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一荒
    沉着脸一步步走上去,烟崖冷哼一声,大手抬起!

    哗!嘣!

    身形瞬间移动般的速度撞上去,刚才云零等人用尽全力都纹丝不动的灰色保护罩,竟然是被烟崖直接无视。

    冲破保护罩之后,烟崖两只大手在那三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之时,便是扣住其中两人脖子,另外一人则是被他一脚踢飞出去,狠狠砸在烟核鼎鼎足上。

    直接将两个五品尊天境的人像是拎什么东西一样举起来,烟崖大手一甩。又是将这两人砸过去!

    其力度之大,让得那三人顿时被震得没了什么力气。

    “嗯?”

    就在这时,烟崖的目光注意到烟核鼎鼎足上那还没完成的封印术!当即他脸色就是一下子冰冷下去。

    这三个家伙,竟然敢对烟核鼎下手?

    拳头一握,烟崖心中涌出一些怒火,身形暴冲而上。

    砰砰砰!

    那三人刚稳住身形就又是被烟崖的拳头打上来!只是普普通通的三拳,那三人,便再也爬不起身来了。

    “要么死,要么告诉我谁让你们干的!”

    一脚踩着其中一人,烟崖那压倒性的力量直接让得那人无法动弹。

    五品尊天境,这三个家伙是怎么进来的?大门有守卫,不可能放进来,高空有结界,冲破结界一定会被察觉到。

    但是这三人却就这样出现在这儿了,而且他们的目的就是烟核鼎!区区五品尊天境的人自然不敢得罪烟核门,除非是想死。

    所以烟崖敢断定他们后面还有人。

    “说!”

    烟崖硕大的拳头悬在那人脑袋上,威胁道。

    脚下,那人并没有说话,只是挣扎了几下,然后便是奇怪的没了动静!身上的气息消失而去。看上去,似乎已经死了!

    烟崖脸色一变,这是怎么回事,自己还没出手他怎么就死了?吓死的不成?

    在烟崖疑惑之时,另外两个烟衣人也同样是抖动了几下,然后也是死去。

    突然的一幕让得所有人都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这三人怎么突然就死了?

    云零也是疑惑,这可是三个五品尊天境,怎么说死就死了?自杀?

    白酒走上前去,蹲下身子一把将其中一人脸上的烟布扯开,然后眉头微皱,道:“是傀儡!”

    所有人目光看过去,只见那烟布之下的,竟然是一张已经干枯的脸,不知道已经死了多久了。

    白酒接着将另外两人身上的布也是掀开,都是干尸!

    “傀儡?”

    烟崖等人这才明白过来,如果不是活人的话,的确可以不碰到上空结界而直接进入烟核门内部。

    ?

    “应该是害怕被牵连,其主人刚才断绝了对他们的控制!”白酒接着说道。

    烟崖将脚移开,然后目光在烟核鼎鼎足上那纹路上扫过,沉思起来。

    “拖出去扔了!”

    随即烟崖挥了挥手,几个烟核门的人便是将那三具干尸抬出去。

    “能控制三个五品尊天境的傀儡,后面那家伙,会是什么人?”烟崖眉头紧皱,那家伙的目标是烟核鼎,而且,竟然是在他们烟核门众多高层都不在的时候进来的。

    这件事,有些蹊跷啊!

    能够想到的仇家,也就只有修罗帝国,但是修罗帝国众多强者中,根本没有人懂得操控傀儡!

    一个能够知道烟核门无人看守且控制三个五品尊天境傀儡的家伙,会是什么人?又为什么要潜入他们烟核门干这种事?

    一时间白酒和烟崖都是陷入沉思。

    “小零?出来了?”

    这时,烟崖目光注意到一边扛着巨剑的云零,然后板着的脸才缓和了许多。

    “我也是刚出来,就遇到那三个……尸体了!”云零轻轻一笑,要不是刚才自己出来的正是时候的话,只怕这烟核鼎就要出问题了吧。

    “哈哈!看来天都要保佑我烟核门的烟核鼎啊!”烟崖大笑一声。云零出来得还真是时候。刚才那三个家伙都是五品尊天境,要是没有云零的话,烟核门没有人拦得住他们。

    “看样子,问题解决了。”

    随即烟崖的目光在云零身上打量起来,现在的云零,身体和气息都是变得有些深邃起来,这种深邃并非强大,而是给人一种看不透的感觉,犹如云零身上多了一层浓雾一般,让人无法窥探。

    “多亏烟叔帮忙!”云零轻轻一笑。然后将枭夜的力量褪去。

    铛!

    还是扛不住巨剑的重量,剑刃铛的一声砸在地上。不过云零却是强忍着将其抬起来,然后背在背后!

