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九章 战
    唰!嘭!

    浓郁的紫雾之中,一道血红剑刃从高空爆射而来,在大地之上,留下一道千丈的狰狞裂缝!

    大地和空气都在颤抖,似乎根本承受不住高空那两道身影爆发出来的恐怖冲击。

    云零使用阎沧的力量之后,鬼女杀自然是又强大了一个层次,加上龙极爆和龙息,那般恐怖的架势,尊天境之中,绝对是难寻敌手。每一剑挥砍出去都有着毁天灭地的架势。

    铛!

    又是一个相撞,云零身形被震出去百米有余,而那紫色半透明的实质体却只退后数十米便是停下。

    虽说云零现在已经很恐怖,但对手毕竟是半神,所以他依然处于下风。

    血红剑刃之上,恐怖的血色剑气翻腾着!云零握紧剑柄,目光死死盯着对面的实质体。这家伙根本不怕死,不管自己再犀利的攻击它都是用身体来挡,而好不容易在它身上留下伤口,却又是被后面那能量点的能量修复了。

    云零眉头微皱。这家伙不仅实力强大,而且还打不死,这样下去败阵的绝对是自己。

    轰!

    突然这时,远处传来一声爆炸,然后就是感觉到整个聚能阵剧烈颤抖起来,浓郁的紫雾都是发出一些异样的波动!似乎整个聚能阵中不断加强着的能量被隔断了一般。

    感觉到这动静,云零嘴角微掀,看样子妖炎那边已经解决了!自己再拖一会儿等到妖炎过来就行。

    那家伙可是剑主传人,加上他的话,对付这实质体应该就有把握了。

    然而与云零相比,此时那实质体却是变得暴躁起来。在感觉到另外一个能量点被破坏了之后,它猛然双眼盯着云零,那没有瞳孔只有紫光的眼睛中,似乎带着浓厚的怒火。

    嗡!

    突然它抬起手掌,身上紫气翻涌,紧接着让得云零惊讶的一幕就是出现了。

    阵阵紫气翻涌凝聚,这实质体竟然是变得开始有五官和头发起来,甚至身上还加上了衣服,手中紫气再凝聚出一柄紫色巨剑。那模样,赫然就是云零。

    只不过云零是正常人,而它无论是剑还是人或者身上的衣服,都是紫色半透明。

    “我擦?”云零眉头微挑,这家伙居然会模仿别人,而且连武器都模仿出来。厉害啊!

    “要是连神诀都能模仿的话,那今天我还真得栽在这儿了。”轻轻一笑,云零抬起巨剑,体内鬼女杀再次运转,砍了上去。

    对面,那完全复制了云零表面的实质体也是和云零一样,双手抡着巨剑就是挥砍上来。

    铛!

    紫色与血红色剑刃相撞,嘹亮的金属声传遍四面八方,两人再一次进入激战!

    这实质体虽然不能模仿云零的战技,但是那力量无疑是要远在云零之上的,所以每一剑挥砍出来,都是让得云零接得有些吃力。半神始终是半神,就算是普通攻击,也完全不亚于加上战技的云零。

    能和一个如此强大的冒牌自己战斗,云零虽然处于下风,但还是战得有些酣。战斗是提升本身实力和经验的最好的方法,现在的他虽然只是处于天玄境的层次,但是多接触一下这种强者的战斗,对于他来说当然是益处颇多的。

    铛铛铛!

    剑刃猛烈的撞击,一红一紫两道身影在空中来回攻击,战斗余波将周围千丈范围的一切都是轰为虚无,半神和九品尊天境的战斗,绝对惊天动地。

    这种恐怖的战斗余波,传到了菩提门的那里,大门顶端,成粵等人眉头微皱看着远方,虽然那里距离这里很远,但还是看得见的!那远在地平线处的浓雾之中,两股恐怖的气息正在战斗。透过云雾,甚至能够看见那里战斗产生的爆炸光波。

    当感觉到这股强大得让他们都略微不适的气息时,成粵等人无疑都是担心起来,但是想到那里是未知领域,云零又郑重说过他们不要过去,所以他们都是忍住了那种想要过去一探究竟的躁动。

    的确,这种动静,只怕他们过去都是死路一条!虽然这四个月以来云零并没有使用过阎沧九品尊天境的力量,但是六品的却是没有少用过。所以成粵都不得不在心中承认云零比他强,而且强得神秘。所以云零说的话,他当然是听的。

    所有人,都是在这股强大的余波威压下,静静的看着远方。

    ……

    聚能阵中,一番热战下来,云零也是越发吃力起来,慢慢的就是汗流浃背,毕竟他是有消耗的,而那冒牌的自己,却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补给!云零曾经几度尝试去破坏那能量点,但都是没有得逞,这家伙死都不会让他有任何机会靠近去。

    云零也试图把它引开,但是它却不是傻子,愣是在这儿死死守着。

    铛!哗!

