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玄阶锻造师
    锻造师是主界最为高尚的职业之一,能够一次性亲眼看到这么多锻造师当面锻造,观众席位上,谁都是有一种大饱眼福之感。

    长长的队伍,一名名专业的锻造师都是竭尽所能的去发挥,难得一见的比赛,在这城主罗家展开。

    ……

    诸葛剑炉,冒着热气的剑炉炉口!白酒朝着剑炉内部看去,除了一片岩浆之外,就是一团血红色的火焰,此刻他内心都是有些焦灼起来。

    今天就是锻造大赛,不管是要澄清一切还是要拿下那第一锻造师的位置,都最好是今天去,这样好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一切的都弄清楚!

    “唉!”

    锤了捶拳头,白酒走到一边坐下,除了继续等待,他什么也做不了。要是说到修炼方面的他还有些经验,但是说锻造的话,他就基本小白了……

    太阳渐渐从东方升起,然后在不知不觉中划过一道弧度,来到了西边。眼看着,西边的天空已经出现淡淡晚霞。

    “看来我得去拖延一会儿时间了!”

    诸葛昱和云零还是不见出来,白酒摇了摇头站起身来。自己现在就去拖延住,免得比赛结束了。能拖一会儿算一会儿。

    哗!

    就在白酒转身打算前往城主罗家时,背后剑炉中,突然一道火柱从剑炉炉口喷出,一股特殊的灵魂气场弥漫而开!

    见此动静,白酒大喜,连忙目光看过去。

    唰!

    火柱之中,两道人影飞跃上来,正是诸葛昱拉着云零。

    “看来……成功了!”

    见他们终于出来,白酒如释重负的吐了一口气,随即感激拧开酒葫芦灌了一口。

    诸葛昱脸色红润,仿佛浑身都在燃烧着火焰,他缓缓抬起拳头猛然一握!

    轰!

    一股强大的气浪弥漫而开,诸葛昱激动得通红的老脸,充满了战意。

    “云零小友!你们于我,有再造之恩!”

    面色激动的看着云零和白酒,诸葛昱重重说道。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实力已经恢复,而且由于剑炉和聚魂丹的作用,他感觉比以前还强大了一些。

    这一切,都得感谢自己当初好心救了云零。

    云零只是淡淡一笑,你对我有救命之恩,这些自然是我应该做的。

    “时间不多,是时候证明一切了!”

    白酒看着诸葛昱身上那强大的气场,也是微微一笑。

    “好!”

    诸葛昱重重点头,今天,就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澄清当年一切的时候。

    安排好诸葛天在家看家之后,诸葛昱三人,便是朝着城主罗家的方向赶去了。

    ……

    城主罗家,此时锻造师大赛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虽然顶着炙热的大太阳看了一天,但是观众依然都是一副热情满满的样子,仿佛根本看不够。

    这种场面可谓是难得一见,所以他们也是有些移不开眼!而且一点儿也不觉得烦,因为每个锻造师都有自己的锻造方式,一天看下来,基本没看到什么重复的。

    此时评判席前,已经是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器物,武器工具饰品等应有尽有,而这些,就是今天在场的锻造师们各自当着所有人的面锻造出来的,待会儿就由评判团的人投票选出最为高级优质的锻造品。

    呼呼……

    台上,火焰呼啸,仅剩下的几名锻造师在发挥自己的本事。

    “那家伙怎么这么久?”

    就在这时,有人注意到一个熔炉前的锻造师用了别人几乎两倍的时间都还没锻造完成,不免心生质疑,这家伙别是啥都不会所以花这么长时间吧?

    不过罗猎尘以及评判团的并没有说话, 因为锻造师锻造时间最长可以两个时辰,眼下时间还未到,他还可以继续锻造。

    嗡……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突然台上熔炉之中,发出了一阵不一样的鸣动。

    “哈哈哈哈哈!终于突破了。”

    熔炉面前操控着火焰的男子也是大笑一声,表情有些激动起来。

    “这是……玄阶?”

    不少目光毒辣之人一眼就是发现了熔炉里的东西,这个锻造师在锻造的,是玄阶。

    玄阶!

    当这两个字在耳边响起时,一道道目光都是看向了那名锻造师,刚才的质疑通通烟消云散。之前所有锻造师锻造出来的,都是灵阶的物品,与玄阶比起来,灵阶可是低了一个档次!

    “这家伙……是谁啊!”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着那锻造师,那是一张三十来岁的年轻面孔,一身麻布衣,给人一种流浪汉的感觉。

    “这么年轻就达到了玄阶锻造师?”

