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误会
    虽说现在已是深夜,但是罗家还是四处都有侍卫!不过云零现在这种身份,自然是可以在罗家自由进出走动的。

    穿过后院大门,云零散心似的放慢了步伐。

    正游走间,突然见到前方不远处一间屋里火光通天!一时好奇,云零走了上去。

    房门并没有关上,可以看见,此时那屋子里一名蓝裙少女盘腿而坐!淡蓝色的气息从她体内缓缓流出,然后灌进她面前的一个熔炉内。在她的催动下,整个熔炉的火焰都是变为了淡蓝色。

    “铸剑是锻造行业中最为复杂的一类!许多锻造师都只能锻造出剑的形状,却锻造不出剑的意念和气息!我对铸剑也只是略知一二,也只能够传授你这些,你要铭记于心,日后勤加练习!”

    在少女身旁,一名五十多岁的男子双手负于身后,淡淡说道。

    这二人,自然便是罗溪和她师父元虚了!看样子元虚是在指点罗溪?

    云零没有想要进去打扰到他们,只是斜靠在外面石狮子上静静看着。罗溪锻造天赋似乎不错,上次在那山上可是发现了不少宝贝矿石!所以云零一时间有些好奇,她会是什么级别的锻造师?

    屋子里,罗溪面对着眼前的熔炉,蓝色气息不停的翻涌进去!此时她俏脸严峻,光洁的额头之上也已经是香汗淋漓,貌似有些吃力。

    “形!气!意!铸剑最基础的三步。假如能够掌控好,也算得上是一名出色的锻造师了!”元虚双手负于身后,轻声说道。

    罗溪点了点脑袋,继续操控着熔炉!

    呼呼!

    炉子里火焰呼啸,不一会儿便是发出来一些异样的波动。罗溪见状俏脸上就是浮现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容,然后赶紧控制着气息一点点熄火。

    随着她的停手,熔炉里的火焰就是熄灭下去!然后她连忙开心的站起身来,想要看看这自己的成果。

    元虚手掌轻轻一吸,熔炉之中,就是一柄三尺细剑从熔炉中飘了出来,然后悬浮在他们面前。

    “不错!”看着面前的剑,元虚满意的点了点头。

    然而罗溪感觉到这剑身上散发出来的灵气波动时,俏脸上却是出现的一抹沮丧:“我都融气五重的实力了,怎么锻造出来的东西还是灵阶下等啊!”

    “呵呵!铸剑本就是最难的锻造,你第一次锻造就能成功已经是值得骄傲的了。”元虚却是笑了笑,他这徒儿,还不知道她自己有多出色啊!

    “锻造靠的是魂源,魂源如同晶魄一般,按照常理来说只有到达玄化境之后才能修炼出来!你融气境就能将锻造掌控得如此微妙,就别不知足了。”元虚又接着说了一句。

    按照正常的来说,体内出现了魂源才算是一个真正的锻造师,罗溪没有魂源就能做得这么好,日后前途不可估量啊。

    听到师父这话,罗溪脸色才稍微好看一点!对于自己锻造方面的天赋,有时候她自己都挺自豪的。

    “进来吧!这又不是什么不能看的。”

    就在这时,元虚淡淡的说了一句。其实从刚才,他就察觉到云零在外面的。

    听到师父这话,罗溪秀眉微皱,难道有人在偷看他们?

    不过当她的目光落在屋外斜靠在石狮上的云零时,脸上的严肃便是消失而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甜甜的微笑。

    “抱歉了,一时好奇就看了一会儿!”云零也是一笑,然后抬着步伐走进来。

    “你怎么不休息啊?都快天亮了!”罗溪连忙问道。这大半夜的云零出来晃悠什么。

    “想你睡不着呗!”云零摊了摊手,习惯性的调戏。

    “你……”看着云零那戏谑的表情,罗溪撇了撇嘴,这家伙当着自己师父的面还说这种话!

    “今天就到这儿吧!明晚再来。”

    恰是和两个小年轻的人也没什么话说,元虚淡淡一笑,与云零对视了一眼,云零朝着他礼貌的抱了抱拳。随即他便是转身离开了去!

    “谢谢师父!”

    罗溪不忘朝着自己师父说声谢!她白天就在菩提学院修炼,晚上就回来让她师父教她锻造!一天下来倒是休息的时间都省了不少。

    “你是灵阶下等锻造师?”

    元虚离去后,云零就好奇的朝着罗溪问道。

    “屁!有魂源才能说是锻造师的,我只是个学徒而已!”罗溪吐了一口气说道。

    有了魂源才能定位是什么级别的锻造师,没有魂源的就算你能锻造出东西来,也根本算不上是真正锻造师。

    云零点了点头,也就是说只要是个真正的锻造师,那就至少拥有玄化境的实力了?难怪锻造师都这么受人欢迎!

