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矛盾
    “啧啧啧啧!菩提学院还真是大哈?我们分院这么牛逼都是垫底。”

    应啸天看着排名靠前那些分院的学生,忍不住咂舌道。

    排名越靠前的分院越强大,第二十三分院都能强大到称霸一方大陆,这些前面的简直无法想象!

    总院就更别说了!

    菩提学院,不愧是主界第二大学府啊。

    云零也是目光在人群中扫过,菩提学院,的确强大。

    随即云零的目光突然落在第十一分院中一道身影上。

    那人正是黄恺,他此时也正盯着云零。两人四目相对!都是表情冷漠。

    对视了一会儿,二人同时收回目光,这里是菩提学院的地盘,黄恺虽然想杀了云零,但是在这种场合的话,是不可能的。

    云零身旁,罗溪也是眼神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黄恺,毕竟那是他爹找的人,她还是得咬牙接受他的保护!所以暂时不能给他太过不好的脸色。

    “又是一张张稚嫩的面孔啊!究竟等待你们的是生存还是死亡呢?”

    就在所有学生都是到达时,一道苍劲有力的声音在半空中响起,所有人都是抬头,只见一名身材削瘦的老者凭空出现在那里。

    这老者看上去身形单薄,面容也是有些干瘦,手中还杵着一根拐杖,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

    不过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强大气场,却是让得所有人都是屏住了呼吸,全场安静下来。

    “小家伙们!我,是修罗道入口的看护者,七日之后,便是修罗道大门打开之时!现在,我将给你们进入修罗道的资格。都排队站整齐了!”

    老者微垂的目光俯视着所有学生,平淡有力的声音传递而开。

    各分院所有学生都是整整齐齐的站好。

    老者见状点了点头,然后手中拐杖轻轻一挥!

    哗!

    顿时一团团光圈就是从拐杖中飞出来,每个学生面前都悬浮着一团。

    定眼一看,那是一块巴掌大小的木牌,上面刻着一条奇怪的纹路。

    “这上面,有我和院长留下的印记,七日之后,修罗道打开,凡持令牌者,可自由出入修罗道大门!所以……希望你们保护好它,到时候修罗道的大门,可只认令牌!”

    老者将令牌发到所有人手上后,再次说了一句话,身形便是消失了去。

    所有学生都是接过令牌,然后忍不住一阵好奇的打量。这令牌看上去普普通通,就是上面那纹路看起来有点像……地图?

    “令牌上的,是一条从修罗道大门前往菩提学院的路线!所以令牌不仅是出入证,还是你们在修罗道的指路明灯。”

    老者离开后,今天专门负责接送新生的那名男子就是开口,语气之中带有淡淡的恐吓之意:“为了给进入修罗道的新生一些生机,总院找出了一条最为安全的路线!所以你们的令牌,可得好好保护好啊!”

    说话间他脸上就是带着一抹奇怪的微笑,让得一些学生已经心生恐惧。

    他们之中,没有任何人知道修罗道到底有多恐怖,只是从导师口中得知修罗道凶险万分,每次成功走过修罗道的学生顶多只有三分之二,剩下的全部死在修罗道中了。

    现在又听总院的人这么说,一时间他们对于修罗道的恐惧,又是加深了几分。

    “哼!别人能走过修罗道,我们有何不可!”

    当然,有人害怕也有人信心满满。而这些人,当然大多数都是排名靠前的分院的。在他们眼里,凭他们的实力是绝对可以走过那什么修罗道的。

    云零虽然实力在众多学生中算是垫底,但是有着同样的决心!不管修罗道有多危险,他都必须活着走过去,救出自己弟弟。

    “好了,七日后的这个时间,记得来菩提山底下,那里就是修罗道的入口。”

    接送者再次一笑,然后说道:“林城如此美景,你们就好好享受这七天吧!说不定……是最后的享受了。”

    说完之后他便是转身离开了这里,留下一干有些懵逼的学生。那修罗道真的有这么恐怖?进去真的会九死一生?

    随着他们的离去,山顶再次变得热闹起来。

    将令牌收好之后,云零等人也是打算离开这里,不过这时,迎面却是一道人影走了过来。正是黄恺!在他身后,还跟着几个十一分院的学生。

    “罗溪!七天后随我一起进入修罗道,这几天就别乱跑了,免得我到时候找不到。”

    脸上带着微笑,黄恺走过来,然后朝着云零身旁的罗溪说道。

    罗溪其实是没有任何要他保护的心思的,但是考虑到自己父亲一片苦心,她也只有咬了咬嘴唇,然后轻轻点头。

    “置于你嘛……”

    随即黄恺目光转向云零,微微仰起下巴,然后平淡的说道:“好好活过你这最后的七天!”

