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到手
    看着云零眼神中冒出来的那一点儿杀气龙兊和白丰都是眉头微皱,只怕这云零和王炼之间,有些故事啊!

    “那么,你这次拿挑战牌,目的又是什么?”龙兊接着问道。

    “前二十,去总院的资格!”云零没有隐瞒的说道。

    “厉害!下一个问题,你体内的晶魄是怎么回事?”龙兊一笑,接着询问。

    “这……”提到这一点,云零就是迟疑起来。

    “还有,你是怎么让第九层那些魔兽这么怕你的?你手里的烟色长枪又是什么武器?”龙兊一次性把自己想知道的问题都是说了出来。

    “大主教!这些……貌似是我的私人问题吧?”看着龙兊那刨根问底的样子,云零嘴角微抽,这问得有些不对劲啊。

    “我问的就是你私人问题啊!”龙兊摊了摊手:“其实没有什么第十关的,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你所以故意问问!不介意吧?”

    其实第十层原本设计是让那些学生联手走过第九层之后,在第十层为了靠前的挑战牌再打一架的,不过云零既然提前来了,那就没有第十层这一说了。

    “我曹尼玛!”云零心里骂了一声。很介意,但是能怎么样?又打不过你。

    “好了,既然你不说那就算了,给你吧!”

    看着云零那好气没气的样子,龙兊笑了笑,他们是想好好了解了解这云零,但是人家有意隐藏的话,那当然不便多问。

    说话间龙兊就是将手里的一号挑战牌丢给了云零。

    云零赶紧伸手接住,看着手里编号为一的牌子,他嘴角微掀!不枉辛辛苦苦闯了九层啊。

    “多谢大主教!”

    朝着龙兊和大长老拱了拱手,云零手里拿着挑战牌,满意的顺着出口的方向走去。

    “嘶……又多了个神秘的小家伙啊!”

    看着云零离去的背影,龙兊摸了摸下巴,微微一笑。

    大长老也是淡淡一笑,体内有一个奇怪的晶魄,手里又握着一柄奇怪的烟色长枪,凭借凝气九丹的实力就吓退远比自己强大的魔兽,这些是他们都看不清的问题啊。

    ……

    虚天塔入口只有一个,出口也只有一个,无论是提前被淘汰出来的,还是成功拿到挑战牌才出来的,都会从正大门走出来。

    云零将挑战牌收起来,然后扛着烟色长枪走了出来。他可不想现在就引起太大的注意。

    果然,周围那些学生知识看了一眼云零就没怎么在意,只当他是被淘汰出来的!毕竟才刚刚有人闯到第十层,要是这么快就过关了那就不科学了。

    云零遮住脸,走出人群,夕阳已经下山,他目光在周围巡视了一下,就是落在了不远处古树下一大一小两道倩影上。

    无论是心儿的稚嫩可爱,还是罗溪的娇俏青春,在这夕阳之下都是显得那么迷人,让得云零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当然,被吸引住的可不止云零,还有周围不少青少年炙热的目光。

    “我的罗溪也在啊!真是缘分!”

    笑吟吟的走上去,云零就是朝着罗溪戏谑道。

    见云零终于是出来了,心儿如释重负的吐了一口气,然后站起身来。再等下去她都快发疯了。

    先是被云零这戏谑的话语搞得有些无语,随即罗溪就是双臂环胸,仰着尖尖的下吧:“怎么?被淘汰出来了?”

    说话间她眼波就是在云零身上扫过,果然,现在的云零是凝气九丹的实力。

    “唉!没办法!”

    云零无力的叹了口气,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块挑战牌,故意递到心儿面前:“心儿帮我保管呗!”

    “嘁!”

    不过心儿却是狠狠的刮了云零一眼,转身带着小幽转过身来:“再见了罗溪姐姐!”

    说完就是迈着小步子朝着菩提学院大门走去。

    “呃……”

    被心儿不甩刮了一眼,白靖干笑一声,这丫头真是的,都不知道配合一下!随即自己又是吧挑战牌收了起来!反正已经炫耀过就行了。

    “一……一号?”

    虽然云零拿出挑战牌一会儿就是收了起来,但是罗溪却是注意到,云零手里不仅有挑战牌,而且还是一号挑战牌。

    也就是说,云零是第一个从虚天塔成功走出来的!

    当即罗溪就是有些惊愕,这不对劲啊,虽然云零凝气九丹,但是和进虚天塔的其他人比起来,也就是中等的实力啊,怎么会第一个出来了?

    “好像是!走咯,拜拜!”

    云零得意一笑,然后就是嘘着口哨,大摇大摆的离开了!留下一脸茫然的罗溪。

    “这家伙……绝对不简单!”

