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只是因为晶魄
    当罗猎尘等人看到龙兊等人时也是惊讶,没想到他们居然出手了?这场面居然这么大?

    “零儿?”

    刚到来,白酒就是连忙走过去!目光在云零身上一阵扫视。察觉到云零并无大碍之后他才松了一口气。

    刚才黄府的人抓走心儿的时候,他就担心云零会不顾一切的冲上来,还好,现在看来事情已经结束了。

    “实在抱歉!我罗家没能保护好她。”罗猎尘也是朝着云零投去歉意的眼神。他们谁也没想到,黄府居然会用挟持心儿的这种方法来逼云零出菩提学院。

    还好心儿和云零都没出什么事。

    “罗城主言重了!”云零也是拱了拱手。黄府这种做法,的确是有点出乎意料!还好他们没有伤害心儿的心思。

    说话间云零目光就是转向心儿俏脸,刚才这丫头可是说了句让得他有些惊讶的话啊。

    “看什么!”

    察觉到云零眼神的不对劲,心儿连忙白了他一眼,然后将头扭开,只不过那娇俏的脸蛋上,却是不知为何出现了一抹淡淡的绯红。

    “难怪你体内有个晶魄!”

    龙兊等人目光也是落在心儿身上,刚才还没注意,这看起来和云零差不多年纪的小姑娘,居然是天玄境的实力?而且体内居然没有晶魄?

    这样一来云零身上有晶魄这件事就明白了,就是这丫头的。这丫头是何方神圣,没有晶魄居然也能达到天玄境?

    云零干笑一声,既然被看出来了,那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好了!这两天小心点,可别辜负了我们一番心意。”

    二长老墨雪挥了挥手,身前空间就是阵阵扭曲。朝着云零说了一声之后,他们三人便是转身走了进去。

    云零和罗猎尘等人都是朝着他们拱了拱手。

    “那黄恺真是让人讨厌!”

    墨雪等人离开后,罗溪就是忍不住说道。可能是她看到云零身上的伤,所以猜测刚才一定发生了什么。一时间就是反感起那黄恺来。

    罗猎尘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件事他还真是完全掌控不了了。

    “为了以防万一,破例再给你一个传送符吧!”这时穆秋雅挥了挥手,然后一片玉羽就是飘向云零。

    “多谢穆姐!”云零也不拒绝连忙接过,黄府在盯着自己,北夏帝国也在盯着自己,能有个传送符的话,也相当于多了个逃生手段。

    “这两天有什么事记得先找我商量,今日若非副主教好心相助,你恐怕已经命丧黄泉了。”

    随即穆秋雅表情严肃的说道。云零就这么没头没脑的冲出来,要不是副主教看见的话,可不会有菩提学院的高层过来救他。

    “呃…是!”云零干干一笑,因为当时听到他们抓了心儿,害怕心儿出了什么事,所以就有些冲动了。

    “后天一早来虚天殿,记得准时!”

    穆秋雅挥了挥手,再次说了一句之后便是腾空而起,朝着菩提学院回去了。

    云零朝着她的背影投去感谢的眼神,她可帮了自己不少啊。

    “劳烦城主担心了。”

    回过头来,云零朝着罗猎尘再次抱拳。说到底他和黄府的事罗家完全没必要管,但是人家却这么关心!这都是人情啊。

    “只要你们没事就好。”罗猎尘勉强一笑。

    随即几人便是一同回了罗家。然后云零将发生的事大体说了一下。听完后,白酒和罗猎尘都是震撼又庆幸,还好菩提学院高手出面啊,不然云零可就完了。

    ……

    午夜,罗家后院,云零盘腿坐于草地中,缓缓运转气息将刚刚吃下的疗伤药材一点点吸收。

    这次被那黄恺打得挺惨,要不是二长老出现及时给了一颗丹药的话,云零只怕身体都会留下一些后患了。

    “呼!”

    轻轻吐了一口浊气,云零睁开眼睛。

    回想起今天这件事,他就是忍不住拳头紧握!这黄府强大得可怕,根本不是现在的自己可以对抗的。黄恺还说出了那种话!只怕去了修罗大陆,进了修罗道之后, 他一定会追着自己杀吧?

    虽然自己拿出所有底牌来就能对付他,但是后果自己也会死,所以这黄恺,算是个大麻烦了。

    本以为自己在修罗道就单单北夏帝国那四个家伙的,现在居然多了个更厉害的黄恺。

    要成功进入总院,没那么容易啊。

    “没事吧?”