    能锻造武器,又有实力,当然走到哪儿都是吃香喝辣的。

    “怎么?你对锻造师有兴趣?”罗溪大眼睛看着云零,随即扬了扬精致的下巴,得意说道:“虽然你很特殊,融气境就已经具备了彻彻底底的火属性力量,但是没有金属性,你还是不行的!永远都做不了锻造师!”

    这话倒是真的,想要成为锻造师,就得同时 具备火土双属性,而云零只有火属性,不可能做什么锻造师的。这一点云零也很清楚!所以对于她这种调皮的打击完全没有在意。

    “我对锻造师倒是没什么兴趣!不过对你……就很有兴趣了。”看着罗溪那得意的样子,云零却是一笑,戏谑道。

    “是么?有什么兴趣?”罗溪可能对于云零这些话已经听习惯了,反过来问道。

    但是她这话一出口,云零就是突然间上前一步,一下子将脸凑过来!罗溪都是被惊了一下,不自觉的退后小半步。

    “面对你这样的美人胚子,你说我能有什么兴趣?”

    脸上带着一抹坏笑,云零双眼直视着罗溪,平淡的声音说道。

    “我……”看着云零那近在咫尺的脸庞,而且还带着那种三分邪气七分正经的笑容,罗溪一时间都是说不出话来!只是感脸蛋有些发烫。

    “咳!”

    突然这时,门口一声轻咳,云零和罗溪同时扭过头去,当即就是脸色大变,连忙分开。

    “爹……爹!”罗溪直接赶紧避开云零两三米,脸蛋一阵滚烫,头都不敢抬,略微发颤的声音喊道。

    “罗……城主!”云零也是连忙尴尬的打了声招呼。尼玛这种情况居然被她爹看到,可别误会什么啊。

    来人正是罗猎尘,本来是想来找罗溪的,却不巧刚好看到这样一幕!

    奇怪的目光看了看云零和罗溪,罗猎尘摇了摇头,然后走进了说道:“明天黄府的人会来罗家,到时候你和人家认识认识,明天就别去学院了。”

    “黄府?”

    听到这个名字,罗溪本来火红的脸蛋都是冷静了下去,然后表情变得惊讶起来。

    他爹以前救过的那个第十一分院的学生,就是黄氏一族的少族长!也就是说他们明天会来罗家了?

    “毕竟有求于人家,人家当然得来看看要保护的人是谁。”罗猎尘点了点头。

    他当初无意间救了的那个少年,来头非常大!并非北夏大陆,而是另外一个大陆顶尖大家族的唯一传人!后来才知道他是菩提学院第十一分院的优秀学生,所以就委托他在修罗道照顾自己女儿了。

    “好了!你也一整天没休息了!去睡会儿吧。”随即罗猎尘看着罗溪柔声道。自己这女儿,他这个当爹的都没让她干什么,她自己却这么努力修炼又努力学习锻造,罗猎尘也是有些无奈。

    “嗯嗯!”

    罗溪乖乖的点了点头,然后目光瞟了一眼云零!连忙低着头小跑了出去。

    “唉!”

    看着自己女儿离去的背影,罗猎尘淡淡的吐了一口气。他就这么一个女儿,可惜却要送去修罗道冒那险。不过这是她的选择,自己这个做爹的也不应该太过限制,只要尽力保护好她就行了。

    随着罗溪的离去,屋子里就剩下云零和罗猎尘两个人。罗猎尘奇怪的目光转到云零身上,然后轻声说道:“我女儿,是个好姑娘吧?”

    被罗猎尘这么一问,云零顿时就是有些尴尬了!这是几个意思啊,我和你女儿可没什么关系也没干过什么。

    “……当然!”随即云零点了点头。

    “哈哈哈!你也是个好小伙啊!”

    见云零那样,罗猎尘突然上来拍了拍云零肩膀,然后说了一句让得云零有些哭笑不得的话之后便是大笑着离开了。

    “我靠!”

    看着罗猎尘离去的背影,云零有些无奈!看样子这罗猎尘是认定自己和她女儿有那种关系了,而且好像还不怎么反对?

    苦笑一声,云零摇了摇头!然后扛着烟骨龙枪也是走出了屋子。

    偌大的罗家城主府,云零倒是从头到尾参观了个遍,一直到了清晨阳光从东方倾洒而来时,他才朝着自己的房间回去了。

    现在诸葛昱的事已经解决好了,自己也没什么理由再在外面晃了。是时候回到菩提学院,感受一下地阶导师手把手辅导是什么滋味儿了。

    时间不多,但是云零当然是想借用这最后的时间,做最后的提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