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问
    一脚踏出去惊醒了所有的魔兽,云零并没有停下脚步,另一只脚又是跟了上去。

    见有人踏上桥梁,那些魔兽仿佛是觉得有人侵犯了自己的领地一般,一个个龇牙咧嘴,然后朝着云零扑了过来。

    “吼吼!”

    魔兽猛扑而来,云零围脖下嘴角微微一掀,不退反进,扛着烟骨龙枪,迈着步伐,大摇大摆朝着那些发了疯的魔兽走过去。

    “不知天高地厚的,就被这些畜生撕成碎片吧!”

    见云零这么找死,周围一些学生就是轻哼一声,看样子这脸都不露的家伙果然是个白痴。

    但是也有不少人毒云零投去担心的眼神,虽然是竞争对手,不过好歹都是一个学院的学生,他们也不太愿意看着云零被活生生撕咬成碎片的样子。

    “吼吼……”

    数十头魔兽疯狂咆哮,尽数朝着云零扑过来。

    然而,当它们距离云零只有十来米的距离时,却是突然刹住了脚,然后所有人都是惊愕的看到,本该扑上来把云零扯成碎片的魔兽,竟然是一个个的露出了忌惮的眼神!好像是害怕着云零似的,开始猥琐的低下头,一步步的退后!

    顿时整个第九层就是死一般的安静下去,所有人都是傻愣愣看着那好像是被云零逼退着的几十头灵阶魔兽。

    哒!哒!哒!

    安静的第九层,只听得见云零的脚步声,如同敲打在所有人心房一样!有些人忍不住甩了甩脑袋,有些不太相信,这些魔兽为什么会退后?

    几十头魔兽,一直被云零的血脉威压逼到石桥的尽头,他们已经完全没有退路,只有一个个的匍匐在石桥两边,甚至头都不敢抬起来。

    云零嘴角挂着得意的笑容,然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中,走上了对面的平台。

    “这……这些魔兽不会是……摆设吧?”

    见云零居然安然无恙的走到了对面,顿时一些学生心理就是冒出这样的想法。随即就是又几个学生抱着尝试的态度踏上了石桥!

    “吼吼吼……”

    但是他们刚一踏上石桥,对面那些本匍匐着的魔兽就又是变得凶狠起来,然后全部朝着他们扑过来。

    刚才这些魔兽是跑过来接近云零才停下的,这几个学生也是也是学着云零一步步的走过去!

    然后,出乎意料的一幕出现了,那些魔兽完全没有要停下的意思,还是疯狂的扑过来!他们这才赶紧退出了石桥。

    还好这些魔兽无法走下石桥,不然他们只怕都成了食物了。

    被吓得有些不轻,他们目光都是看着对面那扛着烟色长枪的消瘦背影!看样子这些魔兽不是摆设,想必是那家伙应该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段吧!

    于是他们放弃的尝试,继续联盟。

    回头瞟了一眼那些傻愣愣的学生,云零咧嘴一笑,然后就是朝着面前的传送门走上去。

    ……

    菩提学院,虚天塔外。西边的太阳已经有一半被远方的山头遮住,空气稍微清凉了几分!

    此时虚天塔外,照样是簇拥着不少人,他们目光都是看着此时已经亮了九层的虚天塔。

    “好快啊,居然都有人到第九层了!”

    “是啊,去年有人闯到第九层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

    看着虚天塔,周围学生就是一阵热议。

    “比去年快了不少啊!”夕阳的树荫下,罗溪也是有些惊讶,看来今年的院赛,会比去年有意思。

    心儿嘟着嘴坐在一旁,云零这一去就是到了现在,她一直在这儿等着,真是有够无聊的。

    “快看,最后一层亮了!”

    就在这时,一道惊呼声在人群中响起,所有人都是把目光朝着虚天塔望去,只见第十层在此时,也是发出了金色的光芒。

    罗溪也是俏脸微楞,眼波朝着虚天塔最后一层看去:“好快!比去年快了不止一点!”

    当即所有人都是震惊,去年的这时候还没有人闯到第九层,没想到今年居然这么快就有人到最后一层了。

    ……

    在那虚天塔的最后一层。这里与下面九层都不一样,这里没有空间,只是正常的楼层。

    此时在窗边,正坐着两道人影。其中一人,是一名白袍中年男子,面容古井无波,一股清淡脱俗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此人乃是菩提学院大长老,白丰,同时也是青龙殿的殿主。另外一人则是一身简单的金色战甲,一脸胡渣,正是武侍军大主教,龙兊。

    两人正对弈而坐。在他们不远处的地面上,有着一道扭曲的传送门。而在龙兊后方,则是悬浮在半空中的一块块挑战牌,数字从一到一百。

    “大主教觉得,还需要多久的时间,那帮小家伙才能到达这里?”大长老白丰手中的白色棋子落下,淡淡的道。

    “三十头灵阶魔兽,其中一投拥有化境的实力!就算他们联起手来,也至少需要半柱香的时间才能走过那短短的百米桥梁!”

