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挟持
    “荒唐!硫心液乃是黄金硫石兽的脊髓,对普通矿物拥有极高的腐蚀性,铸剑怎会用到这种东西?呼延广,你还要狡辩什么?”诸葛昱高声喝道。

    “城主若是不信,我这就找一柄剑提炼出硫心液来证明!”

    呼延广站起身来,然后目光转向罗猎尘旁边的罗溪身上:“罗溪姐,还请借你的剑一用!”

    “剑?”

    罗溪眨了眨眼,然后抬起手中那柄蓝色的剑。首位上罗猎尘点了点头,他想看看是不是真的!于是罗溪便是走下台来,将剑递到呼延广面前。

    诸葛昱眉头微皱,对于铸剑他再了解不过,当初呼延广就是是用了硫心液毁了那批货物的,罗溪的剑里又怎么可能提炼出硫心液?这呼延广想干什么?

    元虚此时都是沉思起来,对于硫心液到底是不是铸剑必须材料这一点他也不知道。虽然他也是锻造师,但是铸剑却是锻造行业中最复杂的一类,他也不是很清楚。

    “多谢姐!”

    呼延广伸出手来,接过罗溪手里的剑。

    唰!

    但是就在呼延广刚接过剑那一刻,他却是突然气息翻涌,身形瞬间上前一步,抽出罗溪的剑就是架在罗溪脖子上。

    突然发生了一幕让得所有人都是措手不及,首位之上,罗猎尘瞬间脸色大变!拳头猛然握紧。

    “呼延广!你找死!”

    怒吼一声,罗猎尘体内一股磅礴的气息翻涌而出。

    “想要你女儿安然无恙就老实点。”

    呼延广一手扣着罗溪,一手握剑架在她脖子上,老脸有些狰狞起来。这种时候,他已经走投无路,硫心液根本不是什么铸剑必需品。他的目的就是将罗溪骗下来,然后挟持她。

    罗猎尘拳头握得嘎吱作响,但是看到自己女儿还在呼延广手上他也只有稳定下来,没有出手。

    罗溪也是被吓了一下,但是反应过来时已经无能为力,挣扎了几下也没有任何作用!呼延广玄化境的实力,不是她可以抵抗的。

    下方所有人都是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挟持了罗溪的呼延广!现在这情况,一切都已经很明显了。当初就是呼延广对那批武器做了手脚导致罗家大战惨败!诸葛昱刚才的话都是真的。

    “呼延广,你想干什么?”

    席位上,元虚等人都是站起身来。看着自己爱徒被呼延广挟持,元虚也是表情冰冷。

    “诸葛昱,我万万没想到你会有魂源恢复的一。当初我就不该留你性命!”呼延广没有理会其他人,只是狰狞的目光看着诸葛昱,咬牙道。

    当初为了让诸葛昱生不如死,就毁了他诸葛剑炉,废他魂源,让他像个废物一样活着!却没想到这诸葛昱竟然会修复魂源。看来他得到了那神秘公主的不少帮助啊!

    “多行不义必自毙!”看着罗溪被挟持,诸葛昱也是脸色微变,道:“不要再自寻死路!”

    云零此时也是目光看着被紧紧扣住的罗溪,脸色微微冰冷!这呼延广果然不是个好东西,这种时候居然还敢挟持罗猎尘的女儿。

    “哼!如今我也无话可,罗城主!只要你们放我离开,我保证不会伤害罗溪姐。”

    呼延广狠狠的看了一眼诸葛昱之后,把目光转移到罗猎尘身上。如今罗猎尘知道当初的事是他做的,自然不会放过他!他可没有实力和罗猎尘正面做对,所以才想到挟持罗溪的。

    “呼延广,你太让人心寒了!”

    罗猎尘眼神冰冷,袖袍之下拳头紧紧握着。

    现场其他人也都是目光看着呼延广,谁也没想到,这呼延大师竟然会是这样的人!

    西城三大家主也都是脸色有些苍白,呼延广如今得罪了罗家,成为整个菩提城的敌对,要是以后罗家追查下来,他们这些和呼延广曾经密切来往的人肯定会受到牵连!此时他们心里都是一万个后悔和呼延广走得这么近。这次连传家宝都送出去了,但是呼延广已经不可能在菩提城立足,也别什么第一锻造师了。

    “敢无故动我菩提学院学生者,死!”

    一道冰冷的声音从评判团中传来,只见穆秋雅缓缓站起身来。晶绿色眼眸盯着呼延广!

    “穆导师放心!我只是暂时留个筹码罢了,绝不会伤害她分毫。但若是罗城主非要逼我的话,我不介意拼个鱼死破!”呼延广冷冷一笑回道。

    提到菩提学院,他当然也是心虚的。要是得罪了菩提学院,那可就是死路一条!毕竟菩提学院的强大,他可是知道的。

    但是这种情况下,他必须挟持住罗溪,不然可没办法活着走出罗家。

    “还请各位都退远一些,等我安全之后,自然会放了她!”

