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喂药
    房间中,床榻之上,心儿静静的躺着,云零在床边轻轻握着她的小手,说不出的心疼。

    他是绝对不想心儿因为他而受伤的,但是这次,却差点儿让心儿直接丢掉性命,云零一时间也是有些愧疚起来。

    小幽也是跳到心儿枕边,小眼睛中似乎还带着一些祈祷的味道,祈祷自己的主人能够早点恢复。

    “放心吧,血老都说没大碍的话,就不会有事!”一旁白酒看着云零那关心的眼神微微摇头,然后安慰道。

    云零点了点头,希望她能够早点恢复吧!

    “呼!”

    看着云零那表情,白酒长长吐了一口气,然后缓缓走到云零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淡淡问道:“很喜欢她是么?”

    云零对心儿是什么感情,一路走来他也是很清楚的,自己知己的这儿子在想什么,他也基本能够了解。

    云零没有否认,轻轻点了点头。自己的确喜欢她,或许是一开始就喜欢的,也或许是这段时间朝夕相处不知不觉间喜欢的,总之就是很喜欢。

    “看得出来她对你也有这种意思,我看你们俩行!”白酒轻轻一笑,说话间拧开酒葫芦闷了一口,然接着说道:“这么优秀漂亮的女孩子,我和你爹娘都会很满意的!”

    云零柔和的目光看着心儿俏脸,然后伸出手去将她眉前青丝轻轻捋开,心儿对他是什么感情,他当然也是知道的。

    “不过……能有南神宫这么个恐怖的仇家,她的后台不会比南神宫差,你得努力了。”随即白酒又是说道。

    南神宫,主界最为顶尖的超大势力,白酒能够想到的和南神宫比的也就那么屈指可数的几个势力,心儿应该就是其中之一。而如果云零想和心儿在一起的话,只怕还要一条很长的路要走。

    云零轻轻摸了一下心儿那已经恢复一些血色的脸蛋,然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说出两个字:“知道!”

    从一开始,他就想过自己要面对的会是些什么,但是有些东西,不管面前的山有多高,都得翻过去拿到。

    南神宫固然恐怖,恐怖到自己现在根本无法想象的地步,但是为了面前这个女孩,自己也会去面对,也会站在她面前帮她面对。

    “你体内金雪参的药力还没吸收干净,先解决好,然后用你的血来给她补一补应该就没大碍了!”轻轻拍了拍云零肩膀,白酒一笑道:“金雪参就是对身体最好的药物,你的血还真是……一直对她都有好处啊!”

    “嗯!”

    云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只不过刚吃下这金雪参身上的伤就完全恢复,可见这金雪参功效之神奇,再加上心儿的晶魄在自己体内,现在自己的血对心儿一定有着极大的帮助。

    说起来自从心儿的身体长大到本来这样之后,就再也没有吸过自己的血!云零也知道她是不忍心继续再吸。如今她既然重伤,那就得继续用自己的血来养她。

    于是云零就地盘腿坐下,闭上双眼继续吸收起体内那股刚刚吃下去没多久的金雪参药力。

    ……

    这番吸收,持续了半个时辰左右方才完成,当云零睁开眼睛时,入眼处就是白酒,以及一道背后背着一柄巨剑的消瘦身影。

    “他逃了,金狮堡八大堂主前五位都是尊天境,追上去要杀他有难度!”见云零睁开眼睛,枭夜嘶哑冰冷的声音就是说道。

    听到这话,云零眉头微皱。

    “如果你非要杀了他才愿意带我去总院,也行!”

    见云零那表情,枭夜接着说了一句,虽然同时面对金狮堡六个尊天境,但是要杀殷狮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云零一定要这么做的话,也可以照办。

    “不必了!”云零眼中闪过一抹狠色,然后微微摇头,既然如此,就留着那殷狮的命吧!等到自己有实力的时候,亲自去报心儿这仇。

    自己承受的那一掌云零并没有怎么在意,甚至可以的话不跟他计较他都有可能,但是他伤了心儿,这一点绝对不能原谅。

    想到心儿躺在自己怀中失去动静时的场景,云零心中就是忍不住涌出一抹杀意。

    “那去菩提学院的事……”枭夜烟发下的目光看着云零。

    “只要你能解决令牌的事,我就带你一程!”云零点了点头。

    刚才枭夜真的肯为了去总院而出手攻击殷狮,云零基本可以断定他的确只是想去总院而已,所以现在云零已经是微微相信他!另外自己是要一个人进入修罗道的,能有个尊天境的保镖自然不错。

    还有一点就是,假如到了总院,就要从总院副院长手中将小空救出来,能有一个尊天境的帮手或许多少能够起到一些作用。

    “好!”

