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五十章 争
    “刀雷,你既然知道这里是樊狱的地界!如今租期未到你就来抢,你这可是相当于在樊狱的地界上闹事啊,可想清楚了?”章桖只是冷冷一笑,回道。

    “呵呵!樊狱门主已经说过了,只要我自己掏腰包把你们的租金退给你们,这地方就相当于是无人之地。而既然是无人之地的话,那就继续遵从樊狱门主的话,谁出价高就是谁的。”刀雷嘴角微掀,说话间从后面一个手下手中拿过一个小箱子,朝着章桖丢了过去。

    章桖伸手接过,小箱子里面的,是一块块的白玉,这白玉不过四分之一个巴掌大小,厚度不到半厘米,通体发着光芒,上面刻着虚天二字!正是菩提学院学生中流通的东西,虚天玉。

    “这里有一百五十块时制的虚天玉,就当退你们剩下这半年的租金!现在……可以滚蛋了么?”刀雷将虚天玉丢过去之后,便是冷笑道。

    对面,二十三分院的所有人都是沉着脸!他们二十三分院说起来在商业区众多大小势力中,不过是垫底的层次,在整个商业区,也就唯独这么一条街是他们的地盘,而且还是租来的。现在要是就这样被刀盟夺了去的话,就意味着他们二十三分院在商业区将是一个店铺都不存在,这样一来他们二十三分院的整体收入,无疑会降低很多。

    看着箱子里的虚天玉沉默了半晌,章桖眼神之中闪过一些狠劲。然后又是将箱子丢了过去,冷冷的道:“这条街,我打算再续租一年,所以之前的租金就不用退了!刀雷,如果你非要和我抢的话,不如先说说看,你能出什么样的价。”

    这条街是他们二十三分院的唯一商业收入点,所以他是不想就这样交给刀雷的,既然樊狱说了谁出价高谁得的话!那就拼到底吧。虽然他们穷,但也不是说就一定给不起比刀雷高的价。

    “哦?这么说,你是打算和我比一比财力了?”听到章桖这话,刀雷顿时就是不屑的摊了摊手。

    “也好,那你听清楚了!我刀盟租这条街,年租金……五百时制虚天玉!”随即刀雷冷笑一声,道。

    这话说出来,顿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这家伙这么有钱?居然能够出到这种价?

    章桖等人也是脸色沉重起来,之前他们的租金就是三百时制虚天玉一年,这刀雷竟然一次性加了这么高的价,到的确是有些狠了。

    袖袍之下手掌微微握紧,章桖一咬牙,开口道:“我出六百时制虚天玉。”

    直接是加到比以前高出一倍的价格。章桖这话,让得周围其他人又是吃了一惊,这价格,就不怕会亏么?

    刀雷也是被章桖这话震了一下,这家伙居然真的敢加价?

    而对于章桖的加价,他身后二十三分院的学生却是没有反对!这不仅是地盘上的事,还关乎到尊严。这刀雷明显就是见他们二十三分院弱小所以才敢公然来抢的,不然他大可挑其他地界去出高价租。

    既然这刀雷想要如此欺辱人的话,那当然得让他明白明白,二十三分院不是软柿子。

    “呵呵!章桖,我居然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阔绰了?”安静了片刻, 刀雷双眼盯着章桖道。

    “如果你还有兴趣,大可继续加价!”章桖只是冷笑道。只要在保证不吃亏的前提下,就算是不赚,也要保住这唯一的一块地。

    刀雷沉默下去,虽然一条街的地界能够带来的收入那是未知的,但是他也清楚自己有多少斤两,在自己手上经营一年能够收入多少他心里还是有点儿数的。

    六百的租金,再加上去的话,顶多到七百只怕就要亏本了。

    “章桖,凭你们二十三分院的本事,六百租金买一块地,真的值么?”刀雷冷冷道。

    “这就不劳烦你费心了。”章桖挥了挥手。

    “呵呵!那我现在有点好奇了,你说如果我们出价都是一样的,樊狱门主会将这地界租给谁呢?”思索了片刻,刀雷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看着章桖问道。

    这话一出,章桖等二十三分院的人都是脸色一沉!这家伙好狡猾的心思,居然和他们出一样的价格?