    黄恺声音冰冷,那语气中,甚至有着淡淡的杀气弥漫了出来。

    云零身旁,应啸天等人听到这话时都是脸色微变!他们还不知道云零和黄恺的事,所以一时间也都是把目光转向了黄恺。

    这家伙是十一分院的,莫非和云零有什么矛盾?

    虽然对方是来自十一分院,但是这种时候他们当然得站在云零这边!于是乎眼神中,都是放出那一丝轻微的敌意。

    黄恺身后,那几个十一分院的学生见到应啸天等人那种目光后,都是冷冷一笑,甩来一个嘲讽的眼神。

    在他们眼里,二十三分院的学生,简直不够看。

    看着黄恺那眼神,云零脸色并没有多大变化,沉默了半响之后,淡淡回了一句:“那你可得加把劲让我只活得过七天了,不然……仙阶上等之后的裂天拳,我可就悟出来了。”

    此话一出,黄恺脑后都是一顿,然后脸色瞬间冰冷下去!袖袍之下,拳头紧握起来。充满杀意的眼神盯着云零!

    云零这话很简单,说的就是那专门克制黄府的特殊战技。

    记得之前云零连裂天拳可以提升阶级这一点都不知道的,现在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

    “看来你果然和那偷盗者关系不浅啊!”随即黄恺缓缓松开拳头。他现在只能认为,云零之前是在装疯卖傻了。

    云零没有回答,只是轻轻耸了耸肩。

    “你放心,修罗道绝对会是你的葬身之地!当然,如果你害怕的话,可以不要进去。”稳定了一下情绪,黄恺嘲讽道。

    云零依然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给了个笑容。

    两人对视了几秒,黄恺这才转身离开了。

    “融气境的人也有资格来总院?二十三分院的顶尖学生,就是这样一帮白痴?”

    就在他们转身的那一刻,黄恺身旁,一名学生突然冷笑一声,说了句让得应啸天等人都是脸色一沉的话。

    想他们在学院时,都是被称为天才的存在,但是到了这里,居然被说得如此不堪。虽然他们的确比不上前面分院的学生,但是这种耻辱,他们也是有些承受不住。

    “那你可敢来尝尝,白痴的拳头?”

    随即应啸天上前一步,冰冷的声音说道。

    他这话一出口,正打算离开的黄凯几人就是停下了脚步,然后刚才那个说话的先转过身来,不屑的眼神看着应啸天。

    “怎么?你觉得伤了你的自尊了?”

    转过身来后,他就是一步步走到应啸天面前。

    “我倒是无所谓啦,我一个大男人的自尊,你得用拳头才能伤到!但是我身后这几位美女,你要给她们一个说法。”

    应啸天与那十一分院的学生对视着,然后重重说道。

    他这话让得云零有些无奈,这种时候还想着耍帅。

    不过不得不说,说出这话来,的确是挺帅的。身旁罗溪和荀喵喵都是朝着他投去一种和之前不一样的眼神。

    “呵呵。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我就用拳头来让你明白明白,你的自尊有多么不堪一击!”

    那是十一分院的学生听到应啸天这话后冷笑一声,握紧拳头,体内气息流动起来。

    应啸天脸色没有多大变化,体内一股白色灵气流淌而出。

    两股气息同时暴动起来,两人的动静也是吸引了周围不少的目光。

    这是什么情况?二十三分院的学生和十一分院的要打起来了?

    一时间一道道好奇的目光看过来,这才来第一天就闹矛盾了,所以他们也想看看热闹!

    山顶平台边上,几名菩提学院的士兵见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这种情况每次接新生的时候都会发生。而且通常就是后面分院的不服前面分院的,然后就打起来了。

    他们也是懒得管,只要不打死打残就行了。这帮小崽子现在小打小闹,等到了修罗道之后,他们就知道什么叫地狱了,到时候他们就会明白团结有多么重要。

    应啸天要出手,云零这边也没人反对。毕竟对方刚才说的话的确过分!

    而黄恺当然就更不反对了,既然二十三分院的人想证明证明自己,那就教训一下也是可以的。

    云零等人身后不远处,王炼和北夏璃等人见此情况也没有说话,虽然应啸天和他们是来自一个分院,但是和他们始终没什么关系,他们也懒得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