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 吃醋
    “不好意思啊罗大锻造师,没有找到适合你的火!”嘴角掀起一抹怪异的笑容,云零冲着罗溪戏谑道。

    “没有就没有呗!我用自己的火就行了!”

    听到云零这话,罗溪俏脸之上就是闪过一抹失望。要是云零也给自己带一团火的话她当然会很高兴,但是云零没带的话,那就算了,反正用自己的也行。

    不过当罗溪失望的时候,云零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让得她俏脸一下子变得通红起来。

    “我也是火属性的人,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的火给你用一辈子!”

    云零抬起手掌,血红色的火焰就是升腾而起,脸上还带着一抹温柔又决绝的笑容。这话不仅让得罗溪俏脸上浮现出一抹羞红,其他人也都是朝着云零投来怪异的目光。

    一直以来大家伙都认为云零和罗溪是有点那方面的关系的,眼下云零说出这种话来,是不是在暗示什么啊?

    回过神来,俏脸上的绯红一点点的收敛下去,罗溪柳眉微皱,表情瞬间变得严肃,双眼盯着云零,重重说道:“不要随便对女孩子说这种话,没责任的!”

    “呃……好吧!”云零干笑一声,可能是习惯和罗溪说这种玩笑话了吧。

    将自己的血红色火焰收敛下去,云零又是心神一动,然后一簇天蓝色火苗冒了出来。

    “这种火焰比较暴躁,伸出手来,我帮着你炼化它吧!”拿出这团天蓝色火焰之后,云零冲着罗溪笑道。

    见云零其实是给自己准备了火焰的,罗溪也是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生气,这家伙就是喜欢拿她找乐子。

    白了云零一眼,罗溪便是缓缓的抬起玉手,然后云零带着那一团天蓝色火焰直接是一掌对上来,两人掌心相对,那团天蓝色火焰就被强行打入了罗溪体内。

    当这火焰进入体内之后,罗溪就是感觉全身都是淹没在了恐怖的高温之中,难以忍耐!不过就在她感觉到不适的时候,云零身上就是一阵血红色火焰流淌而来,直接是将她体内那种天蓝色火焰的力量都是压制下去,然后罗溪才能一点点的吸收这种火焰。

    “报会长!那个……龙大姐来了!”

    就在这时,突然一名青年上来冲着章桖说道。

    “龙大姐?”

    听到这个称呼,章桖等人当然是清楚是什么人的。总榜高手,龙香儿,实力是整个总院女性学员中的第一!虽然年龄的人都还要小,但是大伙儿还是乖乖的称呼她一声龙大姐。

    这等人物居然来拍卖会,还是在这种时候?章桖连忙放下手中酒杯打算出去迎接,不过龙香儿已经是来到了大堂。

    一席整洁的翠玉罗群,包裹着玲珑青涩的娇躯,一张精致无暇的俏脸,怀中抱着两个酒坛子。龙香儿的出现当即就是吸引了整个大堂不少惊艳的目光!当然,这些目光中除了惊艳之外,还有敬畏。

    这龙香儿长得无可挑剔没错,但是大伙儿也都知道,她的身份和脾气,不容得一般人有半分冒犯。

    龙香儿刚一到来,目光就是在人群中扫过,然后定在那和罗溪掌心相合的云零身上!

    看到这样一幕,龙香儿顿时俏脸微愣,秀眉一下子紧皱在了一起。

    “龙大姐居然光临拍卖会,有失远迎,有失远迎!”章桖连忙上去招呼。

    “哼!”不过龙香儿却是轻哼了一声,然后抱着两坛子酒走到云零面前,看着云零还是和罗溪分不开手,她就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这是答谢你的龙血酒!这两坛免费送你。以后我们各不相干!”

    冷冷的说了一句,龙香儿目光狠狠刮了云零一眼之后,将两个坛子丢在地上就是转身气冲冲离开了。

    “呃……”

    龙香儿来得突然,走的也看,回过神来时,她已经是消失在了大门外。

    云零也是嘴角微抽,这是几个意思?两坛酒就各不相干了?不是这么草率吧?

    难道自己有什么地方又得罪她了?云零一番思索都是无果,只有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继续帮着罗溪炼化火焰。

    ……

    一番欢庆之后,就该干正事了。

    云零继续抓紧机会修炼!云空是直接就找菩提寒,打算直接当面把所有的事都是问个清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不管他怎么找,菩提寒都是没有出现。

    这不免让得云空对于菩提寒,越发的怀疑起来。

    “空哥,有心事啊?”

