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五十四章 龙血酿酒
    深夜,云零找到罗溪,想要将龙香儿坛子的碎片拿给她,看看能不能重新锻造成原来的样子。

    夜幕之下,二十三居住区,罗溪穿着一身比较单薄的睡裙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淡蓝色的一件薄裙,勾勒着她那发育得比两年前丰盈了许多的身姿,纤细的柳腰,胸前那一对诱人的隆起,让得云零都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呃……抱歉,打扰你休息了!”目光在罗溪身上随便扫视几下就收了回来,云零尴尬笑道。

    “我都尊天境的实力了,几天不休息又不会怎么样。倒是你,大半夜的有什么事?”罗溪美目盯着云零问道。

    “没什么,想请你帮我看看这是什么材质做的,能不能复原!”云零手一挥便是一个小盒子出现,打开来看里面都是一些瓷碎片。

    “这只不过是普通的陶瓷,你复原来干什么?”罗溪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不过是最普通的那种陶瓷啊,这有什么好复原的?

    “普通陶瓷?”云零听了也是有些好奇,既然是普通陶瓷,龙香儿怎么这么看重?

    “总之如果可以的话,麻烦你帮我恢复成原样,这坛子很有用!”随即云零也没有多想,反正只要能够复原了,就可以不用去龙香儿那儿帮她看魔兽了。

    “好吧!虽然是普通陶瓷,但是想要把这些碎片原封不动的拼凑回去要花点儿时间,你明早来拿吧!”罗溪也没有拒绝,点了点头。

    “那就麻烦了!”云零将一盒子的碎渣递给罗溪。

    “跟我客气什么。”罗溪只是嘟了嘟小嘴,然后接过盒子。

    将盒子交给罗溪,云零冲着她一笑之后便是转身离开了。

    不过没走几步云零又是回过头来说了一句:“今晚你……很美!”

    丢了一句让得罗溪俏脸绯红的话之后,云零便是赶紧回了自己房间去。

    屋子前,罗溪美眸看着云零离去的背影,微微愣了一下,然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再美,还不是比不过你的心儿。”

    嘴角微微苦笑,罗溪也是转身回了房间。现在,就算云零再说什么,她都只能当做是朋友之间的普通话语。

    ……

    第二天一早,果然罗溪就是将坛子原封不动的给复原了,云零见了一喜!这下可以赔给龙香儿了,虽然在她那儿帮她酿酒的确不会浪费自己什么时间,但是云零始终不喜欢被限制着,要是能不去的话当然是不去。

    另外还清旧账之后,也好在她那儿重新买酒。

    帮着大伙儿随便整理了一下拍卖会场之后,下午云零就是带着酒坛朝着龙香儿那里去了。

    野外山洞之中,龙香儿依然是闭关酿酒,而云零二人则是继续在外面守着。

    这一次,云零便是发现龙香儿是怎么酿酒的了,她所用的材料,就是她抓来的那些魔兽的血!

    这些天性狂暴的魔兽血液之中自然是带着极其狂野的力量,龙香儿将这种狂暴的力量精炼出来,然后就酿制成酒!这种酒喝下去,想都不用想身体肯定会变得充满活力。亏她想得出来。

    但是这种酒,却只有她懂得如何酿制,很多人都试图学她搞些魔兽的血的酿酒,但是都是失败的,可能还有什么独特的绝技只有她才会吧。

    “云零兄弟,方便透露一下您那神秘的真实实力么?我怎么觉得你一点都不害怕这些魔兽?”坐在云零身旁,小青忍不住问起来,这两天云零在这儿的时候是真一丁点儿恐惧都没有体现出来啊。

    这里的魔兽不仅生性暴躁,而且实力都很强大,最强的甚至有着五品尊天境的实力,数量也不少,但是云零怎么就如此从容呢?

    云零只是淡淡一笑,要不是自己在这儿不能使用驭龙神决的话,别说这些了,就算再厉害数量再多都无所畏惧。

    “我猜这些魔兽从来没有在你们龙姐酿酒的时候跑出来过吧?”云零淡淡问道。

    “这么说起来的话,的确是这样!要是跑出来了那还了得?之前在这儿看门的有些甚至都只是天玄境的实力!”小青点了点头。

    “那不就得了,这些魔兽是不可能跑出来的!”云零摊了摊手。

    “这是……几个意思?”小青有点不明白。

    “总院虽说可以竞争打闹,但任何学生之间都不能产生杀戮死亡!你说要是有人因为在这儿看门被魔兽撕了,你们龙姐真能负责?”云零回道。

    “呃……好像有道理啊!”小青略微明白过来,也就是说,他们龙姐让他们在这儿看着魔兽,其实是安全的,只是他们自己吓自己而已。

    “但要是这样的话……龙姐又干嘛多此一举的叫我们过来?就为了单纯的惩罚惩罚?”随即小青又是不解。

    “可能吧!”云零只是轻轻一笑,说话间目光看着龙香儿闭关的那洞室。她酿酒的时候,可能不是需要他们看着魔兽,而是看着她。

    酿酒都能搞得像是干了什么大事似的,很明显龙香儿在里面不轻松,所以她或许是需要一些保镖而已。当然,这只是云零个人才猜测,是真是假,也无从认证。

    就在这时,龙香儿的洞室打开了,同样的,她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有些疲倦,额头之上,布满晶莹的汗珠。

