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九章 虚天玉
    “呃……小子,你别把他惹毛了,懦弱这词用在他身上,可真不太对!”就连阎沧都是被云零这话微微惊了一下。方乂身上曾经发生过一些事,懦弱这个词,只怕是会提到方乂心里头去。

    “实话实说而已!”云零心里默默的回了一句。所谓的借酒消愁,不过是因为一些事自己无能为力又难以接受!这句话还是白酒以前亲自给云零说的。

    “好吧,总之呢,就算是他不收你你也不要得罪他!在总院得罪一个导师那是绝对不明智的。”阎沧只是提醒了一句。

    “懦弱,懦弱……”方乂目光直勾勾的看着云零,突然间,他竟然是笑了起来。嘴里一遍又一遍的念叨着这两个字。

    “哈哈哈哈哈!够大胆!”仰天大笑一声,方乂突然食指凭空一点。

    嘣!

    云零旁边桌子上,刚才的那小酒坛子突然破裂,变成一堆碎瓷渣!

    “小子,这是诋辱我的代价!”狠狠说了一声,方乂便是转身走下了楼梯口,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楼阁里,所有人这才缓缓的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然后目光定在云零身上!这家伙的确大胆,还好方乂导师没有发怒,不然只怕有无数种方法将这家伙逐出学院吧?

    看着离去的方乂,云零眼神也是掠过一抹失望!随即无奈的摇头,既然他不收的话,那又有什么办法,还是重新找一个导师吧。

    无奈的摇了摇头,云零一步步走到柜台前,“多少钱?”

    “钱?我该怎么说呢?这还真是个够让人怀念的字眼啊!”那柜台的青年摊了摊手,奇怪的眼神看盯着云零!这家伙果然是都不打听一下就来这片区域的么?

    周围其他人也是目光看着云零,那眼神仿佛在说“看你怎么办”。

    回想起刚才这些人的表情来,云零眉头微皱,这其中莫非还有什么端倪?

    “这位……大哥!不知你的意思是?”云零连忙叫一声大哥问道。

    “呵呵!三十块时制的虚天玉,或者两块天制的虚天玉也行!给“钱”吧。”那青年只是轻轻一笑,这个钱字说得比较重。

    “哦对了!那个酒坛,是我们楼主专门装最好的酒而使用的,打坏一个,十块时制的虚天玉。”指着那桌面上破碎的小酒坛子,青年又是加了一句。

    “虚天玉?”这个名字云零就是第一次听说了,一时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就是虚天殿那个总聚能阵的修炼资格证,只要有虚天玉,就可以去虚天殿里面修炼!时制的一块可以修炼一小时,天制的一块可以修炼一天。可以通过接任务得这种东西!”阎沧的声音在云零脑海中响起。

    “我操!你不早说,我上哪儿找这种东西去?”云零顿时嘴角微微抽搐,自己第一天来这儿啊,怎么会有那种东西。

    难怪刚才方乂说什么代价,那家伙这是在坑自己啊。

    “呃……我怎么知道现在这帮学生的交易货币变成这东西了。”阎沧也是有些无奈,他有好几百年没来总院了,对于这些改变当然是不知。

    云零无语了,难怪刚才这些人都是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感情是在笑自己无知啊,尼玛居然还有钱都行不通的地方了。

    “这个……哥们,不知道能不能……”云零顿时厚起脸皮,打算想些办法。

    “本店从不赊账!如果给不起,很简单,在本店酿酒厂做三个月的苦工便是!不过我念你是新生,可以给你通融一点,做两个月吧。你叫云零是么,今年的新生,我先记下!”

    云零话还没说完,那青年就是打断了,说话间他直接是拿出一个账本,竟然是开始写云零的名字了。

    看到这样一幕,周围的其他人顿时就朝着云零投来幸灾乐祸的眼神!他们之中也有不少人在这儿做过苦工的,想到和这酒楼的楼主待在酿酒屋里头,他们都是有些后怕。

    看到大家的眼神,刚吃了个亏的云零自然是懂的其中定有蹊跷,可不能陷得越来越深了。

    “停!大哥,先听我说完!”连忙凑上前去,云零手掌一伸,十颗泛着血红光芒的珍珠便是出现在手中。

    “那个……我也是第一次来,不太懂规矩,不如你看我这十颗淬血珍珠,能不能抵得上这酒和坛子?”云零将十颗淬血珍珠递上去,然后小声说道。

    “哈哈哈哈!你是新来的我知道,但是你这也太过敷衍了些!”那青年大笑一声,嘲讽道。

    云零顿时就有些懵逼了,老子十颗淬血珍珠啊,你居然说敷衍?

