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章 兄弟相遇
    “空哥,这个人老是问我你在哪儿!我都说你想清静了他还问。”

    见这少年出来,青涟就是走上去,握着剑柄的手掌松开,然后冲着那少年娇声道。在这少年面前时,她就完全的没了刚才的冰冷。

    “这位兄台,不知找我何……”

    这少年目光转向云零,本来打算说话,不过当他看到愣在原地正盯着自己的云零时,声音却是戛然而止。因为这个人,让他产生了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

    这种感觉,既熟悉又陌生!总感觉这个人在哪儿见过。

    “不!不是兄台,是兄弟!”

    云零一步一顿的走上来,双眼死死的盯着这少年,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源自同一血脉的感觉,让得云零确定,这个人就是自己的亲弟弟,就是小空。

    “小空!哈哈,小空!我终于找到你了!”

    走到云空面前,云零由于激动,声音都是有些颤抖起来。大笑一声之后,他直接是给了同样是有些发愣的云空一个熊抱。

    “好!好啊!哈哈哈哈!”

    兄弟相遇的喜悦,就这样找到小空的喜悦,让得云零无法言喻此时自己内心的激动!只有一阵的大笑。自己来总院这么久了,一直以来都没有停息的寻找着小空。本以为他已经是因为接了任务而走出总院了,没想到竟然就在这儿!

    此时的云空,也是什么都没反应过来,双眼之中,布满了疑惑。

    青涟更是更是一脸不解的盯着云零和云空!一时间不清楚为什么这个人见到云空会这么开心。

    内心无数个疑惑,云空缓缓的挣开云零,然后问道:“你……你是?”

    “我!我啊!小空,是我啊!”云零双手按在云空双肩上,“小空,你长大了!”

    云空眼神有些飘忽不定,脑海中使劲的搜索着能和眼前这个人扯上关系的一切!最后,他在那记忆的深处,挖出了一个能够这般称呼自己,而且和自己年龄相差不大且长相相似的一个人。

    “……哥?”云空声音也是有些颤抖,尝试性的吐出了一个字。

    当这个字从云空嘴中吐出来时,云零只感觉身体一顿!内心又是一股无法言喻的激动翻滚了出来。随即云零又是一个熊抱抱上去:“是,是我!你哥,云零。”

    当云零二字说出来时,云空的脸色,也终于是彻底的变下去了。他虽然五岁就来了菩提总院,但是他还知道,自己有个哥,叫云零!自己的爹叫云龙玄,娘叫萧仙。

    难怪这个人看起来这么的相似,虽然十多年未见,但是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种源自一脉的感觉,是无法掩藏的。

    “哥!真的是你!”

    云空也是抬起手臂,两人此时都是内心激动,熊抱在一起!

    “哥……哥?”旁边的青涟此时俏脸有些发愣的看着抱在一起的云零和云空。这消息来得也太过突然,让得她都没能一下子反应过来。

    云空还有个哥?这事她怎么不知道?云空不是五岁就被副院长带进总院的孤儿么?

    还有,如果这个人是云空的哥哥的,那自己之前的行为和话语,是不是……有点无礼了?

    古树之下, 兄弟相拥!多少个岁月,终于是迎来重逢的一刻,此时,云零的内心是无比激动的,云空也是相同。

    两人这番相拥,一直持续了几十秒方才松开。

    “你是我哥!你还活着!”云空声音也是有些颤抖,他也根本没有料到,自己的哥,居然还活着,而且还来了总院。

    听到云空这话,云零的脸色却是一点点的严肃起来!小空竟然以为自己死了?看来菩提寒没少骗他。

    “爹和娘是不是也还活着?哥,你又是什么时候来到这儿的?”云空连忙接着激动的问道。要是自己爹娘也还活着的话,那一切就都完美了。

    “小空!是菩提寒告诉你我们已经死了的,对么?”云零搭在云空肩上的手掌一点点放下来,然后轻声问道。

    “师父说当初我们一家被人追杀,只救了我,你们……都遇害了!”云空点了点头,的确自己爹娘和哥都死了这一点是自己师父说的。但是见到云零的时候,他却是可以断定,这个人就是自己的亲哥!

    “不管了,只要你们还活着就好!”随即云空笑了笑,能遇见自己亲哥,这对他来说已经是上天的眷顾了。

    “爹和娘……确实死了!死于……两年半前!”

