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八章 告别
    随即云零没有多想,既然暂时找不到的话也好,要是小空和菩提寒彻底闹翻了,那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可能他们会有机会离开总院,也可能菩提寒不会放过小空。

    所以能晚一点找到的话就晚一点吧。可能找到之时,就是真正出大事的时候了!

    “等着吧!”轻轻拍了拍云空肩膀,云零淡淡一笑。看得出来,小空还是巴不得现在就找到菩提寒问出一切的,他心里肯定非常不是滋味。

    云空轻轻点了点头,现在除了等待,也做不了什么了。

    ……

    接下来的时间里,云零继续在总院里修炼,而云空则是继续等待着菩提寒的出现,同时也是没有将修炼落下。

    一切看起来都是这么的风平浪静,没有任何危险!但是云零却是感觉,只怕菩提寒出现之时,就是大风大浪的来领之日。

    拍卖会依然是红红火火的运营着,所有人都是忙得不亦乐乎,如今在整个总院,提到拍卖会,已经是无人不知。商业区最大的势力,而且有分支,比起之前樊狱带头的商业势力,都还要强大很多很多。

    对于这一点,樊狱是非常不服输的!从小到大,干什么他都是第一的存在,但是自从拍卖会出现之后,自从云空将他从第一的位置打下来之后,他那第一的传奇就是被彻底打破了!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没有人在学院里见到那向来行事高傲的樊狱了,有人说为了能够打败云空所以他去总聚能阵闭关了,也有人说他是因为受到打击所以性子变得低调了。

    进入总院之后,已经是半年多的光景,所有人都正式的踏入高速修炼的旅程!成粤和梅嬗的修炼速度也是开始爆发出来,如今的梅嬗,已经是四品尊天境后期,眼看着就要突破五品,而成粤也是六品尊天境的地步了。

    应啸天等人也是在不停的提升着,现在都已经开始渡天玄劫了!因为都是拍卖会的人,所以有着足够的虚天玉,他们的修炼也是越发疯狂起来。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当他们离开总院回到北夏大陆的时候,一定能够在那片大陆上顶起一大片天地。

    而北夏璃三人,云零已经是不去在意,北夏璃对自己有没有感情这种事云零也懒得去想!没有将仇恨压在她身上,云零已经是足够的心慈手软。

    黄恺,则是云零回到总院之后最为关注的人之一,之前自己在炎境中被黄矶追杀,这一点绝非偶然,而自己的行踪黄府的人根本不知道,除了黄恺!所以云零断定,一定是黄恺告诉黄府的人自己去了炎境的。至于黄恺是怎么将总院的消息传递到黄府去的云零就不知道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下来,云零发现黄恺确实在监视着自己!但是想到他对自己造不成什么威胁,所以云零也没有对他出手,只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

    星夜之下,繁华广阔的的菩提总院四大殿虚天殿虚天塔和商业区以及居住区都是发着星星点点的灯光,青春学子的热闹气氛永远的处在这片天地。

    第二十三居住区,一个房间外,走来两道人影!其中一个,是一名二十出头的黑衣青年,坚毅的脸庞面无表情,让得他看上去有着一股同龄人不具备的成熟稳重气质!另外一个,则是一名十八岁左右的青衣少女,精巧的脸蛋,此时却是不知为何带着一些纠结。

    此二人,正是北夏冥和北夏璃,而他们现在走去的这个房间,是云零的。

    “公主,王少将军……”走在北夏璃身旁,北夏冥皱眉问道。

    “随他去!如果你想,也可以留下。”北夏璃只是淡淡的吐了一句。

    经过这段时间的下来,她决定离开菩提总院!她是奉命来夺取冰魔晶魄的,但是现在苏砺死了,凭借她们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和云零以及菩提寒对抗,所以冰魔晶魄可以说已经是完全没有可能了。因此这个对于北夏璃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的菩提总院,没必要待下去。但是王炼却是怎么都不肯离开,所以现在就她们二人。

    “我只跟随公主!”然而北夏冥却是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从小到大,他都是保护着北夏璃,不管到哪里都一样。这个菩提总院对于他来说,本身就没有任何意义,他又不是什么学生,只是有着一副青年学生的皮囊而已。

    北夏璃挥了挥手,示意北夏冥停下,因为打算明天就离开学院,所以她今晚特地的来了云零这儿,想告个别。虽然这种想法很是单纯,但是北夏璃还是忍不住的来了。

    一步步的朝着云零房间走去,然后停在门口,北夏璃轻轻咬着红唇。

    云零房间是暗着的,也不知道云零在不在,更不知道云零是不是已经睡了。所以她抬起手腕之后,却是迟迟的不敢敲门。

    说到底,自己始终是云零的仇人,现在还来找他,这本来就有些不妥。

    “何事?”

