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章 事发
    寒冰深渊之中,云零俯视着下方!禁咒到底是什么东西,解开一半又是什么意思?这曾烩和菩提寒到底是什么关系?

    “禁咒相当于一种封印力量的秘术,一般情况下只能由施加者来解开,这个曾烩,只怕根本不是普通学生!”阎沧的声音说道。

    云零眉头紧皱的盯着曾烩和菩提寒,解开一半也就是说释放出一半的力量了?这个曾烩本身就是三段神尊境中期,要是再释放一些力量出来,会达到什么地步?

    嗡!

    下方,菩提寒的寒冰之气进入曾烩体内之后,就是一定程度的将自己当初施加的禁咒解开!而随着禁咒的解开,曾烩的力量,就是在疯狂暴涨着。

    变强的滋味让得曾烩忍不住摊开的双手,享受着自己那被封印了许久的力量。

    没多久,菩提寒便是手掌一挥停了下来。

    “干什么?说好的解开一半!”见菩提寒停下,曾烩顿时眉头一皱,因为根本没到一半。

    “六段神尊境,还不够杀一个四段神尊境的人不成?只要你杀了他,我就给你解除剩下的禁咒!”菩提寒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曾烩顿时拳头一握,但是迟疑了一会儿,他还是忍住了。

    “菩提寒,这些年来我给你办的事已经够多了,这是最后一次,到时候你若是反悔,休怪我鱼死网破!”随即曾烩也只有冷哼一声。不到一半就不到一半吧,能够解决云零便是。

    “我自然说到做到!”菩提寒只是淡淡回了一句。

    就在这时,菩提寒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起来。

    “他怎么来了?”嘴角嘀咕了一句,菩提寒顿时目光就是变得警惕起来,在这周围不停的扫视着。

    因为他感觉到,云空的气息正朝着自己这里靠近!自己刚修炼结束,云空是不可能感觉到自己的气息才对,怎么会径直朝着这个方向飞来?除非是有人告诉他的。

    目光陡然转向曾烩,这个地方只有曾烩一个人知道,难道是他?

    不过菩提寒很快的就是反应过来,如果曾烩要卖他的话,没必要告诉云空,直接告诉总院高层就是了。

    如果不是曾烩的话,那就意味着这儿还有人,有人刚刚联系了云空。

    “什么人?给我出来!”

    扯开喉咙,菩提寒的声音带着强大的气浪震慑而开。顿时整个深渊都是不停的颤抖起来。

    “有人?”见菩提寒突然这样,曾烩也是眉头微皱,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连菩提寒都感觉不到存在的人?总院有几个人具备这样的实力?

    高空石壁之上,云零一动不动的定在那里!此时也是有些心跳加速起来,这一次自己已经是格外小心了,难道还是被发现了?

    菩提寒似乎已经知道这里有外人,但是还不知道确切的位置,所以云零只有继续死死的待在那角落里!

    “阁下还是不肯出来么?”

    下方,菩提寒脸色异常的冰冷一来,只见他缓缓抬起手掌,一股蓝色寒冰之气顿时释放而出!

    嘭!唰!

    突然他手心一合!顿时一阵蓝色寒气涟漪就是朝着四面八方弥漫而开,这恐怖的寒气所经之处,都是又加上了一层寒冰。

    唰!

    寒气从下方轰然吹上来,云零顿时感觉整个身体都是被冰封了一般,气血都是在被一点点的冰冻着!但是,尽管皮肤已经是被冰冻,云零还是不敢动,也不敢调动气息来抵御这寒气,不然会被菩提寒发现。

    现在被发现,绝对是难逃一死。

    唰!

    就在这时,又是一阵寒气刮上来,菩提寒的目的,似乎就是要将云零逼出来。

    “该死!”云零紧咬牙关,这寒气太过恐怖,自己现在已经承受不住了。

    “小子,继续下去,你会死的!”这时,阎沧的声音响起:“我拖住他,你抓紧机会走吧!”

    “可是前辈你……”云零却是眉头紧皱,现在的阎沧,根本不可能是菩提寒的对手。

    “记住,离开这里之后,立刻想办法联系总院长,那样你就安全了,将这里的一切告诉总院长,揭穿菩提寒,给我伸冤!”阎沧决绝的声音说道。

    “这……”云零依然是不想这么做,现在阎沧要是出来,肯定会死在菩提寒的手上。

    “别忘了,修罗道中还有我最后一道残魂,只要所有的事都真相大白,总院长自然会将我释放,到时候我依然能够重新复活!”阎沧自然是明白云零在想什么,于是安慰道。

    “走吧!再不走,你也得死!菩提寒是不可能让这里的事传出去的。”阎沧淡淡的说道。

    心中虽然很不愿意这么做,但是事到如今也别无选择,迟疑了片刻之后,云零终于是缓缓的张开了嘴!

