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九章 找到
    唰……

    唰!

    无边无际的古老山林,一道黑影从高空飞过!在下方参天大树树梢之间,另外一道身影也是以相同的速度紧追而上,但是前者并没有丝毫的察觉。

    体内气锁打开之后,云零的实力不仅得到爆发,身体也是恢复了以往的轻便自如,所以就算他只有三段神尊境初期的实力,也完全跟得上三段神尊境中期的曾烩。

    这段时间以来,云零一直暗中盯着曾烩,但是曾烩自从回来之后就一直待在藏书阁,今天终于是走了出来,为了彻底搞清楚曾烩要杀自己的原因,所以云零跟了上来。

    “小子,注意着点,在这总院内部你是不能使用驭龙神决的,追上去你未必打得过他!”阎沧的声音在云零气海中提醒道。

    云零只是淡淡一笑,打不过?在这总院内部,就算是打不过,逃总逃得过了吧?更何况在总院是禁止学生之间杀戮的,那曾烩要是敢在这里动他,自己也一定逃不掉。

    一路尾随曾烩,不一会儿就是来到了那菩提殿所在的位置,天池。

    云零跟在暗处眉头微皱,曾烩来菩提殿找人的话,那一定就是总院的高层了,看样子要杀自己的人果然是菩提寒。

    一对诡异的眼睛看了一眼天池上空的虚无空间之后曾烩一咬牙,转身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飞去。云零继续跟上。

    穿过一片片山林沼泽,终于是来到了目的地,曾烩的身形,停在了半空中,云零则是在不远处的树梢上静静看着。

    只见曾烩下方,是一片茂密的山林,这片山林有些特殊,结着一层淡淡的薄冰,这种冰并不是凝固在表面上,而是直接整个的冰冻入那些山石草木的内部,整个空气之中,都是弥漫着一股极其冰冷的温度,就算是距离较远的云零都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而在这片冰封山林的中间,则是一个不见底的深渊。似乎所有的寒气都是从那深渊下冒出来的。

    “呼!”

    半空中,曾烩似乎是迟疑了一下,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之后才是俯冲了下去。

    随着曾烩之后,云零也是纵身一跃来到深渊边缘,看着下方漆黑一片的冰冷深渊,云零眉头微皱!妈的不知道这下面是什么,跟上去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总院居然有这种鬼地方,不知道曾烩下去是想干什么。

    喉咙微微滚动了一下,云零还是咬了咬牙,顺着深渊边缘潜了下去,为了搞清楚曾烩的底!不得不冒险了。

    感应着曾烩的气息,云零顺着边缘潜入,一点点的跟上去。

    不知道这深渊到底有多深,总之回头看上去的时候,深渊洞口已经是变成一个小点了,这下面也是一片冰封,周围的温度,比起外面更加冰冷,就算是用着神尊境的气息护体,云零都是感觉有些不适。

    就在这时,下方的曾烩突然停下了身形,见他停下,云零也是连忙躲在石壁的冰柱后面!死死的掩藏着气息。

    这深渊的底部,还是一片冰封,而且一片平坦。

    当云零的目光朝着那地面中间看去时,眉头却是紧紧的皱在了一起,只见那冰封地面的中间,雕刻着一些符文,而在那符文边缘,正有十几道人影盘腿而坐!

    这些人看上去都是二十左右的年龄,一看就是总院的学生,但是奇怪的是他们此时坐在地面之上一动不动,面如死灰,云零根本感觉不到他们的气息,甚至看不见他们又任何的呼吸。也就是说,这十几个学生,都是死人!

    这让得云零又惊又疑,怎么会有十几个学生死在这里了?这明显是人为的吧?

    “果然是他!”就在这时,阎沧那异常冰冷的声音在云零气海中响起。

    “他?”云零不明白阎沧的意思。

    “菩提寒!”

    阎沧冷冷的吐出三个字。当这个名字出来时,云零就是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果然曾烩是菩提寒派来的么?那么现在曾烩来这里就是找菩提寒了?这些死去的学生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是……

    云零回想起阎沧说过,当年菩提寒就是杀了一些学生然后栽赃陷害给他的,这些学生莫非是菩提寒杀的?

    “菩提寒那混蛋修炼了一种阴寒的功法,在提升的时候就需要有活人来做祭奠!当初就是他害了那些学生然后嫁祸于我的。”阎沧冷冷说道,想到这件事,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他就回想起当年的事,一时间恨意沸腾。

    云零眉头紧皱着,菩提寒果然该死,小空居然有这么一个师父。

    嗡!

