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凝气七丹
    “导师还有事?”

    回过头来,云零礼貌问道。

    “朱雀令带着,做任务的过程中你就将真气涌入令牌,它会记录你的行动。”导师挥了挥手道。

    为了防止学生作弊,所以做天级和地级的任务就会给令牌,令牌除了是资格的代表以外,还是一个监控器,监控着学生做任务过程中的一举一动。

    “呃……”云零当然不知道还得被监控这一说!不过既然这是规定,他当然得照办,于是接过朱雀令,这才和心儿一起离开了这里。

    “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

    “怎么连名字都不说,这么神秘干嘛?”

    “刚才导师说的是朱雀令,他是朱雀殿的!”

    “朱雀殿又出了一个接天级任务的人啊!”

    看着云零二人离去的背影,任务阁里就是一片议论声,所有人都好奇是什么人接了天级任务。

    不过却只有李石坤三个人知道那家伙就是之前被学院无数男同胞憎恨着的云零。

    “云零……好像在哪儿听说过!”天级任务栏窗口的导师看着纸条上的名字,脑海里搜寻起来。由于他们这些任务阁的导师整天就是窝在这任务阁里等着学生来接任务,所以对于学院学生中的事并不怎么了解,因此倒是不怎么知道云零这个人。

    ……

    “这点小事还说是天级任务,你们学院学生也太没用了吧?”

    走出菩提学院,心儿就朝着云零投来不屑的眼神,在她看来,这任务根本没有挑战性。

    “呃……”对于心儿,云零已经无力反驳!这丫头以为谁都想她一样变态?

    “半年时间,单独猎杀玄阶魔兽!简直是……没什么可能啊。”

    展开任务贴,看着上面的时间限制,云零心里苦笑一声!这任务倒是接了,可惜现在的自己根本办不到啊。

    玄化境,对于区区凝气五丹的自己来说太过遥远,这种距离,就算是半年,也根本不可能跨越。

    更何况,自己三个月后就要参加院赛夺得前二十的位置,四个月后就要去菩提总院,哪来的半年时间?除非自己想等到三年后下一次总院选拔再去菩提总院。

    再有,第一锻造师大赛就在百天后,诸葛昱也没这么多时间。

    回到诸葛剑炉,云零将此事告诉了白酒与诸葛昱。他们两听完之后都是摇了摇头。

    单人猎杀玄阶魔兽,云零不可能办到。

    “云零小友,老朽宁愿不恢复魂源,也不愿意让你为我去冒这番风险。”诸葛昱冲着云零严肃的说道。

    玄化境的魔兽,一挥手就能把云零给拍死,他可不希望看到别人为自己受伤。

    “时间还很长,先不用着急。”云零却是轻轻一笑,距离大赛赛还有一段时间,所以先不用急着下定论。

    诸葛昱这才点了点头,他的心里当然是一万个想恢复魂源的,但是他并不想别人受到多余的牵连。

    ……

    接下来的时间,云零三人就住在了诸葛剑炉!一来是为了有个地方住下,二来可以帮助诸葛昱照看一下剑炉,三来嘛,这诸葛剑炉对于云零的修炼有些帮助…

    咕噜咕噜……

    滚烫的岩浆上,冒着阵阵热泡,四下里一片通红,在那岩浆之中,竟然是浸泡着一道人影。他身体淹没在岩浆里 只露出脑袋。

    嗡……

    就在这时,他身体周围的岩浆之中,突然发出了一些低沉的鸣动,紧接着丝丝肉眼可见的灵气从周围汇聚二来,钻入他的身体。

    这剑炉底下,灵气浓郁,云零每隔两天就会下来吸收一下。这里是单纯的温和灵气,与心儿晶魄里庞大的能量比起来,更容易被云零所吸收。

    云零倒是想整天就靠吸收心儿晶魄里的力量来提升实力,但是欲速则不达,偶尔也需要温和的灵气来缓和一下,不然他身体可承受不住。

    嗡……

    这番吸收,岩浆里的灵气是越来越多的朝着云零汇聚,此时的云零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旋涡一般,将周围的灵气通通卷入自己身体。

    感觉到这般动静,云零嘴角微微掀起一抹弧度。随即他沉心气海。

    “给我凝!”

    低吼一声,云零气海之内,丝丝灵气疯狂汇聚而来,朝着一点上浓缩。

    嗡……轰!

    当气海之中的汇聚到了一个瓶颈时,云零的体内,轰然爆发出一阵炙热的气浪,让得周围岩浆都是轻轻滚动。

    这爆发过后,周围就变得安静了起来。

    “呼……”

    长长吐了一口滚烫的热气,云零缓缓睁开了眼睛。感觉到自己又是强大了一个档次,他忍不住笑了笑。

    “七丹了!”