    看着云零离去的背影,罗溪脸色微微严肃!感觉云零无论是天赋还是其他方面,都是越来越神秘了。

    ……

    虚天塔内,所有学生联手之下,终于是打败了第九层那几十头灵阶魔兽,然后所有人一起来到了第十层。

    两三百人到了第十层,而挑战牌只有一百个,又为了能够得到编码靠前的挑战牌,他们所有人就在这里展开了混战!

    经历了一个多小时的苦战,终于有人放弃了,胜利之人,率先拥有选择权。当然,他们能得到的最靠前的,也只是二号,因为一号已经被人拿走了。

    ……

    与心儿一同回到诸葛剑炉,对于心儿给自己的小松鼠起了个名这件事云零也只有摇了摇头,不得不答应!毕竟那小家伙身心都被心儿给霸占去了。

    挑战牌到手,接下来就是等着十天后的院赛了!无论如何也要打进前二十。

    夜晚,刚从剑炉底下爬出来,云零就是来到屋外,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沉思起来。

    前二十名最弱的都是融气境三重,如果自己不突破融气境的话,是绝对没有机会的。

    “修炼一途,前期根基极为重要!如果实在是不行的话,也不要勉强,免得根基不稳,对你以后没什么好处!”

    白酒拎着酒葫芦走过来坐在云零身旁,酒气熏天的说道。

    他看得出来,云零是在为自己没有突破融气境而郁闷。

    “今年一定要去总院,小空不可能等我三年!”云零仰头看着星空,无论如何今年也得去总院,就算无法面对那什么总院副院长,也要把这件事告诉小空,让他有些防备。

    “好吧!他的确等不了你三年!”

    白酒苦笑一声,然后说道:“冰魔晶魄的力量太过庞大,又有总院副院长辅佐,天知道小空现在有多强!他越强,体内晶魄的觉醒速度就会越快,所以,你的确今年必须去总院。”

    “所以管不了那么多了!”

    云零重重点头,管他什么强行突破对自己以后会有影响,就乱来一回吧。

    “那到是不行!乱来了要是以后你变成废物了,我怎么和仙儿交代!虽然你不是我儿子,但也是我心仪之人的儿子!”白酒甩了云零一眼,道。

    “呃……那你有什么办法?”

    白酒既然这样说的话,应该是有什么想法吧?

    “未必要突破融气境才能打进前二十!”白酒拎起酒葫芦灌了一口,然后说道:“战斗实力,看的不仅是本事境界的强大,还和功法战技有关!如果你拥有合适的功法战技,凝气九丹打败融气境的人也不是不可能!”

    “知道!但是……哪里来的什么功法战技!”

    云零摊了摊手,本身的战斗力,是气与功法战技的结合!不过他除了一个完全不能用的驭龙神诀外,就是个还发挥不出威力的裂天拳!哪里来的什么合适战技或者功法?

    “白痴,你爹和我当年可是主界有些名声的大人物,会连功法战技都没有?”白酒冲着云零咧嘴一笑。

    “有?我爹可什么都没说过!白叔,你要是有的话,是时候拿出来了吧?”

    听到白酒这话,云零就是朝他投来充满希望的眼神。

    “我是有些功法和战技,年轻时候我可是凭借这些功法战技名震天下的!不过现在的你并不能修炼!”白酒一盆冷水泼过来。

    不过就在云零绝望时,他又是说了一句:“我没有,不代表你爹没有啊!”

    “能一次性说完么?”云零瞥了白酒一眼,这么折腾真的有意思?

    “好吧!是这样的,我呢,当初是富家子弟,而且是特别富的那种!所以一直以来都只修炼一些高阶的战技和功法,并不适合现在的你。但是你爹呢,小时候就是个穷逼孤儿,什么地摊货都有,所以他一定留下了一些适合你修炼的东西!”白酒干笑一声,然后说道。

    “人都不在了,怎么留?”

    云零却是苦笑一声,可能他爹真有什么地摊货吧!不过可惜……

    “笨呐!你手里那不是他留的?”白酒刮了云零一句。他和云龙玄一起长大的,所以对于云龙玄非常了解,他以前的东西,向来就是藏在一个地方,那就是烟骨龙枪里。

    “烟骨龙枪?”

    云零抬起手里的烟骨龙枪揣摩起来,这上面好像什么都没有啊。

    “不怪你不知道,你的确没什么见识!”

    白酒苦笑一声摇了摇头,然后拉起云零的手,放在烟骨龙枪上,心神一动!两人的意识,竟然是来到了一片漆烟的空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