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特殊的主战神
    看到龙兊那眼神,王炼这才咬了咬牙,将心头那股怒火强忍下去!只是阴狠的目光还是盯着台下的云零。

    下方心儿见云零已经昏迷才缓缓松开了拳头。既然已经昏迷,龙极爆自己就会停下!

    “这是……怎么了?到底谁赢了?”

    “看不出来么?当然是王炼赢了!”

    “不对,没听到刚才龙兊大主教说他使用了至少五层力么?他违约了!”

    “可是云零已经爬不起来了!”

    “那这到底算谁赢呢?”

    ……

    现场一片议论,所有人都是看着台下昏迷的云零以及台上半蹲着身形、脸色有些发白的王炼,不知道这一场挑战该如何判定。

    先倒下的是云零,但是王炼违约了,这算什么?平手?

    听到周围一片谈论声,龙兊也是有些伤脑筋!这他娘的该怎么说呢?

    目光与首位上的八大长老对视一眼,然后他们都是点了点头!仿佛通过眼神就是达成了一致。

    “这场个人挑战,云零倒下!王炼被逼违约!所以……算是打平了”

    用眼神交流了一下之后,龙兊回过头来面对着众人,浑厚的声音传开。

    整个现场,瞬间沉寂!

    “平手?这……这样也行?”

    “这也算是合理!毕竟他们都败了!”

    “厉害,虽然王炼并没有用全力,但是按照他之前说的来看,他们的确是打平了!”

    ……

    听到龙兊的话,下方学生都是视线相对,一个个眼神中都是充满了震撼!

    “按照你之前所说,如果自己败了,主战神之位让与云零!现在你们都败了,你是否还愿意?”

    龙兊目光回到王炼身上,淡淡问道。

    王炼脸色难看,他怎么都没想到,云零会将自己逼到这种程度!而且是在重伤的情况下。

    “遵守诺言!”

    随即他也只有一咬牙,站起身来说了一句,然后转身一步步回到自己位置上坐下。既然刚才都这么说了,那当然不可能反悔!

    “言出必行!好!”

    见王炼答应,龙兊挥了挥手,总榜上,云零的名字一路飙升,直接是从第二十跑到第一!但是并没有直接越过王炼的名字,而是与王炼的名字并肩,然后在云零名字背后,有多加了三个金色大字——主战神!

    随着云零的名字跑到了和王炼一样的第一,刚才的段雨候又是回到第二十的位置,第一百的那刚被挤出去的名字又回来了。

    “这是什么意思?两个第一?两个主战神?”

    见云零的名字和王炼齐头,而且也是加上了主战神的荣耀称号,所有学生都是不太明白。

    “刚才王炼所说,倘若他败了,就让出第一!但是现在看来,双方皆败。所以他第一的排名,不能被取代!”

    龙兊浑厚的声音解释道。

    下方的学生这才理解过来!一开始说的是王炼败了才让得第一,但是打成平手的话,这样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带云零下去休养!”

    龙兊收起总榜,然后挥了挥手,几个武侍军走上来抬着浑身鲜血昏迷过去的云零朝着休息室的方向走去。

    王炼的目光看着被抬出去的云零,眼神之中杀意不减!迟早要宰了这小子。

    “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

    在王炼身旁第二的位置上,应啸天朝着王炼投去一个奇怪的笑容。

    王炼没有说话,只是冷哼一声,收回目光,抱拳闭眼!

    “你们仇好像挺大啊,嘿嘿!”对于王炼这爱理不理的态度应啸天并没有什么不满,只是咧嘴一笑。

    “这是一场精彩的挑战,我们需要的,就是这种奋发向上的精神!如果一直有这样的学生,学院不介意为他们破例!”

    送走云零后,龙兊回到话题上:“第一场挑战,我们都开了眼界,希望接下来的挑战!还能看到同样的震惊!”

    “好!现在院赛继续!请拿到二号挑战牌的人上来!”

    随即龙兊带着所有人从刚才云零制造的震撼中回过神来,院赛继续。

    话音刚落不久,就是一道烟影纵身跃上挑战台,然后将手中的二号挑战牌丢给龙兊。

    目光看了看这一身烟袍、背后背着一根一米来长烟棍的少年,龙兊点了点头,示意他开始。

    烟棍少年目光在总榜上扫过,然后停在第十九的位置上!

    “又是一个挑战前二十的?”

    看到那人所指第十九的位置,龙兊等人又是一笑!看来今年的院赛很有趣啊,又来一个挑战前二十的了。

    于是乎第十九的位置上,那名少年笑了笑,然后走上台去。又一场挑战开始!

