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五章 争取到时间
    这一切说起来长,但完完全全是一瞬间的事,龙噬居然被破,龙镜也是大吃一惊!

    看着瞬间穿透金龙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云空,龙镜眉头一皱,连忙双臂挡在胸前,浩瀚金光倾泻而出。

    云空浑身皮肤犹如冰蓝色宝石,散发着晶莹又恐怖的冰蓝色寒光!他双拳在前,整个人以炮弹般的架势撞上龙镜。

    咚!

    一声惊天巨响,冰蓝色冲击比以肉眼可见的架势爆发而开!下一刻所有人都是看到,龙镜的身形,竟然是在云空在这一撞之下,倒射而出。

    嗡嗡……

    冰蓝色与金色冲击波朝着四面八方弥漫而开,方圆数十万丈空间都是发出阵阵颤栗,难以想象,这一招要是在外面的话,会波及到多少无辜的人。

    “噗!”

    冲击波中间,将龙镜撞飞出去之后,云空立在原地,一口鲜血忍不住喷出来,身上寒光阵阵收敛,恢复原样。此时他脸色惨白,接近昏迷!但他还是强任何身体传来的反应,死死的撑在原地。

    “空哥!!!”

    外面,青涟看着云空这般样子,眼角的泪水终究还是没能忍住的落了下来。她现在就想进去扶着云空,但是却办不到。那冲击波还在扩散,这种时候任何人都不可能靠上去。

    “父皇!”

    龙羽和龙香儿等龙族的人脸上此时也是挂起了担忧,云空这小子居然能够直接承受住龙噬的力量,还反过来给了他们族长一击重击?虽然龙香儿和龙羽一定程度是上希望云空能够坚持一炷香时间的,但是他们当然也不想看到自己父皇受伤。

    嗡嗡嗡……

    冲击波疯狂的席卷而开,让得那片空间发出阵阵剧烈颤动。

    “不好!”

    外面,龙革突然脸色一变,连忙气息尽数翻涌而出,在这高空之上凝聚出一道无限宽广的金色光壁。黑崖见状也是明白过来,连忙一同出手,龙羽等神尊境巅峰的人也都是一并气息翻涌,灌溉在这光壁之上。

    转眼间,一道耀眼的光壁就是出现在上空,光壁下方笼罩着不知道多么宽广的大地,上方则是空阔的天空,同时也是龙镜和云空战斗的那片空间所处的位置。

    嗡嗡嗡……

    就在光壁形成之后,上面那空间突然又是一阵剧烈颤动,终于是没能坚持住,整个的破碎开来。

    顿时,云空和龙镜的战斗产生的冲击波,就是尽数的释放了出来。

    轰……

    冰蓝色寒光和金光朝着两个方向疯狂弥漫而开,整个望不见边际的天空,在此刻都是变了模样,一半是金,一半是蓝!

    下方,修罗圣都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仰头看着这壮阔的一幕,顿觉在这强大的冲击波之下,自己是多么的渺小,还好有着那金色光壁将这冲击波挡在的天空之上,否则只怕整个修罗圣都连同周围数十万丈范围的一切,都将荡然无存。

    这是真正的毁天灭地。

    极神境,恐怖如此!主界顶级强者,恐怖如此。

    这冲击波一直持续了数十秒的时间才一点点的消散,天空慢慢的恢复平静,龙革等人这才缓缓将光壁收了回去!还好这冲击波在空间之中的时候已经消耗了不少,不然以他们的实力,就算联起手来也未必挡得住。

    呼呼……

    由于刚才冲击波的原因,天空之中还是有着阵阵劲风弥漫着。

    所有人的视线,都是看着那空间破碎之后出现的云空和龙镜。

    此时的云空,立在半空中,死死的咬着牙关,嘴里鲜血还是不停的往外冒!明显是受到了巨大的创伤。

    “空哥!”见云空出来,青涟就是连忙飞上去将他扶住,看着云空这般模样,她说不出的心疼。

    再看龙镜,立在云空对面不远处,此时他脸色竟然是有些苍白,嘴角挂起了一丝淡淡的血迹!很明显刚才云空的那一击,也给他带来了一些伤害。

    “父皇!”

    见自己老爹受伤,龙羽和龙香儿都是连忙飞了上去!龙镜挥了挥手,他们才是停了下来。

    “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受伤的感觉了!”龙镜缓缓的抬起目光,视线落在对面云空身上。

    如此年龄能够和他拼到这个地步,整个主界绝无仅有。

    “咳……拼也是伤,不拼也是伤!若有伤到龙镜族长贵体了,我在这里说声抱歉。”云空又是一口鲜血咳出来,强忍着就要昏下去的意识回道。

    刚才他再怎么样都得接下龙镜的龙噬,所以云空选择使用那自己虽然修炼了但从来没有使用过的战技,正面和龙镜拼了一招。

    “哈哈哈哈哈!”

