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四章 樊狱
    ,!

    见他们这样,云零也清楚是几个意思!看来高傲的不仅是樊狱啊,他的这些同伙也都是挺狂傲的。

    “几位,在下冒昧来之处望见谅,若是樊狱门主在的话还请通报一声,我实在是有要事相求!”

    但是,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人家的老大毕竟是总院的第一,而且自己的确是需要帮助,所以云零还是降低了身姿,恭敬的说道。

    “我们门主此时确实在楼上,不过要是我们随随便便就放别人上去打扰他的话,只怕就得挨训了!所以这位兄弟,不知你……是何许人也?”一名青年目光在云零身上打量着,他也是察觉到云零有些特殊,因为感觉不到他的气,所以一时间也没了多少要为难云零的意思。

    毕竟总院是藏龙卧虎的,谁也不敢确定一个默默无闻的人就一定是好欺负的。

    “我不过是今年新生,但我找你们门主,是想谈谈关于云空的事!”云零并没有报上自己的名,只是提到了云空。

    “云空?”这个名字,那几个学生就是听说过的了,在他们门主之前的那个总院第一,一年半之前被他们门主打下来了。

    那家伙年龄虽小,但是实力也是毋容置疑的,就算是现在,也还是总榜第九十九,依然是远在他们之上。

    而且云空虽然现在是九十九名,但却一直都是他们门主看重的人物。

    “你是新生?”随即他们又是反应过来,居然有新生回来找他们门主?还和云空有关系?

    “不是我们为难,实在是我们门主不喜欢被人随便打扰,所以你……”

    可能是提到了云空,所以他们对云零的态度也是好了一些,不过这也不是可以放云零过去的理由。

    “上来吧!”

    不过就在他们要拒绝时,二楼围栏处却是传来一道声音,他们回头一看,然后便是二话不说的把路让开了。

    云零也是目光看上去,只见那栏杆处,一名十七岁左右的少年手掌撑着下巴,正一脸好奇的盯着自己!

    这少年看上去和云零年龄相仿,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面容也是颇为的俊朗!最为特殊的,是他那双比常人凶狠几分的眼神。那眼神,看谁都如同看着自己的对手一般,充满战意!

    但是云零知道,他现在对自己并没有战意,那是他本身就带有的一种外貌上的气质。

    没有多说,云零迈着步伐朝着楼梯口走了上去。留下那几个有些发懵的学生,什么时候他们门主还把一个新生放在眼里了?难道就是因为这家伙提到了云空?

    ……

    二楼,云零一步步走上来了,这里是比较宽阔的一片空地,除了那少年之外,另外还有一名白发的中年男子!那男子此时正懒散的坐在一张椅子上,似乎感觉到云零的到来之后朝着他投来一个好奇的目光。

    虽然并没有见过这二人,但是云零已经可以断定,那短发少年应该就是总榜第一的樊狱了!而那白头发的,多半就是他的导师,吴岩涛。

    “你既然是新生,又怎么会知道云空这个人?据我所知,他可从小就没有离开过总院。”那短发少年一步步走过来,目光在云零身上扫了几眼,好奇问道。

    只不过他的目光落在云零身上时,眼神中却是泛起了轻微的疑惑!因为他感觉到,云零的气被一种他都看不透的东西所掩藏着。

    “副院长亲传弟子,就算他足不出户,光这身份,也足够在外面传得沸腾了。”云零淡淡一笑,他和小空是兄弟这件事,当然是不能暴露的。

    “呵!他有这么大的名气?”樊狱冷呵一声,眼神和语气中,都有着明显的不屑。

    当年,他挑战云空虽然赢了!但其实是打到一半云空自己投降的,因此就有相当一部分的人认为是云空让着他的,所以一年多以来,他都还是把云空看得很重。但是因为云空的排名已经是一路狂跌,他也不可能去挑战一个比自己排名还低很多很多的人,不然他一定会和云空好好的打一场,告诉所有人云空是真的输给了他。

    “你说想和我谈谈关于他的事?”樊狱目光依然是盯着云零。对于云空,他一直都有兴趣。

    “我有一些东西要给他!可能你应该知道他现在在哪儿。”云零也没有废话,直接说道:“所以这才冒昧来打扰。”

    “哦?”听到云零这话,樊狱眉头微皱,一步步走到云零面前,距离云零一米不到方才停下,然后冰冷的目光盯着云零,道:“这么说你是来找他,而不是找我了?”

    刚才还以为云零是给他带来了什么关于云空的消息,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是来问他云空在哪儿?这倒是有些嘲讽了!

    见樊狱这模样,云零也是脸色微变!看来这家伙的确是高傲,这就不爽起来了?