    不少人都是惊讶。锻造师,本就是一门挺吃得开的职业,灵阶上等锻造师基本在菩提城走到哪儿都是吃香喝辣的,而如果是玄阶的话,那一定是整个菩提城最顶尖的存在!因为整个菩提城,只有两个玄阶锻造师,一个是城主罗家的元虚大师,另一个则是呼延广大师。

    什么时候菩提城出现第三个玄阶锻造师了?而且还这么年轻!

    “那家伙是谁啊?”

    首位之上,罗猎尘旁边,罗溪也是柳眉微皱,怎么还有玄阶锻造师?难道她师父还有一个对手?

    “似乎,是个流浪锻造师!”

    罗猎尘轻轻一笑,对于菩提城较为有实力的人他几乎都认识,这个人他以前从来没见过,或许是流浪到菩提城刚好遇见这锻造师大赛然后来参赛的。

    “赛后留住他,如果他没去处,就为他敞开我罗家的大门!”随即罗猎尘低头朝着身旁的管家低声说了一句。

    管家点了点头,他们罗家身为城主家,招揽人才方面做得那是很到位的。

    其他的锻造师也是看着台上的男子,此时整个台上就只剩下了他一人,似乎整个现场的光芒都已经被他包揽而去!此刻他也是脸上带着一些狂喜,似乎对于自己锻造出了玄阶物品这一点很是骄傲。

    火焰呼啸,眼看着他的锻造已经进入最后阶段!所有参赛的锻造师都是失望的摇了摇头,这个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家伙,抢了他们风头啊。

    此时几乎所有的锻造师都是脸色有些苦憋,除了参赛者席位上那最后的两位锻造大师。

    “呼延大师,请吧!”

    看着台上只剩下了最后一人,元虚朝着呼延广伸了伸手。

    “呵呵!请!”

    呼延广淡淡一笑,然后缓缓站起身来,两人一起,纵身一跃,身形轻飘飘的落在了台上另外两个熔炉前。

    随着他们的上台,现场就是安静了下去!只听得见阵阵窃窃私语声。

    “菩提城最有名的两位锻造大师来了!”

    “听说他们都是玄阶锻造师,不知道和这年轻的比起来,谁更胜一筹!”

    “当然是两位老江湖了,他们突破玄阶锻造师恐怕都一二十年了。”

    “难说啊。”

    阵阵低语声,对这最后的三位锻造师做着各种不同的猜测。

    “你们终于出手了!”

    台上,那年轻男子见元虚和呼延广上台也是一笑。从一开始,他便已经察觉到这两位的不平凡。

    “年轻人,不简单呐。”元虚淡淡的看了一眼这男子,三十来岁就成为了玄阶锻造师,以后的前途那是无可估量的。

    “嘿嘿,那就比一比!”

    年轻男子嘿嘿一笑,朝着元虚和呼延广说道。

    元虚和呼延广都是轻笑一声,然后上前一步,掌火!

    呼呼!

    两人同时气息翻涌,两道不同的力量涌入自己面前的熔炉中,将熔炉的火焰燃烧得更加旺盛。炙热的高温弥漫开来!

    下方观众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的看着,菩提城两大顶尖锻造师同时当面锻造,这样的场面这辈子恐怕就只能看见这一次。

    当熔炉的高温达到某个程度时,呼延广和元虚便是拿出之前准备好的材料。

    “元虚大师那是什么东西?铁矿?”

    “呼延大师的那又是什么?”

    顿时在场所有人都是一阵好奇,这两个大神拿出来的是什么材料?

    只见元虚手中,端着一个小箱子,打开一看,是一块烟乎乎的烟铁!而呼延广手中的,则一块寒如意以及一根冰参,还有一块晶蓝色的奇异矿石。

    “呵呵,古玄铁?元虚大师只怕是废了不少功夫吧?”

    在席位中,一些眼光毒辣的人则是看了出来,元虚的那是古玄铁,一种及其难以提炼的材料。

    古玄铁必须经过锻造师先从各种材料中提炼出来再融合才能形成,而且会消耗大量矿物,凡是古玄铁锻造出来的东西,那一定是玄阶。

    而这种特殊的材料要是落在出色的锻造师手里的话,那锻造出来的东西,价格能番百倍不止!

    没想到元虚居然能够搞到这么大一块古玄铁,只怕整个菩提城的烟铁矿之前都被他一个人收购了吧?

    “呼延大师那三样东西,似乎有些特殊啊!”

    目光转到呼延广那里,这三样东西都是寒气逼人,不知道是什么材料。

    呼延广干裂的嘴角微微一掀,这三样东西是西城三大家族的祖传之宝,这里的人基本没见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