    拍卖会大楼顶端,云空一个人坐在楼顶,喝着闷酒。这时身后一名少年飞了上来,正是麾垣。

    自从这次参加探查回来,云空就闷闷不乐的,探查拿了第一,而且青涟的事都处理好了,按理来说云空应该高兴才是啊。

    “心事?”云空只是苦涩一笑,这算是心事吧。

    “老实说我觉得你自从接触那叫云零的之后,整个人就变得忧郁了许多!空哥,有什么事难道是我也不能说的?和那家伙有关系?”麾垣直接是说道。他和云空比较熟,对于云空也比较了解,很多事都是看在眼里的。

    听到麾垣这话,云空只是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垣,能有你这样的朋友,这总院,我算是没有白待过。”

    “呃……咱大男人说这种话干什么!”麾垣耸了耸肩,这种事说出来干什么。

    “等等,空哥你的意思是……”猛然反应过来,麾垣眉头微皱:“你要离开总院?”

    “谁都是要离开总院的,早点晚点而已!”云空苦笑一声道。因为自己爹娘的事,所以只怕自己真正永远离开总院的那一天,已经不远了。

    “可是……你是副院长的弟子啊!就没想过永远留在总院么?成为总院的杀手也行啊!”麾垣顿时就是有些不理解了,云空这种身份和实力,总院才是最好的归宿吧?

    云空又是苦笑,正因为自己是副院长的弟子,所以得离开总院。

    “小垣,答应我一件事!不管他日我如何的需要帮助,在我没有开口之前,都不要帮我!”云空目光看着麾垣,重重说道:“哪怕我死!”

    “这……”听到云空这话,麾垣顿时就是眉头紧皱,这话是什么意思?都说到死的地步了?

    “答应我便是,算是给我个面子,如何?”云空冲着麾垣一笑说道。

    “好!空哥,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只要是你说的我都尊重你!我答应你。”随即麾垣只有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他和也算是和云空多年的朋友了,也算是最了解云空的人。云空这么说,一定有他的道理。

    “谢了!”

    云空淡淡一笑,然后站起身来,转身离开。在转身的那一刻,又是补了一句:“如果尊重我的话,也连云零一起尊重吧!他更值得尊重。”

    留了一句之后,云空便是纵身一跃,朝着远方飞去。留下一脸疑惑的麾垣。

    “尊重他?”麾垣一脸的郁闷,今天云空说的话,自己怎么都有点听不懂呢?

    ……

    总院野外大森林,云零盘腿而坐,回到总院已经有了几天的时间,曾烩除了待在藏书阁之外一直没有动静,小空又一直的没能联系到菩提寒!云零则是继续自己的修炼,天玄劫,眼看着就要渡玩了,如果继续这样不停息渡劫下去的话,相信用不了几天,就能达到那自己期待已久的尊天境了。

    “呼!”

    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云零慢慢睁开双眼。天玄劫整整两百劫,也不怪能够拦下不少天才的修炼之路!自己要不是有着方乂的丹药和指导的话,现在根本不可能这么快的渡劫。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相信不出十日你就能达到尊天境!”

    一旁树梢上,方乂淡淡一笑说道。说话间纵身一跃来到云零面前,然后用一种严肃的目光盯着云零。

    “多亏了方乂导师的指点!”看着方乂那眼神,云零先是一笑,然后避开了他的目光。

    “小子,你身上,到底有多少不属于自己的力量?”方乂始终还是忍不住的问了出来。

    上一次临时院赛的时候,云零展现出来的那可是神尊境的力量,而且是三段神尊境初期!而现在云零又是在渡天玄劫,所以说那力量根本不可能是云零的。

    “呃……”云零干笑一声,这事该怎么说呢?

    “我知道你有很多秘密,但是你看我,我像是那种不会保守秘密的人么?给我说说呗?”方乂突然表情一变,然后一屁股坐在云零身旁。

    “呃……”他这变脸的速度也是让得云零感觉有些滑稽。也不是自己不说啊,实在是自己身上这三股力量的来源,都不能暴露啊!

    “其实我也是个很会保守秘密的人,不如方乂导师跟我说说你的往事吧!比如说……你的上一个学生叫什么?”灵机一动,云零突然转移话题问道。

    此话一出,方乂的脸色顿时就是变得僵硬起来。这件事,一直是他心中最大的梗!

    “看来,你对我不是一般的了解啊?”方乂淡淡的目光看着云零,云零之所以会这么说,无疑是已经知道他身上发生的事了。

    “毕竟是自己的导师,当然得调查调查!”云零轻轻一笑。

    “调查?”方乂无奈的吐了一口气:“那种陈年往事,有什么好调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