    “嘿嘿,小子,能够在虚天殿的总聚能阵修炼,那好处大到什么地步现在的你还不能理解!你区区十颗淬血珍珠,确实不够看。如果有的话,拿个一百颗出来才恐怕才勉强够赔。”阎沧的声音在云零气海中笑道。

    “我特么……”云零顿时有些想哭哭不出来的感觉,自己不过是想找个导师,现在不仅没找到,还特么要赔一百颗淬血珍珠?

    随即云零无力的摇了摇头,只有拿出整整一百颗淬血珍珠来,这么一出手!自己所剩的淬血珍珠都没多少了,妈的这次简直是血亏啊!

    见云零居然拿得出这么多珍珠,不少人都是微微惊讶,这小子是土豪还是在什么地方搞到的这么多淬血珍珠?

    看到桌面上摆满的一百颗淬血珍珠,那青年这才微微笑了笑,然后手一挥,将这珍珠收起来,冲着云零淡淡说道:“以后小心点,在这片商业区,虚天玉才是行得通的东西。你也是第一次,就放过你吧!”

    见自己一百颗淬血珍珠就这样被收了,云零顿时一阵肉痛。随即无奈的抱了抱拳:“多谢!”

    说了一声之后,云零才灰溜溜的和妖炎离开了这里。这次找导师,简直是失败透顶了。

    随着云零的离去,刚才那柜台处的青年赶紧跑出来将那小坛子的碎片收起来,这可是他们楼主最爱的坛子啊,他们楼主将酒楼交给他们管理,要是被发现这种坛子碎了的话,他们肯定会被修理!

    ……

    离开酒楼之后,云零和妖炎便是走出了这片商业区,既然自己的导师没搞定的话,那就先给妖炎找一个吧。

    “你体内,有什么对总院了解的人?”路上,妖炎忍不住朝着云零问道。

    从一开始云零就说给他们找两个好导师,后来又直接是来到这商业区在这酒楼找到了一个!云零以前不过是分院的一个普通学生,对总院肯定是一无所知的,所以妖炎猜测,只怕云零体内是有什么人在给他指路。

    而且妖炎也可以断定,这一定和云零那九品尊天境的实力有关系。

    “一个……总院的前辈!”云零只是淡淡回道,这件事知道的目前就只有梅嬗、罗溪和灵灵,而妖炎的话云零也信得过,所以没必要隐藏。

    妖炎点了点头,和自己猜测的一样。

    两人一路走出商业区,然后在阎沧的指路下,来到一片比较清静的山林。

    青葱林间,一棵参天古树高耸而起,叶如华盖,堪比一旁青山!那清幽山涧之中,云雾缭绕,一股溪流沿着层层叠叠凹凸不平的青石流淌而下!古树之下,河畔之旁,镶嵌着一间青色树藤简单加工而成的小木屋子,颇有一番清雅仙居之感。

    而这里,就是云零和妖炎的目的地。这儿有个会用剑的导师,妖炎是剑主传人,能够个用剑的导师指导,自然再好不过。

    这一点妖炎也不反对。当然,他其实并不是一定需要一个会用剑的导师,更多的,是需要一个会用剑的同类。

    “感觉到那溪流上游的气息了么?应该就是那个会用剑的导师!”阎沧的声音在云零气海中响起。

    云零点了点头,然后和妖炎对视一眼,两人都是能够感觉到,在那溪流的上游方向,有着一股平淡的气息。

    于是两人便是动身,朝着上游行去!顺着溪流一点点往上走,便是进入了山涧之中!清幽山涧,悦耳清泉,这般山水好地,云零和妖炎都是忍不住赞叹。

    不一会儿,两人便是在那山涧石滩之处,发现了一道身影。

    虽然距离不是很近,但是却已经是完全看得出来,那是一名女子!单看背影和那优柔身形,很明显还是一个美丽女人。

    走近去看,果然是一名年轻美貌的女子,一身与天地自成一色的幽绿色衣裙,此时她正坐在安石滩之上,一双玉足轻轻在面前的溪水中晃动着,似乎在享受着这大自然的美丽。

    看到居然是个美女,云零就是有些无语了。阎沧给自己找的一个酒鬼,而且自己不仅没被人家收下还倒赔了一百颗淬血珍珠!妖炎的却是这么个大美人儿,这待遇差距有点大啊。

    两人对视了一眼,妖炎便是走了上去,云零站在原地等候!既然都是剑士的话,就让他们自己来谈吧。

    妖炎走上去之后,那女子也并没有太大反应,只是继续享受着清凉溪水。

    “我今年不想带学生了,所以才到这儿来清静的,你是怎么找到我的?”那女子美目微微移向妖炎,脸上带着一抹自然的微笑。那神情,看上去倒是很好说话的样子。

    “缘分而已,我也是来清静的!”

    妖炎也是淡淡一笑,然后竟然是脱掉鞋子,直接是坐在距离拉美女导师不远处的石头上,双脚也是放入了溪水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