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锻造结束
    “元虚,能弄到古玄铁不得不说你很有本事,不过可惜,今天这第一的位置,是我的。”呼延广目光看了看元虚,心里冷笑道。

    随即他手一挥,将三样东西都是丢进熔炉中!

    在席位中,西城三大家主都是有些心疼,但是想到未来菩提城十分之一的锻造市场时,这种疼痛就被他们压了下去。

    “哼!看你这些破东西怎么和古玄铁比!”

    首位旁边,罗溪双臂环胸,冷哼了一声。在她看来,古玄铁是要比呼延广那三个奇怪的东西高级的。

    元虚也没有迟疑,将古玄铁丢进熔炉,开始锻造。

    三位玄阶锻造师都是气息翻涌,控制着熔炉的火焰,控制着周围的所有条件。锻造,就如同博弈一般,必须步步小心,不然功亏一篑,所以他们都是安静下去,静静控制着熔炉。

    三道不一样的气息从台上传开,三人身上散发着不一样的光华,这次大赛最为吸引人的,莫过于现在。

    这番锻造,一直持续到太阳下山,当所有人都期待着他们将锻造出什么东西但是又不期待这场精彩的比赛就这样结束的时候,终于,之前的那年轻男子大手一挥,熔炉的火焰瞬间收敛,然后一点点的熄灭下去。

    由于他本就比元虚和呼延广先开始,所以提前锻造完成。

    “终于完成了,不知道他锻造出来的会是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着那男子。他也是咧嘴一笑,然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将手伸入熔炉,于火灰之中,缓缓的抽出了一把金色弯刀。

    嗡!

    虽说他并没有用力,但是刚出炉的金色弯刀刀刃就是发出了低微的鸣动声,在周围火光的衬托下,金色弯刀反射着耀眼的光芒,一股玄气弥漫开来。

    “果真是玄阶武器!”

    一些实力强大的人一眼就看了出来,这把金色弯刀的等级,达到了玄阶。

    “嘿嘿!二位前辈慢慢玩,晚辈先休息了。”

    轻轻抚摸着手里的金色弯刀,男子仿佛对于这自己的成就很是自豪,咧嘴笑了笑,他就是将金色弯刀摆在刚才那些锻造师锻造出来的武器之前。

    虽说刚才那些锻造师锻造出来的东西都很不简单,但是此时此刻和那金色弯刀比起来,仿佛已经失去了所有光芒。

    之前上前的那些锻造师都是摇了摇头,虽然他们知道自己并没有拿下第一宝座的实力,但是被一个不知名的人盖下去他们心里也很不是滋味,重要的是,这不知名的家伙看上去比他们一半多的人都要年轻。

    随着年轻男子的下台,上面就只剩下了呼延广和元虚。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回到他们身上,不知道元虚大师和呼延大师能不能比过那年轻人!

    强大的魂源气息从呼延广和元虚体内散发出来,这两位菩提城的锻造大师都是开始出力,滚烫的火焰似乎将整个熔炉都是烧得通红,尽管此时已经太阳下山,但是两个火红的熔炉却是融通两个大太阳一般,照亮整个现场。

    越高阶的东西,锻造起来越难掌握,每一步都需要悉心控制,元虚和诸葛昱的锻造,都是慢慢进入的最后的阶段。

    又是半个时辰慢慢过去,熔炉的火焰,还是那般旺盛,火焰已经蔓延到熔炉外面,将这个熔炉包裹,此时仿佛熔炉都要被锻造了一般,场面甚是壮观!

    轰!

    就在这时,两人的熔炉里都是发出一道响声,见此情况,元虚和呼延广都是上前,然后张开双臂,手掌猛然拍在熔炉上,两股力量疯狂的涌入熔炉中。

    不少懂一点锻造的人都是知道,这是锻造的最后阶段!

    首位上,罗溪大眼睛动也不动的看着元虚和呼延广,别人是在看热闹看新鲜,她却不止观看,还将这两位大师的锻造方法都是铭记于心,认真学习。

    最后的阶段,又是进行了大半个小时,终于,在所有人满是期待的目光中,元虚先收回了手掌。随着他的收掌,熔炉那恐怖的高温缓缓熄灭下去,整个熔炉就算是没了火焰都还是一片通红,高温扭曲着周围的空气。

    “呼!”

    轻轻吐了一口气,元虚走上前去,手一挥,一股气息涌入熔炉,然后缓缓将里面的东西拖了出来。

    只见在元虚气息的的拉动下,一堆烟铁碎片从熔炉中飘了出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锻造失败了?”

    当看到元虚从熔炉里拿出来的居然是一堆碎渣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一愣,这是怎么了?难道菩提城鼎鼎有名的玄阶锻造大师锻造失败了?

