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一模一样
    “心儿,你也走!”

    云零扭头朝着心儿说道。既然能够出去的话,就先把心儿和白酒送出去,至于他,就先耗着吧,总得有个人在这里面挟持住烟棺里的女人。

    听到云零这话,心儿水灵的美目就是看着云零,俏脸没有什么表情,迟疑了片刻,她缓缓朝着结界边缘走过去。

    但是,就在他走到结界边的时候,却是将肩上的小幽捧在手上,然后蹲下身子,只将它送出结界去,自己又走了回来。

    “你干什么!”

    见她居然不走,云零顿时眉头一皱!现在不走,可就没机会了。

    “我不能和我的晶魄分开!”心儿只是轻轻笑了一下,然后低声说道。

    “你……”

    云零目光与她对视着,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感动还是该说她傻。

    结界外,小幽朝着烟色结界里发出吱吱的叫声,小爪子不停的朝着结界上抠。但是这只能出不能进的结界,无论它怎么抓,都进不来了。

    心儿不舍的目光看了看它,俏脸之上,除了苦笑,也做不出什么表情了。

    白酒看着结界里的云零和心儿,沉吟了一会儿!他上前一步,然后将小幽捧在手心。

    “零儿!”

    与云零四目相对,白酒眼神严肃,低沉的声音说道:“不要走出结界!”

    看着他的眼神,云零意会,重重点了点头。

    随即白酒不再迟疑,走到石台边缘的那烟云上上。

    半空中,那烟影手一挥,烟云便是冒出阵阵烟气,将白酒和小幽包裹之后,就是朝着出口处飞过去。

    咻!

    烟云带着白酒直接撞进黄沙,朝着外面穿梭出去。

    明皇沙漠表面,刚刚被黄沙掩盖掉的城墙处,正有着不少人,他们都是听到明皇沙漠的神秘帝国出现后赶来的,但是来到的时候,所谓的帝国已经被黄沙掩盖。

    砰!

    就在这时,突然一阵烟气包裹着一道人影从黄沙底下冲出来,然后狠狠砸在沙漠中。

    “咳……”

    那是一名中年男子,被栽在黄沙中,他狠狠了咳咳几声。跟着他的,还有一只烟色小松鼠。

    刚一出来,白酒就是吃力的爬起身来,然后没有任何停留,连忙带着小幽跌跌撞撞的朝着客栈方向赶回去。留下一道道有些发懵的目光!

    “莫非这下面不深?”

    “绝对不深,否则那家伙怎么可能冲得出来!”

    “那我们还等什么,一起挖啊!下面可是一整个帝国,宝贝数不胜数。”

    “可是……那家伙身上怎么什么都没有,而且他刚才好像很着急、好像受了重伤的样子?”

    “……”

    随着白酒的离开,剩下那些人就是各种猜测,有些人打算抛开沙子下去探宝,而有些人却是觉得下面有些不对劲。

    沙漠往下数千米,帝都中,七根巨大石柱发着耀眼光芒,帝都每一个地方,都躲着一些人,不过他们此时的目光,都是盯着帝都中央那从皇宫中冲入高空的青石柱顶端!

    刚才发生的一切,他们都是看在了眼里,没想到那里面居然有个人,而且那神秘烟影好像非常的重视那里面的人?那就是他的目的?

    虽然在场的没有人知道这阵法是祭神阵,但当云零打开烟棺的那一刻,他们已经能够猜到,这家伙启动的这阵法应该和那烟棺里的人有关系。

    石柱顶端,随着白酒的离去,云零这才将烟骨龙枪缓缓收了回来!

    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留下的心儿,云零无奈的吐了一句:“就这么在意你的晶魄?”

    心儿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瞟了云零一眼,然后美眸转向那高空中的烟影。

    云零也是目光看上去,先不管心儿是为了晶魄还是为了他而留下,现在的问题是,要怎么活着走出去。

    白酒已经安全出去了,他们现在要能做的,就是继续等着,等着白酒回来。

    半空中,那烟影目光看着烟棺中的美丽女人,身上的烟色一点点收敛下去,到得最后,他的真正面容,终于是露了出来。

    那是一张绝美的脸,邪魅的五官,精致的轮廓!可惜的是,他脸色苍白如同死灰,表情也是冰凉得彻骨。

    看到他的脸时,云零和心儿都是微微惊了一下,然后又回头看了一眼烟棺中的女人。那家伙,居然和这烟棺里的女人拥有一模一样的面容!

    要不是他的身形和声音明显是男人的话,云零和心儿都会忍不住认为他们是同孪生姐妹!

