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八章 方乂
    提到酒,云零就想到自己的白叔,那家伙可是个十足的酒鬼啊,白酒仙人,想来当年一定是个放浪不羁的大人物,有机会了一定要调查调查他和自己父母的历史。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菩提总院,才云集,藏龙卧虎!学生是来自主界各个大大的势力的之骄子,而导师,同样是来自主界各处。这里除了是个学府之外,还是个隐世的好地方,那些个导师中,不少就是对外面的世界没了什么兴趣,才来这儿当导师的!在总院待了上千年的导师可不在少数。”阎沧淡淡道:“若要单整体实力的话,总院的武侍军可能还比不过这些导师!”云零惊讶,不愧是总院啊,的确是高手如云!从白酒那里云零听过,一般人想要活上千年之久,就得需要神阶以上的实力!也就是,总院的导师中,有不少都是神尊境以上的实力。神尊境啊!当初在北夏大陆的时候,云零以为尊境已经是完全足够顶立地,但是接触到外面的世界才知道有多高!想要做一个真正的强者,尊境根本不够看。神尊境才是真正的起步。同时,云零又是倍感压力!总院光导师就这般实力,那副院长更是不用了。而以后自己要面对的南神宫,却是比菩提总院还要强大很多的大势力!这路,不仅长,而且难啊。微微握紧拳头,云零心中不曾有过半分退意!当初,自己就是个能够在二十三分院中得到一些尊重就满足的少年,也从来没有想过外面的世界,更没有想过自己会面对菩提总院和南神宫这些庞然大物。但是自从父母死后,自己一步步的走到了现在,就从来没有打算过要停在任何地方!不达目的,死不罢休!如果人活着就得有个宗旨的话,这是云零的宗旨。……一个晚上的折腾,云零和妖炎走在商业区逛了好几个时辰,遇见酒楼就上去看看!终于,当东方出现一抹鱼肚白时,阎沧让云零停下脚步了。大街之上,云零朝着一栋酒楼的二层看去,在那栏杆处,一道懒散的身影斜靠着,手中的酒坛子举过头顶,那辣喉的烈酒如同白水一般灌入嘴中。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他的脸颊,可以看出,那是一张布满沧桑和疲倦的脸!他双目紧闭,似乎整个世界就只剩下自己和手中的酒坛,沧桑的面容之上,随着烈酒入喉,微微浮现一抹恰是享受又恰是苦涩的神情。洒出来的烈酒顺着胡渣下巴一滴滴落地,在那清晨阳光之下,发出微光波澜。“子,就是他!只要你能想办法让他做你的导师,保证你能得到的辅佐会远比其他人高出许多!”阎沧的声音在云零气海中响起。云零点了点头,既然阎沧都这么的话,那一定就是个了不起的导师了,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的牛人!眼神之中闪过些许火热,云零纵身一跃来到二楼阳台。看了看那似乎对于什么都无动于衷眼里只有酒的导师,云零缓缓走到柜台处,朝着那里的一个学生道:“要一坛最好的。”那柜台处的青年好奇的目光看了云零一眼,似乎对于云零这话有些惊讶!惊讶的不仅是他,后方不少酒客都是忍不住看了云零一眼,眼神有些奇怪。不过为什么奇怪云零就有些不理解了,只是冲着那柜台的学生笑了笑。那青年迟疑了一下,随即便是将后方酒柜最底下的一个坛子抱了出来,递到云零面前。接过酒之后,云零一步步的朝着栏杆边上走过去,立在那导师面前!看着他一点点将他手中那一坛子酒喝得一滴不剩之后,云零打算将自己手中的这一坛递上去。“他叫方乂!”阎沧在云零气海中提醒道。点了点头,云零滚了滚喉咙,然后将酒坛子打开。这种招生好时期不仅不去找学生还来这儿和闷酒的导师,可见调子不是一般的高,一定要搞到手。“方乂导师若是不尽兴,学生这儿还有一坛!”将手中的酒坛子递上去,云零笑着道。方乂将自己手中那已经空掉的酒坛子杵在桌面上,慵懒的目光轻轻看了云零一眼,随即锁定云零手上的酒坛,也不客气,二话不接过去,就是一个猛灌!周围的其他学生看到这一幕才明白过来,原来这家伙是请方乂导师喝酒啊?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想求这位性格比较孤僻奇葩的导师呢?见他将自己的酒一点点喝下去,云零嘴角微掀!既然收了我的东西,那我的条件,你就没理由不接受了吧?“学生云零!是今刚入院的新生,听闻方乂导师大名,特来拜见!”