    就在北夏璃迟迟下不去手的时候,突然一道声音在背后响起!当听到这声音时,北夏璃似乎是被吓到了一般,身体轻微的颤抖了一下!然后缓缓回过头来。

    只见鹅卵石路口处,此时正立着两道人影!正是云零和云空。看样子,他们应该是刚回来。

    云零二人此时也是有些疑惑,眉头微皱着,这北夏璃和北夏冥大晚上的来这儿干什么?

    缓缓回过神来,北夏璃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自从上次承认对云零的感情之后,她就是非常的害怕见到云零,在这个视自己为必杀仇人的人面前,她就是感觉到一股由内而外的压力。

    “我……我是来告别的,我明天就回北夏大陆,另外有些事我想跟你说一说。”稳定了一下情绪之后,北夏璃还是忍着开口说话了。

    听到这话,云零就是一步步的走上去,站在北夏璃面前,冷冷的道:“有事就说,说完就走!我并不是很想……听见你的声音!”

    当云零这冰冷的话语说出来之后,北夏璃俏脸之上就是涌出了沮丧,甚至她还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心痛。

    紧咬银牙,微微抽了一下有些发酸的鼻子,北夏璃吐了一口气,然后低声说道:“我只想告诉你,苏砺的另一半在北夏大陆,他很强很强,远比你杀掉的那一半要强,我只是来提醒你以后要小心。”

    北夏璃的声音有些颤抖哽咽,似乎这话她是强忍着说出来的。

    “我知道了,走吧!”云零却依然是一副冰冷的面孔,甚至自始至终,都没有正面看过北夏璃一眼。

    这赶人走的话一说出来,北夏璃心中的委屈似乎就是攀升到了极点!微微仰头,带着轻微雾水的双眼看了一眼云零之后,她便是没有什么停留的,小跑离开了这里。

    只不过当和云零背对着背时,她双眼之中,那泪水终于是忍不住的流了出来。

    看着缓缓消失在路口尽头的北夏璃,北夏冥都是眉头微皱!因为之前北夏璃决定要告诉云零的并不是这些已经说过的话,但是现在却因为云零的冰冷,只能说出这么一句。

    嘎吱!

    拳头猛然握紧,北夏冥转过身来对着云零的背影,咬牙切齿的说道:“云零!我知道我们公主对不住你,但是别人拿刀捅了你,你真的要怪刀不成?她一个女孩子,承受的已经够多了!”

    恶狠狠的说了一句之后,北夏冥也是转身离开了这里。他实在是不忍心看着如同自己孩子一般的北夏璃这般受苦,北夏璃因为云零而在背后流了多少眼泪,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所以现在忍不住的给云零说了这句话。

    感觉到北夏璃和北夏冥都是已经远去,云零才是缓缓的转过身来,此时他的表情也是有些复杂!刚才北夏冥的那句话,也是在他脑海中回荡着。

    “她……哭了?”云空也是一步步的走上来,刚才北夏璃的表情和一切,他都是看在眼里的。

    “我知道!”云零只是眼神复杂的吐了一口气,现在除了冰冷,他是真的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态度来面对北夏璃。

    看着云零的表情,云空也只是苦涩一笑,然后拍了拍云零肩膀:“不管你要怎么做,我都支持你!”

    “除了这样,还能怎么做!”云零也是苦笑一声。

    有些事,就像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的…

    ……

    又是十天的时间,在平淡中一晃而逝。

    总院,藏书阁。一名身穿黑色斗篷的青年走了出来,缓缓仰起头来,一对诡异的眼睛盯着远方。此人正是曾烩。

    “菩提寒,你不来找我,我只能来找你了!”心中念叨了一句,曾烩终于是忍不住,纵身一跃朝着远方飞去。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菩提寒还是没有动静,曾烩已经是忍不住要找他把云零这件事说清楚,所以现在打算自己去找菩提寒。

    藏书阁二楼阳台,一道背着一柄巨剑的身影走了出来,他深沉的目光看着曾烩飞出去的方向,然后轻轻摸了摸肩上的黑色小松鼠,纵身一跃,在完全没有任何人察觉到的情况下,跟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