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五章 转移
    震惊归震惊,羡慕归羡慕!自己的路,还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的走。一步登天这种事要是能够遇见的话自然最好,要是遇不见,也不要强求,更不要空想。

    于是在梅嬗的安排下,大家先在这周围等待起来,尽量不要在未知的领域到处乱晃,以免遇到危险。

    天坑之下,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云零也是一会儿都没离开过,虽然身受重伤,但是好在自己身体强悍加上梅嬗那丹药的调节,倒是还扛得住。

    十天时间过去,这十天的时间,云零也是慢慢的适应了体内的仙阶气锁,现在就算是顶着这气锁,也能勉强行动自由!

    幽绿色水潭边上的石堆中,云零和梅嬗两人坐着。梅嬗几乎每天都会来和云零一起等着,经过十天的调养,她的脸色,也是恢复了不少。那一次使用禁术拼命虽然留下了一些隐患,但是相信迟早能够完全恢复的。

    “这次……谢谢了。”

    梅嬗目光看着中间罗溪那里,然后淡淡说道。这一次要不是云零的话,罗溪和灵灵也不可能救得出来,更不可能知道阎沧的身份,大部队只怕也不能妄想回到正确的路径上去。

    云零只是不置可否的一笑,他也没有料到,这个想抹了罗溪和灵灵意识的家伙,居然是总院的大主教啊。

    “对了,你的这只……松鼠,似乎血脉有问题。”突然,梅嬗目光转向云零肩上的小幽。从一开始看到这可爱的小松鼠时,她就看出来这松鼠不一般了。

    “血障!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云零摊了摊手,说话间摸了摸肩上的小幽。这小家伙可是神秘得紧啊,连白酒都不肯说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就是血脉力量被自身所封印着,这种血障的话,外力应该是很容易打通的吧?”梅嬗美目看着小幽,那目光中有着好奇,也有着浓郁的喜欢。

    她也是个女孩子,所以也非常喜欢这些毛茸茸的小可爱。

    不过小幽似乎除了心儿以外,还不和其他任何女性接触!之前罗溪也是挺喜欢它的,但是它碰都不给罗溪碰一下!对于现在的梅嬗,它同样是没有什么表现。可能它就只喜欢心儿一个吧。

    “血脉障碍?”云零微微理解,也就是说小幽的血脉力量并没有体现出来?

    “我可以帮它打通!”梅嬗一笑道。她也有些好奇,这小家伙的血脉力量会是什么层次的。

    “呃……不必了,这血障,是它自己搞的。”云零连忙干笑一声扯了个幌子拒绝。虽然他自己也很好奇小幽是什么血脉,但是白酒说过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别人对小幽乱搞,所以还是算了吧。

    梅嬗点了点头,然后目光看着小幽,有些好奇这可爱的小家伙到底是什么。

    呼呼……

    就在这时,中间处,那一直呼啸着的淡蓝色气焰,终于是发出了一些动静。云零和阎沧都是连忙把目光看过去。

    只见那里,淡蓝色气息一点点的朝着中间汇聚,然后缓缓收拢到那盘腿而坐的倩影身上,准确来说,是收敛到她手掌中悬浮着的那枚淡蓝色的丹药上。

    由于罗溪的锻造,此时那仙阶上等魂气丹都是变了个颜色。

    云零连忙小跑上去,满怀期待的看着罗溪一点点将双眼睁开。

    “怎么样?”

    看着罗溪,阎沧和云零几乎是同时问道。

    手心之中,淡蓝色的丹药悬浮着,罗溪缓缓站起身来,然后朝云零投来一个微笑。

    看到她那笑容时,云零悬着的心顿时就是放了下来,看样子是成功了。

    带着手心那丹药,罗溪一步步缓缓走了过来:“虽然还不是很成熟,但是气锁师的灵魂暂居应该是没问题了。”

    因为这是魂气丹,阎沧又是独特的气锁师灵魂体,所以给他暂居,应该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了。

    “快,快给我!”

    阎沧此时都是有些激动起来,他被困在这里已是几百年。终于,终于可以离开了。

    罗溪点了点头,然后将那魂气丹缓缓递到阎沧半透明的手掌中。

    双手都是有些颤抖,阎沧双手捧着淡蓝色的魂气丹像是捧着什么宝贝一般,双眼之中,满是激动。

    随即他没有任何迟疑,立刻闭上眼睛,控制着自己的力量和意识,猛然朝着魂气丹中灌进去。

    果然,这魂气丹现在完全可以容纳灵魂,只见阎沧的灵魂力量,都是全部朝着那魂气丹中转移而去。

    这般转移,持续了几分钟方才停下,而此时,阎沧的灵魂体,已经是透明到了几乎看不见的地步,似乎所有的精华都是被吸干了一般。

    而他这透明得几乎不存在的灵魂体,也是一动不动起来。

    “前辈?”

