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母环之战
    “记得上次见面,你才刚学会走路,十几年不见,长大那啊!”烟崖走上去,有些怀念的拍了拍云零肩膀。

    “烟……烟叔!”虽然这称呼有点那个,但是云零还是这么喊了一声。

    “哈哈!好!”烟崖大笑一声。虽然再也看不到龙玄了,但是能够看到他的儿子,也已经知足。

    “精血在他体内,想要进入总院就得想办法遮盖住,否则肯定被青龙殿主看出来。”白酒接着说道。

    他们来这儿,第一是为了找烟核门好有个朋友帮手,二来就是为了云零身上的祖龙精血。

    “这问题可就有点麻烦了!”烟崖眉头微皱,当然知道白酒所说的精血是什么意思。

    “对了,这位是……”

    随即烟崖目光转向一直沉默不语的枭夜,他似乎看出来这家伙有些不同寻常,莫非是白酒的朋友?

    “一位同样要去菩提总院的朋友!”白酒淡淡回道。现在,就暂且说这家伙是朋友吧,他到底有什么目的,他们都还不知道。

    “哦?菩提学院的分院似乎不会有你这种非人类的学生啊!剑灵。”烟崖轻轻一笑,然后对着枭夜说道。

    此话一出,枭夜眉头微皱,这家伙。竟然看得出来他不是人类?

    “剑灵?”白酒微微惊讶,这家伙,是一道剑灵?

    云零也是又惊又奇的目光看着枭夜,想象中剑灵不都是那什么娇俏可爱的美少女么?怎么这么个冷冰冰充满杀气的男人也是剑灵?而且,光是剑灵就有尊天境的实力?就是他背上那柄巨剑的剑灵么?

    “我并非学生,只是去总院寻个朋友!”枭夜烟发下的目光看着烟崖,淡淡说道。

    “呵呵!你想干什么无所谓,只要你不伤害我这侄子就行。”烟崖轻轻一笑,然后警告性的说了一句。

    “自然不会!”枭夜轻轻回道。他不仅不会伤害云零,反而会一直保护云零到成功进入菩提总院为止。

    淡淡一笑,烟崖目光回到云零身上,道:“神诀自带隐蔽,在你体内不会有任何人发现,但是精血的话,只要是魔兽都能感应到!想要遮盖住,只有两个办法。”

    “还请烟叔助我。”云零抱拳道。

    “跟我别这么生疏!”看着云零抱拳的样子,烟崖轻轻一笑,然后接着说道:“第一,找东西掩盖住精血!第二,将精血逼出来。”

    “逼出来?”云零第一次听说,祖龙精血还可以逼出来。

    “当初你爹尊天境的时候强行逼出祖龙精血都差点儿丢掉性命!运气好活了下来实力也衰退到玄化境。所以……你才天玄境更不能冒这个险。”白酒淡淡说道。

    祖龙精血已经和云零融合,现在想要强行逼出来,轻则云零实力大跌,重则一命呜呼。现在的云零必须活着,而且他需要变强!因此强行逼出祖龙精血这一方法,不能用。

    云零微微点头,他现在可不能丢掉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天玄境实力。

    “那就只能想办法隐藏住了!”烟崖点了点头,开始思索起来。

    这是祖龙精血,想要隐藏住可没那么容易。

    “你们先休息休息,这件事可有点伤脑筋。”烟崖一时间也不可能找出什么办法来,只有淡淡说道。

    白酒和云零都是点头,于是三人就先在烟核门住下。烟核门白副门主回来的消息传开,整个烟核门都是沸腾起来,虽然不少高层都看得出来白酒身上没有任何气息波动,但是白酒本来就强大得他们无法窥探,所以都只当他是隐藏了气息而已。

    在二十多年前,烟核门因为实力太强,威胁到修罗圣都的第一霸主修罗帝国的位置,所以被修罗帝国暗中抹杀,当时就是白酒、云龙玄出手相助,不仅保住了烟核门,也给了修罗帝国狠狠一击!也因此,烟崖给了他们副门主的位置。

    十几年前二位副门主因为有要事在身,离开之后就没了消息,如今白酒能够回来,他们当然高兴。

    整个烟核门上下,都是好好的欢庆了一把。

    ……

    傍晚,一番热闹之后,白酒和烟崖两人坐在后院亭下对饮起来,聊着这些年白酒他们的经历,以及烟核门最近的变化。

    枭夜习惯性的看不见踪迹,不过因为白酒和云零的原因,他在烟核门也有着自由的出入权,所以就不用管他去哪儿了。

    云零斜靠在一旁荷塘,目光落在清澈水面,看着那冒出水面的荷花时,脑海里想着的都是心儿使用她那特殊战技时的景象!

