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最后一场锻造
    “这是……怎么回事!”

    半空中,呼延广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目光赶紧在周围一阵寻找。

    “刚才让你挟持我你不干,现在好了,筹码没了吧?”看着呼延广握着剑在半空中像是丢了宝贝似的滑稽样子,云零冷笑一声道。

    “你……是你干的?你做了什么?”

    呼延广看着云零,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现在确定,一定和这小子有关。

    “没干什么,就是给了她一张传送符!”云零摊了摊手。

    “小杂毛!”

    呼延广明白过来,咬牙切齿,老脸异常难看!刚才就不该让云零靠近的。目光一凝,呼延广锁定云零,冰冷的杀气掩饰不住!

    哗

    下一刻,他气息翻涌,便是朝着云零俯冲而下!

    “哼!”

    云零身旁,诸葛昱冷哼一声,不亚于呼延广的气势从体内翻涌而出。

    轰!

    但是就在这时,猛然一股强大的气息威压从首位之上爆发出来,然后罗猎尘挺拔的身形先是拦在了呼延广之前。如今罗溪已经安全,他就没有任何顾忌了。

    “枉我多年来对你如此信任!”

    缓缓抬起拳头,罗猎尘双眼之中,带着一股强大的威慑力。锁定呼延广,他身上强大的力量弥漫而开!猛然向前一挺!

    瞬间移动般的速度转眼就是来到呼延广眼前,硕大的拳头带着一股强悍的力量猛然轰出去。

    嘭!

    一拳打出,这一拳,罗猎尘没有留手!呼延广不仅当初害了他们罗家上千人战死,刚才还敢挟持他的女儿,所以现在,他对呼延广没有任何留情。

    呼延广被罗猎尘那强大的气势压得额头上一阵冷汗,完全没有机会躲开!拳头正面砸在了他的胸膛。整个人从半空中倒射而出,狠狠砸在广场边缘的围墙上方才停下。

    “噗!”

    砸落在地面,呼延广一口鲜血喷出,罗猎尘的实力远远超过他,这一拳下来,几乎已经要了他的性命。

    狰狞的目光看着罗猎尘和诸葛昱,呼延广咬牙切齿,鲜血从牙齿中溢出,那般模样,甚是狼狈。

    整个广场,所有人都是愣一言不发的看着那飞出去的呼延广!刚才还得了第一锻造师的荣誉,现在却变得这般狼狈。这呼延广也是自作自受。

    看着一拳就把玄化境实力的呼延广打得爬不起来,云零目光瞟了一眼半空中的罗猎尘!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这种强大气息威压,云零曾经在万兽商城的沈天罡和柳魁身上也感受到过!也就是说,这个菩提城的城主,应该也是天玄境的实力。

    “就为了陷害诸葛大师,你让我罗家上千人战死沙场!呼延广,你简直没有良知!”

    身形落在已经不能动弹的呼延广面前,罗猎尘表情冷漠。

    呼延广表情扭曲,事到如今,他也只有认栽。没了罗溪做人质,别说罗猎尘了,就算是罗家的一些高手出马都能解决他。

    “将他关进地牢!”

    狠狠的看了一眼呼延广,罗猎尘挥了挥手。罗家士兵就是上来押着已经身受重伤的呼延广朝着罗家地牢去了。

    拖走呼延广之后,罗猎尘纵身一跃,身形回到首位上!此时他表情严峻深沉,呼延广让得他心里实在是不舒服。

    “方才多谢小兄弟帮忙了!”

    沉默了片刻,罗猎尘朝着云零抱了抱拳。刚才要不是云零的话,这呼延广极有可能逃掉。

    “同学一场,应该的!”云零轻轻一笑。

    “诸葛大师!多年来我罗家……对不住你了。”随即罗猎尘目光转向诸葛昱,抱拳深深说道。

    “这都是呼延广一手陷害,与罗家并无干系!”诸葛昱也是抱了抱拳。心里也是如释重负!这么多年的误会,终于是解开!

    如今呼延广落在罗家手上,他当初害死罗家上千人,罗猎尘自然不可能放过他!等着他的,无疑只有一死。

    “诸位,我罗猎尘虽然身为城主,但从未对任何人有过偏袒或者打压!菩提城任何对我罗家有意见的大可提出来!但谁若是行那小人之事,我罗猎尘必定不会放过他!”

    罗猎尘对着在场所有菩提城的各方高层,浑厚的声音传开。他身为城主,虽然有城主的霸气威严,但从来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作风,他从未想过,会出现呼延广这样的人!

    “城主大人一心为菩提城发展而付诸心血,我等都是有目共睹!”

    “不错,那呼延广良心不正,我们定不会像他那般!”

