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章 着落
    不远处云零看到这一幕顿时嘴角微抽!心里冒出一些滑稽的想法。你别是泡起妞来了吧?你家林冬冬可等着你呢。

    不过表面上虽然这么想,云零心底还是清楚妖炎为人的,他才不会干这种事!于是云零继续看着。

    “缘分么,嗯……好像真是哩!”那美女导师轻轻笑了笑,美目忍不住在妖炎身上多看了一眼,准确来说,是在妖炎背上背着的那麻布上多看了一眼。

    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那是一把剑,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剑!同样是剑士,她一时间就对妖炎有了几分兴趣。

    察觉到她的目光,妖炎缓缓将背后的妖炎取下来,然后一点点将麻布褪去,露出里面那根古老的黑棍,轻轻抚摸着黑棍,妖炎淡淡说道:“静箬导师身为剑士,想必剑主之名,一定听说过吧?”

    之前就已经在云零那里得知这位美女导师的名字叫静箬,是一名出色的剑士。

    “何止听说,几十年前还亲自见过呢,当时我还差点儿被他迷住了,咯咯!”静箬掩嘴一笑,提到剑主的话,只要是剑士,基本都是知道的!那可是曾经站在主界最顶峰的大人物。

    “导师既然见过的话,那想必也知道剑主所用之剑是何物吧?”妖炎缓缓将黑棍拿出来,也是插入溪水之中,然后目光看着静箬。

    “你这么说的话……”静箬双眼微眯的盯着妖炎手中的黑棍,这么说起来的话,这小子的这柄剑和当年剑主所用的…

    “我这柄剑,就是模仿当年剑主所用的妖炎而打造的,虽然远远比不上妖炎,但我也希望,能够迷住导师您!”妖炎双目看着静箬,直接是明目张胆的撒了个谎。

    但是不得不说,他这么一说,静箬就直接排除了这柄剑就是妖炎的可能,要是妖炎能够出现在别人手中的话,那剑主去哪儿了?而且这柄剑的剑气虽然内敛,但明显和当年剑主的不一样!

    静箬身为一个导师,在这菩提学院中,对于外面的事当然是不太清楚的!更何况母环之战这一点本来就没多少人知道。她不知其实剑主当年已经战死,更不知道的是,上古神器,择主,随主,一旦改变主人,气息也会跟着改变。

    “还真是像呀!”静箬美目移动到妖炎脸颊上,接着笑道:“不过想迷住我,光有外形可远远不够哦。”

    呼呼……

    言罢她那在溪水中轻轻摇摆着的玉足就是突然一定!一股剑气顺着溪水呼啸而上,直指对面的妖炎!这剑气虽然安静和缓没有任何杀气,但是其中却蕴含着足够强大的力量。

    见此一幕,边上的云零目光微变,但是也没有出手!明显是这导师想试试妖炎。

    对面,妖炎淡淡一笑,手中黑棍挡在前方溪水中!正面接住那流过来的剑气。

    呼!

    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甚至连水花都没有出现,只是水面之上发出轻微的波纹,然后就是看到,溪水竟然是平白无故升起了一些雾气,似乎是两股剑气在水中相击而产生的热量有些大让得溪水蒸发!

    接住这一股平缓的剑气,妖炎却是身体微微退后了几分,屁股下的石头都是产生了一些裂纹!不过还好他接住了,而且并没有接得很狼狈。

    “是一把好剑哩!”对面静箬见妖炎二层天玄境竟然是能够接住自己的试探,随即淡淡一笑!这小子,倒是个出色的学生。

    “你已经稍微的打动了我呢,这东西你先收着,导师的名字你也可以报我的!不过话说在前面哟,以后你要是达不到我的要求,我可是随时可以丢掉你的!”随即静箬玉手一挥,一小块玉片朝着妖炎飞了过去。

    不远处云零见状缓缓一笑,同时有些羡慕,没想到这么轻松就搞定了,哪里像自己。

    溪水之上,妖炎接过玉片!但是紧接着他却是嘴角微微一掀,“你的试探结束了,那么就到我了!”

    言罢妖炎就是缓缓握住自己黑棍。

    听到他这话,云零有些哭笑不得,剑主传人就是叼啊,还反过来试探导师?难不成不合格你还不认人家这个导师不成?

    静箬也是被妖炎这话微微惊了一下,随即她俏脸上涌出一抹精彩的神情,这样的学生,还真是第一次见。

    “那小女子只有领教咯!”随即静箬戏谑一笑,冲着妖炎点了一下尖尖的下巴。

    对面,妖炎轻轻一笑,手掌拔剑。

    锵!咻!

    一声剑啸响彻山涧,下一刻便是见到一道幽绿色剑气呼啸而出,直指静箬。剑气虽然凌厉,但同样的没有丝毫杀意。

    静箬面对着妖炎的剑气面不改色,轻轻抬起雪白手腕,然后食指凌空一点!

