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救
    雪地之上,那少女盘腿而坐,娇躯正不停的颤抖着!但她却是紧紧咬着有些发白的嘴唇,用尽全力调动着体内气息,用来抵御周围的寒冷。

    而她,就是罗溪!其余的,自然就是黄恺带头的几个人了。一路走来,他们跟着大部队,运气好勉强活了下来!

    而且经过这半年多在修罗道中的历练下来,他们的实力都是有所进步。黄恺达到了一层天玄境,罗溪化元境,其余人都是玄化境。

    但是现在,遇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在这片冰天雪地中,大多数的人都是跟着带头那几个用飞行的方式前进,他们却因为罗溪的缘故,只有且飞行且步行!毕竟一边要带着一个人一边又要抵御周围的寒冷,这种消耗他们谁都承受不住的。

    如今罗溪更是承受不住寒冷,身体出现了一些冻伤,所以他们就停下脚步,让罗溪休息休息。

    那几个青年看朝罗溪的眼神都是发生了一些变化,要不是因为她,他们这一路上也不会走得如此吃力!这一次要是跟丢了大部队,还怎么继续前进?

    罗溪也明白他们眼神中的意思,但是她已经尽力不要让自己拖后腿了,可惜实力太弱,这修罗道又太过凶险。强忍着颤抖的身体,罗溪继续调养着身体的冻伤。

    一旁的黄恺沉着脸没有说话。

    “那……那是什么?”

    就在这时,其中一人似乎发现了什么东西,连忙惊呼一声。黄恺等人都是抬起头来,然后脸色大变!

    只见远方雪地上,数百米高,千丈宽的一阵寒流涌了过来。那寒流一路横扫,将周围的一切包括空气都是凝固,朝着他们这里扑来。

    嘎吱嘎吱……

    空气凝结的声音都是清晰的传入耳中,寒流横扫而来,让得黄恺等人都是喉咙微微滚动。要是被寒流吞没,就永远的冰封在这儿了,那寒流的低温,绝对可以要他们的命。

    “再不走就死定了!”

    其中一个青年颤抖的声音说道。其他人都是回过神来,连忙纵身一跃腾上天空,朝着前方飞去。

    罗溪俏脸也是剧变,然后目光转向唯一留下来的黄恺,她现在是走不动的了,就算走得动也得飞上天空才能躲过那寒流,只有靠黄恺了。

    背对着罗溪,黄恺沉着脸,看着那越来越近的寒流!他一咬牙转过身来,有些狰狞的眼神看着罗溪。

    当看到他那眼神时,罗溪心头就是升起了一些不安。

    “带着你,恐怕我也走不了!”双眼盯着罗溪,黄恺狠狠的说道。那寒流如此恐怖,现在要是带着罗溪的话,极有可能自己也会栽在这里,而且接下来的路不知道有多危险,带着她始终不是长久之计!

    听到黄恺这话,罗溪眼神一沉,一抹绝望涌了出来。

    “我……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了!”咬着牙,黄恺语气绝情,他也不想丢下罗溪,但是带着一个累赘的话,只怕迟早要丧命。

    他和罗猎尘都太天真了,修罗道的恐怖,哪里是区区玄化境可以面对的,天玄境都不够!黄恺此时也是有些后悔当初自己不知天高地厚,信誓旦旦的说会保护好罗猎尘的女儿。

    罗溪没有说话,从不久前,她就知道黄恺他们已经嫌弃她这个累赘,就算黄恺不在这儿丢弃她,在后面也迟早会这样做的。

    “对不住了!”

    再次深深看了一眼罗溪,黄恺直起身子来,纵身一跃飞上了天空,留下罗溪一人瘫软在雪地。

    “可惜了,多漂亮的姑娘!”高空之上,那些青年见黄恺丢弃罗溪并没有太大反应,反而有些支持黄恺的做法,要是换做他们,早就丢了。

    “美人重要还是性命重要?”

    另外一名青年冷冷说了一声,然后在黄恺的带领下,所有人都是不再迟疑,朝着远方飞去,他们距离大部队已经很远的路程了,得尽快赶上去。

    雪地中,罗溪浑身颤抖,绝望的目光看着对面那横扫而来的寒流!她现在连走都走不动,就算走得动也不可能逃得过那寒流的速度。

    看着那越发靠近的寒流,她缓缓闭上了眼睛,一切,都这样结束了。

    她并没有后悔自己选择来总院,也没有怪罪黄恺丢弃了她,只是心中有些自责,自己就这样死了,对不住家中的父亲以及师父!半年的辛苦,终究还是难逃一死。自己要让他们失望了,也要让他们痛心了…

    清楚的感觉到那一点点逼近的恐怖低温,罗溪长长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等待死亡降临!

