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许寰
    菩提城外,大山深处,这里地势比较险峻,其中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显得比较入眼,直入云霄的山巅之处传来阵阵魔兽的吼叫声。

    在这座山的内部,有一个长满矿石的山洞,里面还住着几只火灵猿。

    这里,就是上次罗溪和云零等人发现的那个矿洞,也是在这里面,云零得到了裂天拳。

    当时第二天罗溪就是带着罗家大部队进了这个山洞,采集了大量的矿物,但并没有伤害里面的火灵猿,也没有将它们赶走,只是单纯的采集矿物。

    山峰顶端,冷风呼啸,站在这里,给人一种居高临下之感。

    一个竖直向下的小洞口前,云零扛着烟骨龙枪,俯视着下面。

    这里是当时火灵猿带他们出来的出口,现在云零要进去,当然就从这儿了。

    纵身一跃,云零便是跳了下去。

    他的裂天拳就是从这儿得到的,而听黄恺说他们黄府众多高手追杀一个偷盗裂天拳的人还被人家反杀得几乎一个不剩,所以云零想在离开之前,再来看看这位所谓的偷盗者。

    山洞里和以前没有太大区别,只是本来的那些矿石有着明显的被开采痕迹,想来应该是罗家人留下的。

    云零直接走到那中空的晶矿面前,里面依然是躺着那三十多岁长得还算俊朗的男子。还好罗溪没有动这块晶矿,不然他的尸体可就保不住了。

    “当初究竟是何人,剁了你的手掌?”

    看着男子两只手,云零有些好奇。既然是修炼裂天拳,那当然必须得有拳头,手掌都没有了还拿什么来练裂天拳?

    这人身上,一定发生了一些非凡的事。

    至于是什么事,云零就不知道了。深深的鞠了个躬,云零伸出手去,将他身上的衣服整理一下。

    毕竟自己的裂天拳是从他这儿得的,也因为有了裂天拳,云零多次解决了一些本不能解决的麻烦!所以这个人,也算是对云零有恩。

    嗡!

    就在云零手掌碰到男子身体时,突然他身上发出一阵淡淡的光华,紧接着一道半透明的身影就是从男子尸体上飘了出来。

    突然的一幕吓得云零一跳,连忙收手,退后几步,目光死死的盯着这突然出现的……灵魂体。

    这半透明的灵魂体面容和躺在晶矿里的男子一模一样。

    顿时云零有些懵逼,这是什么情况?这家伙的灵魂还在?难道他还没死绝?

    “实力如此弱小,却能将裂天拳发挥得如此尽致,你倒是不简单呐!”

    这半透明的身影一出现,就是朝着云零轻轻一笑,然后说道。

    一时间被震慑到,云零竟然是有些说不出话来!灵魂体这种东西他只见过两次,一次是在诸葛剑炉岩浆下的心儿,另一次就是现在。

    “不用惊讶,我不过是一缕残魂而已,短时间内就会消散!”

    感觉到云零的惊讶,灵魂体淡淡说道。

    “残魂?”云零听了有些好奇,然后问道:“前辈这种时候现身,是有什么要事交代?”

    既然短时间就会消散,那他出来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吧?

    “呵呵,我在死之前留下这么一缕残魂,为的就是现在啊!”男子轻轻一笑,然后说道。说话间他就是挥了挥手,顿时云零烟骨龙枪里面裂天拳的那张图纸就是不受云零控制便飘了出来。

    “当初我从黄府盗出此裂天拳,已修炼至仙阶上等,为了参悟出专门克制黄府的战技,我多次尝试,甚至气息逆转废了双拳!后被黄府众多高手追杀,最后重伤死于此地。我将它改成了玄阶中等,就是指望着有人能够习得这裂天拳,完成我的夙愿!”男子轻轻挥手,便是将裂天拳图纸打开。

    当初他重伤躲藏在这里,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又因为自己目的没有达到,所以就把裂天拳改成了玄阶中等,希望只要随便有个人就能修炼裂天拳。

    “仙阶上等?”云零听了有些惊讶,这家伙是有多厉害啊,居然已经将裂天拳修炼到了仙阶上等?而且还要参悟什么专门克制黄府的战技?这是什么意思?

    “黄府共有三大战技,其中以主攻的裂天拳为首!而裂天拳还有一个特殊之处,那就是达到仙阶上等后,会出现一些改变,这种改变,有可能导致裂天拳变成一种专门克制黄府另外两大战技的特殊战技。”男子淡淡解释道。

    云零听了这才明白了一些,同时有些惊讶!难怪黄府这么想杀他,感情这裂天拳不仅可以提升阶级,而且还有可能变成克制黄府另外两大战技的战技啊!