    幽绿色剑气爆射而来,并没有对她造成丝毫的伤害,而是在她食指的那一点之下,突然转弯爆射向天空,然后化作漫天光点消散而去!

    一剑之后,妖炎便是将自己的剑收了起来!这导师能够接住他一剑这是他意料之中的,但是接得这么轻松而且能够将自己的剑气彻头彻尾的控制并化解而去,这完全足够证明她的确是一个出色的剑士。

    “小女子合格了么?”静箬接下妖炎这一剑之后,对角带着一抹微笑,冲着妖炎一笑问道。

    那模样,到真的像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女人。

    不过妖炎和云零都是清楚,这家伙可是在总院待了好几百年的元老级导师。

    “静箬导师玩笑了!”将剑收起来之后,妖炎也是缓缓站立起来,穿上鞋子,将静箬给的玉片收了起来。他就认这个导师了。

    “能不能说一下,你是怎么找到我的?”静箬好奇的目光看着妖炎,新生刚来,没理由知道她们这些导师的习性,这小子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靠缘分!”妖炎冲着静箬抱了抱拳,然后重重说道:“日后,就希望静箬导师多多指教了。”

    “好吧!”听到妖炎这回答静箬也只有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说道:“这几天你就先忙自己的事,等结束后我会去找你的。”

    点了点头,妖炎再次抱拳之后,便是转身离开了。

    “等等!做我的学生,总不能名字都不给我吧?”突然静箬又是喊道。

    “无魂!”妖炎回头冲着静箬回道。

    “这也是模仿剑主的?”静箬有些好奇。

    “剑主乃学生毕生目标!”妖炎淡淡回道。

    “呵呵,真是有追求呢!去吧!”随即静箬挥了挥手,这个剑和名字都是模仿剑主的小家伙,还挺有意思。

    点了点头,云零和妖炎便是转身离开了这里。

    “还真的……挺迷人的。”看着妖炎二人离去的背影,静箬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随即回过头来,继续享受着天人合一的美感。

    ……

    离开之后,两人就是回了第二十三居住区,阎沧倒是还知道一些比较出色的导师,但是除了这两位性格比较特殊所以好找之外,其他的他就不知道在哪儿了。于是云零只能暂时空着,打算在学院里多看看,如果能遇见那些导师再说。反正如果没那些顶尖导师要的话就随便找一个,总之导师多的是,不愁没人要。

    于是所有人就这样在总院有了着落。云零则是继续找着导师,以及他弟弟云空的信息…

    到了总院之后,的确就能够真的放下身体来休息了!不会有任何的危险。云零也是美美的睡了个天翻地覆,整整一个昼夜。

    光线并不怎么明亮的一小个房间之中,床榻之上,云零翻起身来,一边的小幽也是和他完全一个节奏的跳到他肩上。

    稍微整理一下衣服之后,云零伸手扛起床边巨剑,推门走了出去。还得找导师呢!

    阳光之下,云零长长的伸了个懒腰!突然他目光一凝,猛然回过头来,因为他感觉到后方有一道不太一般的气息。

    目光顺着房檐看上去,在那勾起的房檐处,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是出现一道人影!他坐在那房檐上,此时正盯着云零。

    “方乂导师?”看到这身影时,云双眼之中就是一抹精光掠过,这家伙居然会找到自己房间这儿来?莫非他愿意收自己这个学生了?

    方乂身形缓缓落下,此时的他,双手负于身后,坚挺着胸膛,身上也没有任何懒散的酒气!这模样和自己前两天看到的那个倒是完全不一样了。

    稀疏胡渣的嘴角微微一笑,方乂上前两步,拍了拍云零肩膀,道:“你说得对,借酒消愁是懦弱!所以我得来跟你说一声,我的酒,从现在起不是用来解愁了。”

    本来云零是有些激动的,但是听到这话之后顿时又是失望了下去!尼玛还以为你要收学生了,原来是来跟我较这劲啊。

    说了一句之后,方乂就是转身离开了,搞得云零一上一下的话都不想多说一句,任由他去。

    “从现在起,我的酒,用来辅导修炼!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去你的大殿报上我的名吧!”

    然而就在云零失望之时,走出去的方乂却是突然回头一笑,留了一句之后这才纵身一跃,化作一道流光飞了出去。

    屋檐下,云零双眼之中猛然一抹狂喜涌了出来。拳头微握,哪怕此时只有一个人,云零也是忍不住的咧了咧嘴!还以为你得多犟,还不是得收了我。

    带着内心的狂喜,云零一路朝着朱雀殿的方向行去,既然现在导师有了,那就去报个名,然后剩下的,就是小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