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裂天拳
    见它挡在面前,罗必又是抽出了剑!这家伙还想干什么?

    “它没有恶意!”

    看着火灵猿的眼神,云零轻声说道,和刚才那怒火冲天的样子比起来,现在明显这家伙没有任何一点儿危险气息!

    不过就是不知道它想干什么了!

    慢慢向前走上去,云零站在火灵猿身前,仰头看着这身躯庞大的家伙。

    “吼……”

    这火灵猿微微张开嘴,然后弱弱的吼了一声,这微弱温柔的声音倒是完全不像之前那狂暴的样子了。

    “吼吼!”

    又是冲着云零轻轻吼了一声,它转过身去,好像是在示意云零跟着它一般。

    “它难道想给我们带路?”

    云零一脸好奇的看了看白酒等人,很明显他们也不知道这火灵猿是几个意思。

    “走吧,先跟着它看看!”

    迟疑了两秒,云零说道,既然这家伙都没恶意了,那就先跟着它走走,它这么大块头能进来这里,肯定还有出路,没准它真的是想带路。

    跟着这火灵猿,云零等人朝着矿石山洞深处走去,这里面的矿石比起外面又是丰富了许多,看得罗溪等人一阵咂舌。

    走着走着,终于是到了最深处,只见正上方五六米处,是一个大洞窗!这下云零等人才明白过来,这火灵猿一家是从这里跳下来的,而刚才他们进来的那个小洞口,不过算个窗户而已。

    “还真是带路!”

    几人都是一笑看着这火灵猿,这家伙还懂得知恩图报,这灵智果然不一般。

    但是,就当所有人都是认为这火灵猿是给他们带路时,它却是走到对面一小块中空的晶矿前,然后朝着云零吼了几声!

    感觉到它好像还有事,云零走了过去,只见那中空的晶矿里面,竟然是躺着一道人影,可能是因为这矿石的原因,他的身体并没有腐化!这是一名看上去不过三十多岁的男子,面容清秀,让得云零奇怪的是,他的两只手,竟然是都没有手掌,像是有人从手腕处将他的手砍掉了一般。

    白酒等人也是好奇的走上去,看到居然有个不腐化的死人时也是惊了一下。

    这时,那火灵猿把大手伸进矿石中,然后从那人下面,扯出了一卷一米来长的图纸。递到云零面前。

    “这是?”

    云零好奇的接过,然后打开,当他们把目光看上去的时候,都是有些吃惊!只见这图纸首行一段就是——玄阶中等战技,裂天拳。

    “玄阶中等?”

    当即所有人都是有些发愣了,居然是玄阶中等的战技!

    战技和功法魔兽丹药武器等都是一样的等级制,普通,灵阶,玄阶,仙阶,神阶!每阶又分上中下三等。

    一般普通的战技就是一些普通的招式,而灵阶开始就是引动体内的力量,通过多种变换才能使出来的战技!灵阶战技就是不少人求之不得的宝物了,玄阶更是难得一见,想城主罗家也就不过只有那么几个玄阶的战技,不是一般人就有资格修炼的!没想到这里居然会有一个玄阶战技,而且还是玄阶中等。

    “莫非就是刚才他们使用的战技?”

    看着图纸上并没有文字而是一些筋脉气息的运转图像,又回想起刚才那三头火灵猿使用的拳式攻击战技,云零就明白过来!它们用的就是这裂天拳。

    凭借图像就能修炼战技,这火灵猿的智慧又是刷新了云零等人的认识!不过这既然是玄阶中等战技,那这三头火灵猿应该是完全发挥不出它的威力吧?

    “这个……”

    摊着图纸,云零目光看着罗溪等人,没想到居然捡到这么个宝贝,这下怎么处理?

    “是你救了它的孩子,它明显也是要给你的。”

    看着云零那表情,罗溪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虽然玄阶中等战技哪怕是在他们罗家都很难遇见,但毕竟这是云零的功劳,与他们没关,所以当然就是云零的了。

    “那好吧!嘿嘿!”

    云零也不矫情的厚脸收下,玄阶中等战技啊,平常连灵阶都没见过的他当然是非常高兴的!当然,他体内还有个特殊的神阶驭龙神诀,不过那是用不了也不能用的,所以可以忽略。

    “谢了!”