    剑刃相撞,云零身形倒射而出,现在的他,已经是有些承受不住了,这家伙就是个纯粹的战斗机器,而且还有着源源不断的能量给它修复身上的伤!云零当然不是它的对手。

    “小子你悠着点,可别把我打得连九品尊天境的底蕴都没了!”阎沧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看着云零这么使劲儿的消耗他就是有些心疼!虽然是云零在扛,但是用的可是他的力量。云零会累,他却是会消耗。

    他可不想连个九品尊天境的实力都没有了!

    云零干笑一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这也是没办法啊,要是不倾尽全力,哪里会是这家伙的对手。

    “呼!”长长吸了一口气,云零稳定了一下不断起伏着的胸膛,再度握紧巨剑,目光变得严肃起来。打也打够了,现在是该干正事了,继续下去没准自己会死在这家伙手上。

    体内气息尽数翻涌,云零目光锁定那朝着自己爆掠而来的实质体,目光一凝,猛然将手中巨剑朝着它射出去。

    哗!

    巨剑带着血红色剑气,一路上将空气都是破碎成为虚无,直指那实质体。

    看着云零爆射而来的剑,那实质体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应该说它本身就就不存在表情,只是空空模仿了云零一张脸而已。

    它高高举起手中紫色巨剑,然后一剑砍下去。

    铛!

    一声脆响,剑气挥散,云零的剑受到它的攻击便是猛然射向下方,在地面上砸出一个百丈大坑。

    唰!

    然而,就在实质体刚将云零的巨剑击开之后!云零的身形却是猛然间贴了上来,拳头一握,九道粗壮的龙纹瞬间出现,照着它就是轰了出来。

    那实质体似乎也是看出了云零这拳头的不简单,连忙将手中紫色巨剑挡在身前。

    嘭!

    嘣!

    九圈龙纹裂天拳砸出来,落在紫色剑刃之上,毁灭性的力量从拳头上爆发出来,一声爆炸,恐怖的冲击波弥漫开来!紧接着一声清脆的响声,那实质体手中的剑竟然是没能抗住云零这一拳,整个破碎而开,化为无数紫色光点消散。而那实质体,身形则是倒射而出,狠狠砸在地上,百丈范围的一切,都是瞬间被它身上的强大气浪轰成虚无。

    一拳打退那家伙,云零嘴角微掀,心里有些成就感!还是这爆发攻击型的仙阶上等裂天拳威力大啊,加上龙息之后,半神也扛不住。

    “啧啧啧!你这战技不简单啊,能有这样的爆发性,倒是少见。”阎沧都是有些赞叹!当初云零就是用这招灭了他八合一灵魂分身的。而且那时候云零只使用了六品尊天境的力量。

    这一拳下来的破坏力,绝对是其他仙阶战技所不能比较的,再加上龙息,这力量简直无话可说。可以说在仙阶战技中,就连阎沧都是没见过破坏力比龙纹裂天拳更大的战技。

    轻轻一笑,云零手掌一吸,地面上的巨剑便是飞回来。握住剑柄,云零目光锁定地面上的废墟之中,长长的吸了一口空气。这裂天拳毕竟是爆发性战技,而且消耗极大,这一次要不是有着阎沧九品尊天境的力量撑着的话,云零想要发挥出九圈的威力来,只怕就得像上次那样重伤了。

    唰!

    废墟之中,紫色身影飞出来,此时,它身上也是出现一些淡淡的裂纹!明显刚才云零那一拳让他受到了一些伤害。

    嗡!

    不过,它刚一飞上来,后方能量点溢出来的能量,就是瞬间将它身上的裂纹修复。

    看着这一幕,云零苦笑,且不说自己打不过它!就算是打得过,也特么打不死啊,不管你怎么打,它都能恢复全部力气。

    紫色半透明的手掌一握,紫色巨剑重新凝结出来。他双眼带着怒火,再度朝着云零爆射而来。

    “御剑九式!血祭!”

    哗!

    就在这时,云零后方突然一道千丈剑气爆射而来,直指对面那实质体。

    嘣!

    那实质体只是手中紫色巨剑轻轻一挥,便是将这剑气劈成虚无。它微微沉重的目光,也是朝着云零后方看去。

    “终于来了啊!”云零微微扭头,便是看到身后一道烟袍身影手中握着一柄细长的剑飞了上来。

    烟色剑柄没有任何花哨,细长笔直的幽绿色剑刃看上去同样是普普通通,但是那之中散发出来的极度内敛的剑气,却是让得云零都是微微变色。他自从收了枭夜之后,也算是个半吊子的剑士了,所以对于剑多少有些别样的感觉,妖炎绝对是一柄不普通的剑。

    同样的,枭夜此时也是有同样的感觉,虽然妖炎看上去只有二层天玄境的实力,但是他手中的剑,却是让得枭夜都有些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有点像是……忌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