    就在这时,身后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云零回头,只见罗溪带着关心的眼神看着自己,一步步走了上来,随意坐在他身旁。

    “没什么大碍!”云零微笑道。

    “嗯?有心事?”罗溪一阵好奇的盯着云零。记得云零通常第一句话都是有点儿那种……调戏的味道的,现在怎么突然严肃了?

    云零苦笑一声,现在这种情况,算是有心事吧。

    “我跟爹说一说,然后不要黄恺保护了,我跟你一起!”罗溪两只眼睛看着云零,然后突然说道。

    这话让得云零都是惊了一下,黄恺可是玄化境的强者啊,你居然想放弃这么个厉害的保护伞?反而来跟着我?

    随即云零又是奇怪的眼神就是盯着罗溪,你这种话除了让人震惊以外,未免会让人产生误会吧?什么叫跟着我?

    “我……我的意思是,我和你们一起,不想和黄恺一路!”

    恰似察觉到自己话语有点儿不对劲,罗溪俏脸微红,然后解释道。

    “修罗道有多危险没人知道,多一份保障始终是好事!别意气用事。”随即云零轻轻拍了拍罗溪肩膀。她这种话倒是让人听着挺舒服,不过云零可不想因为自己而害了人家。

    玄化境的保障,可不能就这么丢了。

    “可是……”罗溪本想继续解释,但是看到云零那坚毅的眼神后,她也只有撇了撇嘴,然后将到嘴边的话咽下去。

    “跟着我很危险,再说了,你怎么能让你爹担心?”云零一笑说道。

    在修罗道,自己有王炼等对手,还有黄恺!罗溪跟着自己岂不是受罪?

    “嗯!好吧!”听到云零这话,罗溪这才不太情愿的点了点头。老实说当初她决定要去总院都时候她爹心里是拒绝的!毕竟修罗道传闻实在是太过凶险。

    但是她坚持要去,所以罗猎尘就想尽办法给她做保障,最后才找到了黄恺。

    “怎么?没见过谈情说爱的?”

    就在这时,云零突然扭头,然后朝着后面一笑道。

    罗溪也是回过头去,只见后面灯光下,青石小路上,心儿双手勾在身后,正盯着她和云零。好像已经站了一小会儿了。

    “心儿别听他乱说!”

    于是罗溪白了云零一眼,什么谈情说爱,是说正事好不好。

    心儿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迈着小步伐走过来,然后也是坐在草地中。

    “我有私事要和你说!”

    刚坐下,心儿明眸就是盯着云零,一脸正经的说道。

    “说吧!”云零点了点头。

    “你们聊,我先休息了!”

    见他们有私事,罗溪也是理解的站起身来,冲着心儿笑了笑便是转身离开了。

    虽然她心里也是有些好奇,这兄妹俩能有什么私事?但是人家都说是私事了,她也不方便听。

    罗溪离开后,便只剩下了心儿和云零,两人四目相对,夜色下显得格外安静!

    “今天的话,只是因为晶魄我才说的,你不要误会!”

    安静了几秒,心儿先开口了!明净的眸子盯着云零,眨也不眨一下。

    此话一出,云零也是稍微愣了一下。

    随即他干笑一声,道:“我倒是没什么误会,只不过某些人好像多想了吧?”

    “你才想多了!”

    轻哼一声,心儿便是扭开脑袋!

    “对不起了,这次连累了你!”随即云零双手枕着脑袋躺在草地上,轻声说道。

    “没关系,反正又没事!”心儿不置可否,黄府只是抓了她,其他什么都没做。

    “是啊!”云零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接着又加了一句:“还好你没事,不然我心里就不舒服了。”

    听到云零这话,心儿美眸忍不住看过来。一时间不太明白云零所谓的不舒服是指过意不去还是其他的。

    “后天就要去总院了!有什么要准备的抓紧吧。”随即云零轻轻说了一句,便是躺在草地闭上了双眼。

    “嗯!”

    应了一声,心儿再次看了云零一眼,然后站起身来,回了自己房间。

    “只是因为晶魄么?”

    心儿离开后,云零喃喃一声,刚才听到她这话时,心里竟然是有那么一小点的失望。

    “是不是你应该比我清楚!”随即云零又是一笑,有些事,他可是看得很清楚的。

    最后的时间,菩提学院前二十的学生,都在准备着去总院。罗溪也是停下了刻苦的修炼,一直待在家里陪着她爹,她也知道,这一去就是很长一段时间的分别。

    而云零,自然也是还有一些事要做。

    第二天一大早,在罗家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饭后,云零便是一个人扛着烟骨龙枪,朝着菩提城外的深山走去了。

    在离开北夏大陆之前,他还得去看看一些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