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三章 暗影侍卫
    见他们要逃,云零眉头一皱,连忙试图挣脱身上的曹双!然而,现在的曹双却是不知道为什么,身体变得有些奇怪,无论云零怎么用力都无法挣脱。

    而此时,曹双双眼登圆,眼神之中,满是痛苦的狰狞和绝望!他实在是不清楚,为什么自己的身体会不受控制直接上撞上云零的剑,而且还将云零锁住。

    尽管现在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云零的剑刃贯穿身体带来的死亡剧痛,尽管他并不想这么锁着云零,但是却就是控制不了,他虽然意识还在,但是他的身体,现在似乎已经完全不属于他。

    梅嬗等人也是愣愣的看着这有些恐怖的一幕,一时间不知所措。

    感觉到体内疯狂往外流的鲜血,曹双绝望的看朝北夏冥他们离去的方向,缓缓明白过来!这一切,只怕都是他们干了,牺牲他来争取逃离时间。

    气息翻涌,云零本想强行崩开曹双,但是,现在曹双不仅不受控制,他的身体竟然是完全扛得住云零气息的摧残,无论怎么弄都是不松开。

    而曹双此时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任由云零攻击。身体的剧痛也早就让得他说不出任何话来。

    嗡!

    转眼间,曹双身上,就是一阵金光爆发而出,他的皮肤,都是变得透明起来,然后一阵奇怪的能量缓缓往外溢!

    感觉到他体内一点点溢出来的那诡异能量,云零脸色大变,连忙转身朝着梅嬗等人大吼道:“躲开!越远越好!”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听到云零这话时所有人都是迅速往后退。

    身体被曹双死死锁着,云零体内,六品尊天境的力量毫无隐藏的翻涌而出!给自己加上一层保护膜。

    曹双身上,阵阵金光从半透明的皮肤之中溢出来,当到达一个瓶颈之时,轰然爆炸。

    嘭!

    一声巨响,声波以及冲击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空阔的天地间弥漫而开。已经退得远远的梅嬗等人都是连忙气息翻涌,给大部队加上一层保护罩。

    大地阵阵颤抖,方圆数千米的范围都是被淹没在冲击波之中,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冲天而起,遮天蔽日!

    这股强大的冲击波一直持续了几分钟方才停下,梅嬗等四百来人好在距离较远,没有谁受到太大波及!她们的目光,都是朝着爆炸中心望去。

    刚才好像是那曹双身体爆炸了?居然会有如此恐怖的力量,不知道被曹双死死锁着的云零怎么样了。

    烟雾随风一点点消散,露出了那里的景象,此时,那空阔的石地之上,是一个近千米的大坑,大坑周围,布满裂纹!

    难以想象,刚才的爆炸,竟然是产生了如此强大的破坏!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还好刚才退得快,不然现在只怕已经尸骨无存了吧?

    罗溪等几个比较担心的人连忙飞了上去,在那大坑之中,寻找着云零的身形。这种恐怖的爆炸,不知道云零……

    不过就在她们担心之时,便是在那大坑中间,发现了浑身狼狈的云零。

    此时的云零,蹲在大坑中间废墟中,浑身衣衫破烂,灰头土脸,双手捂着胸膛处,一动不动。在他旁边,立着一柄血红巨剑。

    罗溪见状连忙飞了下去,后面梅嬗应啸天等人也是跟上。

    看着一动不动的云零,罗溪柳眉紧皱,连忙上去打算将他扶起,但是这时,云零却是咳了一声,然后慢慢撑了起来。

    见他还活着,罗溪等人都是松了一口气!

    站起来,云零缓缓松开捂在胸膛的手,原来,在里面保护着的,是小幽。

    因为刚才曹双的爆炸实在是太过恐怖,云零只有将双手把小幽死死的保护起来。

    小幽从云零衣服里钻出来,便是朝着云零脖子添了几下。它也只能这样来表达自己的感情了。

    “你……没事吧?”看着云零嘴角挂着的那丝血迹,罗溪关心的问道。

    “没事!”

    云零只是淡淡回了一句,然后提着巨剑纵身一跃飞上高空,目光朝着远方看去!然而现在,已经是看不到北夏璃三人的身形。

    磨了磨牙,云零手掌握得嘎吱作响。还是被他们逃!

    这曹双区区天玄境的实力根本不可能爆发出这样的破坏力来,而且刚才那些行为明显也不是他自愿做出来的,他应该之前就被动过手脚了!北夏冥他们倒是够狠心啊,为了逃走就牺牲曹双,这应该是之前就计划好的吧?