    “小子,我看你天赋非凡!现在我就将裂天拳提升阶级的门路留与你!他日你发挥出仙阶上等的威力时,定要帮我参悟出克制黄府的战技。”男子目光看着云零,说话间手一挥,就是在裂天拳的图纸上留下了一些明显的改动,这些改动,让得裂天拳运转方式发生了巨大变化,这种变化,直接导致了裂天拳等级得到了提升。

    “前辈,为何要那克制黄府的战技?”云零一时好奇的问道。

    “呵呵,黄府众多老不死的家伙都是修炼的黄府三大战技,倘若你掌握了克制他们的战技,就相当于可以克制整个黄府,到时候,你就有灭了黄府的能力!”男子一笑道。

    “灭了黄府的能力?”云零听了有些不解,莫非此人和黄府有什么深仇大恨?所以想让他来帮他修炼出那种战技然后去灭了黄府?

    “这是裂天拳从玄阶下等到仙阶上等的改动方式,另外还有我关于那特殊战技的一些改动经验,你且收下!”

    在图纸上留下一些门路之后,男子一挥手,图纸便是飞回了云零的烟骨龙枪。

    “前辈,为何要如此帮助我?”云零连忙抱拳问道。

    他本来是想自己去参悟提升裂天拳阶级的方法的,没想到来这儿遇到这家伙的残魂,而且他居然二话不说就是把提升方法留了下来!到底想干什么?他的夙愿又是什么鬼?

    “我说了,只是想让你帮我完成我未完成的夙愿!”男子淡淡说道。说话间语气都是变得有些低沉起来。

    “黄府表面上名门正派,暗地里却是干过不少见不得光的事!以后有机会,你会慢慢明白。我名许寰,当你有足够的实力面对黄府时,便能明白我与黄府有何恩怨!若有机会,希望你帮我灭掉黄府。切记,黄府会用尽一切办法杀光修炼裂天拳的人,所以你千万不要出现在黄府之人的面前。”男子目光看着云零,大体说了一句之后,身上的光华就是一点点淡化,然后顷刻间整个灵魂体,化为乌有。

    云零本还有好多事要问,但已经是没了机会。

    “许寰?”

    嘴里念叨着这个名字,云零走上前去,在确定男子已经不会再有什么残魂之后,云零便是朝着他再次鞠了鞠躬。

    看样子这家伙是和黄府有些仇恨啊,然后希望他帮他灭了黄府。

    对于刚才男子所说的话,云零自然是铭记在心的,至于要不要灭掉黄府,云零现在倒是还没有那种想法。

    一来他对黄府还是没有太大的仇,二来自己现在还太过弱小,那些事,以后再说。

    整理了一下之后,云零便是出了山洞。

    离开这里,云零并没有回城,而是去到另外一片环境比较优美的山林!

    这里,就是他埋葬自己爹娘的地方。

    挥动烟骨龙枪,云零将一棵腰粗的树劈断,然后劈出一块四四方方的墓碑,在上面刻上自己父母名字之后,扛着朝墓地走去。

    不过当云零来到自己埋葬父母的地方时,那坟前,已经是坐着一道人影。

    “白叔?”

    此人正是白酒,云零扛着墓碑便是走了过去。

    “明天就要走了,知道你也会来这儿!”

    对于云零的出现白酒似乎早已预料,苦涩一笑道。

    云零走上前去,将墓碑狠狠插在坟前,取代之前那一小块!然后就地跪下,重重磕了几个头。

    当来到父母坟前时,当距离如此之近却隔着一层让人无法越过的黄土时,心底那种悲痛,便是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

    就连白酒面对着自己多年至交的坟墓时,都是有些控制不住情绪,只有不停的往自己嘴里灌着酒,似乎是想压住那份伤痛。

    “爹!娘!我一定会把小空从菩提学院救出来,你们放心吧!”跪在父母坟前,悲痛和仇恨不停的敲打着云零心房,他心里再次暗暗发誓。

    白酒狠狠的灌了一口烈酒之后,将酒葫芦里面剩下的酒都是倒在坟前!然后半醉半醒似的说道:“虽然零儿不是我的儿子,但也是我心爱之人和至交的儿子!你们放心,我虽然修为尽失,但一定会竭尽全力保护好他。”

    两道人影一跪一坐在云龙玄和箫仙坟前,并没有说太多话,但是那份悲伤和决心,却是能够清楚的感觉到。

    一直到了黄昏时分,两人才一同离开…

    回到罗家,云零和罗溪都是做好了一切准备,第二天一早,两人就是带着自己的陪同家属,一同赶往菩提学院虚天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