    云零语气冰凉的吐出一句话,这句话一出口,却是让得云空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收敛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深痛的失望。

    “死了……么?”自己哥还活着,这让得云空很是开心,但是爹娘已经不在,这一点又是让得他有些痛心。

    “两年半前?”随即云空又是反应过来,!自己爹娘并不是死于十几年前,自己哥又出现在这里,这其中一定有很多故事。

    “哥!先进屋说吧!让我知道这些年,你和爹娘身上都发生了什么。”随即云空手掌搭在云零肩上说道。

    云零点了点头,于是两人就是朝着那小木屋里面走去!后面青涟乖乖跟上。

    温馨的小木屋中,不用说都知道是云空和青涟两人布置的了。

    桌前,云零和云空对坐在一起,然后云零就是将一切都说了出来!从自己一家人当初被菩提寒送去偏远的北夏大陆,到后来因为北夏帝国的出手自己父母遇害自己来总院,一切的一切,云零都是详细的说了一遍。

    青涟在一旁听得是阵阵惊讶!因为云空信得过她,所以两人谈话的时候也都让她听到了。

    而云空听完这一切之后,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特别是自己师父只是为了冰魔晶魄所以才养着自己并骗着自己这一点,他是完完全全的无法相信和接受。

    “小空,我知道他是你师父!但一切的一切,的确就是因为他才发生的。我和爹娘当年是被他送去了北夏大陆并不是死去这一点,他骗你了不是么?他的目的,只是你身上的冰魔晶魄!我猜,他一定能够随时掌握你的行踪对么?”看着有些无法接受这一切的云空,云零狠狠说道。

    “为了能够随时保护我的安全,师父的确在我身上下过记号,方便寻找我的位置!”云空低沉着脸,淡淡回道。

    “这就对了,他是为了能在你冰魔晶魄觉醒的时候第一时间找到你并夺取晶魄才加的记号!我知道你很强,以你现在的实力,在总院还需要保护么?”云零重重说道。

    云空沉默下去,这一切说起来,的确是值得怀疑!但是要他就这么断定自己师父做了这些不该做的事,而且目的只有自己体内冰魔晶魄,这也是不可能的。

    “哥!你说的都有道理,但……他始终是我师父,是养育了我十几年的师父!”沉默了半晌,云空低声说道。

    见云空这样,云零也是有些无奈。这也是他最为担心的地方,在知道菩提寒收小空做弟子的时候,云零就知道迟早要面对这样一幕。

    “小空,你暂时可以不相信这一切,因为你体内冰魔晶魄并未觉醒!但你要记住,菩提寒无时无刻不盯着你,所以你万事小心就行!总之你暂时是安全的。”随即云零也只有吐了一口气,既然小空不能一下子接受这的话,那就先让他知道自己的处境,总之,小心谨慎就行。

    云空微微点了点头,他无法相信自己师父是那种人,但自己哥说的话,他也会全部的记在心中。

    云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本来是打算找到小空之后就带着他离开总院的,但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得让他真的看清菩提寒才行。

    “如果可以的话,最好不要让晶魄觉醒,这样最起码你是安全的!”随即云零长长的说了一句。既然小空无法接受事实的话,那就先这样吧!只要晶魄不觉醒就行。

    云空点了点头,这一点,他还是能够勉强控制的!现在的自己,暂时没有能力去觉醒冰魔晶魄,而当自己有能力的时候,其实也能够一定程度的控制到底要不要觉醒。

    “哥!我对不住你!对不住爹娘。”没有在说自己师父的事,云空抬起头来,带着歉意的眼神看着云零。

    一切,都是因为自己体内的冰魔晶魄才引起的,爹娘被追杀,最后被害,都是怪自己体内这个晶魄!自己爹娘和哥哥,流落在小小的北夏大陆,想想都知道他们的生活过得会是多么艰难。

    两年半前爹娘被害,自己哥哥还要挺着这些悲痛一步步的走到菩提总院来寻自己!想想和自己比起来,哥哥真的是吃了太多的苦。

    “只要你没事,我和爹娘就放心了。”云零只是轻轻拍了拍云空肩膀。并没有什么对得住对不住的,真要对不住的话,只能说是那些盯着冰魔晶魄的人对不住他们一家。

    “从现在起,哥,我不会再让你吃任何苦!爹娘的仇,我们一起报!”云空狠狠的说道。

    说话间云空拳头就是紧握起来,苏砺是么,北夏帝国是么?我要让你们血债血偿!

    看着云空这样,云零也只是淡淡的一笑。仇要报,但在云零眼中,现在最重要的是小空的安全,总之,得想办法脱离菩提寒的掌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