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五章 审讯
    云零摸了摸鼻子,这么说起来的确是很变态啊。在菩提学院还是学生的时候,他们兄弟俩就是无人能及,出来后更是直接达到这种整个主界无数人穷尽一生都无法达到的巅峰层次,而且前后也就一年多的时间而已。

    整个主界,只怕是再也的找不出如他们这般恐怖的人了。

    这一切说起来也是际遇,要不是为了救小空间进入总院的话,云零不会去炎境遇到烬炎得到兽魔之火的传承,现在不知道还是什么弱鸡实力!云空也是,离开总院之后要不是那一次圣魔军团的逼迫,云零也不会在最后时刻选择同归于尽使用那空间裂缝,碰巧迫使冰魔晶魄觉醒了。

    这一切,说起来都是因祸得福啊。

    回想起这几年来的经历,再看如今该救的人也救了,和龙族的矛盾也都解决了,云零一时间内心也是忍不住的有些感慨。

    “你还要回菩提总院去么?当初院长可是明摆着故意的放你们走的,现在没事了,不回去说声谢谢?”

    随即龙香儿伸了伸手,两人对坐在水晶珊瑚桌子前聊起来。

    虽然现在云零和云空的实力已经是达到那种就算是整个菩提学院都无人能及的地步,现在那小小的学院对他们来说已经是没有任何作用了,但是当初菩提学院的院长可是明摆着的帮了云零和云空一把的,这是一份恩情。

    “有机会的话,是要去跟菩提院长见个面。”云零轻轻的一笑,当初菩提无虽然没有出手帮他们,但是所作所为明显的是站在他们这边的。要不是他的话,自己和小空只怕早就死在菩提寒手上了。

    “龙老板现在一段神尊境,总院对于你应该还是很有帮助的吧?”随即云零问道。

    龙香儿现在的实力依然是一段神尊境,这种实力虽然很强大了,但是在菩提总院修炼的话,好处还是有很多的。

    更何况那种青春学子的氛围,其实对于年轻人的修炼来说是很有侵染力的。

    “现在都没事了,当然要回去!因为你们兄弟俩,菩提学院一次性损失了那么多优秀学生,我可不能再让总院长难过了。”龙香儿嘟了嘟嘴回道。

    因为云零进入总院的原因,带走了云空,带走了妖炎,然后云空又带走了青涟,总院的损失可谓是大得离谱,所以龙香儿得回去补一补总院的空缺。

    云零苦笑一声,要不是因为被逼无奈的话,他其实也挺愿意在菩提学院好好做个普通学生的。

    “谢了!”

    随即云零双眼落在龙香儿俏脸上,龙香儿之所以离开总院,就是因为自己,就算是再傻也知道龙香儿在想什么又为了自己做了什么的。

    “有什么好谢的,我……根本就没帮了你什么。”龙香儿似笑非笑的撇了撇嘴唇。自己虽然不顾一切的跑出了总院,但是始终没有真的给云零带来什么帮助。

    不过云零依然是在内心感谢她,不管怎么样,这是她的心意。

    两人又是对视起来,目光之中,都是有些莫名的神色。

    龙香儿并没有实说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云零也没有故意的去提,但是两人却都是心知肚明。

    龙香儿眼眸之中微微露出些许复杂,云零的眼神,还是那么能够侵入自己心灵,但从来都只是自己一厢情愿而已。

    “我……得先走了,以后可以随时联系,总院我也会去一趟的。”

    云零率先移开了视线,然后干干的说了一句。说话间就是站起身来,他知道龙香儿的心思,但也正因为知道,所以不能让她继续的陷下去。

    “有机会……再见吧!”

    说了一声之后,云零就是转过身去,打算离开这里。

    龙香儿也没有挽留,只是在云零转身的那一刻她问了一句:“能告诉我,她的名字么?”

    南神宫宫主,无论是外貌还是实力还是身份,都是那么的优秀,这样的女人跟云零在一起,她没有什么意见,她会在内心默默祝福的。

    “南神……心儿!”

    云零微微回头留了一句,然后轻轻一笑,不再迟疑纵身一跃飞出了这龙宫。

    “南神……心儿…和人长得一样漂亮呢!”原地,龙香儿仰头看着云零离去的声身影,微微一笑,默默的念道。

    直到云零的身影彻彻底底消失在蔚蓝色的海水之中后,她才缓缓的收回了目光,俏脸上微微带着一些忧郁,轻轻靠在桌面上,侧脸贴着冰凉的水晶,一个人静静的发呆起来…

    在龙宫的一处水晶高堡顶端,两道身影静静的看着珊瑚庄园中的龙香儿,其中一身龙袍的龙镜微微的摇了摇头,苦涩的笑道:“这孩子,也该长大了!”