    “前辈放心,我定会帮你洗清所有冤屈!”

    在张开嘴放出魂气丹的同时,云零心神一动,将阎沧的肉身也是拿了出来。

    唰!

    突然一道人影从那石壁中飞了出来,当看到那人影时,菩提寒却是陡然惊了一下,因为那张脸,是自己脑海深处的一个人,总院前任武侍军大主教,阎沧。

    云零嘴中,阎沧的灵魂力量飘出来,然后朝着那躯体灌溉而去!

    “菩提寒,多年未见,你还是做着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啊!”

    随着阎沧灵魂和肉身的融合,他便是睁开了双眼,与此同时,阎沧现在仅有的八段神尊境的力量,完全的释放而出。

    “是你?”菩提寒的脸色在此时变得有些扭曲起来,他清楚的记得,阎沧当初被总院长封印在修罗道了,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自己居然一直没感应到阎沧的出现!他是什么时候回到总院的?

    唰!

    就在菩提寒震惊又疑惑的时候,石壁之中,云零的身形猛然飞出,朝着深渊外飞了上去。

    迟钝了一秒,菩提寒才是反应过来!

    “原来如此!”当看到飞出去的云零时,菩提寒似乎在这一刻清楚了所有的事,阎沧一直隐藏在那让人看不清底细的云零体内。

    “还真是……冤家路窄啊!”看着云零飞了出去,菩提寒猛然反应过来自己在这里利用学生修炼的事,顿时就是脸色一冷,纵身一跃打算追出去杀了云零。

    轰!

    但是就在菩提寒刚动身的时候,阎沧却是一道幽绿色的掌印从高空打了下来,这一掌,带着八段神尊境的全部力量。

    眉头一挑,菩提寒连忙气息翻涌,正面挡下这一掌!

    嘭!

    幽绿色以及蓝色的气息在这深渊之中相撞,顿时间一声爆炸,整个深渊都是在剧烈颤抖并不断的垮塌着。

    也就是在这一刻,阎沧的气息,让得整个总院的所有人,都是感应到了…

    总院,四大殿,四位殿主和一些导师都是飞了出来,目光看向远方。

    虚天塔最顶层,现在的武侍军大主教雷宏、副主教以及一些高阶武侍军也是脸色一变!都是停下了手上的事。

    虚天塔往下,菩提狱,在那牢狱的最深处,第九层!一间暗无天日的牢狱之中,一道苍老的身影身上锁满了漆黑的锁链!就在这时,他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猛然仰起头来,突然的动作让得他身上的无数漆黑锁链都是发出了哗啦哗啦的声音!

    “咦?老家伙,你怎么了?”

    在这苍老身影面前的牢狱铁门处,一名七八岁的小女孩察觉到了他的动静?当即就是赶紧转过身来,小脸有些激动的问道:“你是不是终于想逃出这里了?来呀来呀,我们联手说不定能打破你身上的链子呢!”

    说话之间小女孩就是举起稚嫩的拳头,一副要动手的样子!但是这时,那苍老的人影又是安静了下去,缓缓闭上了双眼。

    “喂?喂喂喂!你干什么呢?快起来动手呀!别睡啊!”见他又是没了动静,小女孩就是连忙嚷嚷起来…

    一片美丽的天池,上空那虚无的空间内部,也就是菩提总院的总部,菩提殿!在这神秘的大殿深处,一间古朴的房间里,一名头发乌黑、胡须雪白的老者正安静的看着桌子上的古籍!突然他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缓缓仰起头来,缓缓吐出一个名字:“阎沧?”

    ……

    轰!

    寒冰深渊里,气浪轰散而开。

    “阎沧,数百年未见,你实力倒退了不少啊!”正面接住阎沧这一掌,菩提寒冷笑一声,因为他感觉到,阎沧居然是只有八段神尊境的实力。

    阎沧没有说话,只是身形立在上方!现在只要云零活着离开,菩提寒的事就将公之于众,到时候一切都将真相大白,所以现在自己就算是死,也得把时间给拖延住。

    菩提寒似乎也是看出了阎沧的用意,当即脸色微微沉重!阎沧现在虽然只有八段神尊境的实力,和他相差很多,但是凭借阎沧的手段,拖延一会儿绝对没有问题,到时候只怕云零已经远去。

    “现在,就去取他人头!”随即菩提寒猛然扭头朝着曾烩大吼一声。学生之间禁止杀戮,但是现在不管如何云零必须死,到时候再慢慢处理。

    曾烩明白过来,纵身一跃就是朝着上方飞去!只不过阎沧明显是不让路。

    唰!

    但是菩提寒的身形却是瞬间贴近阎沧,寒气翻涌给曾烩争取了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