    下方人群中,心儿转身朝着休息室的方向走去,别人的挑战,她就没什么兴趣了。

    ……

    休息室。

    与虚天殿前那喧闹的场景比起来,这里就安静了许多。

    这时,又是几个武侍军抬着一道鲜血淋漓的人走了进来,放在一张床上!休息室里,正有着不少医疗师。每年院赛都会出现一些或轻或重的伤,所以每年的这个时候他们都会在休息室等着受伤的学生过来。

    “怎么会伤成这样?”

    当他们看到被送来的云零时,都是惊了一下!院赛无非是学生之间为了排名的竞争格斗,没理由打成这样子啊?

    于是他们赶紧将云零扶好,一股温和的气息流入云零体内,勉强帮他修复了一些伤口。不过要恢复那就得看云零自己的了,他们能做的就只有尽量修复。

    “这家伙……”

    一旁躺着的段雨候苦苦一笑,云零打败了他,又以重伤的形态让得王炼轻微受伤!他和传言中的那个云零,根本就不是一个样!这样的人,完全没有配不上北夏璃这一说。

    就在这时,一道娇小的身影从休息室外走进了,然后静静的站在云零旁边,看着几个治疗师给云零治疗。

    “孩子,你是谁,这里是休息室,受伤的人才能来!”

    周围几个治疗师看着心儿道,可能是由于心儿相貌可人吧,所以他们说话的语气都是有些温和。

    “他是我表哥!”心儿看着云零淡淡说道。

    治疗师这才点了点头,于是安慰道:“放心吧,虽然他内外都伤得很重,但好在他身体强健,相信不出几天就能醒来!”

    心儿轻轻点头,大眼睛看着云零,眼神里透露着不少担忧!就连他肩上的小幽都是仿佛懂事似的看着云零。

    “好可爱的小女孩!云零居然有这么个表妹!”

    一旁的段雨候目光忍不住在心儿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十三四岁就有这种容颜,这要是长大了那还了得?

    段雨候此时对于云零的家庭情况都是产生了一些兴趣!什么样的表亲家,能养出这么个脱俗动人的小姑娘来?

    休息室毕竟不是住的地方,治疗师给云零温润了他重伤的身体后,云零就得离开这里去往他自己的住处了!毕竟学院可没义务包养云零的一切。

    菩提学院的学生每人都有一个自己的宿舍,只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整天住在宿舍,就比如云零,自己的宿舍他就没住过今天。

    而云零在这里唯一的负责人就是心儿了,她可不知道云零住在的宿舍在哪儿,好在段雨候帮忙查了一下,然后又帮她把云零送到寝室去。

    接下来,心儿就只有无聊的守着云零了!毕竟他已经暴露在王炼的眼下,为了以防万一,她必须寸步不离的保护着云零,闲杂人等一概不能接近!

    因为心儿对这里的所有人都是不认识,所以她也只有一棒子打死,无论是什么人,她都不准靠近云零。

    院赛,一百个挑战牌,但是并没有有一百场挑战!因为编号越靠后,他能挑战的人就越少,到得最后,甚至就只剩下前二十的人了!所以他们都是主动放弃,前二十的人,没一个好惹的。

    院赛持续了两天,一共有五个人挑战了前二十,但是只有云零和第二个挑战的人成功了!因为他们挑战的人分别是第十九和第二十。

    好在云零和王炼齐名了,不然的话他好不容易达到第二十的位置就被挤了出来。

    院赛结束后,接下来的就是殿赛了,当然殿赛是各大殿自己的事,就没有院赛那么让人热血沸腾了…

    ……

    一间小房间外,心儿坐在石梯上嘟着小嘴,表情有些不太好看!三天过去了,云零还是没有醒来,而这三天的时间,就是自己一直在照顾他!虽然他昏迷了不需要怎么照顾,但是就这样死死守着真的很无趣!

    轻轻摸着肩上的小幽,心儿吐了一口气,好在有小幽陪着,不然真的会憋坏的。

    “唉?怎么有个这么可爱的小妹妹守在云零房间外?”

    就在这时,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从小路上走过来,第一眼就是落在了心儿身上!当即就是有些移不开眼睛。

    心儿那娇小可爱的模样,搭配上那只同样可爱的小松鼠,小手撑着下巴坐在石梯上,简直一副美景啊!

    这时心儿仿佛也是发现了什么,于是冰冷的目光投向路口那少年,这少年一声整洁的烟衫,长相俊秀,脸上还带着一抹灿烂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