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血畟出手
    枭夜再次撑着血红色巨剑站起来,脸上也是出现一抹拼劲!然后扛着伤再次冲上去。

    但是,一起上都没有用,只凭借他一人,当然不会有什么效果!那烟影只是一拳凭空打出,烟色就是将重伤的他再次轰了下来。

    这一次,他也是一口鲜血喷出,然后便是没了多少力气!他只是六品尊天境的实力,而那家伙八品!这之间的差距,没那么容易弥补。

    绝望,整个帝都在这一刻已经彻底陷入了绝望,没有人能够对付那家伙,就算是所有尊天境强者加起来也只有落得重伤。

    他们所有人,都将死在这里!

    中央祭台,云零苦笑一声,然后走上前去。只要祭神阵激活,只要这烟棺里的女人能拥有一些意识,他们就会死。

    扭头看着心儿俏脸,云零突然伸出手掌,将她玉手抓住。

    云零突然的动作让得心儿都是微愣,然后扭过脑袋,奇怪的眼神看着云零。

    “都这种时候了,牵会儿可以的吧?”云零朝着她轻轻苦笑道。

    美目看着云零,心儿微微愣神,俏脸上出现一抹淡淡的绯红,然后修长的睫毛扇动了一下,没有回答的扭过头去。不过两人的手却是没有松开。

    “半年的陪伴,谢了!”云零声音有些柔和起来。半年的朝夕相处,多亏了心儿他才能走到今天!

    可惜,自己就要这样完了,根本阻止不了那家伙!云零也知道,其实他根本伤不了烟棺里那女人,只不过是那家伙异常在意她所以刚才才能挟持她的。但是现在那家伙都打算牺牲自己了,再挟持这女人已然是不会有用。

    可惜了,自己好不容易才刚达到玄化境,还没有进入总院救出小空,还没有给父母报仇…

    心儿没有说话,这种时候,她也说不出什么悲壮的话来!说到底,再怎么厉害再怎么有来头,她也始终是个女孩子而已。

    其实她此时也是很害怕,只不过没有体现出来而已!

    不过这一点,云零却是能够微微看得出来,毕竟相处了这么久,对于心儿他也是了解许多的。

    “倘若……拿回你的晶魄,你能走出去么?”

    突然想到心儿晶魄的事,云零目光看着她说道。

    听到云零这话,心儿又是转过头来,与云零四目相对着!迟疑了一会儿,她轻轻点头道:“能!”

    听到这样一个回答时,云零心里就是升起了一些庆幸。既然如此,那就让她活着出去吧,这种时候,能活一个,云零已经很满足了。

    握着心儿的手掌微微用力,云零激动说道:“你必须活着,我不想你跟着我死!带上你的晶魄,以及我体内的祖龙精血和驭龙神决,如果有机会,希望你能去菩提总院救出我弟弟。”

    铛!

    说完他就是将烟骨龙枪立在心儿面前,如果心儿能够活着,那就有机会救出小空,也有机会帮他报仇。

    看着云零那有些觉悟的眼神,心儿也是有些发愣起来!但是迟疑了片刻,她却是摇头道:“不!”

    “我……我也不想你死!”

    贝齿轻咬红唇,心儿目光盯着云零,还是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是的,一开始,她是因为不想滥杀无辜而不忍心杀云零,但是到了现在,不仅仅是不忍心,还有其他的因素!她已经不可能看着云零死在自己面前,她不可能下得去手。

    看着心儿那柳眉微蹙的表情,又听到这话,云零也是顿了一下!心儿这话,无疑已经是让得云零知道了她全部的心思。

    随即云零又是苦笑一声,真他娘的可惜,要是能够一起活着就好了。

    目光看了看已经渐渐发亮的第八个祭台,云零无力的摇了摇头,然后手掌对着自己丹田!

    再耗下去就没时间了,既然心儿下不去手的话,那他就自己把晶魄取出来吧,那样心儿就能够活下去了。

    “我不要!”

    见云零这动作,心儿连忙拉住他的手!那表情,让得云零一时间不知道该幸福还是该伤感。

    “没时间了!”

    一把挣来心儿的手,云零手掌上血红色气息翻涌出来,对着自己气海就是猛吸,同时心神控制着那本不属于自己的紫色晶魄强行朝着体外逼!

    “不想这沙漠之下,果真有个古老王国!”

    就在这时,一道苍老平淡的声音在这帝都中响起,所有人都是陡然目光朝着高空望去,只见那黄沙形成的天空之下,空间淡淡扭曲,然后两道人影凭空出现在那里。

    其中一人,是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手里托着一支烟杆。另外一人,则是一名中年男子,腰间挂着一个酒葫芦。

    此二人,正是修罗第一客栈的掌柜血畟,以及刚才出去的白酒!

    “白叔?”