    哗!

    寒流扫过,空气被一点点凝固的声音传入耳中,但是罗溪却没有感觉到那要夺去自己性命的寒冷,反而一股温暖弥漫了周身!

    自己如同躺在了暖炉上一样。那温暖的感觉,让得被低温侵蚀了许久的罗溪微微痴醉,莫非这就是天堂么?果然人死后会去到那自己死前想去的地方…

    不对!

    猛然醒悟过来,罗溪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因为似乎正有两只手搂着自己的腿以及后背!

    连忙睁开眼睛,入眼处,是那些不断被甩在身后的冰冻云层,以及一张熟悉的面孔。

    “云……云零?”

    难以置信的看着这抱着自己在云层之间飞速前进着的人,罗溪声音颤抖!是云零?真的是云零?

    云零嘴角微掀,低头看着自己怀中的罗溪,然后淡淡微笑道:“捡到一只落单的小羔羊!”

    “你……你混蛋!”

    罗溪本就泪水盈眶,被云零这么一说,顿时就再也忍不住,没有多大力气的拳头轻轻砸了一下云零,然后伸出冰冷的双臂环住云零脖子,脑袋扎进他怀中大哭起来。

    刚才,她真的已经绝望了,她真的以为自己死定了。哪里想到云零竟然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云零也是刚好赶到,看见罗溪竟然一个人坐在那雪地中他也是有些惊讶的。还好自己速度够快,还好自己之前没有任何拖沓,不然这大小姐可就死了!

    冰天雪地中,云零抱着罗溪,身上火属性的气息翻涌着,避开一切寒流,穿梭在冰冻云层中…

    ……

    不知道多高处的一层冰冻白云上,云零拿出之前在那风暴地带拿出来的那块石板摆在冰上,然后气息翻涌将其温热,和罗溪坐了上去。

    在这里,连块石头都见不着,想要坐下去屁股还能感觉到暖和,也就只有这样做了!云零有些庆幸自己当时把这块石板收了起来。

    “黄恺他们呢?不是保护你的么?”

    热流翻涌而出,慢慢给罗溪调和着她身上的冻伤,云零好奇问道。罗猎尘不是说让黄恺保护罗溪的嘛,怎么只有罗溪一个人?

    “他们……先走了!”罗溪迟疑了一下,然后轻声回道。

    “就是说,他们抛弃你咯?”云零自然看得出来是怎么回事。

    罗溪没有说话,这也没有什么不好承认的!但是他并没与怪黄恺,都是怪自己太弱。

    轻轻叹了一口气,云零并没有太大反应。想当初黄恺玄化境实力那叫一个牛逼!但是在这修罗道中,玄化境?不好意思那是什么?蝼蚁?

    “好了,应该没问题了吧?”将手掌从罗溪背上收回来,云零一笑道。

    感觉到自己的冻伤恢复得已经差不多,罗溪点了点头,然后朝着云零投去一个感谢的目光。要不是云零突然出现,自己现在已经死了。

    他又救了自己一次。

    “你之前去哪儿了?现在怎么会在这儿?”接着罗溪好奇问道:“而且你……是玄化境以上的实力?”

    云零之前说是有一些急事没有和她们一起进入修罗道,这半年多没见,云零看上去也变了不少,不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因为一些事耽误了一点时间,不过好在耽误的时间不算多,不然可就失去你了!”云零怪笑一下,然后戏谑道。

    “我又不是你谁,失去了就失去了呗!”罗溪撇了撇嘴,对于云零这还是没有改的脾气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反感,反而有种莫名奇妙的感觉。

    看着罗溪那有些泛白的俏脸,云零心中不自觉的想起心儿,然后脸色严肃了一些!接着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啸天他们呢?都还活着吧?”

    罗溪摇了摇头回道:“之前在风暴地带,我们所有人就分散成了三部分,应啸天他们,不在我这一队!”

    “风暴地带?”云零回想起来,在那种地方近千人想要一起走过去的话的确不可能,走分散也是情有可原。

    “这里面太危险,我们三部分的人都是选出了头领,然后抱团前进!”罗溪接着说道:“我这一队,是第一分院的梅嬗带头!第二队带头的也是第一分院的人,叫成粵!第三队是……北夏冥带头,应啸天他们应该在第三队!”

    “北夏冥?”云零眉头微皱,所谓带头,当然就得实力最强了。那北夏冥能够在众多天才学子中夺得头领之位,他到底是什么人?

    “我们打算在这个位置集合!然后集体同行!”罗溪拿出自己的修罗令牌,然后指着接近路径尽头的那一个点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