    作为一个父亲,看着自己的女儿变成这样时,内心的感觉该怎么说呢,有点失落但又无能为力,男女之情,是成长路线上第一道真正的鸿沟啊。

    “其实我觉得香儿丫头要是加把劲的话,看上去也不是没有机会吧?”龙革怪笑着说道。

    对于龙革这话龙镜也是微微惊了一下,然后奇怪的目光看朝龙革。两个老男人都是无奈的摇着头,表情微微苦涩。

    以香儿这种龙族公主高傲的性格,怎么可能明知道云零已经有别人了她还凑上去?更何况就算凑上去,云零接受她的可能性又有多少?或者说真的有么?

    ……

    云零离开龙潭之后,便是径直撕裂空间回了南神宫。

    刚一回来,自然就是免不了心儿的一番审讯。

    直接是将云零拦在南神宫入口那古老石台上,云零刚一进来,就是看到心儿肩上带着小幽,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

    “你……要出去?”看到心儿那眼神,云零就是莫名其妙的心头微微发虚,瞎扯道。

    听到云零这明显不过脑的话,心儿顿时白了她一眼,“出去干什么?看你和人家龙族公主约会?”

    “呃……”云零顿时嘴角一抽,她怎么知道自己是因为龙香儿才留在龙族的?

    “青涟都跟我说了,我就觉得那公主看你的目光都不一样!哼!”心儿轻哼一声,云零在说他这些年来的经历时,都没有提到龙香儿,甚至一个女人都没有提到,她其实从一开始就觉得奇怪的。

    “……”云零顿时无言以对,倒是把青涟给忘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跟心儿说的。

    “她……只是我朋友,在总院的时候帮了我一些忙,所以随便见个面!”随即云零干笑道。

    “朋友?肯为了你离开总院,肯为了你不顾自己身份的朋友?女的朋友?”心儿狠狠的盯着云零,吐了一句,“沾花惹草!”

    “我去!”云零轻轻拍了拍额头,什么沾花惹草,虽然别人对自己有点儿意思,但那也不是自己的意思啊,他是完全没有干什么沾花惹草的事的。

    “还有罗溪,你也没跟我提起过,甚至那个北夏璃你都没跟我说!”心儿严肃着俏脸,她是越来越觉得云零有很多事瞒着自己了。

    看着心儿这般小孩子的模样,云零也是一阵无奈,随即上前两步,有些溺爱的捏了捏她的脸蛋,柔声道:“就连琳芸都和我这么清白,你还怀疑我啊?”

    琳芸这样尤物般的大美人摆在眼前,要是云零有什么多余的想法的话,早就下手了,而且可以百分百成功,但是云零没有这么做就是因为他心里装着的是心儿,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明么?

    并不是他不想说自己和多余异性之间发生的事,云零其实只是简单的不想让心儿有多余的想法,她只需要知道自己心里装着只有她一个人就行了。

    “我没有怀疑你,只是你不能……瞒着我。”心儿嘟了嘟嘴,她其实是相信云零的,就算是云零和别的女人有什么来往她也是相信云零的,但是这也不是云零什么都不跟她说的理由。

    云零轻轻一笑,然后拉起心儿小手,“如果你实在是想知道的话,我也可以把和她们之间的事全部告诉你!”

    看着云零那诚恳的眼神,心儿迟疑了一下,然后心一软,声音就是变得温柔起来,“我只是……不喜欢你和别的女人有什么不该有的…”

    看着心儿那小模样,云零缓缓伸出手将她揽入怀中。她虽然贵为南神宫宫主,但说到底也只是个小女人,有这些心思也是很正常的。

    “我给你准备了一些丹药,服下后去灵火深渊调养一下吧!”

    在云零怀中,看着云零还有些苍白的脸,心儿也不再多问,轻轻的给云零整理了一下衣领,像个小媳妇一般的柔声说道。

    云零脸上露出了一些幸福的神色,有种家的感觉。随即两人便是拉着手,朝着南神宫中飞了下去。

    又是一些灵丹妙药入体,再加上灵火深渊特殊的天地灵力的调养,云零的伤势,在几天的时间里就是恢复得差不多了。

    于此同时,母环守护团团长给白酒准备的材料也收集齐了,是时候该去恢复他修为了。

    白酒现在是废体,废体按照常理来说是无药可救,但事无绝对,通过一些特殊的途径,还是有可能恢复的,甚至能够直接让得白酒恢复当初全盛时期的实力,只不过得付出很大的代价,甚至极有可能会以失败告终。主战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