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八章 逼
    铛!

    一声金属相撞的脆响,那男子顿时眉头一皱,抬起头就是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容。

    “李钺,你还活着?”

    当即男子就是大惊,握着手中的刀连忙退后。后面剩下的人看到那出手的人时也都是惊了一下,连忙拔出手中的刀。

    只见此时,一名身穿麻布衣的中年男子手中握着一柄细长的剑,挡在李峂身前!这中年男子长着一头蓬松的长发,一张布满胡渣的面孔,让得他看上去有着几分沧桑。

    “要动少宗主,先从我剑下过去!”

    李钺手中长剑一挥,顿时就是一阵剑气在这山洞口呼啸而开,让得那几个战武宗的人都是忌惮的退后了一些距离。

    李钺,虽然和李峂没有多少血缘关系,只是因为在战武宗长大所以姓李!但是他在战武宗却是有着很大的名声和地位,右使麾下第一战将!

    数个月前,左使不是已经派人杀了他的么?怎么现在会出现在这里?这几个战武宗的人都是心生疑惑,

    看到突然出现的李钺,李峂和沐佳倩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是既然出手救他们的话,那一定是他们师父派来的了。就是不知道,那个躺在石台上的又是什么人了。

    “李钺,虽然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手段活下来的,但是今天谁也救不了这个余孽!”对面,那几个男子冷哼一声,然后取出一块玉片朝着高空一扔。

    哗!

    顿时就是看到一个大大的金色“左”字在空中形成,那是左使麾下的人专用的信号。

    “哈哈哈!左使将成为战武宗新任的宗主,李家的人会死,右使麾下的你们也会死!”那几个男子都是大笑,似乎已经看到战武宗的未来了。

    唰唰唰!

    就在这时,又是几道人影从远方飞了过来,这些人刚才都是在这紫仙岛上寻找着李峂的,在看到信号弹时就赶了过来。

    加上之前的这几位,现在一共有着大约十人,带头的,是一名披着深蓝色披风的中年男子,一头黑发紧紧束在头上,玉簪穿过,看上去倒是有模有样的。

    “李钺?”

    当他看到在场的李钺时,也是微微惊讶,“没想到掉入阎罗涧你都没死?”

    这披着披风的男子名为龚楫,战武宗左使麾下第一人,在战武宗与李钺齐名。数个月前,就是他带着几位高手刺杀李钺的,只是没想到被逼下那阎罗涧李钺都没死。

    李钺此时也是脸色沉重起来,没想到是龚楫亲自来找战武戒,这下麻烦了。

    “也好,这一次,我会亲眼看着你脑袋和身体分开!”冷冷的一笑,龚楫拔出腰间那柄整体深蓝的刀。

    “拿下他们!”

    一声令下之后,龚楫就是朝着李钺爆射而上,几个人和他一起对付李钺,剩下的则是找机会对李峂动手。

    “躲起来!”李钺朝着李峂吼了一声之后,握着手中的剑冲上去,顿时战斗就是在这山洞中展开。

    李钺和龚楫都是有着九层天玄境的实力,为了不波及李峂,李钺活生生一个人将龚楫等人抵出了山洞,在这奇峰边缘苦战起来。

    然而,李钺全盛时期都只能和龚楫平起平坐,几个月前受的伤又还没恢复,再加上龚楫带着的几个帮手,李钺当然是不敌!明显处于下风。

    但是想到自己现在还是李峂唯一的保护盾,李钺就是倾尽全力的抵挡着龚楫等人。

    不过实力就摆在面前,在绝对实力面前,意志是没有用的。不一会儿,就是几个人绕过了李钺,朝着下方的李峂飞去。

    见李峂有危险,李钺就是脸色一变,然而他一分心,就是被龚楫一刀从腰间划过,鲜血直流出来。

    “这种时候还能分心?能顾好自己再说吧!”龚楫冷哼一声,继续进攻。

    李钺越发处于劣势,身上的伤是越来越多。

    虽然凭借他强悍的进攻也是解决了对面几个人,但是龚楫却是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这样下去,一定是败!

    下方,两人飞下来就是锁定了李峂,再次爆射上去,这一次,没有任何帮手的李峂,一番反抗无用之后,就是落在了他们手上。

    上方李钺见李峂被抓,顿时更是顾不得自己,被龚楫又是一刀砍在背上之后,终于是没了多少力气的栽落下来,狠狠砸在洞口。

    铛!

    龚楫的刀,插在李钺脑袋旁边,“就让你亲眼看着李家最后的血脉消失在世上吧!”