    众所周知,樊狱比较喜欢和实力强大的人来往,虽然刀盟和二十三分院在樊狱眼里都是属于弱小的层次,但是相对来说的话,樊狱肯定会选择刀盟!因为一定程度上刀盟的确要强大一些。

    但是就这样将自己的地界让出去,二十三分院所有人都是无法咽下这口气的。

    周围其他人听到这话也都是心里暗道一声奸诈!但是不得不承认,刀雷这做法很是聪明。

    和二十三分院比起来,肯定是刀盟比较厉害的,如果二十三分院能够保证不亏本的情况下喊价,那刀盟就是能够绝对的保证和二十三分院出同样的价格而不会亏本!刀盟来经营这条街,定然会比二十三分院收入高。

    “刀雷,莫要以为你们刀盟真比我们二十三分院厉害到哪儿去!有种的,我们现在就打一场,谁输了就主动让出这条街!”

    章桖身后,顿时就是有人忍不住大吼道。

    “对!你们刀盟的敢么?痛痛快快的打一场,能者得之。”

    随着第一人声音的响起,后续也是一个个的举起的武器,打算用武力来解决!与其和刀雷在这儿争,而且最后极有可能还争不过,不如痛痛快快的打一场发泄发泄,这样就算是输了也心甘情愿。

    最前方,章桖感觉到后方所有的兄弟们都是一时间火上心头,于是他也是微微握紧了拳头。他也知道,在财力上,他们二十三分院的确是比不过刀盟的。既然如此,的确不如好好打一场,让兄弟们都发发火。

    “章桖!这可不像你一贯冷静的作风啊!”对面,刀雷摊了摊手,道:“我刀盟尊天境强者不下五位,而你们呢?不过区区三个,这要是打起来,结局难道还会有什么悬念?如果你非要打的话我也不会拒绝,只不过我先说好了,刀剑无眼。”

    章桖拳头紧握着,一时间又是有些难以定夺起来。打起来发泄一下倒是不错,但是那后果,也一定是沉重的!刀雷说得对,刀剑无眼。

    他们二十三分院不过只有三个尊天境,其中最强的就是他,二品尊天境,而对面光刀雷就三品尊天境,而且他手下还有四五个同样是尊天境初期的人。整体实力悬殊可不小。

    整条大街,上上下下都是瞬间陷入安静。二十三分院的人都是等着章桖做决定,只要章桖点头,打就打,绝对不怂。

    对面,刀雷嘴角挂着不屑的笑容。今天如果打起来,他们刀盟一定会赢,而且这条街会是他们的!而如果不打的话,二十三分院无法和他们刀盟争,这条街还是他们的。

    无论如何,赢的都是他刀盟。

    二十三分院人群的后方,云零和罗溪也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刚才的一切,他们都是听在耳中的。

    目光瞟了一下周围,云零有些感叹,这条街横贯不过两百来米!樊狱不愧是第一啊,就这么一个懒得管的地方租给别人用都能搞得下层人士打起来。

    目光一转回道罗溪俏脸上,云零突然间心里冒出一些想法,嘴角勾起一抹淡淡弧度。

    “看什么?”见云零那突然的眼神,罗溪俏脸微红,不明白云零在想什么。

    云零没有说话,只是淡淡一笑,然后挤过周围的人,朝着前方章桖那里走上去。

    “我二十三分院出七百时制虚天玉,不知道刀雷盟主可有兴趣继续加?”

    就在两方人陷入对峙的时候,突然二十三分院的人群中,响起一道声音。

    所有人都是目光陡然看过去,只见人群中,一道人影缓缓走了出来。此人背上背着一柄麻布包裹的巨剑,肩上带着一只黑色小松鼠。

    “云零?”章桖扭头看是云零也是一惊,刚才云零这话是什么意思?七百虚天玉?

    周围,其他势力的人也是震撼的看着云零!你们二十三分院有多少实力大家心里还没点逼数么?七百时制虚天玉租一年,绝对是亏。

    “你是什么人?”对面,刀雷见突然有人站出来,目光便是落在云零身上,但是紧接着他就是眉微皱,因为他竟然是看不出这家伙是什么实力。他的气,被某种神秘的东西掩盖着。

    “二十三分院的人!”云零只是淡淡一笑,接着道:“如果刀雷盟主还有更高的价,我们可以继续喊!”

    “呵呵!章桖,我记得你才是二十三分院的大哥吧?你这小弟随便跳出来乱说话,你就不管管?”刀雷目光转到章桖身上。在他看来,七百虚天玉都喊得出来的,绝对是故意闹事。

    这条街交给二十三分院来运营,一年的收入能够达到六百虚天玉绝对是顶峰了,七百这是死亏。

    云零朝着章桖使了个眼神。章桖虽然不清楚云零想干什么,但是看到云零那眼神之后,也是一时相信云零,朝着后方的人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先不要动。

    “呵呵!我二十三分院只有兄弟,没有小弟,他现在说的话,就是代表我二十三分院!”

    看了一眼云零之后,章桖朝着刀雷道。现在他也只有期待云零不是在乱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