忙安排大佬家人移民澳洲。大佬的遗产不少,自己又把多年傍身的浮财一并交给了她们在澳洲置业。一晃也四年了。

    邱哥就是吴孝祖的大佬,江湖人称“大头邱”。

    ……

    铜锣湾一间潮汕火锅店。

    热气腾腾的火锅,牛脊骨熬成的老汤不断翻滚冒泡,浑白色汤底搭配着简单的葱姜蒜,香气扑鼻,口舌生津。

    门外雨水滂沱,屋内热火朝天。

    潮-汕火锅讲究的就是现宰现卖。

    牛肉切的薄如蝉翼,贴在碟子里竖起来绝不掉落。放在滚烫的汤锅中绝不超三秒,放蘸料碗里蘸一蘸,嫩滑香美,顶级享受。

    火锅世界里,蘸料绝对是点睛之笔,川锅讲究油碟干粉,帝都铜锅是麻酱韭菜花,潮-汕火锅独树一帜,沙茶酱混合着辣椒油,鲜味逼人,口味浓郁。

    “风大雨大,食火锅最赞。”肥成夹着涮肉,烫着嘴哈着气,吃的满头淌汗。

    “祖哥,我敬你。”

    罗东赤膊上身,黝-黑的肌肉染上一层细密汗珠,背后纹着半眯着丹凤眼的威武关公,栩栩如生,望之生畏。俗话讲:睁眼关公披在身,杀人不眨眼。

    “呼…”

    一杯竹叶青灌下喉咙,顿时一股热流从胃窜到全身。全身赛似火炉,火热微红,吴孝祖舒爽的用双手反抹了一把寸头,低喊一声爽。

    “四年了,终于盼回大佬你。”

    罗东倒满酒杯,端起停在半空,脸色严峻道:“当年祖哥你把事情一并扛下,现在是时候收利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