    龙兊看着棋局,然后一笑道。

    哗!

    龙兊话音刚落,突然他们不远处地面的传送门中,一道人影就是哗的一声冲了出来。

    “唉?”

    顿时龙兊就是一个傻眼,手里的棋子都是掉落在地上。

    “你你你……你谁啊!”

    一拍桌子站起来,龙兊眉头微皱,指着云零就是喷:“我刚跟大长老说至少需要半炷香的时间你们才能穿过第九层,你丫就哗的一声飙上来了,几个意思啊?打我脸是吧?”

    龙兊现在这滑稽的样子,倒是完全没有武侍军大主教的形象。

    “大主教,我……”

    云零干笑着挠了挠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什么我,你说,你凝气九丹的实力是怎么走过石桥的?”龙兊连忙审问,说话间一挥手,他身后那一百个挑战牌中编号为一的就是飘到他手中,然后他晃着手里的一号挑战牌说道:“你要是不说,这挑战牌我就不给你丫的!”

    “呃……”

    被龙兊这奇怪的样子搞得有些懵逼,云零干笑一声,然后说道:“我说它们是……给我让路的你信不信?”

    “我信你个大头鬼!”

    龙兊直接是一挑战牌拍在云零头上:“最低融气境,最强化境,给你给凝气九丹的让路,你当我小孩子?”

    龙兊说一句话就是拍一下云零脑袋。

    “卧槽!真是他们给我让路的!”

    可能是因为龙兊这随随便便的样子,云零说话也是放开起来,抱着脑袋好气没气的道。

    “是与不是,一看便知!”

    这时大长老说话了,他就不像龙兊这么没个正经了!只见他袖袍一挥,就是一段景象凭空出现,云零和龙兊都是目光看过去。

    正是刚才云零一个人踏上石桥,然后所有的魔兽都忌惮似的退后的景象。

    “还真是这样!”

    龙兊和大长老都是有些惊讶,没想到那些魔兽还真给云零让路。

    随即他们的目光都是落在云零身上,这小子有什么不一样的?还是他用了什么东西?

    “晶魄?”

    就在他们目光透视一般的看着云零时,他们惊讶的发现,云零体内竟然有晶魄?

    一般玄化境以上的人体内才有晶魄,为什么凝气九丹的他就会有?难道是某个玄化境强者给他的?谁会这么舍得?

    “这晶魄好生奇怪,虽然看上去不怎么强大,但却让人摸不着底!”龙兊和白丰对视一眼,都是从对方眼神中看出一样的疑问。

    “好吧!算你有本事,那么恭喜你来到最后一层!回答我所有问题,你就可以在这里带走任何一个编号的挑战牌!”

    随即龙兊回到位置上坐下,表情变得正经起来。

    “问题?”云零有些好奇,能有什么问题?

    “是这样的,我们需要对学院拔尖的学生做一些了解,所以会对所有来到第十层的学生问几个问题!”龙兊正色道。

    大长老在一边默默看着,面容依然是古井无波。

    “既然如此,大主教尽管问吧!”云零这才点了点头。

    “首先!麻烦你把脸露出来,看着不爽!然后顺便把你名字什么的也报上来。”龙兊斜眼看着云零说道。

    “呃……是!”

    云零干笑一声,然后把围脖拉下来道:“学生朱雀殿云零!”

    “呵呵,原来是你!”云零报上姓名后白丰轻轻一笑。

    “大长老知道他?”龙兊对于学生之间的是不怎么了解,所以倒是不知道云零是谁。

    “呵呵,略有耳闻!”

    大长老只是淡淡一笑,说话间看着云零,这小子和传闻中倒是一点都不像啊!

    “那么,告诉我你的梦想是什么!”

    龙兊坐在椅子上,伸了伸手接着问道。

    “我特么……”云零有点无语,这是什么鬼。

    “好吧,说说看,你的目标是什么!”见云零那模样,龙兊干咳一声又是严肃起来。

    “菩提学院,主战神!”云零扛着长枪,重重说道。这是他一直以来的目标,虽然他知道和王炼之间有很大的差距,但是云零相信,迟早有一天自己会打败他!

    “主战神?你想打败我们院长啊?”龙兊滑稽一笑,故作惊讶的说道。

    “卧槽!”云零无言以对,明知道我说的是学生中的主战神,你还扯到院长去了。

    “呵呵!我们青龙殿的王炼现在的实力已经是化境后期——化元境,你凝气九丹可得努力了!”

    大长老听到云零这话后轻轻一笑!现在菩提学院学生中的主战神就是王炼,总榜第一。云零和王炼的差距可不小!当然,他也不会打击任何学生。

    云零没有说话,只是眼神中闪过一抹深沉!就算今年的院赛打不过他,迟早有一天也要宰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