    “龙姐辛苦了,一直对着个火炉子一定很热吧?我给你扇扇风!”小青见龙香儿出来连忙举着一片叶子上去。

    “不用,你们可以走了!”但是龙香儿却是挥了挥手。

    “呃……好吧!”习惯性的遵从龙香儿的任何话语,小青将叶子一丢,便是转身朝着隧道走了回去:“龙姐明天再见了。”

    随着小青的离去,这儿便只剩下云零和龙香儿。

    “怎么?不想走了?”见云零还杵在原地,龙香儿冷冷道。

    云零目光在龙香儿娇躯上打量了一圈,然后淡淡的问道:“你酿酒的时候加了你的龙血?”

    此话一出,龙香儿也是愣了一下,随即赶紧将自己小手遮住,因为在她一只手的食指上,有着一个小红点,明显刚才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过。

    “不该知道的最好别知道!”冷冷的看了云零一眼,龙香儿回道。

    “用狂暴魔兽的兽血来酿酒,再加上真正龙族的血液!还要将这种对于魔兽才有用的力量转化成对人类也有用的成分,难怪会这么……吃力!”云零走到山洞边坐下,淡淡说道。这应该就是为什么只有龙香儿可以酿制出这种酒的原因吧?

    其他人可没有她的龙族血脉。

    加上龙血的力量的话,也难怪这酒可以提升修炼速度,卖这种价钱,也不贵。

    见云零不仅不走反而坐下了,龙香儿柳眉微皱,这家伙想干什么?

    “说了不该知道的别知道,没事就赶紧走!”龙香儿怒声道。

    “我要是走了,你这坛子该怎么办?”云零耸了耸肩,说话间心神一动,一个小坛子出现在了手中。

    “你偷我的坛子?”

    看到云零手中的坛子,龙香儿顿时俏脸微变。

    “呃……这是之前打碎的那个,我给你修好了!”云零干笑道:“现在你想要回你坛子的话,我们做笔交易如何?”

    “打碎的那个?”龙香儿听到这话双眼之中顿时涌出一些神采,连忙小跑道云零面前,仔仔细细的观察着,最后发现真的是之前打碎的那个。

    云零居然能修复成原样?难道他是锻造师么?龙香儿之前本来是打算找个锻造师来给自己复原的,没想到云零先给修好了。

    “什么交易?”随即龙香儿好奇问道。

    “很简单啊,你看现在这坛子我给你修好了,所以以后我就不用来这儿给你做保镖了吧?”云零晃着自己手中的坛子,嘴角微掀,接着说道:“现在想要拿回你的坛子,就用一坛子你酿制的最好的那种酒给我,怎么样?”

    看着云零那眼神,龙香儿却是双臂环胸,不屑的道:“你想跟我绕圈子?你修好了坛子并还给我,我顶多就是不再让你给我做苦力!凭什么还要给你一坛酒?”

    “呃……好吧!”被一下子就识破,云零也只有尴尬一笑,看来这丫头也不是太蠢。

    “现在把坛子还给我,你可以走了!”随即龙香儿朝着云零伸出雪白小手。

    云零却是迟疑起来,妈的要是就这么还给她了,自己想要一坛酒不还是得买么?两块天制虚天玉,这可不是现在的他给得起的。

    “纠正一下,我不是在和你绕圈子,现在给我一坛酒并答应我以后不用来你这儿,我就把你的坛子还给你!否则……”随即云零嘴角勾起一抹坏笑,道:“我现在就砸了它,而且把它砸成再也不能复原的碎渣状态!”

    虽然这种做法有些强硬而且有些不妥,但是云零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就先看看能不能骗到一坛酒再说。

    “你敢!”

    然而听到云零这话之后,龙香儿的俏脸却是一瞬间冰冷下去!这种冰冷,并非平常那种装出来的冷,而是发自内心真正的冰冷,甚至其中,还带着轻微的杀气。

    龙香儿突然的反应也是让得云零脸色一下子严肃起来。她在意这坛子的程度,有些出乎自己意料啊。

    “打碎了我可以原谅你,因为还可以复原!但你要是真敢毁了它,我绝对,绝对,不会放过你!”龙香儿语气冰冷,甚至说话间,身上已经是淡红色的气焰翻腾起来。

    见她这样,云零也是眉头微皱!我只是随便试探试探,又不是真的要给你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