    但是既然是一男一女的话,应该是兄妹或者姐弟吧?反正两人这种相似度,接近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其他人也是目光看着半空中的那男人,那张妖艳得简直如同女人的脸,也是让得他们微微惊讶,没想到那恐怖的烟气之下,竟然是这样一个美男子。

    那妖艳男子双眼看着烟棺中静静躺着的女子,眼神里,透露着深沉的忧伤。

    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他目光转向云零,然后沙哑的声音缓缓说道:“小子!谢谢你,时隔千年,又让我看到了她。”

    千年了,他一心想着要复活她,一心想着可以进入这帝都,一心想着能够再看到她的面容。可惜,他连进入这帝都的能力都没有!直到几天前,帝都东门的黄沙自动消散了,他才闯了进来!但是当他找到她时,却被一个结界隔着,就算是想走进去轻轻打开烟棺看看她的脸都办不到。

    无奈之下,他只有最后一个办法,那就是继续当年没有完成的祭祀,给她重铸神体,让她复苏。

    虽然祭神阵没有启动,但是现在能够看到她的脸,虽然不能走进去触摸她,但是也已经稍微满足了。

    不过,正是这种满足,正是她那张脸映入眼帘的时候,他想复活她的**,又变得更加激烈,激烈到哪怕是牺牲自己也无所谓的地步。

    “但是你,必须死!”

    随即他眼神中就是一股冰冷和狰狞涌了出来,随即他的目光看朝第八个祭台的方向,然后飞了过去。

    无论如何他都要复活她,而刚才冒犯了她的云零,必须死。

    “他想干什么?”

    见他飞了过去,所有人都是疑惑。这家伙是想点燃最后一根石柱启动大阵了么?

    中心结界中,云零和心儿也是对视一眼,他们也是不明白那家伙想干什么。

    那男子飞到第八根祭台之后,就是手一挥,一阵烟风将祭台上所有人都是吹下去,然后他一人落在祭台顶端。

    落下之后,他忧郁的目光再次看了一眼那中心烟棺中的女人,随即不再迟疑,闭上双眼,身上烟色如同流水一般淌下来,灌入下方祭台。

    帝都各方,所有人都是看着他身上的烟色流入石柱,紧接着,那里的一幕又是让得所有人都是心头一跳,

    因为随着他烟气的灌入,那第八根石柱,竟然是缓缓发出了光亮!

    也就是说,他在激活最后一个祭台。

    “他想把自己当做祭品点燃祭台!”

    中心结界中,心儿看着那第八个祭台,然后秀眉一皱说道。

    这家伙,想直接牺牲自己来激活祭神阵。因为祭神阵接受的第一股力量就是激活祭台所用的那部分,如果他牺牲自己来激活的话,凭借他尊天境后期的实力,就会有一定的自控能力,如此一来,他就可以控制这第一股力量不灌入云零和心儿的身体,而是直接进入那神尊境女人体内。

    云零也是眉头紧皱,这家伙,居然就这样舍得牺牲自己?

    现在要是不阻止他的话,这里所有人都会死,他们也不例外。

    “主人!只要你能复活,我

    愿付出一切。”

    石柱顶端,男子双目紧闭,烟气毫无保留的倾泻而出。只要自己控制好自己这股力量,就可以让他的主人先吸收到,这样她就能够拥有一定的意识,那时候,她自然可以解决掉在结界中的那两个蝼蚁。

    唰!

    但是就在这时,突然一道灰土色气刃爆射过来,那男子目光陡然睁开,抬手一挥就是将这气刃化去!

    缓缓仰起头来,他冰冷的目光朝着高空望去,只见那里,立着两道人影。正是殷狮和陌商!

    他们在看到这家伙在激活最后一根石柱的时候,终于是忍不住,冲了上来。

    “老子可不想死在你这什么大阵里!”

    陌商握着沙包大的拳头,体内一股灰土色的气息已经翻涌了出来。

    在他身旁,殷狮同样是做好了一拼的准备!既然现在没人能够阻止这家伙了,那他们就不得不站出来了。

    身上的烟色从流淌状态变成了呼啸状态,那男子目光看着半空中的陌商和殷狮,然后一点点腾空而起。既然还有两个杂鱼的话,那就先处理掉!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着半空中的殷狮和陌商,眼神仿佛是看到希望一般!他们谁也不是那家伙的对手,那十几个尊天境也是被困,这种时候能有人站出来,他们心里当然是又升起了希望。

    ………

    明皇沙漠,一座古老的城池中,修罗第一客栈。

    大门处,一道人影有些狼狈的扑了进来,差点儿倒在地上。

    撑着身子,他连忙走到柜台处,双掌猛然拍在柜台上,目光盯着面前那抽着烟杆的老人,然后重重说道:“血老,请你定要出手相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