    呼延广目光在周围扫过,这里他最为忌惮的就是罗猎尘和那穆秋雅,其他玄化境的人也是不少,还有诸葛昱。所以他必须挟持着罗溪走出去直到自己安全。

    看到呼延广架在自己女儿身上的剑,罗猎尘只有挥了挥手,示意周围的人全部退下。

    “我也是菩提学院重点培育的学生,不如你来挟持我!”

    就在这时,诸葛昱后方的云零突然走了出来。然后一步步朝着呼延广走过去。

    罗猎尘等人都是朝着云零投去奇怪的目光,这子是什么人?不过对于他这舍己为人的行为,罗猎尘还是有些感谢的!他当然最不希望自己女儿受到任何伤害。

    “云零……”

    罗溪也是俏脸上涌出一抹感激!随即她就是朝着云零摇了摇头。不知道这呼延广会做出什么,她可不希望云零因为自己出什么事。

    人群中,白酒看了云零一眼的脸,并没有开口阻拦!他看得出来,云零有自己的打算。云零能靠自己的时候,他基本是不会管的。

    穆秋雅也是美目瞟了一眼云零,不太明白他想干什么。

    “那边的穆秋雅导师,就是我的直属导师,用我来换罗溪姐不吃亏吧?”

    云零脸上带着一抹平淡的笑容,一步步的朝着呼延广走过去。因为看出了云零不过是区区融气境六重的实力,所以呼延广对他也没有太过警惕。

    走到呼延广面前,云零便是凑到罗溪身旁,然后把脖子伸上去道:“来吧,挟持我!”

    “云零,你疯了!赶紧走开。”罗溪手肘拐了一下云零,真不知道云零是在想什么。

    “我怎么能让自己在乎的人被别人挟持呢?”云零突然拉起罗溪的手,深深的道。

    “你…”罗溪无言以对,甚至在这样的情况下,她都分不清云零是不是开玩笑的了。

    云零双手紧握罗溪,目光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转向呼延广:“呼延大师,挟持我吧!”

    罗猎尘看云零拉着罗溪的手眉头微皱,这子莫非和自己女儿有一些年轻人的关系?不过随即也没多想,现在最重要的是,救出自己女儿。

    “哼!你是菩提学院的学生又如何?你的命,莫非还能和城主千金比?”

    然而呼延广却是冷哼一声,他现在最怕的可不是菩提学院,而是城主罗家。所以他要挟持的,必须是罗溪。

    “可是我……”

    “退后!”

    云零本还想话,不过却是被呼延广一声怒吼打断了。他可没心思在意云零他们年轻的什么感情。剑刃直逼罗溪雪白的脖子,呼延广威胁道。

    “行行行!你别伤害她。”

    云零连忙举起手,然后一步步的退后。回到诸葛昱身旁,云零缓缓转过身来,然后看着呼延广,嘴角掀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看到云零那奇怪的笑容,呼延广眉头微皱,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笑。

    随即也没有在意,反正只要挟持着罗溪离开就是了。

    “离开菩提城后,我自会放了罗溪姐!还请各位不要跟来,否则休怪我对罗溪姐出手!”

    呼延广目光回到罗猎尘身上,然后冷冷道。完就是挟持着罗溪,身形缓缓飘起。

    罗猎尘并没有出手,罗家的人以及在场的所有人也都是没有出手,只能静静看着呼延广带着罗溪飞上半空。

    嘎吱!

    突然就在这时,一道龟裂声在半空中响起!罗溪手中,仿佛什么东西被捏碎。

    “呵呵!”

    伴随着这声音的响起,下方人群中,穆秋雅忍不住笑了笑!这才明白过来刚才云零干了什么。

    “嗯?”

    听到这声音,呼延广赶紧看了看罗溪一眼,不知道发生了生化。

    嗡……哗!

    突然,罗溪身上发出了一阵鸣动,紧接着一阵光华瞬间将她包裹,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她的身形,凭空消失而去!

    沉寂,死一般的沉寂!

    整个现场,一道道发愣的目光都是看着半空中只剩下的呼延广,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传送符?”

    首位之上,罗猎尘老练的目光一眼看出了那是菩提学院的传送符!于是这才明白过来,就在刚才的那会儿,云零是把一张传送符送到了他女儿手上。

    云零也是一笑!就在刚才抓起罗溪手掌的时候,自己就是把自己唯一的传送符给了罗溪,所以现在,罗溪应该是回到菩提学院的朱雀殿去了。

    虽然呼延广的确不敢伤害罗溪,否则罗家和菩提学院是不可能放过他的!但是为了不让呼延广逃掉,云零就把自己的传送符都是给了罗溪。现在呼延广没了筹码,就跑不了了!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