    罗猎尘话音刚落,就是一些声音在人群中响起!一来他们的确没呼延广那种心思,二来就算有,也没那个实力和罗家斗,呼延广就是很好的列子。

    “那呼延广害我罗家上千人战死,又陷害诸葛大师!我罗猎尘必定不会留他活口。他自然就没资格做我菩提城的第一锻造师!”

    回到眼前的问题上,罗猎尘目光朝着元虚等人看了一眼!呼延广已经算是个死人了,所以这第一锻造师,自然得重新选。

    下方所有人也都是议论起来,既然呼延广已经被剔除了,那谁又还是这菩提城的第一锻造师?从刚才的人中选的话,应该是元虚吧?

    于是乎一道道的目光都是落到了元虚身上,没了呼延广的话, 元虚自然就是最厉害的锻造师了。

    “诸葛大师,不知你对于这第一锻造师可有兴趣?”

    恰是明白周围的人们都在想什么,元虚站起身来。不过他却是目光落在诸葛昱身上,一笑问道。

    “老朽此次前来,除了揭穿呼延广澄清我诸葛剑炉之外!正是打算夺下这第一锻造师的称号。”

    这种时候诸葛昱也不退步,如今刚刚澄清了一切,如果能够就势夺下这第一锻造师称号的话,对他诸葛剑炉的名声,自然会大有好处。

    “呵呵!诸葛大师既然也要参赛,那就公平一点,今日就在此台上锻造一件物品与我们做比较。”元虚淡淡一笑道。虽然没了呼延广他就是最强的,但是如今诸葛昱恢复了实力,参赛者就应该加上一个诸葛昱,谁是第一,公平决判。

    “正有此意!”

    诸葛昱重重点头,这样就最好了。

    “好!来人,搬出一个新的熔炉,还有最后一场锻造。”

    见诸葛昱这样,罗猎尘也不反对,的确必须公平处理!诸葛昱也是菩提城的人,因为一些原因才没有参赛的,现在既然他来了,就得加他一个。

    “不必麻烦!”

    不过诸葛昱却是挥了挥手,然后看了一眼云零道:“无需熔炉,有火就行!”

    云零也是明白过来,然后点了点头。

    “这柄剑乃是灵阶上等!如果城主不介意的话,我来帮罗溪小姐将它提升提升。”

    诸葛昱目光一转,最后落在刚才呼延广被抓后留下的那柄蓝色的剑上。

    “倘若锻造失败,我愿照价赔偿!”诸葛昱又加了一句。当然,他有百分百的把握,不会锻造失败。

    “大师请吧!”

    罗猎尘也是点了点头,诸葛昱以前就是玄阶锻造师,现在不知道已经达到了什么境界,将一柄灵阶上等的剑锻造得更高级的话,相信他是没问题的。

    于是诸葛昱拾起罗溪的剑,和云零再次上台,刚才的一幕又是出现。

    云零作为火引,剩下的一切,就都交给诸葛昱。

    血红色火焰将罗溪那蓝色宝剑包裹,诸葛昱的魂源毫无隐藏的释放出锻造之气,又是一场难得一见的锻造在大家面前展开…

    熊熊火焰,在诸葛昱的操控之下,以一种极为细微的方式,改变着剑的一切。

    诸葛昱由于之前失去了魂源,所以只能勉强锻造灵阶下等的武器!但是也正因为如此,他对于锻造方面,更加细腻,更加精益求精,特别是铸剑。

    下方包括元虚等锻造师,都是看得有些咂舌!诸葛昱对于锻造方面的控制,比他们都要略胜一筹!

    这次锻造,持续了整整一个多时辰,台上诸葛昱已经是大汗淋漓!这是他恢复后的第一次倾尽全力去锻造一样东西,他不会有任何的留手,将以前的一切经验都是融合了起来!

    “呼!”

    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诸葛昱终于是缓缓收手,云零身上的火焰,也是一点点收敛下去。

    所有人都是看着台上,随着血红色火焰的消散,一柄天蓝色的剑出现在了人们视线之中。

    那剑形状和刚才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剑刃剑身上发出来的那种凌厉剑气,却比起之前,不知道强了多少。

    “这是……玄阶上等?”

    首位之上,罗猎尘忍不住睁大了眼,他可以感觉到,这把剑现在给天玄境的他用都是足够了。这把剑经过诸葛昱加精锻造之后,活生生提升了一个阶级!

    锻造师席位中,元虚等人都是忍不住赞叹,他们身为锻造师当然也看得出来这柄剑现在的不同。诸葛昱不愧是以铸剑闻名的锻造师。

    “此剑,乃是罗溪小姐的!”

    诸葛昱淡淡一笑,然后轻轻挥手,那剑便是缓缓朝着首位上的罗猎尘飘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