    “我知道你当年挑战云空时,是打到一半对方认输的!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他为何要认输?”随即云零淡淡一笑,故意说道。

    云零看得出来樊狱很是骄傲,这种骄傲之人对于这一点肯定是颇为不爽!云零刚好可以抓住这点,让他说出小空在哪儿。

    “重伤之下,当然是认输下台!这有什么?”

    听到云零这话,樊狱眉头更是紧了几分,云空这件事,一直是闷在他心头。但是他也没办法说出来,老实说当初他也知道云空没有尽全力,但是自己不也是一样?所以他也没有认为过云空是让着他的。

    但偏偏就是有那么一部分人会有这样的想法。一直以来,他都想好好的澄清一下这一点。

    “是不是这样,心底自然有数!”云零只是淡淡一笑,看样子,这樊狱不是一般的在意小空啊。

    樊狱沉默了下去,没错,当初云空认输时,根本就还没有达到极限。那家伙到底为什么要主动下台,他也想知道。但是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当着所有人的面好好的和云空打一场。

    “莫非你知道?”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樊狱盯着云零问道。

    “只要你能够告诉我他在哪儿,让我把一些东西拿到他手中!我可以向你保证,他会主动来找你再战一场。”云零淡笑道。当然,这话只是为了问出小空才说的,只要能够找到小空便是,其他的云零才懒得管。

    “你一个新生,能拿什么东西给他?难道你们还认识不成?”

    云零这话说得虽然有些诱人,但是樊狱也没有立马就相信!他也略微觉得,这新生想找云空似乎另有目的。

    “呵呵!告诉我他在哪儿,对你又不会有什么损失。”云零摊了摊手。也不做任何解释。

    “看来你真拿我这儿当找人的地方了?”樊狱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冷漠的弧度。目光盯着云零,突然道:“告诉你他在哪儿对我确实没有任何损失,但随随便便就想从我口中得到消息,这不是显得我廉价?”

    此话一出,云零眉头微皱!这家伙,的确是高傲得紧。不就是跟你问个人么,这有什么不能说的?

    “接我一拳!我告诉你他在哪儿!”

    冷笑之后,樊狱转过身去,挥了挥手:“否则,我揍你一顿让你滚蛋!自己选吧。”

    “我操!”云零顿时有些无语,老子就想来套些关于自己兄弟的消息,你居然这么狠?

    无奈的摇了摇头,云零拳头微握,然后点了点头。一拳的话,相信自己还是能够挡住的,这家伙虽然是总榜第一,但是想必应该也不会比九品尊天境强到哪儿去。自己可不能错过这得到小空信息的机会。

    见云零答应,樊狱嘴角微掀。他就是想看看,这个看起来隐藏得很深的家伙,会是个什么实力。

    “导师!麻烦了。”

    随即樊狱朝着对面椅子上的白发男子抱了抱拳,示意他帮忙。

    “的确麻烦啊!可别浪费时间了,你今天的修炼还没完成。”吴岩涛缓缓站起身来,然后吐了一口气,手掌一挥。

    嗡!

    顿时一阵白光飞出来,瞬间形成一个十来米的结界,将云零二人笼罩其中。

    “一拳而已,用不了多少时间!”樊狱淡淡一笑,随即不再废话,目光锁定云零,身上棕褐色的气息翻腾起来,“你放心,你只是一个新生,我不会下太重的手!”

    轰!

    身上气浪猛然翻滚,瞬间汇聚在拳头之上,形成一个扭曲的黑色旋涡。

    “但你要是不出全力的话,可能就得在床上好好躺几个月了!”又是冷冷的说了一声,樊狱不再迟疑,后腿一弹,拳头带着那磅礴的气息爆射而来。

    云零见状握紧了拳头,血红色气息瞬间爆发而出,枭夜六品尊天敬的力量翻涌出来!裂天拳运转而出。

    嗡嗡嗡……

    转眼间,就是在拳头之上,形成七圈粗壮的暗红色裂纹。云零苦笑一声,要是可以使用龙极爆的话,至少也是八圈裂纹啊!可惜了。

    没有迟疑,云零照着樊狱的拳头正面接了上去。

    嘭!

    拳头相撞,一红一褐两股力量猛然撼击在一起,一声爆炸,整个结界内部就是淹没在了恐怖的气浪之中!

    整个白色结界,被两股力量撑满!不过还好,无论结界内部动静如何的大,外面都是没有太大反应,不然这一拳下来,只怕这栋楼甚至这周围的一些建筑都是得遭殃了。

    “不错的苗子啊!”掌着结界,吴岩涛目光看着里面的云零,一个新生能够有着六品尊天境的实力,这倒是难得一见,想必是今年新生中最出色的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