    当看到白酒时,云零顿时瞳孔都是一缩,然后狂喜涌上心头!本打算取出晶魄的手掌也是放了下来。

    心儿俏脸上同样是涌出一些欣喜,既然白酒回来了,而且还带来了那修罗第一客栈的掌柜,那想必他们就有救了。

    “血畟?”

    “血老?”

    不仅云零和心儿,就连下方陌商等人都是惊讶,震撼的目光看着半空中突然出现的血畟!

    虽然血畟不问世事,只是开间小客栈在明皇沙漠中,但是血畟的实力,那可是整个修罗大陆最顶尖的级别,明皇沙漠的公认的主战神!既然这隐世老妖怪都出来了的话,那他们就不用死了。

    同样的,下方帝都中,不少人都是看着那突然出现的血畟和白酒!

    虽然有些人不认识血畟,但是这下面哪怕是尊天境强者都无法撕裂空间这一点他们都知道,这老人明显是撕开空间赶来的,也就是说,他不止尊天境的实力?这样一来,那他们不就是有救了么?

    第八根祭台上,那烟影也是抬起头来,然后目光转向高空中出现的血畟和白酒。

    “你回来得倒是够快!”

    沙哑冰冷的声音响起,烟影目光锁定白酒,这家伙刚出去不久就回来了,倒是有些出乎意料。而且,他好像还带来了一个厉害的人物!

    “不快点,就出大事了!”

    白酒轻轻一笑,目光看着第八根正在一点点被点燃的祭台,要是再晚一会儿,只怕这祭神阵就得启动了。

    而且现在这情况白酒也是明白,那家伙是想牺牲自己做引子激活祭神阵,然后控制第一股力量进入那女人体内!倒是真做得出来啊。

    随即白酒目光转向中心结界的云零和心儿,在血畟的托力下,飘了过去。

    “呼!”

    见他们俩都没事,白酒如释重负的吐了一口气。不过随即又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俩牵在一起的手。

    什么情况?这俩孩子是关键时刻表露真情了?

    察觉到白酒的眼神,云零和心儿也是这才反应过来!心儿连忙挣开云零的手,红着脸将小脸转向一边去。

    云零也是咧嘴笑了一下。

    “行了,出来吧!”

    看他们俩那表情,白酒也是轻轻一笑,然后挥手道。

    云零二人看了一眼半空中的血畟,然后点了点头,走出结界,走出去的那一刻,云零不忘轻轻盖上人家的棺材板。

    “你回来,又能改变什么!”

    第八个祭台上,那烟影见云零和心儿终于出来,然后眉头一挑!抓紧机会体内烟色疯狂流淌而出,想要激活这最后一个祭台。

    嗡!

    但是就在这时,却是突然一股奇怪的力量从半空中弥漫过来,然后他身上的烟色,竟然是在这股奇怪力量的托力之下,不受控制的回到了自己体内。

    “你!你干了什么!”

    脸色剧变,烟影抬起头来,目光朝着半空中血畟往去!这一切,自然都是这老家伙干的了。

    血畟没有回答,只是目光在这帝都中扫过,对于一切已经大体明白。面前这人,想要启动祭神阵复活烟棺中的人。

    “为了复活她,牺牲如此之多的人命,值得?”

    随即血畟目光回到烟影身上,苍老的声音响起!

    “有什么不值得!你不要多管闲事。”感觉到自己已经无法牺牲自己来激活祭台,那烟影就是有些不受控制起来。

    “那对于他们可值得?”血畟手掌伸向帝都下方,这么多人,谁愿意自己被当成祭品?

    说话间血畟干枯的手掌就是朝着出口处一挥!顿时一阵白烟飘过去,然后直接将那里全部的黄沙都是吹了出去,不一会儿,出口就是被打通。劲风直接从帝都打通到沙漠表面!

    “出口打开了!快走。”

    一些人见出口终于打开,就是连忙跑了上去,不要命的朝着外面飞奔。

    “都给我停下!”

    见一个个的祭品朝着外面跑去,那烟影一阵咆哮,身上烟气翻涌而出,就欲上去将出口堵住。

    但是血畟的身形却是落在他面前,一股远比他强大不知多少倍的白烟飘荡而出,活生生将他给固定住,让得他丝毫不能动弹。

    见他居然不能行动了,顿时整个帝都就是沸腾起来,远处的人都是连忙朝着出口跑出去。

    “老东西,给我让开!”

    眼睁睁看着一个个祭品逃走,那烟影一时间就是红了眼,疯狂咬牙的嘶吼起来,但是却是无论如何都挣不开血畟的压制。

    刚才,他将那些人抓来就是用这样的方式固定在祭台上!而现在,他则是被血畟固定在祭台上,而且他体内的气息,完全被血畟隔离开来,他就算是想将生命拿给祭台都办不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