    就在这时,下方寒冰上的那些符文发出了一些蓝光,然后一道人影从阵法的中间浮现了出来,此人身形消瘦,脸庞之上有着一些多于常人的斑纹,正是菩提寒。

    当看到是菩提寒的时候,云零就是屏住了呼吸,整个人死死的缩在石壁冰柱后面,不敢发出任何动静。

    记得自己上一次跟踪菩提寒就被他发现了,这一次可不一样,这一次知道了菩提寒的所作所为,要是被菩提寒发现的话,绝对是难逃一死。

    心神一动,云零手心之中出现一块指头大小的寒冰,然后轻轻捏碎!这是云空的气息凝聚而成的寒冰,之前约好,一旦有事,就用这东西联系他!

    远在十数万丈之外的一片唯美山林中,一间小屋前,云空突然察觉到一些动静,然后眉头微皱起来!

    “空哥?”身旁青涟察觉到云空的表情,俏脸也是微变。

    “我去办点事!”冲着青涟柔声说了一句之后,云空便是纵身一跃朝着远方飞去。

    青涟一个人立在原地,看着云空飞出去的背影,不知为何,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安…

    寒冰深渊之下,云零联系了云空之后,目光继续盯着下方!这菩提寒在修炼的时候居然能够隐藏气息,难怪小空都联系不上!也就只有曾烩知道这个地方了。

    现在云零有些疑问,菩提寒是怎么发现自己身份的?难道就是因为自己和小空走得近?

    “我说过,不要随便来这里!”

    下方,菩提寒从他的修炼阵法中出来之后,就是冷冷的看着曾烩说道。

    “我自然不会随便!但云零的事,副院长大人莫非不给我个说法?”曾烩也是语气冰冷,说话间完全没有一个学生的样子。

    “说法?”菩提寒脸色微变,虽然他在修炼,但是却能感觉到云空多次联系他,这么看来云零是没有除掉反而引起了云空的怀疑。

    “你杀不了人,还要我给说法?”菩提寒冷声道。

    “杀人?副院长大人,一个能够将四段神尊境中期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能够从极神境才能打开的结界中活着走出来的人!你说,我要怎么杀他?你难道忘了我身上的禁咒么?”曾烩声音也是加重了几分。菩提寒让他杀一个根本杀不了的人,这简直就是在戏弄他!

    此话一出,菩提寒脸色就是变得难看起来。

    “你说……什么?”菩提寒有些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云零有这样的实力?

    “呵呵!看样子你还不知道啊?”曾烩冷笑一声,然后将在炎境深处那大阵之上发生的事从头到尾的大体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菩提寒的脸色就是彻底的变得难看起来。那个小子,居然能够从青龙殿主都打不开的结界中走出来?

    “现在的我杀不了他,实在是要我帮你也可以,将我身上的禁咒打开,我这就将他脑袋提来见你!否则,你还是亲自动手吧!”曾烩冷声道。

    听到这话,暗处的云零都是眉头微皱,禁咒是什么?

    “呵呵!我也没有料到他的实力会强大到这种地步!”菩提寒轻轻一笑,然后一步步的走到曾烩面前,淡淡说道:“你的实力在学生之中已经是足够强大,要是解开禁咒,必定引起怀疑!”

    曾烩本事并不是学生,他的真正实力非常恐怖,倘若解开禁咒,曾烩突然间暴涨这么多实力,一定会引起学院高层的注视,到时候要是被调查出来了,后果会很严重。

    “这个好办!那小子的真正战力在四段神尊境后期,你只要解开我身上一半的禁咒,我定帮你取他人头!”曾烩却是缓缓的说道:“拿下他的人头之后,你再解开我另一半的禁咒,到时候我离开总院,日后互不相干!如何?”

    听到曾烩这话,菩提寒迟疑起来,如今云空和云零相遇,如果不早点除掉云零,云空迟早会清楚所有的事,到时候自己苦心孤诣培养了多年的冰魔晶魄就不再是自己的了。

    “一半的禁咒,并不会太过引人注目!”见菩提寒迟疑,曾烩又是补了一句。

    菩提寒面色冰冷,迟疑了片刻,他还是点了点头:“给你解开一半,我要你在一天之内将云零神不知鬼不觉的处理掉!到时候我再给你解开另一半!”

    “好!一定办到!”曾烩顿时双眼之中弥漫出炙热。

    点了点头,菩提寒便是二话不说的抬起手来,一股寒冷的气息将曾烩整个笼罩,开始给他解除着禁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