    抬起手掌,云零一运气,肉眼可见的火红色灵气就是缠绕在手掌之上。

    现在他已经凝气七丹,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属性,体内的气已经强大到足以引出体外。

    云零握了握拳头,在这诸葛剑炉呆了一个多月,从凝气五丹突破到七丹。再过一个多月就是院赛了,想要打进前二十,这点儿实力还完全不够。

    身形掠出岩浆,云零抓着锁链爬了上去。

    从剑炉里爬出来,白酒和诸葛昱坐在旁边聊得正酣,他们两人好像都是虎落平阳的样子,所以比较聊得来。

    “又突破啦?”

    一名十一二岁的小女孩一个人坐在剑炉口上,小手撑着下巴看着刚出来的云零,脸上带着一抹甜甜的笑容。

    “托你的福!”

    云零目光从心儿身上扫过,这丫头是越长越有样子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她又是长了一岁多,已经渐渐接近云零第一次见的那模样。

    赶紧收回目光,云零从剑炉炉口跳下来。心儿虽然才十一二岁,但真的是个无可挑剔的小萝莉,云零有时候都不太想多看,不然极会沉迷其中。

    见云零出来,诸葛昱和白酒也是停下了闲聊,然后朝着云零走过来。

    “一个月时间从凝气五丹突破到凝气七丹,云零小友这般天赋着实让人惊叹。”

    诸葛昱淡淡一笑,一个多月相处下来,他对于云零也有了一些了解。云零天赋非常恐怖。而且有一点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云零可以不借助寒水就可以进入岩浆之下!

    岩浆的温度,一般化境的人才能勉强在其中待上一小段时间,云零区区凝气境居然也可以,这可是史无前例!

    “多亏大师剑炉灵气滋养!”云零谦谦一笑,虽然他也不是那种喜欢太过谦虚的人,但是礼貌还是要有的。

    “呵呵!外力永远都只是辅助,修行始终是靠个人啊。”诸葛昱轻轻一笑,他也是过来人,对于修炼方面的问题可是非常清楚的。

    如果没有天赋,给你再好的资源也是没用。

    “走吧,今天去帮大师采集血石!”

    随即云零从一边将烟骨龙枪拔起来抗在肩上!他们住在人家诸葛剑炉,吃人家喝人家的,当然也得做些事。

    虽然诸葛昱名声已经失去,但是还是勉强有那么几个人愿意来找他锻造东西的。所以在菩提城中,他爷孙俩才能勉强活下去。

    听到终于不在这剑炉里闷着了,心儿小脸就是一乐,赶紧从剑炉上跳下来,云零的小松鼠从一旁桌子上跳到心儿肩上。

    其实心儿一个人也挺无聊的,就云零一个年龄相仿的人勉强可以说话!而云零却大多数的时间都在修炼。

    “那就麻烦你们了!”诸葛昱笑着道,这段时间,的确何家与呼延广的人都没有再出现过,云零三人真的是帮了他大忙。

    云零也是淡淡一笑,他虽然没什么实力,但也是知恩图报的人,当初要不是诸葛昱救了他的话他现在已经死在北夏璃的毒蝉下了。

    所以现在诸葛昱有任何需要,云零都会二话不说的帮!

    背着背篓,三人就朝着山里去了。经过这一个月和诸葛昱的相处,他们对于锻造师方面也算是有了一些了解,材料方面也是稍微有了一些认识!所以完全可以自己去采矿。

    穿过层层山林,走进荒山野岭。血石是一种带有天地生命灵气的矿石,并不是那么容易寻找到,所以云零三人需要先找到天地灵力旺盛的地方,才有可能遇到血石。

    来到一处矿山底下,三人抬头望去,这矿山非常奇特,山体较为矮小,看上去也是经常被人开采过的样子,四处都是一些开采痕迹。

    “碰碰运气吧!”

    白酒挥了挥手,于是三人走了上去。

    血石与铁矿不太一样,一般的铁矿都是在地底下,而血石却是暴露在日月之下的!烟铁矿和血石相比的话,就像是一个地里面的萝卜一个树上的果实。

    而云零他们要找的就是暴露在外面的血石,也因为它是暴露的,经常被人们看到就挖走,所以就比较难寻了。

    顺着崎岖是石子山路往上走,三人目光在周围不停的巡视,希望能够看到那种血石。

    但是找了好一段路程,还是没有找到他们要找的东西!云零三人都是有些沮丧。

    “这里这里!”

    就在这时,较为细致的心儿发现一块断层下面,有一点血红色的痕迹。于是三人赶紧上去。

    只见石头碎渣里,有一些红色晶莹剔透的沙石。

    “看来是被人挖过的!”

    摇了摇头,他们要的是一块一块的那种血石,可不是一些被人挖剩下的血石粉末。

    就在这时,山路转角处,一名女子带着几个随从自山上走下来,只见其中两个随从背上的背篓里,满满的都是一块块红色晶莹剔透的血石。

    当即云零三人就是一阵羡慕,差点流出了口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