随即云零也不废话,直入主题,抱拳重重道。“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我他怎么敢买最好的酒,原来是新来的啊!”“不不不,这不是最好笑的,最好笑的是,他想做方乂导师的学生?啊哈哈哈哈!我是不是喝高了?竟会听见这种话?”“……”云零此话一出,那方乂没有任何反应,反倒是惹得在这儿喝酒的学生哄堂大笑起来,一些人喝道嘴中的美酒都是忍不住喷了出来。云零一时间不明白是几个意思,只是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些大笑之人,尼玛这有什么好笑的?老子不就是想找个导师么?没有理会大笑的那些人,云零目光转向不一会儿就是将那一坛烈酒喝得一滴不剩的方乂!“拜见?”方乂将酒坛垂下,眼神依然慵懒,也完全没有像周围那些人一般大笑,只是淡淡的开口,沙哑的声音道:“拜见好了?那就走吧!谢过你的美酒了。”“走?”云零顿时眉头微皱,我的意思你不会听不懂吧?就这样赶我走?我是想让你做我的导师啊,你都还没答应…周围的所有学生都是把目光转了过来,顿时间一个个在看好戏的样子。妖炎也是站在旁边静静看着。“方乂导师,若是你能收下学生!我保证,绝对不会辱你威名。”没有理会其他人,云零接着道。“威名?”方乂一点点站起身来,烈酒让得他身形摇摇欲坠,缓缓放下酒坛,他淡淡回道:“我又没什么威名!只想安安静静的休息几年,带学生多麻烦啊,得时时刻刻的为他考虑,喝酒都不痛快!”“如果方乂导师愿意,学生愿每陪你喝个尽兴。”云零接着抱拳道。这导师可关乎着自己以后的修炼前途啊,死缠烂打也要拿下来。“终究是稚嫩的孩子,解愁之酒,又何来尽兴之?”方乂淡淡的瞟了一眼云零,然后摆了摆手,“你不走那我走吧,记住下次不要打扰我喝酒了,学生。”言罢方乂就是迈着紊乱的步伐,朝着楼梯口走过去。留下云零和那些嘴角还笑得有些合不拢的学生们。“我……”听到他这话,云零眉头紧皱着!孩子?稚嫩?我承认自己的确是跟你这种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妖怪不了话,但是孩子这种词用到我身上,未免也太瞧不起人了。两年多了,尽管年龄上来自己的确算是个孩子,但是云零在这期间,就从来没有真的拿自己当过孩子!“子,有些导师是拿着好处去抢学生,但是有些导师,你得拿着好处去求他!而方乂这样的就更难搞了,他不收学生,也对什么好处都没兴趣。如果第一次他没能接受你的话,下次他对你就只剩下反感了。嘿嘿,这我也帮不了你!”阎沧的声音在云零气海中戏谑道。这方乂,的确是很难搞。袖袍下拳头微握,云零突然缓缓握上背后的剑柄。唰!一柄血色巨剑突然朝着那走到楼梯口的方乂爆射过去。突然的一幕,让得所有人都是脸色大变!本来嘲笑的嘴角突然一收,转化成难以置信的张大了嘴。这子好大胆子,居然敢对导师出手?楼梯口,方乂微微回头,手掌一抬,一股无形气浪,凭空拦住爆射而来的巨剑!剑尖停在距离方乂尺许的半空中,整个楼阁,突然间死一般的安静下去!只听得见方乂身上呼啸着的气浪。一双双惊骇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那悬在方乂面前的血色巨剑,然后转向对面一脸肃穆的云零。这子是没喝酒就醉了?居然做出这种事来?柜台处,那青年也是难以置信的目光看了看云零,本来在他的地盘打闹他是得管管的,但是既然和导师有关的话,那自然就得让导师自己来处理了。“寻师不成,动怒了?”手掌轻轻一挥,血色巨剑便是弹了回去,方乂并没有什么太大反应,只是轻轻了一句,身上的气浪便是收敛而去。伸手接住剑,云零冷冷的了一句:“我,云零!并非孩子!”言罢云零就是将巨剑收回背上,目光与方乂相视着,接着又是道:“但我知道,以酒解愁之人……终究是懦弱!这导师,不拜也罢。”安静,死亡一般的安静。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瞳孔一缩,死死盯着云零,这新来的胆子也太大了吧?居然敢这样和一个导师话?而且还是和方乂导师!不仅周围的学生,现在就算是楼梯口的方乂本人,都是脸色一点点变得冷漠起来!云零的话,似乎被他听到了耳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