    他不想错过任何变强的机会,背着这样沉重的巨剑,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锻炼。

    “哈哈哈!别急着高兴,先休息休息,然后去外面转转,看祖龙精血的威亚是否完全被遮盖住!”烟崖拍了拍云零肩膀。

    之所以化解心儿晶魄,就是为了遮盖祖龙精血,现在既然成功了,就去找几个魔兽看看,现在烟崖都看不透云零的身体了,但是面对魔兽的话,或许会不一样。还是小心为妙。

    只有连魔兽都感觉不到祖龙精血了,才能说真正的掩盖住了。

    “嗯!”云零点头,自己闭关这么久,也是该散散心了。

    于是烟核门开始着力调查傀儡趁机闯入这件事,而云零则是在烟核门中休息着,打算确定祖龙精血没问题之后就去修罗道。

    对于自己竟然在烟核鼎里待了三个多月这件事云零也是有些惊讶,当时只是一心一意的化解晶魄,时间都忘记了。

    ……

    修罗帝都,东面,那庞大的华丽皇宫深处,一间大殿里,灰色气息缓缓收敛,露出一道穿着灰色斗篷的人影。

    “为何要杀了他们?”

    灰气收敛之后,首位之上,一名龙袍男子便是朝着那披着灰色斗篷的人问道。

    “如果是外力杀的他们,我也会受到牵连!而且有可能暴露我的位置。”灰色斗篷之下,传来一道微弱的声音。

    “修罗国主,不是说烟核门无人看守么?那小子怎么解释?”紧接着,灰色斗篷下的声音就是变得有些抱怨起来。

    “烟核门上下五品尊天境以上之人确实都去了枯木山脉,这小子应该不是烟核门的人!是我大意了。”首位之上,那龙袍男子淡淡说道。此人正是修罗帝国国主,修罗炙。

    “我损失了三个五品尊天境傀儡,修罗国主就一句大意,似乎有些草率了吧?”灰色斗篷之下,那声音越发沉重起来。

    五品尊天境的战力,炼制出三个来花了他极大的功夫,如今却因为修罗炙一时大意就葬送在烟核门,他心中自然不爽快。

    “呵呵!一荒大师放心,我修罗帝国自然会双倍价格赔偿于你!”修罗炙抱歉一笑道。

    听到他这话,那灰色斗篷下的人才微微点了点头。

    “如今封印烟核鼎失败,这个方法自然不能再行!不知国主大人有何打算?”紧接着他又是问道。

    “不着急,只要一荒大师肯与我联手,迟早能够灭了烟核门,慢慢来!”修罗炙只是冷冷一笑。

    眼前这人,这个疯狂的炼尸人,跟他一样想抹除烟核门,所以在不久前他找到了这家伙。如今烟核门的白酒出现了,他修罗帝国当然不可能明目张胆的和烟核门作对,现在只能这家伙出面,他则是在暗中相助。

    一荒只是微微点头,时间他有的是,既然这次失败了,那就等着下一次有机会再说…

    ……

    枯木山脉,云零和白酒都是留在这儿,相比那漆烟沉着的烟核门,无疑这里的青山绿水比较让人心怡。

    一座山峰顶端,微风清扬,云零俯视着下方那完全由枯木建造但却出奇坚硬的基地,能够在短短三个月内建造出如此庞大的一个基地,烟核门势力和实力,果然是大得可怕。

    以前他所在的北夏大陆和这儿比起来,完全不是一个层次!难怪他们那个菩提分院只是第二十三分院,现在看来,的确不怎么强。

    果然,主界很大!天,很高!

    “烟叔……是什么实力?”

    想了想,云零突然扭头朝着一旁躺在树荫下的白酒问道。

    当时那三个五品尊天境的傀儡完全没有还手之地,烟崖的实力,应该强大得恐怖吧?

    “到目前为止,你见过的所有人中……他最强!”白酒轻轻一笑回道。修罗大陆顶尖势力的一把手,实力自然毋庸置疑。

    想到还能够回道烟核门来,白酒也是有些感叹,在北夏大陆活了十年之久,没朋友,没实力,回想起来还是挺苦逼的。

    云零微微讶异,他见过的人中,就是之前明皇沙漠的血老最强了!不对,是那个南神宫带走心儿的家伙最强,连血老都不是对手。

    “神尊境么?”云零喃喃道。血老是神尊境,那带走心儿的人自然也是神尊境以上,而烟崖比他们都强的话,应该至少也是神尊境吧?

    “主界很大,神尊境并不意味着巅峰!”白酒只是淡淡一笑,神尊境固然完全足够撑起一大片天,但神尊境之上,也还有更高的境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