    紫色半透明莲花绽放而开,她玉足盈立,皓腕轻抬。现在回想起来,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是美得那么脱俗,那张娇俏诱人的小脸,那双远比眼前荷塘更要清澈的眸子,心儿的一切,都在云零脑海中不停回荡着…

    当失去之后,当真正的分离之后,当想念了也无法相见之后,云零才知道自己原来是这么的在意她。

    可怕的是,自己现在甚至不知道她是否安全,是否需要他!

    嘎吱!

    将所有的思念都是化为对南神宫的仇恨,云零拳头紧握,发出阵阵声响。等去菩提总院救出小空之后,等为父母报仇之后,无论如何也要去那南神宫,就算救不了她,也要保护在她身边。

    从现在起,自己将不会错过任何一点可以变强的机会……

    “无法重新修炼么?”

    亭子下,烟崖和白酒对饮了一杯,然后烟崖缓缓问道。

    “晶魄无存,修为尽失!我们就属于比这一步还要严重的……废体!”白酒苦笑一声,他们不仅没了修为,身体也成了废体。废体,就是连凝气一丹也不可能达到的废人。

    听到这话,烟崖长长叹了一口气,可惜了,白酒当年那种修炼天赋,那种叱咤主界的实力…

    “当年那一战,结果是如何?”烟崖接着问道。当年白酒和云龙玄离开烟核门之后,没几年就发生了那场险些毁了整个主界的母环之战。虽然主界保存了下来,但是知道那场大战结果的,却没多少人。

    “母环虽说是保住了,但结果,也只能说两败俱伤而已。”白酒摇了摇头,回忆起当年的大战来。

    那一战,圣魔军团为了抢夺上古五大神器之首的主界母环,大军来犯。母环乃是主界的核心,一旦离开核心位,整个主界那无限磅礴的生灵力量都会消散!为了保住主界,当时母环守护团团长、剑主、神锁,三位主界巅峰人物带领众多强者对战圣魔军团。

    “剑主与炎魔同归于尽修罗道!我和龙玄以及仙儿联合众多主界强者,勉强解决了冰魔!守护团团长和神锁对战剩下的人,也拼得两败俱伤。”白酒摇头道。因为圣魔军团的首领直接被灭了两个,所以圣魔军团撤退了,母环才得以保全。

    “不想剑主也战死了。”烟崖感叹了一声,剑主,主界顶峰强者,公认的最接近主界主战神的人物之一,却和那炎魔同归于尽。

    “剑主虽死,妖炎倒是还在!”白酒轻轻一笑,回想起和云零同样是菩提学院第二十三分院学生的妖炎,那个和自己的剑一个名字的小子。

    “哦?那再出现一位剑主也是时间的问题了。”烟崖听了也是微微一笑,妖炎,与主界母环一样是上古五大神器,潜能无限啊。

    对于当初那场大战,白酒也是颇为感慨,他们牺牲的人,可不在少数啊。烟崖同样是有些感叹,可惜当年那种大战,他实力不够没能参与。

    “他……似乎有心事?”随即烟崖目光转到荷塘边云零身上,这云零怎么一直闷闷不乐的,和龙玄有点不像啊。

    “要去菩提总院救小空,要为自己父母报仇,现在又多了南神宫这么个恐怖的仇家,当然是有心事!”白酒无奈的摇了摇头。云零承受的,倒的确有点多了。

    “南神宫?”烟崖听了眉头微皱,怎么还和南神宫搞上关系了?

    “有个小姑娘被南神宫的人抓走了!”白酒苦笑一色,然后将云零和心儿相遇到现在心儿被抓走这段时间发生的一些事随便说了一下。

    “听起来……是个好姑娘啊!”烟崖听了也是脸色发生一些变化,如果有这么个好姑娘做他们侄媳妇儿,那他们当然乐意。

    随即烟崖走上去,然后拍了拍云零肩膀,大笑一声鼓励道:“既然你喜欢,那就去救她,管他妈的什么南神宫,踏平就是。想当年你爹为了抢回你娘,大闹你白叔的婚礼,把白家都是杀了个遍!那叫一个霸气。”

    “当初若不是仙儿心在他身上,敢抢我亲我揍死他!”白酒也是在一旁轻轻一笑。。

    云零有些好奇的目光看了看白酒,我爹抢亲?你和我娘的婚礼?看来你们身上还有很多故事啊。

    “那你体内多出来的晶魄,就是那姑娘的了?”突然烟崖想起一事,然后问道。

    云零点了点头,他体内有两个就晶魄这事,有实力的人都是看得出来的。

    “好啊!”

    见云零点头,烟崖顿时高兴的锤了锤拳头,然后说道:“我想……有办法掩盖住祖龙精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