    见云零答应,枭夜抱着的双臂都是放下,似乎有些激动!紧接着说道:“从现在起,直到进入菩提总院,我会保证你的安全!”

    他并不需要令牌,只需要一个肯带着他的学生而已。

    “但愿如此!”云零只是心里暗道一声,然后就是将目光转到心儿身上。

    走到床边,云零就是举起手中的烟骨龙枪,顺着自己手腕划出一道小口子,如今金雪参已经吸收干净,自己的身体也是强化到了恐怖的层次,自己的血,对于心儿一定有着很好的作用。

    但是,当云零走到床边,将自己的手腕凑到心儿嘴边时,却是又收了回来。

    如今心儿已经昏迷,自己的血怎么可能送到她体内去。

    “除了外力,也没别的办法了!”

    见云零那表情,白酒上来说道:“用嘴给她注下去吧!”

    “呃……我来么?”云零干干一笑,所谓的用嘴,就是先吸到嘴中然后再送到心儿嘴中去?

    “不然别人来?”白酒瞥了云零一眼,这种时候还装什么蒜。

    “不!就我!”云零连忙摇头,这种事,怎么可能让别人来。

    “那就来吧!”白酒怪笑一声,朝着云零使了个怪异的眼神。

    “好吧!”

    云零点了点头,目光看着心儿那清秀诱人的小嘴,然后喉咙微微滚了一下。

    “对不住了!”

    随即他不在迟疑,朝着心儿说了一声之后,狠狠的吸了一口自己的血,对准心儿的红唇,印了上去。

    微微冰凉又有些娇软的美妙触感让得云零都是心跳加速起来,一种恨不得永远将其含着的冲动涌上心头。

    尼玛这可是自己的初吻啊,想必也一定是心儿的初吻,就这样一起交给对方了。

    这可不是享受的时候,回过神来,云零就是赶紧将自己的血注进心儿体内,紧接着又是抽了几口给心儿灌下去,直到自己脸色发白脑袋有些发晕,要不是白酒提醒的话,他还不愿意停下了。

    “差不多够了!慢慢来!”轻轻拍了拍云零肩膀,白酒提醒道。他也知道云零很想心儿快点恢复,但是可别把自己及都给搞废了。

    云零点了点头,这才扶住烟骨龙枪停了下来。狠狠摇了摇发晕的脑袋,他目光看着心儿,然后轻轻念叨一句:“早点醒来啊!”

    一旁看着这一切的枭夜没有说任何话,甚至将目光转到窗外去。

    将自己那对于心儿来说是大补的血液给了心儿之后,云零就是扶着烟骨龙枪坐在床边等待起来…

    ……

    两天时间,在苦苦的等候中度过,这两天时间,云零和白酒也在外面的药堂随便买了一些对休养身体灵魂有助的药物给心儿喝下,至于给药方法,当然都是云零自己用嘴了,倒是好好占了一番便宜。

    之前在帝都得到的那个小盒子中,的确是一枚丹药,不过对心儿没用,那是一种仙阶上等的魂气丹,据白酒说是给气锁师专用的。所以云零就只是收了起来。

    而这两天枭夜也是一直没有离开,虽然云零并没有看到他的身形,但是也知道他一定就在附近某个不起眼的角落。

    床榻边,云零双眼有些发红!但还是一直不停的等待在床边,等待着心儿醒来的那一刻。

    突然,那一直之床上昏迷了两天的心儿,修长的睫毛微微动了一下,然后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心儿!”

    她这微弱的动作当然被一直看着的云零所发现,云零顿时已经倦得不行的双眼中就是涌出一阵狂喜。醒了,她终于醒了。

    一旁的小幽也是激动的跳了几下,然后小舌头轻轻舔了几下心儿的脸。

    “我……”

    心儿视线都还有些模糊,但是却看得出来眼前的人是云零,一时间她也不知道发生了很么,自己当时是为了云零接住殷狮一掌,后来的什么事都不知道了。

    “没事,没事了!”

    云零连忙抓起她的手,脸色激动的说道:“你先休息一会儿再说!”

    “嗯!”心儿应了一声,然后迷迷糊糊的双眼就是再次闭上,不过这次可不是昏过去,而是感觉身体疲倦得不行闭上眼睛休息而已。

    抓着心儿的小手轻轻凑到自己嘴边,云零感觉一时间心里都是充满了阳光,心儿能够没事,对他来说简直是上天的恩赐。

    一旁白酒见心儿能够醒来也是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丫头身体特殊啊,加上云零的血液做调养,一切都没有什么大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