    云零竟然是扭头朝着那火灵猿说了声谢谢。

    那火灵猿也仿佛是听得懂一般,低声吼了一下,朝着云零投来一个仿佛是感谢的眼神之后,转身回去了。

    云零转过身来,朝着晶矿里面躺着的人鞠了个躬,毕竟拿了人家战技,还是得尊敬一下的。

    之后几人便是在心儿和罗必的帮助下,把装满血矿的箩筐运出去之后,一个个的接着掠了出去。

    跳出来之后,才发现这里原来是山顶,太阳已经落山,放眼望去都能看到黄昏时分一片片山峰的美景。

    记下这里之后,一行人就摸烟朝着山下去了!因为这次在这矿山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罗溪和罗必对云零这三人的看法都是产生了一些变化。

    心儿这丫头小小年纪就是玄化境、云零凭借凝气七丹就能让化元境的火灵猿退后、白酒虽然没有修为但却是一直很冷静眼光老练!这三个家伙,都不简单。

    重要的是,之前云零能在生死关头站出来挡在她们之前!这让得罗溪和罗必对云零产生了不少好感。

    她们城主罗家就喜欢广交好友,现在很明显,云零是个值得结交的人。无论是实力,还是人品。

    夜晚,菩提城经过一整天烈日的烘烤,此时变得凉爽多了,大多数人选择这种时候出来闲逛,让得整个菩提城看上去异常的热闹。

    “感觉你好神秘啊!”

    街头一个转角处,云零等人背着箩筐满载而归!罗溪看着云零,明净的眸子中闪耀着好奇:“你这样的,不像是会被欺负的人啊!”

    云零背后有这么厉害的亲戚,居然有人能欺负他?还有这种修炼天赋居然有人说他废物?瞎了眼了吧?

    云零淡淡一笑,就以前自己那凝气一丹的实力,的确只能被欺负,不过现在倒是没多少人可以欺负他了,而且现在他也不在乎这些了!

    “你不会是一直隐藏实力吧?嗯?”身体微微前倾,罗溪俏脸凑近云零,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

    看着罗溪近在咫尺的精致俏脸,云零干咳了一声,然后正色道:“我一直只在暗地里拼命修炼,不想暴露实力!只想着能够有一天实力足够了,就站在那个人面前,告诉她,我配得上她,然后给她一个惊喜!”

    “哦!知道了,北夏璃嘛!”听见云零这么说罗溪就明白了,点了点头道。

    “不!我和她只有仇人关系!”云零却是目光看着罗溪,然后重重说道:“我想追赶上的那个人……是你!罗溪小姐。”

    此话一出,罗家所有人,一个个把目光看朝云零!你他妈认真的?

    “你……你说什么呢!”

    听到云零这转向自己的话,罗溪俏脸上涌出一抹诱人的绯红,本来的女侠风度瞬间消失,变成了一个羞涩的小姑娘。

    看着罗溪那微微低着头害羞的模样,云零满意一笑,然后挥了挥手:“多谢罗溪小姐带路了,下次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说啊!”

    说完就是背着背篓转身一溜烟的跑了。

    “你……”

    看着云零屁颠屁颠跑掉的样子,罗溪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握着两个娇嫩的拳头却是不能打在云零身上,到得最后只有娇嗔一声,忿忿的躲了躲小脚,“哼!”

    “走啦!”

    白酒也是挥了挥手,和罗溪她们说了一声之后转身跟上云零。

    “心儿妹妹再见咯!”

    可能是因为心儿太过非凡的原因,罗溪最后还不忘朝着她特地喊了一声。

    心儿也是回头一笑,然后带着自己小香肩上的松鼠跟上云零。

    “小姐,如果有兴趣的话,我可以跟踪去探探他们的底细!”

    云零三人离开后,罗必转身朝着罗溪说道。

    “真的朋友,就要以真诚相待!你如果跟踪人家就是对人家的不尊重了!”罗溪嫣然一笑,既然要交朋友,那就正大光明的交,对方不想让你知道的,你也不要去冒犯。

    “是!”

    罗必点了点头!几人便是朝着罗家的方向回去了。

    ……

    云零三人回到诸葛剑炉,见他们终于回来诸葛昱也是松了一口气,还以为他们出什么事了天烟都还不回来。看着满满一背篓的血矿时,诸葛昱又是一喜,有了这些血矿,就又能锻造出不少的灵阶下等武器来维持生计了。

    深夜,房间里心儿盘腿坐在床铺上,闭上双眼,在她面前,悬浮着一个拳头大小的圆形紫色石头,淡淡肉眼可见的紫气飘入她娇小的身体。

    云零则是在一边的桌子上将今天得来的图纸展开,与白酒研究起这玄阶中等战技裂天拳来。

    那平常只跟着心儿的小松鼠这时也是跳到云零肩上,和他们一起研究起来,一副什么都懂但事实上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