    失望的将巨剑背在背后,云零身形落了下来。既然这次被他们逃了的话,那就下次遇见再报仇吧!总之他们的目的一定也是菩提总院,只要先走到总院大门去,在那儿等着他们就是。

    “那个……云零兄弟,不知您还记得我们不?”

    见云零落下来,应啸天就是干笑着说道。这云零现在这么厉害,他甚至都有点儿觉得和云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云零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收起内心的杀气和仇恨。沉吟片刻,然后走上前去,一手搭在应啸天手上:“还以为,你们都死了!”

    这熟悉的语气和面容出现时,应啸天等人这才放开了来,笑着说道:“还好北夏璃那妮子有点儿良心,让北夏冥偶尔照顾一下我们,不然铁定死了!”

    “那就得好好聊聊你们这一路上都是怎么走过来的了。”云零也是一笑,然后几人便是一同飞出这大坑,回到大部队中。

    刚才的战斗被甩在脑后,所有人都是汇集起来,然后说着这一年半以来各自不同的经历。继续等待最后一支队伍的到来。

    由于刚才云零出手,北夏冥已经落荒而逃!所以现在,那些跟着北夏冥一路走来内心充满怨言的人都是将内心的火气宣泄了出来,提着北夏冥就是一阵乱骂。

    听到大家的抱怨,云零也清楚,这一路上,北夏冥只怕不是一般的过分自私。

    ……

    在距离他们这片空阔石地不知道多远的前方,是一片荒地,一座石峰之下,一名烟衣青年盘腿而坐,调动着体内气息,慢慢温养他胸前那满是鲜血的狰狞伤口。

    在他身旁,坐着另外一名白衫青年和一位相貌美丽的少女!此时,他们都是脸色沉重,似乎还没有从刚才发生的事情中回过神来。

    王炼拳头紧握着,他实在是不清楚,凭什么云零会恐怖到这种地步!能够打败七品尊天境的北夏冥?这种实力,和他比起来,已经是天差地别了。能打败七品尊天境,这对于他来说是多么的遥不可及。

    北夏冥,北夏帝国皇室十大暗影侍卫之一。暗影侍卫是专门负责保护皇族以及做一些国主特别安排的任务的,是北夏帝国的核心力量!而北夏冥,可谓是暗影侍卫中的拔尖者,为了保护他们进入菩提总院同时想办法拿到冰魔晶魄,所以就被掩藏住实力改变容貌之后加入二十三分院。

    七品尊天境,都差不多赶上北夏帝国大将军,也就是王炼他爹了,所以现在王炼心里当然万般不是滋味。当初的一个自己只出一成力都能打得爬不起来的废物,突然就这样远远的将他超过,而且超过不是一星半点,他当然难以接受。

    北夏璃也是冷着俏脸,不管是云零展现出来的实力,还是刚才曹双的异常举动,都让她陷入深思。

    “呼!”

    就在这时,北夏冥缓缓睁开双眼,吐出一口浊气。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胸膛,感觉到并无大碍之后他也是松了一口气。

    “冥侍,这到底怎么回事!曹双他……用的是你们暗影侍卫的死亡束缚吧?”见北夏冥睁开眼,北夏璃就是连忙怒声道。

    刚才曹双那种异常的举动,能够将云零都是锁住,那是暗影侍卫专用的拼命秘术,死亡束缚。曹双怎么可能会这种恐怖的秘术?而且刚才他根本就不是主动上去送死的,能够同时控制死亡束缚和曹双的,当然就只有北夏冥一人了。

    “死亡束缚?”当这四个字从北夏璃口中说出来时,王炼都是脸色一变!他身为北夏帝国的人,当然是清楚这是什么。这是暗影侍卫专用的一种最后的拼命手段,将身体改变,然后将敌人死死束缚住,同归于尽。曹双怎么会这种秘术?而且以曹双的本事,不可能锁得住这么恐怖的云零才对。

    除非,曹双之前就在体内加了秘术,而且身体也改变得有足够的坚韧性。

    “公主息怒,这件事也是迫不得已!”北夏冥朝着北夏璃拱了拱手,这的确是他干的。

    “他也是我北夏帝国的人,你为了逃走,就如此残忍的牺牲了他?”北夏璃直接站起身来!暗影侍卫确实以冷酷无情出名,但是这次这种行为,北夏璃实在是忍受不住。

    现在回国之后,要如何与曹双的父亲交代?

    “那小子的实力公主也是看见了,若不牺牲曹双,只怕我们都得死在他手上!”北夏冥冷峻的目光看着北夏璃,接着说道:“国主是交代过让我保护你们进入菩提总院!但也交代过,万事公主为重!”

    他这话,说得没有任何拖沓,看不出其内心的任何情绪波动。只是说话间,目光转向了王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