    锻造物品都会有很大的失败率,而一旦失败就意味着材料将被毁掉!那可是一整块古玄铁啊,元虚大师居然在这样的场合下锻造失败?这也太讽刺了吧?

    首位之上,罗溪都是秀眉微蹙,可别真是失败了啊!

    “唉!不愧是老手啊,看来我是输了!”

    然而在几乎所有人都是人为元虚是锻造失败的时候,刚才那年轻的玄阶锻造师却是轻轻一笑,摇了摇头。

    台上,烟铁碎片漂浮在元虚身前,这些碎片,此时都是被他的气息所覆盖着。突然,他手掌一动!

    咻咻咻……

    所有的烟铁碎片都是飞动起来,汇集在半空中,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尖锐的烟铁碎片一块块的组合,形成了一把剑!随着此剑的形成,它的力量这才散发了出来,一股远比刚才那金色弯刀还要强大的玄气弥漫而开!

    “原来是把剑啊,还以为元虚大师会失败!”

    见元虚的这些碎片合成了一把剑,不少人都是明白过来,他并没有失败。

    “等等,不止是把剑!”

    就在这时,有人注意到,在元虚的催动下,那把剑又是慢慢分裂成了碎片。紧接着碎片再次聚合,形成了一把刀!然后再碎,又合成了一柄枪…

    周而复始,几乎各种武器都能合成。

    现场所有人都是感觉大开眼界!原来元虚大师锻造的并不是什么武器,而是一群可以合成任何武器的经过锻造的古玄铁碎片。

    这样的武器,简直不管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啊!也等于间接拥有了多种不一样的玄阶武器。

    罗溪精致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不愧是自己师父,居然可以锻造出这样的东西来。

    将这些碎片的功能展示了一遍之后,元虚挥了挥手,碎片合成一个铁球,然后轻轻落在刚才的金色弯刀之前!

    目光看了一眼呼延广,元虚便是转身下台去了。

    台上,此时只剩下了呼延广一人,他也是看了看刚才元虚锻造出来的东西,然后苍老的嘴角勾起一抹轻微的弧度。

    嗡!

    紧接着他猛然用力,熔炉之内,突然发出一阵鸣动!在大伙儿的注视下,他终于是熄火手工。

    哗啦!

    但是,让得所有人都是惊讶的一幕出现了!呼延广刚一熄火,熔炉里就是一股惊人的寒气爆发出来,只一瞬间,就是在刚刚都还滚烫的熔炉上结了一层薄冰。

    嘎吱……嘣!

    由于刚才还在大火中燃烧,现在又突然结冰,熔炉都是变得不堪一击起来,呼延广轻轻一拍,熔炉就是一阵龟裂, 最后嘣的一声破碎倒塌!

    嗤嗤……

    不知道哪里散发出来的寒气让得熔炉一阵蒸发,水蒸气冒了出来。

    所有人都是目光看着台上那碎成渣的熔炉,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呼延广满意一笑,然后走上前去,轻轻扒开熔炉碎片,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抬起来一把冰蓝色的弓和两支箭。

    这弓箭浑身散发着恐怖的寒气,周围空气已经是降低不少,一些隔得近的人甚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大赛结束了!”

    呼延广抬起手里发着逼人寒气的弓箭,然后两支箭架上,满弦,松手!

    咻咻!

    两只冰箭同时射出,正中剩下的两个熔炉,那两个熔炉中箭后,瞬间就是化为了两座冰雕熔炉,两个熔炉,都是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

    满意一笑,呼延广挥手收回两只箭!

    嘣!嘣!

    随着收箭,两个熔炉就都是碎成一堆冰渣。

    收回箭后,呼延广将弓箭放在最后面!接下来,就是由评判团,选出谁锻造出来的才是最好的武器了。

    “元虚老弟竟会锻造无相武器,佩服!”

    回到席位上,呼延广朝着元虚抱拳一笑。

    “呵呵!就算是无相,也比不上呼延大师这几乎接近玄阶上等的寒冰弓箭。”元虚面无表情,虽然评判谈还要慢慢观摩到底那个才是最好,但是身为锻造师的他却已经看出,呼延广的那寒冰箭,才是这里最高阶的武器。

    说话间元虚眼中也是略微有些失望,没想到收集了这么多的古玄铁,到得最后,还是败给了呼延广。

    呼延广不再说话,只是苍老脸已经带上了一抹成功的笑容。

    评判团的人上去,对今天来的锻造师们锻造出来的所有物品进行排名和分析,不一会儿就是整理出了一份结果,然后将整理出来的结果递到首位上的罗猎尘手上。

    罗猎尘接过榜单,但是当他在看到结果时,脸上却是稍微露出了一抹失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