    云空此话一出,龙镜顿时扬天大笑。这小子倒是有趣,明明自己受了这般重伤,还说道歉这种话。

    “好!这半年的时间,我给你们!半年之后,不管你们再有任何理由,我龙族也决不放过你们。”随即龙镜大吼一声,大手一挥,“走!”

    虽然一炷香时间还没到,但是就凭云空这种表现,这半年的时间他决定给他们兄弟俩。

    “多谢龙族长!”云空连忙冲着龙镜抱了抱拳。还好,这半年时间争取到了。

    没有再多说,龙镜最后看了一眼云空之后,手掌一挥,周围空间发出阵阵扭曲,龙族所有人都是淹没在扭曲之中,缓缓消失而去。

    在离去的那一刻,龙香儿也是朝着云空使了个奇怪的眼神!

    转眼间,龙族的众多高手在龙族族长的带领之下消失在空中,天空恢复了平静。

    想着刚才龙香儿那眼神,云空也是一笑,她应该是要自己给云零传达些什么消息吧?

    “噗!”

    龙镜等人离去,放松神经之后,云空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一抹疲倦涌上大脑,终于,他没能忍住,昏了过去。

    “空哥!”

    “小空!”

    “快,准备最好的疗伤丹药!”

    青涟和白酒等人都是连忙扶着云空身形落下,立马准备最好的疗伤药给他治疗。

    ……

    一天时间过去,房间之中,云空朦胧的睁开双眼,入眼处就是青涟那张俏脸,以及她那双哭红的眼。边上则是白酒和黑崖,见云空醒来,他们也都是松了一口气。

    “好像没昏迷多少时间啊,看来是受伤习惯了。”云空苦笑一声。

    “你还说!”青涟连忙扶着云空靠着床头,最不能看到云空受伤的,莫过于她了。

    看着青涟那有些愤怒又有些心疼的表情,云空顿时感觉身体都是恢复了几分,溺爱的捏了一下她的脸蛋。

    “那圣冰破你是从哪儿学来的?那可是冰魔的战技!”白酒将一些疗伤灵液递到云空面前,然后问道。

    “从小就在收集冰魔的信息,几年前得到一些残片,就将这战技补了出来!”云空接过疗伤药一口喝下,然后苦笑一声说道。

    这战技还真是不简单啊,云空敢说当时要不是龙镜的龙噬抵挡了圣冰破大部分力量的话,这一招要是完完全全打在龙镜身上,那吐血昏迷的人只怕就得是龙镜了。

    “当年冰魔凭借这一招,可是灭了主界不少强者,我和你爹娘联合众多强者,才勉强和他一战!”白酒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当年的母环之战,又是在脑海中飘过。

    云空只是淡淡的一笑,自己学这战技,可不是用来杀人的,就算是杀人,也只杀该杀的人!经过这几个月的时间,他已经完全的消化了晶魄觉醒给自己带来的影响。

    “既然龙族已经答应给你们半年时间,那这半年时间你们也就不用躲躲藏藏的了!而且小零使用驭龙神诀也不用再遮遮掩掩,这倒是好事。”黑崖轻轻拍了拍云空肩膀,这半年时间,多亏了云空才争取到的啊。

    云空苦涩一笑,当和龙镜这一战之后,龙族到底有多强大他已经是可以想象了,凭自己的话,真的不可能和龙族对抗。现在,就等着云零出来之后看他能达到什么境界了!

    ……

    接下来的时间里,云空等人就是守候在炎境外面,等待着云零出关。

    炎境的滔天血红大火一直疯狂的燃烧着,似乎永远都不打算熄灭,四个月的时间,缓缓燃烧而去。

    这一天,那炎境最深处的古老圆台之上,终于传来了异样的动静。

    云空以及黑崖等人正在炎境中四处游走着,因为闲着没事,所以打算收集收集一些炎境中衍生出来的特殊火种,这些火种拿出去,那可是足够让得无数高阶炼丹师和锻造师为之疯狂的,

    轰!

    突然,就在云空等人搜寻火种之时,那炎境最深处,突然一道千丈粗的黑色火柱冲天而起,伴随着的,还有一股强大到让得整片天地都发出颤抖的浩瀚气息。

    “神之巅峰,极神之气!”

    感受着那黑色火柱之中爆发出来的磅礴气息,白酒惊叹一声。因为有黑崖等人保护的原因,他也是进入了这危险的炎境。

    “成功了么?”

    云空等人也是面色激动起来,连忙纵身一跃,朝着中间那古老石台飞去。

    转眼就是来到那石台之处,只见那千丈宽大的石台之上,此时已经被滔天黑火覆盖,火柱从石台之上冲天而起,在这恐怖的黑火之下,天地都是为之变色,这样一幕,看上去甚是壮观!主战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