    看着一动不动的阎沧,云零眉头微皱。可别是出了什么岔子啊?

    “想要彻底逃脱这锁链那自然是不行的,所以多多少少会留点儿力量在这儿骗着这锁!。”

    就在云零担心之时,阎沧的声音突然响起!不过这一次,却不是那极度透明的灵魂体发出的,而是那枚淡蓝色的魂气丹发出的。

    随着阎沧声音落下,那魂气丹就是飘了起来,然后飞到云零三人面前。

    看着面前的魂气丹,云零也是内心有些狂喜,这样一来,这大主教就成了自己的同伙了。

    “女娃,这次我欠你一个人情!多谢你锻造的好宝贝了。”阎沧的声音冲着罗溪说道。

    “前辈说的哪里话,要不是你,我有怎么会有锻造这种高阶物品的能力。”罗溪鞠躬道。

    “哈哈哈哈!不管啦,现在我终于是出来了,现在我就带你们去总院。几百年了,就让我看看那总院,现在变成个什么样子了。”阎沧大笑一声。自己终于是摆脱这鬼地方了。接下来只要想办法弄到一具完整的肉身,自己就能彻底的复活。

    不过这种事,当然只有到总院去再说了。菩提寒这几百年的时间在总院里都是干了些什么,现在就去一探究竟。

    云零三人都是点头。既然如此,那就继续上路吧。

    “小子!现在,把这魂气丹吞下去!”这时阎沧又是突然朝着云零说道。

    “吞下去?”云零顿时懵逼了,有没有搞错?

    “你放心。现在我和这魂气丹融为一体了,暂时也离不开这丹药!我会控制着它不被你消化。另外我需要你的身体做掩盖,否则进入总院之后只怕会在第一时间被那菩提寒给解决掉,这种状态下的我可不是他的对手!”阎沧解释道。

    云零这才点了点头,然后将面前魂气丹拿到手中。没有迟疑,吞了下去。

    阎沧说的对,他和菩提寒有仇,要是就这样出现在菩提寒面前,肯定会被菩提寒给做了。

    魂气丹入体,并没有任何药力散发而开,丹药就是直接进入了云零气海。悬浮在自己晶魄旁边。

    “原来是个分解掉的晶魄啊,真是神秘!”进入云零气海之后,阎沧才是看出原来云零身上有一个分解开的晶魄,就是这奇怪的晶魄将云零整个的盖住了。

    “这就是驭龙神诀么?”阎沧随即注意力落在旁边的金色卷轴上,虽然他见过别人使用驭龙神诀,但是却是从来没有真正见过神诀的样子。

    “好了,上路吧,不过在这之前,我先带你们去个好地方!”阎沧接着说道。

    “好地方?”云零微微好奇,阎沧对于修罗道肯定是要比他们了解的,不知道他说的会是什么好地方。

    也没有迟疑,云零三人直接就是转身离开了这天坑,既然现在阎沧已经拉拢到手了,那就上路吧。

    随着三人的离去,这幽绿色水潭上,就只剩下了那极度透明的一丝残魂被锁再原地。

    ……

    离开这天坑之后,三人就是回到大部队去。准备召集所有人,继续上路。

    云零身上的伤虽然已经恢复不少的,但是罗溪却是能够清晰的看见他皮肤上那淡淡的裂纹,于是就忍不住问发生了什么。无奈云零只有尽数告诉她。

    听完之后罗溪又是朝着云零投去一个感谢和愧疚的眼神,怎么说都是为了救她们才伤成这样的。

    在愧疚的同时,罗溪也是挺起胸脯给云零承诺,以后不会再拖后腿,换她自己来保护云零。

    云零则是有一阵无语,你还单纯的以为尊天境就真能上天了不成?在以前的菩提城尊天境的确是可以说无人能及,但是在外面的话,还真算不上特别厉害。

    所有人都是召集之后,大伙儿就跟着云零,云零则是根据阎沧的指路,朝着他所谓的好地方走去。

    同样是雨夜中前进,经过了差不多两天的赶路,便是来到了阎沧说的那地方。

    这里,是一棵几抱粗的古树。

    烟夜之中,雨滴不停落下,所有人都是立在这古树前,目露惊讶的仰着头。

    这古树通体都是黝烟,可能在这里没有阳光,它生来就是烟色的,烟色的皮,烟色的叶!以及……烟色的果。

    云零等人的目光,就是落在那烟色的果子上。

    整棵烟色古树上,结满了那种烟色的果子,又点儿像樱桃,但却是出奇的烟色。而这种东西,大家都不陌生。

    这叫古螣果,一种生长在终年漆烟地带的奇异果实,内部蕴含能量磅礴,这种果子的特效,完全不亚于玄阶的玄气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