    言罢龚楫就是一步步走上去,直接提着李峂两只脚将他倒挂着。

    然而,当龚楫抬起李峂的手腕时,却是没有看到那枚他们要找的戒指。

    当即龚楫就是眉头一皱,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给我搜!”目光在这洞厅中扫过,龚楫大吼道。

    仅剩下的几人就是在洞厅中一阵翻寻起来,沐佳倩此时已经是被吓得脸色苍白了,但是看着李峂那眼神,她还是强忍着内心的恐慌,在没有任何人注意到的情况下,悄悄将刚才李峂给的战武戒顺着自己裤脚滑落在脚下,然后小脚微微搓动,将战武戒埋在了自己脚下的灰土之中。

    几人在山洞中乱翻,每一个小洞厅都没有放过,一把将石台上昏睡的云零掀开,还在云零身上摸索了几下,然而还是什么都没有。只不过没人注意到,被掀翻在地上的云零,手指突然间的动了动。

    一番搜索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了沐佳倩身上,只剩下她了。

    “你们真以为战武戒在我这里么?愚蠢,我师父会将这种重要的东西交给我?”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是落在了沐佳倩身上时,李峂顿时就是连忙吼道,故意引开注意力。

    “哦?那你一定知道你师父把它放在什么地方了吧?告诉我,否则我现在就让你下地狱!”龚楫提着李峂脚腕的手用力了几分。

    “休想!”李峂眼神坚定,没有丝毫惧怕。

    看着李峂那如同以前战武宗宗主那般坚定不移的眼神,龚楫眉头微皱,知道逼问他不会有什么结果。于是朝着沐佳倩点了点头,周围几个人就是朝着沐佳倩走上去。

    “呵呵!右使想得倒是周到,还安排了这么个小丫头陪着这小子!啧啧啧,这美人胚子要是带回去养个几年,那吃起来一定很有味道。”

    几人脸上都是带着阴邪的笑容,如同几头恶狼一般一步步朝着沐佳倩逼近。

    沐佳倩顿时被他们这话吓得小脸更是难看了几分,不停的往后退。退到石台边时,连忙握紧立在身旁的黑骨龙枪,枪尖指着面前几个人,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我身上没有戒指,戒指被师父藏起来了!”

    后方,龚楫听到这话后摆了摆手,那几人这才停了下来。毕竟沐佳倩还是太嫩了,这话说出来,龚楫就能够猜测到她知道戒指在哪儿。

    “只要你告诉我你师父把戒指放在哪儿了,我就饶过你们!否则……”龚楫双手分别提着李峂两只脚,面容阴冷的道:“……我现在就把他撕成两瓣!”

    言罢两只手就是用力,真要把李峂扯掉的架势。

    巨痛已经是让得李峂大汗淋漓,但他还是强忍着没有叫出来,避免沐佳倩会忍不住交出戒指。

    沐佳倩看着这一幕,完全不知所措了,她怎么可能看着李峂这样惨死?但是交出戒指的话,战武宗就真的不再是李家的了。

    握着黑色长枪的小手由于用力已经是泛白,沐佳倩此时是完全的没辙了。

    “不肯说么?”

    察觉到沐佳倩的挣扎,龚楫则是可以直接断定她一定知道战武戒在哪儿,当即两手就是用力的朝着两边拉。

    “啊!!!”

    李峂终于是没能忍住身体带来的巨痛,那种肌肉韧带似乎要被蛮力撕开的痛,让得他忍不住的大叫而出。

    李峂的惨叫声,如同匕首一般,深深插进沐佳倩心上!看着一脸痛苦的李峂,她实在是不忍心看下去了。

    “你考虑的时间并不多!”龚楫两只手越发朝着两边扯,让得李峂又是发出了一阵痛苦的惨叫。

    这一切后方的李钺看在眼里,却是什么都做不了,现在他根本没有出手的力气了。

    看着真要被撕成两瓣的李峂,沐佳倩终究还是忍不下去了,一咬牙,她打算乖乖交出戒指!

    不过就在这时,突然背后一只手伸上来,抓住了她手中的黑骨龙枪。

    微微一愣,沐佳倩回过头来,就是看到云零那张疲倦的脸。

    云零此时脸色有些泛白,似乎能够醒来已经很吃力了!握着沐佳倩手中的黑骨龙枪,云零双眼猛然一凝,火红气息从体内翻滚而出,夺过沐佳倩手上的枪就是朝着对面龚楫爆射而去!

    唰!

    只一瞬间,一道红光带着滚烫的气息划过,龚楫就是感觉到一只手臂上突然传来了剧痛,目光看去,自己的一条手臂已经是整个的和自己的身体分离。

    就在龚楫一脸惊骇的时候,还来不及惨叫,云零的身形又是出现在他身后,一柄黑色长枪带着尊天境的力量猛然砸在他背后。

    “噗!”

    顿时龚楫就是一口鲜血夹带着破碎的内脏喷出来,整个人无力的扑在了地上。

    做完这些之后,云零似乎也是耗尽了全部的力气,再次昏倒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